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翼史记2

当时2000年初,詹姆斯发布信息时,因为欧林技术还不成熟。就叫马克找一些人翻译资料。那时全球看wm的人很少的极少的。就算现在也不是一个很大的群体。能有人回应提交翻译就不错了,别说有什么挑选了。不过当然也有事件弦的因素,所以Pisage成为第一wm中文译者也不完全是偶然,是他自己意识准备的结果。

不过那上面的有些翻译十几二十年前的了。从未更新。现在只剩下装饰的效果。而网站寥寥无几。上面的资料比起我们的也很少。我们这里的情况是例外,以前做得比较多。wm爱好者可能算多的。以至于一度成了炙手可热的热煎堆。

后来wm信息传到国内之后,有一个wm爱好者搞了一个中文网。我就是在他的网站上看了所有资料的。这个爱好者是壶子,壶子是国内wm的先驱。甚至写过一本关于wm的书。在当时国内wm内无人不晓。虽然我那时不认识他。但是也如雷贯耳。记得小曼来找我,看到我对她将信将疑、不甚热情的样子,因为她一来跟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说某人是个精神分裂的灵性片子,大概看到他在网易博客的留言。当时我不清楚情况,自然对她有点怀疑。然后小曼跟我说她认识壶子,可以介绍我认识,一听她认识壶子,立刻改变了我对她的看法,我觉得认识壶子的人应该没问题。那时我在翻译事件神殿3,然后壶子加了我QQ。

我在以前的wm小组问谁愿意翻译约翰·博格斯的wwh实践指南,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过会有人回应。结果新地站出来表示愿意翻译。对此我一直对新地心怀感激,不过我和新地除此之外交流不多。但是有一天新地告诉我他去北京见壶子了,我心想他去见壶子为什么告诉我呢?他当然想见谁就可以见谁。我就好奇地问了一下壶子,壶子得意地说,是啊,新地来见我了。

我想那大概是新地人生中重要的路口,而他需要一点精神力量,于是就去见了壶子。而壶子觉得自己能够帮助别人自然感到很高兴。壶子那时就像是wm的老大哥,确实是一个能给予别人精神鼓励的人。

据说壶子在以前曾经想向wm英文网申请将他的网站成为wm的官方中文网。也就是申请一个推荐链接。却没有获得回应。这件事对他的热情多少是一种打击。然后国内的第一波wm热潮也渐渐消退了,因为这本来就是壶子带动和发起的。壶子以为是詹姆斯否定了他的网站。事实上这种事全是网站管理员自己决定的。不需要经过詹姆斯。国过了很久以后,壶子了解了真相,心中的芥蒂才慢慢消失了。

后来,壶子的网站没有被接受,但是wm网站却出现了另一个中文网。那时,Pisage的网站已经登录不上了。P的网站是一个无名网友帮助建立的。这个网友消失了,网站也登录不上了。而新的中文网站除了中文外其他都跟当时的英文网一模一样。当时的wm网站墨绿色的页面。我认为这个版本的wm英文网站是最漂亮的。外观就是下面的样子。只是是英文的。

而这个wm中文网除了这个主网站外,还复制了一模一样的中文版的事件神殿网站。上面也有地球仪。并且网站上面还有一个连英文网也没有的中文论坛。复制了一整套的wm英文网站。

当时wm里没见过这种技术,大家也就是写写博客之类,所以当这个豪华版的wm中文网站出现时,大家油然而生一种敬畏感。每个人都以为是wm官方搞的。当然人们会以它上面无论什么东西为第一权威了。

后来才知道,这个网站是我们小组的一个wm爱好者搞的。是不是他自己独立制作的不知道,总之他建了这个网站提交给了wm网站管理员。本身是技术员的管理员一看这个复制得一模一样的网站很高兴。立刻给了他壶子没有的待遇。在英文网上做了推荐。当然他肯定是以国内wm集体的名义提交的。所以才获得了认同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这个网站的所有者就在我们当时的wmQ群里,他想暗示这个网站就是wm官方的,而他只是代表他们来管理它而已。反而无意中透露了这个网站就是他的。这个爱好者来自东莞,虽然不懂翻译。对wm也了解不多。但是会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wm网站。就获得了wm管理员的青睐和推荐,成了比壶子更权威的wm信息发布和解释者。

