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室诗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第三室诗

 

我的另一半

当我看到你的脸时, 我知道你是我的另一半
分离是因为太想记起全部的你。
当我脱下我的身体时我看到我是你的另一半
困惑于突然的飞翔,令眼睛产生了疑惑
究竟天使在他们的心里雕刻了什么东西
让他们如此生动地想起他们的家乡。

当我看到你的美丽时我知道你是我的另一半
只是从未出现在一面光亮的镜子里
而它了解我们灵魂忠实的渴望。
当我看着你的眼睛时,我知道它们是我的另一半眼睛
追踪着一个轨迹,在那里尘世的美德就是我们的脊梁。

当我握着你的手时我知道你的手一半是我的
在亲情里度过冬季,当盛宴结束
它的温柔萦绕在月亮与水井之间 。
当我吻着你的双唇时我知道它们是我另一半的唇
被上帝的家系派来揭示我们的真相
存在于我们合一呼吸的美味大锅里。

当我听到你的哭泣时,我知道你的孤独是我另一半的孤独
进入到如此深的地方,以致我们被遗失在外了
渴望着奉献自己
如同在请求之前就已做出的允诺。
而当我望向你的过去时,我知道它是我的另一半过去
奔向那些的樱桃树
对整个宇宙来说是看不见的,我们发现自己
在突如其来的飞翔中笑了
盯着雕刻在我们心上的大写字母。
看淡那些树。

 

野兽的绷带

有许多毫无规律的征兆
送来带刺的橄榄枝,
这只是你其中一个保留节目。
你给了我一本书
书中所有的答案都编码在
某种奇怪的方言里了。
那些符号如蛇般波动起伏,为了食物而烦躁。

如果我是风中摇曳的一颗种子
你就会将空气静止
让我掉进灌木丛里。
如果我渴望的是甘甜的水
你就会递给我一杯苦的。
如果我是一只受伤的小鹿,你就会
把我从藏身之处赶出来,将我逼到冰冷的岩石边,
以我的恐惧为乐。

我在我经过的每个地方寻找爱的面容;
然而爱谦卑得象一个服装模特儿
变换着它的衣裳来配合裁缝。
衣裳下面裹着野兽的绷带。
绷带下面是解救的止血带。
但在外壳之下是空无,如此地藐视一切
它穿着华丽的衣装,
服装设计师和野兽都无法触及。

你把我的探索误解成我的灵魂了。
你翻遍了它寻找智慧之丛
但你找到的只是那些我放弃了的东西。
象那些无根的梦一样
我将远离你的碰触。

如果你将你的搜索越过这个空无
你将感受到我灵魂的丛簇。
你将发现我就象是一面破镜的细小碎片
分离却仍然集中在一个地方。
依然朝着天空凝视。
依然映照出一片马赛克影像。
依然是我自己的伴随者。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