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室诗

第十八室诗

透明的事物

那么就这样,我裸露的伤口,
渴望着宽恕。
它会随着年龄而来,如同黄褐斑和
银色的头发。
难道年龄不是应该带来
比用缤纷的色彩装扮身体更多的东西吗?
我想本该如此。
只是忘记了。
你知道,年纪大了就是这样。
这里有太多的事情要记住了。
两个世界都要求这么多,
一个要学习,一个要记忆。

难道我们不可以相见
而没有痛苦的创伤?

那么就这样,我希望你
找到我并开始行动
象一块膏药敷在我的伤口上。
其余的我也是一样荒芜。
等待着你的到来
以那强大引擎制造的高速
从一只被刺破的脚发出大声呻吟。
即使地板已经找到了
向下的压力也从未停止。

如果这些水域保持沉默
我的伤口就会摇晃着裂开
将自身分离于所有的攻击者。
甚至这具身体。
它会用它那面容缩小了的,孤立无助的目光
看着你
并带你走到它悲伤之地。
它会请求你在它旁边躺下
挥手告别那盘旋的激流
它们用力拉扯着,将我们分离于彼此。
它会握住你的双手,
它们的智慧如此老练,
它们如此在意它们的荣耀
令它消失在里面。
将来,某个人,
也许是一个朋友,会
读懂你的手掌,留意到
一条细线在参差不齐的埋伏里
改变了方向。从其余那些对称的掌纹里
挣脱了出来。
一个孤独的碎片,挥手告别
那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一切。

那么就这样,我会向你祈祷
关闭这个伤口
拉开那包围着我们的阴影。
那紧裹着我们的深沉、黑暗的孤独,
只有在把生长精美的、透明事物的光
挡在外面的洞穴里
才找得到。

最后的梦

敲击火石,烧掉一个
孤寂的世界
将被祝福的恋人开放给
大地火焰的金色墓穴。

聆听雨点的咒语
它们穿过灰色的云层
落到我们母亲的门阶上。
奇迹的梦,藏在它们如水的壳里
即将到来。

站在这个牢笼前
它被美丽和隐蔽溅湿
上面锁已经朽坏。
只需简单的一个呼吸
所有的生命就会加入边界来。

这是杰出的创造
从一颗寂静之心
未知的深处涌出。
这是毁灭的统治者中
寻找到的笑声。
这是灿烂的彩虹
在那清洗我们的羊群的
溢出的红色中。
这是不灭的希望
在那些石头纪念碑中间
它们透过释放了时间的眼睑凝视。
这是无尽的声音里的歌声
在无形的力量之无情的舞蹈里。

有一个晚钟敲响,奏出的
旋律如此纯洁
群山听了也哭泣
天使也靠过来倾听。
有一个希望的低语
将饥饿灵魂的沮丧眼神扫到一旁。

那是上帝的芬芳
用光的针孔和不眠的月亮
在深蓝的夜空里写诗。
那是对迷失在孤单世界的丛林里的
灵魂的呼唤
去接受转换、锻造,并为最后的梦
做准备。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