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雅密室5 不是没可能

好奇的翅膀,

忘记了它的锁链,

以锤击般的精确弯曲肌肉,

令身体向上升起。

而拖曳的锁链,

终于感受到了,

试图用剪短的嘲笑来移去希望。

 

有翅一族

勉强接受了有限的活动空间

但伊卡洛斯的幻象。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直到在规范的重压下

空间被压缩,

而好奇的翅膀

从此少了好奇。

 

地图有边界。

它们仁慈的描绘

顾及了

锁链的长度,

投入的精力

位于中心的家。

分离的神经节

照亮了它们的传入路径

我们跟随着它

如一条上涨河流的

激流里

的残骸碎片。

不需要地图或翅膀。

那些是留给神秘学问的

乌鸦牧师在那里

用他触角一样的手,

羞辱他的信众。

空间越来越小。

 

我们是俘虏

被密藏在暮色的迷宫里。

什么力量在保护我们

免受什么力量的伤害?

镣铐戏弄我们。

翅膀令人厌倦地拍打着。

最后的故事在等待讲述。

我们能及时赶到吗?

如果家不在我们的地图上

也不在我们的翅膀范围里

那么它在哪里?

 

淘洗过的真理

被一万亿次呼吸吹过

站得那么高,没人能看见。

就像原子触摸的印记

波长小得无法分隔

我们的嘴不会随着它们的

节奏和声音移动。

而这个故事此刻正在被说出

就在这里。

 

完美无瑕。

无可挑剔。

想象之中。

不,不是没可能。

 

注解:

赞雅密室5讲述了量子存在,以及人们在运用单眼时,它在生命这里的绽放。

在过去的400年里,单眼被各种邪教和秘密团体所占用,然而,它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作为灵魂出窍的象征。萨满广泛地使用这个符号来表示一个人脱离了他们的身体,正在作为一只漂浮的脱离实体的眼睛体验生命。它与一个人可以达到,但不能维持—至少在身体里的时候的意识状态有关。

荷鲁斯之眼和拉之眼与神话有关,神话暗示独眼是抵御敌人的一种保护形式。这只独眼后来被用来象征上帝的全视之眼。它被称为上帝之眼;有意无意地提醒人们—上帝正在观察我们人类的行为而最后的审判就要来了。作为一种视觉表达,它被认为是共济会的艺术发明,它最引人注目的表现是在一美元的钞票上。

与造翼者有关的单眼是主权整体意识状态的象征。它不是萨满巫师那样的现象主义。或埃及神话里的保护主义者,或上帝之眼的无所不知。而是一种相互关联。 进入伟大入口的透镜,可以在有意义和有目的的体验中连接所有意识,尽管在各个领域都存在动荡和相对混乱。

                           (六道火焰译)

此条目发表在混合艺术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