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室诗

第十四室诗

九天之上

他走在地势较高的地方
象一个摆脱了皮囊束缚的灵魂。
黑暗乞求着
要他停止搜寻
配合其他人随波逐流的步态。
但他的道路象一个松开的线团一样
线头向上
仅在光的判决里落下。
与那将使他出轨的命运产生冲突
传送给他隐晦的祝福。
渴望的闪电。
空洞梦想的诅咒。
无法形容的恐怖之证据。

他将嘲笑这种荒谬,
然而意识到黑暗的涟漪
碰触到了自己。
人类是一张没有折痕的白纸
等待着被染色和揉皱,成为
猎兽人的牺牲品
他们为什么等待?
调色板等着他们取用。
“距离”背叛了他们。
盛放深邃心灵的浅浅墓穴
杀死了他们的信念。

他了解这些,
但无法形成话语。
也无法绘制出地图。
九天之上的古老铸件
经受住了定义的考验。
天堂败给了最清晰的思想
和最孤寂头脑的
无声的毯子里了。

分离的存在

早上醒来,
我记起了你。
我们昨晚在一起
只有一层薄薄的玻璃隔在我们中间。
我记不太清楚你的名字。
然而我想我能分辨出它的声音,
但此刻我的嘴唇麻木
我的舌头倦于攀爬
你的嘴。
你的脸也很模糊,
然而,象个冷淡疏远的神灵那样
当你拿走了你的手和心
我的内在就升起了
一个分离的存在。

我想你曾经很孤独。
你唯一的渴望是被人理解,
被某些广阔的阴影所拒绝
被你忘却的
智慧所牵引。
好让你可以用你自己的歌声
安静地召唤上帝
希望它们的涟漪会返回来
把你收集起来。
继续你的旅程。
照亮你的血管
并带给你无法遏制的
我的灵魂之吻。

被一个孤独的名字灌醉
你踉跄前行
进入到我的夜晚,我的梦境里,
而现在进入到我的苏醒里。
如果我想要忘记你
你就会抢先在我此刻之前。(you will precede my now)
我会感觉到你的损失
虽然我说不出你的名字
或记得你的脸。
我会在某个清晨醒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
长久地感觉你的皮肤紧贴着我的。
感觉我们的火焰燃烧得
这么真切,使名字和面孔
都失去了意义
就象在正午的阳光下面
轻轻摇曳着烛光的一根蜡烛。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