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室诗

第十九室诗

 

很容易找到

我经常查看我的抽屉里面。
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
有什么东西在大声呼喊。
寻找我,你就会找到,
但是当我照做时
却困惑于转瞬即逝的记忆。
两手陷在里面,然后笨拙地空空而回
象无人追赶他们的
逃跑的孩子。

我知道我在寻找什么东西
它躲开了我,令我想不起来我究竟缺了什么。
然而,问题就在这里,
它太强有力了,无法沉默和安静。
此外,我知道我缺乏它,因为我想念它。

我想念它。
无论“它”是什么。
无论我想要它是什么,它都不是那个。
它只是它自己,而不是任何别的东西。
所以我不问理由地在抽屉和橱柜里到处搜寻,
就象开关被推上的机器一样被驱使着
就因为它能令我这么做。

我想念它。
我希望它会找到我。
也许我应该停在原地久一点,好让它找到我。
现在就有一个开关。
让强有力的“它”把我找出来吧。
但是我需要等多久?
而我怎么确认它可能找到我了?

这个终点在恐惧里
的状况
一定有个名字。
该死,我恨那个附加词。
这一切始于惊奇感
而结束于虚无感。
上帝,我希望你在这里找到我。
我会把自己塞在一个小小的抽屉里
完全暴露出来。
我不会把自己掩埋在偶然事件之下。
我会在最上面。
很容易找到。
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
我希望这样,因为我需要你的一切。

召唤的地方

对于诱人的地方
我从未感到比这更失落的事情了。
没有任何东西邀请我前往。
没有任何东西能强迫我开口说话。
在洞穴般的无知里,如同遗忘,
我在无灵魂的状态里沉睡。
你在哪里,亲爱的?
难道你不知道我在等你?
难道你不了解水晶般的心?
它的切面如同云的镜子
没有漏掉任何蓝色。

无敌的天堂连同那俯视的目光
以及那为刺穿肉体所燃烧的胜利子弹
如同一把饥饿的斧头,
你为什么跟着我?
我需要的是一个平等的人而不是一个杀手。
我需要的是同伴而不是统治者。
我需要的是爱而不是戒律。

对那些遗忘了的东西
我从未是其中之一。
上帝似乎在风滚草里也能找到我
当狂风怒吼
而我变成善与恶手中的
许愿骨。
他们为什么把我找出来?
如果我无法为你们所见
我服务的目的何在呢?

你知道,当他们安顿好动物入睡后,
孩子们在外面等着
如同指针安排下年龄和疼痛的债务。
母亲或父亲在那天写了一张支票
并且两次签下他们的名字。
他们落下泪花的印痕。
他们笑着面对他们的孩子
揪紧的心
象时间的钟摆一样
在一侧跳动。

我看到这一切以及更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一只小动物的债务很快就被会处理好了。
孩子们已出现在外面
等待着父母的笑容使他们安心。
他们从未看见
签名和泪花的印痕。

对冬天的庇护所
我只找到了你。
我等待着信号,将我从寒冷
拉进你的火焰
我知道它们会到来
即使我苦苦地搜寻着钥匙。
即使我的心被身首异处。
即使我只学会了分裂。
我仍然记得你
和你门上的光。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