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室诗

第二十一室诗

梦想流浪者

陶醉于孩子们的想法
我就想知道,
为何灵魂如此深邃,而人类却如此视而不见?
灵魂如何会被如此微小的
头脑所遮蔽?
难道我们爱地狱潮湿的走廊?
那儿从洞壁上掉落的
每一滴苍白的水珠
都是风化在寂静中的不洁音乐…

我喜爱的梦想
跨坐在老鹰的背上消失了。
翅膀上下翻飞,
它们象纤细
优雅的种子
被一道清澈的风带走了。
没有了它们
我就是神圣的贫瘠
如同一艘否认它的目的的空船。
我唯有凝视着寂静
聆听天堂的耳语。
知道在那阴沉的浓雾背后
天使正在建造庇护所,庇护人类的纯真
庇护所被某些黑暗的东西撕裂了
严重受了伤。
庇护所抵抗所有的疾病。

我想我被赠与了一个
允诺过的美丽
将解放一个被忽视了的半神的梦想。
解开它们脆弱的绳结
将它们释放到光的爱抚里。
但曾经属于我的
瑰丽的激情,
破碎并且沾满了鲜血,
从我的双手滑落废用
如同一面被遗弃在阴风里的网。
我仍然能够触摸它们。
感受到它们的影子掠过我的双手。
它们的力量,象电子风暴
没有燃料,无目的地漫游着,
很快就耗尽了。

这张纸
被某些黑暗撕裂了
严重地受了伤。
它是我向黑暗天空举起的一面镜子。
一个迂回曲折的祭品。

跳跃于群星之间
我的眼睛编织着一个星座。
我的思想搜寻着无尽的终极宝藏。
我的心聆听着孩子们
未被玷污的梦想的声音。

梦想流浪者回头看着我。
低声呼唤我的名字。
伸展翅膀召唤我。

“飞吧!你最喜爱的梦想在等着你!”

声音轰鸣,如同宣誓的雷声。
我的翅膀颤抖于被禁的力量
它们搜索着风的潜流
寻找着释放的信号。
那潜流会将我带到高高的树枝上
在我王国之外的领域里吮吸阳光。

在那片刻的间歇中
我展开翅膀跃向天空,
以纯粹的速度。
进入到蓝色的前庭里。
下面的河流是地球大腿上
隆起的棕色静脉,
又象是流淌着绿色血液的
惨烈创口。
太阳用殷红的光之柔矛
在云层里划出许多小孔。
月亮升起于东边的天空–
如同牡蛎的壳
被时间腐蚀得凹凸不平。
孤独的风快速地掠过,搜索着
宁静的前哨。
大地的土牢
轻蔑地凝视着我
仿佛一个卸下了责任的保姆。

我忘记了大地
删除了重力。
与土著居民的希望和恐惧保持着平衡
我变成了巫师
舞蹈于祖先的灵性之水里
从累赘的空气中采摘着话语和意义。

我一心想着梦想流浪者…
那神圣的风重新点燃了
我对原生真相的极度渴望。
抓住它如同渴望得到治愈的失眠热症者
抓住一个药似的。
宁静的尖顶!
布满尘埃的纯洁之地。

这些翅膀被某些黑暗撕裂了
严重地受了伤。
它们将我带到我喜爱的梦想里
扑灭冷漠麻木的惯性。
它们的力量完美地匹配
我的目的地。
从这些树再往前走一步,
我就会象一颗笨拙的星般地
掉进一个饥饿世界的护城河里。

我喜爱的梦想将再次流浪。
早晚它们会高飞到一个更富有的王国的树上。
我的翅膀将再次追随它们的飞翔,
追踪它们的心跳
并编织一张混合了无数梦想的棉被。
无限循环的又一轮循环
梦想的石板复活了。
航行在–
甚至巡回旅行者踏足的浑浊水域
和多云的天空里。
梦想流浪者揭示
(通过翻转天堂的沙漏),
上如是
下亦如是。
创造你的世界,然后让它继续
交付给那万物一体的合一存在。
发酵渐变将盛行。
它是我把翅膀伸到
耀眼的天空下面
学到的教训。
它是我寻找的
未被另一个人的擦光剂碰触过的
质朴。

宽恕

昨晚,我们交谈了数小时。
你在止不住的悲伤里哭泣,
我感到一个存在将自己刻在了我里面
源头和你们拖延的大地的救星。
你的感觉是这么深,
你的想法几乎看不出来
盯着那心已然了解的事物。
我看见你必须愈合的距离。
我知道你跳动的心被限制在
象被无休止的海浪磨洗过的石头
般地圆和光滑的角落里了。
我所知道的是,你是
另一个身体里的我
灵魂进入并投下光的狭缝
解释梦想。
搜寻皇冠。

还有什么能找到你的心的办法
是我没找到的?
你,我会在未品尝之前就吞下去。
我不在乎颜色。
没有什么警告能让我离开。
没有什么能减少我的爱
唯有当我对亲密关系
彻底失败时,你才会驱逐我。

昨晚,我知道我被原谅了。
你给了我那无法察觉的礼物。
我请求宽恕
而你说那是不需要的;
时间将把一切重新改组
而它就是宽恕它自己的那个。

但我知道一切都不存在了
被你感受到而被转化了。
它被给与了一个新的生命,虽然并不显眼,
它将我们共同编织在了一块简单、白色的石头上
躺在地上标记着忧伤的一个点上。
下面,神圣的细小骨骼,我们的联合
祈求我们宽恕我们自己
依靠我们的肩膀
在爱,而不是失去的记忆里。

没有对任何人的责备;
神秘地;它移动到上帝计划的
微积分里就好象无人想到
去重塑数字三到二到一的轮廓。
那停留在石头下面的形状。
我们走开了,
知道它将重新安居在
我们的肢体
我们的骨骼
我们的心
我们的头脑
我们的灵魂里。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