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室诗

第十五室诗

 

秘密的语言

夜晚躺在床上,
闭上眼睛,
竖起耳朵,
聆听我窗外的
秘密生活。
夜间发生的
礼拜仪式。
快脚蟋蟀用
声音和节拍
为大树作证,
而大树,仿佛古罗马人雕刻
的巨大拱门。
俯瞰着当地的教堂。

小动物们的复杂语言
席卷了夜空

它们把我迷住了。
我怎么能没有一个口译员就去睡觉?
假如我知道它们说的是什么就好了。
我才可以重新入睡。

 

 

希望之光

太阳以乌龟的耐心
走过天空的屋顶。
在黑夜走廊的到来和撤退之间
不断地绕圈。
月亮能够变换形状
刺穿自信的黑暗
太阳较弱的姐妹
即使它缩小成荧光的缝隙
仍能流出光来。
漆黑的夜空象僧侣的风帽
搭在眯起眼睛的星星上面。
管家丢了,
被放逐去扩张星座的黑暗巢穴。
在这寂静的太空腹地
光被连根拔起,抛在一边
象疲倦的时钟那样不均匀地敲打着。
它梦想着阳光经过
好让它象寄生虫一样跟随它
厌倦了阳光缺席时迂回的路径
它想住在光速里;感受它的直接
宁愿活在光年里
而不是在某些横卧不动的永恒里
宁愿渴望生命的锐痛
而不是古代空间凝滞、麻木的边缘 。

黑暗尾随着光,就象掠过蒲公英的不知疲倦的风
如果没有光的话
它总是显得比人类更长久。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