第十室诗

 

.

第十室诗

 

顺流而下

打开我。
将我从这里带往那里。
让风吹起
我的头发;让大地的肌肤触摸我。

打开我,象打开没有饮料
却认为自己值得拾荒者拥有的
破瓶子一样。
向我从中萌芽的种族打开我。
难道他们不是被肤色分离,
象酒醉的记忆一样被分开来?
向非洲、亚洲、美洲、澳洲打开我。
打开我象打开一个
在甜蜜的笑声中留在你家门口的
神秘包裹一样。

向爱的粗糙镜头打开我
它尖叫着成为人类的手和嘴唇
向那一瞥打开我,它安慰陌生人
如同哀鸽的温柔序曲。

我有利用马的智慧的权力吗?
难道狼的肌肉
要么无法无天要么就是羊的治疗者?
难道眼睛里的黑蛋白石瞳仁是
我们全都在寻找的缺失环节?

向这个因循守旧的作家打开我
让他们重新给它调味。
带给他们等待着顺流而下的
充满谣言和腐烂的陋巷的斑斑点点。
让他们看他们的观察是垃圾。
肤浅的男性气概灭绝了。
丑陋的行为超越了考验的程度。

向无用的偶像打开我。
让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牧羊人将纯真变成恐惧。
那是狙击手的计划吗?愚化
那软弱无力的小块皮肤,
因为它变得绝不屈服于疼痛?

向这片土地的污渍,
那无法解释的原罪打开我。
让这些病症消失
象枯黄的叶子在湍急、无罪的水流里
摸索着顺流而下。

沿着等待中的陋巷
顺流而下。
沿着半埋在泥泞的雨中的
偶像的墓石顺流而下。
沿着从未见过的
动物足迹顺流而下。
沿着被红色的组织清洁过的
爱的镜头顺流而下。
沿着那牧民
放牧他们的羊群,击鼓许诺
一个从未到来的新河流顺流而下。

沿着那生活着我的一部分的所在地
顺流而下
它被密封得就象被厚胶带捆绑的信封
注视着河流,如同桥的底侧
等待着封条撕破塌陷下来。
当我被某只看不见的无情的手打开时
就跳进激流里。
被那只是迷失了方向的
无数头脑的重力牵引着顺流而下
无数头脑将河流扭曲
远离大地的甜美
流入到人类贪婪的矿井里。

一定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

将我向孩子柔弱而友好的手打开
当它伸出来等待被握住时。
让它抚慰我
当我的桥堕下,而迅疾无罪的水流
牵引着我顺流而下时
那儿所有被宽恕的事物都失去了。
那儿所有失去的事物都被宽恕了。

 

 

在这里找到的

在这里找到的
从未能形成话语。
纯粹的力量无比较地混合在一起。
象未曾说出的梦想,
首次被一道忧伤的光唤醒。

在这里找到的
可以一只脚踏着路缘石
另一只脚踏在人行道上
不平稳的步伐
等待着在笑声中藏起来。

在这里找到的
能掀开在山风里飞速
飘动的窗帘
尽管长长的阴影翻滚如同夜的陪审团。

在这里找到的
总是可以留在闪闪发光的眼睛里。
却被忍耐的沉默工具改变了。
象感情隐藏得太久
星空的视野已丢失。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