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室诗

第十二室诗

 

 

造翼者

我命中注定坐在河岸上
等待着秃树和失去了花蜜的脆弱
花朵传来话语。
无数只眼睛一眨不眨地
从河的对岸
瞪视过来。
它们缄默的声音寻找着另一种奖赏。
它们恬静的笑容让我头脑一片空白。

难道我对我自己来说,也永远是陌生人吗?
(这个想法让我发呆。)

难道我是一个孤儿,拖着苍白的影子
通向一面轻蔑的镜子?
那预告我命运的薄如蝉翼的翅膀
究竟在哪里?
我等待着河流将它们投递给我;
将它们寄存在我脚边的
堤岸上。

我的脚是来自另一个时间的镣铐。
我的头,是通向另一个地方的窗口
长久地被关闭了。
然而,还有这样的地方
在挽救精致的语言
收集她野性的光芒
象歌唱的小鸟收集阳光。
我在另一边的寂静里见过
这些地方。
象爱人的吻一样呼唤着我
去重新了解那我早已知晓的事物;
去走进丰收里
并留下我的欢迎。

这些想法被整齐地折起来了,
它们象抚弄过去的玻璃眼珠般凝视着。
我聆听着它们的指导
然而我的道路如同蜿蜒曲折的田野。
当我看进实质的心的
黑暗狂风里时
我听见它的声音在说:
“你为什么要被翅膀所困?”
于是我感到自己就象是刻在沙子里的一个宏伟蓝图
等待着一片无尽的风。

在最深刻的伪装之下
这些翅膀还能载得动我吗?
它们是否会揭露时间的秘密手段
和它准确的住处?
它们是否会搜尽那无限的空间
找到那能定义我是谁的人?

翅膀被所有用脚来旅行的人遗忘了。
界限被划了这么多次
以致我们很少看见我们损失的十字路口
虽然我们感受到我们在十字路口的损失。
我们感受到云的暗涌。
天空的引力。
希望无声的祈祷那无痛的努力。
然而我们的翅膀被剥夺了飞行的能力
令我们象新生的河流般潺潺地流过岩石
渴望回到一个寂静大海的深处。

我发现自己突然老了。
象那地平线上
涌出的黑鸟,
我的生命飞越过这条河流去寻找我的翅膀。
没有其他的钥匙需要我去转动。
没有其他的传奇等待我去面对
与花朵和粗糙多节的树交谈
只能使我移动一步–
而我真正想要的是把我的脸
紧贴在窗玻璃上
看造翼者精心地打造我的翅膀。

WingMakers

 

 

抵达

我为清明做了一次守夜
在无边无际的荒野里
除了我的篝火的光
和无尽夜空的月之银盘外
没有其他东西在发光。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独自呆在一个荒野里
没有人类的眼睛能进入它。
独自与我声音的珍宝在一起,
在纯粹寂静的抵达里。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