那时我们正聚集在灵性状态网站上看新书,新书网站有地球仪,能够查看自己和别人的位置。这个来自东莞的男孩感觉自己成为wm的代表和领袖后,觉得他的所在地不够光荣,基于它过去的名声。还专门跑到广州登陆灵性状态网站。这样在网站的地球仪上显示出他的位置在广州而不是东莞了。

东莞离广州并不远,它当时的坏名声追本溯源是僭位者的两猫论,两只猫的改隔开防后,那里就成了一个闻名遐迩的色晴小镇。他大概也觉得那里跟wm这样的高雅文化反差太大。

一开始他是出于想用wm的技术为wm做点事。当他看到可能同时拥有国内wm社群和信息发布的双重权威地位时。就立刻想摆脱小组。首先退出小组,然后换掉从小组搬运的资料。换上了他其他人的资料以示跟我们毫无关系,而且居然是花钱购买的。wm资料除了文学和音乐类都是免费的。他买的谁的资料呢?就是后来变成曰籍白手套的曾某人。他就是小曼口中的灵性片子。有意思的是我每次看到有关白手套的事都多少跟钱有关。我第一次在一个wm讨论区看到他时他在说他想专门翻译wm,但是没有钱,要求大家捐款赞助,以便他能够专注地翻译wm。然后他和小曼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和钱有点关系。他与小曼和另外两个女孩都有恋爱关系,然后一个女孩赞助他的钱多,他就甩了小曼她们,因为她们两比较穷,没什么钱给他。接着是东莞男孩想脱离我们独自控制wm中文网,他趁机敲了他一笔,让无知的东莞男孩化钱买了他翻译的wm资料。

在被曰籍收买成白手套之前,他还时不时来跟我聊天。有一次甚至跟我说他一年没和人聊天了。后来他其实已经没怎么参与wm了。只是从东莞男孩的网站事件带了一个范例,让人发现了wm的权威地位是可以这样获得的。wm没有机构和评审人员,管理员对情况的无知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无论别人做多少事情,你可以绕道背后摘取果实。外籍竞争者从此千方百计地争夺wm的权威地位。这种事就不提了。就说因为过于狂热地抢夺wm粉丝,引起了网络管理的反感。把它连同它的同党都封了。于是它需要白手套出头,因为要假冒是本土人。曰籍就像资本家一样,觉得钱最大,曾某人是它花了钱买的。所以曾某人是它的物品。加上曾某人本来是财迷加wm官方权威迷。于是白手套就成了它货真价实的傀儡。以白手套名义发的都是它的东西。

后来只是因为我说出了wm中文网站的事实。它在人们心目中的等级权威瓦解了。对它的热情消失了。渐渐东莞男孩觉得没意思。几年后就自动取消了网站。直到他取消之前,它一直都在英文网上。

固然人们学习wm的权利的是平等的。但是如果你利用wm网站宽松的管理和人们微妙的等级意识又是另一回事。变成了收割别人的劳动果实而已。我亲眼看着人们像搬家一样在那上面注册。认为找到了正宗的wm中文网。从此那东莞色晴小镇男孩放在上面的任何东西才是最正宗的。是吗?他除了一个不知道还是不是他自己制作的,投机获得wm网站推荐的网站外,并没有任何证明自己的东西。但是壶子至少有很多作品还有表现出的素质。

平等是在了解真实的基础上。而不是蒙蔽。而从壶子的wm网站和东莞男孩wm网站的不同遭遇,权威的评估真实性在哪里?倒是他的行为从此引发了某些人对这种权威地位的竞争之心。

wm网站管理员可能是很好的电脑技术人员,和优秀的配音员。wm很多音乐是他配音的。但是其他方面不是。至少是对翻译方面。他们英语系的读者可以直接阅读资料。不需要看谁的翻译。不存在什么译文和权威的问题,自然他根据自己的体验觉得这些是不存在的。丝毫意识不到不知道他随意的判断变成了我们这里的等级制度。

