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室诗

第二十室诗

子弹和光

我今夜漂流
仿佛荣幸的拒绝
是维持生命的
通道。
你抗拒了这么多东西
我想知道你的魅力是否
在于驯服激情。

被你野蛮的炮火逼至角落
你投掷子弹就象鱼群朝
筵席跳去一样,
而我厌倦了成为食物,向前游去。
当我回头看去
我仍能看到你的碎片
藏在草丛里,
你消失了的心顽强的残余部分。
我依然爱它们。
我依然可以捧着它们脆弱的神经
用电焊机的舌把它们聚集起来
沸腾的光
如任何曾经见过的一样纯粹。

或许我的漂离
是因为我看见的分歧。
子弹和光。
多么奇特的一对同伴。
但你永远不会承认
也不会流露你对我的怀疑。
我将永远是一个将自身投掷出来的谜
象横在你终极道路上的废弃物。
一道突然的光束
产生出深深的阴影
导致了短暂的失明。

被希望搅动的双眼,一直在试图
从猿的本性里偷走你
它们聚集在你的脚下
象被弃的孩子一样拉扯着你。
我非尘世的饥饿使我远离你,
甚而违背我的意愿,或至少是有意识的意愿。
一直有什么东西在计算着
我们之间的距离。
有些宇宙算盘混淆了
子弹和光的总数
寻找着总账的平衡,
但是从没有完全找出过它精确的频率。

天使的本质

午夜的沙漠。一切都很好。
我这么告诉自己,所以就是这样,
或者它并不好,
我还没有完全决定好。
更别说土狼的嗥叫或
不断消失的光。

神圣索求我疲惫的双眼
我返还星星的凝视。
它們似乎烦躁不安,但它们可能
只是墨水的印记而我才是那个
真正焦躁不安的。

这里有什么东西放弃了我。
令我缺席于它的丰盈。
于是我对着沙漠精灵叫喊,
将你们的秘密告诉我
否则我就对你们诉说我的悲伤。

精灵们迅速排成队形。
翅膀扑腾
心儿激荡。
我听众多声音合成一个
对着无叶的天空说話
作为给与大地的教义。

我們没有任何秘密。
我們只是你们未来的窗口。
哪个是現在,哪个是之后
就是我們能回答的問題
但你需要提出问题。
即使我们保留了什么秘密
它也不是语言能激励的东西
否则我們通常就说了。

我转向声音,
那里面是什么智慧?
如果语言无法表达你们的秘密智慧,
那么我就是聋的,你们是哑的,而我們都是瞎的。
至少我可以诉说我的悲伤。

翅膀又开始拍打
声音激动起来
希望悲伤不会溢出来
象血液洒在沙漠上。

但除了土狼和猫头鹰外
并沒有更多的声音。
然后一种奇异的分辨率充满了我的视觉。
我感觉到身后放了一个存在
象巨大的石雕天使。
我没有转过身去,担心它的消失会让我的痛苦溢出来。
但这膨胀的存在強大得无法忽视
于是我转过身面对它,
看见那里站着一只土狼魔术师
玻璃般的眼珠看着我
涂抹着我的火焰,嗅着我的恐惧,
亲密地移除了我的悲伤。
于是我理解了天使的本质。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