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室

                                                      第二十三室

 

螺旋

在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咬
以柔软的嘴和白蜡似的牙齿。
它将我保持在纯粹的静止里
如同一个圆圈,里面就是
我的牢房。

当你离开我时
我一直在收紧我的圆圈。
一个刻在玻璃里的螺旋。
盛开的花朵落下的一片花瓣。
一个被淘剩的线球
脱落的颜色。

我看着你的大腿内侧
柔滑而耀眼,
我不断盘旋接近你的边缘。
刀割般的碰触令我燃烧起来
流着血却感觉不到疼痛。
我怎么可以不知道原因
就这么轻易地泄漏?

当我听到你的声音
就再也无法抑制拥有你的渴望。
如同一个人走近来,却忘记了
他们要讲述的故事,
我绕着你转圈等待着线拉紧
将我们不断拉近
虽然我不知道这如何实现。

最后的奢侈是你无限的心吻。
那终极的美丽如此纯粹
其他一切都幸福地姗姗随你而来
从你的影子勾勒出的
幼树之光芒
潜伏在森林的地面上。

如果我能解开你的纽扣,
脱下你的衣装
就会看到一张我宇宙的地图。
一条幽灵枝干,从我的身体长出来
如同蛹中生出的翅膀
伸向你。它是清澈的手
渴望着你的肌肤
如此强有力的探伸
就象是从黑天鹅绒上
切下的一块闪烁的光斑,
站在我面前。
所有我能做的,只是伸出手去
触摸它,
不知道原因,
却毫无恐惧。

 

灵魂的照片

谁会在清晨找到我
当风掠过贫瘠的我
举着我如同一棵树挂着叶子?
谁会找到我
当仁慈,厌倦了微笑,
终于皱起了眉头,露出古老皮肤上的深沟?

谁会找到我?
会是你吗?
也许是一个寒冷的清晨

雪花留下了新鲜的印痕
孩子们格格笑着
躺在天使的怀里。
也许是一个溫暖的夜晚
蟋蟀们为静静守候的群星
弹奏它们的乐曲。
也许是牵引我离开的光
或是某种甜蜜的臣服,
将我捕获在它金色的网里了。

谁会找到我
当我离去,将我的航线驶向
离这个沙的海洋很近的地方流淌的新水域?
当我离去时聆听我。
在诗歌里聆听我
它们来自在意你的嘴唇。
你将比我更长久地存在。
逗留在我找不到的勇氣里。
你会在這些话语里看见我。
它們是恒久的影像。
灵魂的照片。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