那么竞争什么呢?如果是建在印度或越南之类没有wm爱好者的地方,竞争也不存在。因为没人看。竞争的无非是这里有几个wm爱好者。那么这些爱好者来自哪里,大多来自当时我组建的小组和博客,以及后来wm中文网。

我说国内wm爱好者主要是从wm中文认识wm的。说的不是现在的网站,而是以前的两个。一个是上面的那个。另一个是网易wm。这两个都是精心制作的网站,以及豆瓣。自从壶子的第一波wm运动被wm网站管理员浇灭了之后。wm的中心渐渐转移到了豆瓣小组和wm网易。豆瓣曾经是wm的大本营。不只是豆瓣小组和网站博客,还有QQ群,QQ空间,百度等。

当然这些都是过去了,因为互联网的变迁很快。从PC到移动时代。从兴盛到衰败都是一瞬间的事情,PC博客甚至网站一眨眼就没人看了。但是当时它们都发挥了作用。基本上,直到现在,wm爱好者还是源自这些地方扩散的基础。

东莞男孩的wm中文网站出现后,我就开始研究了一下代码。对计算机技术一窍不通的我,竟然也复制了wm英文网。就是上面的那个。比东莞男孩制作的更精确。不过东莞男孩的网站是独立网站,就像现在的中文网。而我建的那个借助了点点网。是二级网站。会随着点点网的关停而消失。可惜那些保留的模块和代码不知那去了。不然把网站还原成这个版本的wm挺好的。那时总是跟随着wm的外观。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个墨绿色的首页最好。

点开里页也是和英文网一样的。连电台都有,点开一样可以听到音乐。

网易这里截图比较暗。但是这个就是wm网站更新的第三个版本的样子。只是背景从白色换成深蓝色。这个网易wm是大家比较喜欢的,不过后来又搞了点点。

后来我研究了一下代码复制的。而不是东莞男孩的那个中文网,没有我复制的这个精确。不过东莞男孩的网站是独立网站,就像现在的中文网。而我建的那个借助了点点网的基础。是二级网站。会随着点点网的关闭而关闭。

我说国内wm爱好者绝大多数出自赞雅团队。因我们本来就在这片土地上,也最早在这里,并且我们付出的努力和制作的资料之精美是其他地方甚至全世界其他地区都没有的。同时受到了各种力量的支持。所以

比如除了互联网的快速演变,还有j管风波。说到这个被墙。仿佛我是例外,偶然幸运似的。事实上。我事实上几乎我所有主要的博客包括点点豆瓣都受影响过。也就是被关停过,只是后来神奇地被打开了。说明它不只是机器审查,还有人工复审的。如果超过三次以上,那么就不是巧合。有神奇的力量在帮助我。

记得点点网甚至负责人亲自来审查,结果给他印象之深,后来他被邀请演讲时—他曾经也是有名的IT精英,是跟着搜狐张朝阳那代互联网菁英混国的。总是要提到超我本我的话题,说超我很美,但是这个社会是本我的,所以要做本我的东西。他说的超我很美指的是点点wm给他的印象。他觉得确实很美。但是不能赚钱。这是不行的。他无法向网站的投资者交代。因为他的词汇里只有佛洛依德的术语。所以用了超我和本我来描述他所理解的灵性和物质自我的领域的区别。只是他的本我项目也没做好。这是后话。点点网一分钱收入也没有撑了这么久,也是多少看在wm点点网的面上。那时点点网除了那个首页,有很多页面很美,这也一部分原因归功于点点网的技术员提供了很多精美的模板。

最后我的豆瓣主页也被关停过一次。而且显示是永久性的。我想这次麻烦了,有句话说,事不过三。超过三次了。结果竟然炸一次起死回生。不仅如此,豆瓣还顺手帮我推荐了一下诗歌小组,然后这个组很短的时间里就两千人了。推荐与不推荐的区别。以前wm的组很多年才达到一千人。

所以每当我想到这种神奇的逆转时,我认为冥冥之中有力量帮助我,或者就是赞雅遗址的力量。所以每次都能起死回生。     

   

此条目发表在赞雅守护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