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室诗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第五室诗

 

生命载体 

生命载体在一个巨型胚胎
所在的原始水域里繁衍。
它们的后代将栖息在人类的尘土里。
有着小小的飞行梦想的粘土
然而就连这一点闪光的愿望,也被
挡开宁静星光的浑浊披风遮蔽了。

在那遥远的荒原里,生命载体
浮现出来,栖息在
灰色岩石的高处。
它们发出飞翔的渴望,
但它们的家园适应了
雨水和大地的安逸。
天空不得不等待。
(有了伴的泥土开心地笑了。)

周而复始的循环被打破了。
篱笆蔓延开来阻挡逃逸。
然而生命载体拒绝了
来自土地的古老牵引力。
翅膀萌生如金色的毛发
带着天然的伪装弯曲着。
粗糙的脚被留在了身后。
大地被充满活力的天空取代了。
地心引力发出恐吓的目光
想用武断的手手腕
扣留他们。

无家可归的牢笼
被留下而任其腐烂。
在无底的天空后面下沉。
笑容从泥做的脸上滑落
失去了他们新鲜的泥土气息。
飞行的梦想
侵入到阴郁的围墙里
生命的载体跳跃到了墙的
外面。
在那儿它们遇上了
无尽梯子的下一个横档,
用它们的翅膀来换取智慧之眼。

 

另一个 

一层皮肤下面可能藏着另一层,
想起诗里的这句话 我就
在一片死寂的原野上放了一把火。 l
至少,对我来说,它似乎是无生命的。
我就象是生命力的解放者
让干枯而垂死的青草复生。
事实上,杂草比牧草更多,
但不管怎样,植物群是死了。
我用神圣的火焰剥离了皮肤
让一切重归黑暗里
仿佛我召唤了夜晚的降临。
从黑暗中将生出一层新的皮肤
为来自一个富饶空无的绿色建筑加上顶饰。

就在火焰展开它们那不可亵渎的魔力之时
我看到你的脸在我的心中扩散开来。
还记得我们拥有的火焰吗?
我希望它也会为我们
展开一层新的皮肤。
它将永远地漫游于我的内在
在所有的变化和运动中唯它保持不变。
(爱因斯坦笑了。)

一个人的里面可能藏着另一个人,
但在你的背后,爱正在蜕去一层
我无法看透的更厚的皮肤。
没有火焰能够碰触到它的中心。
没有眼睛能够浏览它的记忆。
我并没有等待着要你背后的任何东西。
时间在滴答声中流逝就象孩子们
在照片之间长大成人。
我不会因你的变化而忘记你。
被记忆折磨是如此地美妙
我能追踪你手掌的掌纹。
我能吸入你甜美的气息。
我能徘徊逗留在你臂膀的力量里。
我能听见你玲珑剔透的嗓音
以天体的精确度校准着生命。

一个意图里面可能隐藏着另一个。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火焰熄灭了
露出湿土和生机盎然的万物的气味
我感到我的爱分解了
回到了无人居住的领域
它所归属的地方。
那里是所有的心归属的地方,当
爱失落了,而无声的密码,
盘绕在猛烈敲击的拳头里
展露出另一个的智慧。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