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关于内如德博士的笔记

                                                 点击→ 访谈一 | 访谈二 | 访谈三 | 访谈四 | 访谈五

 

             

                                                                     莎拉关于内如德博士的笔记   

                                                                 

写于1998年5月27日

以下的内容,是我和先智组织(接触先进智慧组织的简称–注)的内如德博士在1997年12月的最后两个星期里,在他消失之前–至少是从我的雷达屏幕上消失–所进行的一些诚恳的讨论中我所做的一些记录。

内如德博士大约有6英尺高,可能有170磅重,有着还算长的黑发,从整个的外表来看,他象是有秘鲁人的血统,或至少是来自南美洲的什么地方(虽然我从未问过他,他是在哪个城市或村庄长大的)。我猜他大概50岁上下,有少许灰发。

1997年12月中旬晴朗的一天,他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了如下的开场白,“我叫内如德博士,我有能证明时间旅行的技术存在的、与人类的未来有关的秘密资料”。身为一个专业的新闻工作者,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尽管在和他通电话的整个过程里,我始终保持着我那高度警觉的怀疑天性。我一直认为那些空想性质的故事在现实中是毫无根据的,虽然接受者认为它们是真的。所以我就是那样对待内如德博士的。我感觉他是真诚恳切的,但很可能是被误导了或弄错了。

然而,他还是说服了我同意和他见面,于是几天后,我们在离我家不远的一间咖啡厅里见了面。他并不符合我印象中的科学家形象。他要有人情世故得多,风度甚至称得上是高雅的,看上去就象是任何一个财富100强公司的高级主管一样。他的魅力和清晰的表达方式立刻令我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印象,而我感觉他不是一个倾向于胡乱下断言的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人。

他告诉我他对他的母亲没有记忆,而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将他带进了先智组织。先智组织的一位高级成员负责照顾他,所以他的生命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以某种方式和先智组织牵连在了一起。他的父亲以单亲的身份抚养他。他被告知在他只有大约两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不久之后就死于乳腺癌。他在最好的私立学校读书,外加还有一些特殊的教师,后来他才知道他们都是来自先智组织。

在他14岁的时候,他未来在先智组织的同事成了他正式的监护人。到了他17岁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学校并决定成为先智组织的一个实习生,虽然他说那时先智组织还只是被称为国家安全局(美国国家安全局–注)的特别计划实验室,是国家安全局的一个没有对外公开的部门。他的实习生涯持续了两年,而他从没想过要获得大学的正式学位,尽管他声称他在物理学和生命科学方面所拥有的知识比那些最好的大学里的课程都要先进得多。

他说他相信他的智力很一般,直到开始他在先智组织的培训和实习生涯。他说他们拥有能够凭借刺激中枢神经系统和大脑的某些层面来增强未被用到的智力到500%以上程度的科技。此外,他还声称有一种基因植入的技术,能增强记忆和保留信息的能力到这种程度,使人能对整个先智组织的科学要点拥有如照片式的完美记忆力。这使他们得以超越任何个体的天才而建立起他们的群体智慧。他声称,这些科技是源自地球外一个友善的来源,它们几千年来一直都在造访地球,但从1959年起就和先智组织达成了某种协议,秘密得连我们的政府和它的那些情报机构都不知道。

这个他们称为科特姆的外星种族,在1958年就已经渗入了先智组织,虽然他并没有具体描述这是如何发生的,但他确实提到科特姆现在仍与先智组织一起工作,在地球上撒播那些优于我们地球科技的技术。而加速与提高智慧的技术,是被转让的第一批技术,为的是使先智组织的科学家能够吸收和利用科特姆随后要带给先智组织的科技。作为对这些科技的交换,科特姆在先智组织的智力结构里获得了一个安全的庇护所。

也就是说,科特姆被允许进入先智组织所有的信息系统,根据内如德博士的说法,这个信息系统是相当庞大的。他们也可以使用先智组织的设备,包括他们的实验室、所拥有的相当多的土地和科学智囊团。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先智组织的情报,使科特姆的领袖们能够洞察到我们世界的政府结构,那些权力中心所在的地方,真正的领导人是哪些人,以及关系到全世界的民众的一些关键性的决定是如何产生的。

根据内如德博士的说法,科特姆是善意的,没有要接管地球进行独裁统治的别有用心的动机。事实上,他们更有兴趣在适当时机通过联合国与世界各个政府建立外交联系,那被认为是在2011年后不久。国家安全局并不知道科特姆的存在,甚至大多数先智组织的工作人员也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在先智组织里,有14个不同的安全许可等级。那些等级在12以上的人才会知道科特姆的科技转让计划(TTP),而根据内如德博士的说法,人数大概有120个,主要是在印度、比利时和美国。只有7个人拥有14的安全许可,他们是情报、安全、研究、特殊项目、操作、信息系统和通讯的主管。

这些部门主管向执行官负责,他只是被称为“十五”,这是专门留给先智组织的首脑的独一无二的安全许可。在内如德博士的眼里,十五是行星上最有权力的人,而我认为他所谓的权力是指十五有能力布署比任何我们世界的政府所能达到的科技都更加先进的科技。然而,内如德博士把十五和他的七个主管说成是一股善意的势力,而不是敌意的或控制的势力。

构成了先智组织内部圈子的这8个人,拥有作为科特姆的转让技术的一部分的彻底7科技。然而,还有从宇宙飞船或其他的外星人工制品的恢复而来的其它外星技术,包括包含在以前从未被披露过的古老的文本里的各种不同的发现。所有的这种信息与技术,都被先智组织的科学核心–所有那些拥有12或更高等级许可的人收集并开发。

这个科学核心被称为迷宫小组,是由一些男人和女人所构成,他们利用科特姆的智力加速科技使自己受益,并在先智组织里建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当内如德博士把这些解释给我听时,由于它太复杂了,所以我要求他,能否画一个这些组织是如何运作的视图。


迷宫小组的结构图

 

迷宫小组是由先智组织里拥有十二、十三、十四安全许可资格的人员所构成的。十五是这个最高秘密组织的领袖。它从先智组织拆分出来,以能够对国家安全局和先智组织里等级较低的成员保密。那样有利于迷宫小组的议程,使其建立它自己对科特姆的转让项目的应用。迷宫小组拥有来自科特姆的转让项目的完整的科技。它吸收了这些科技并将它们稀释到可以由先智组织或特别项目实验室能把它们卖给私人企业和政府机构(这包括了军方)的程度。

以内如德博士的观点,这个秘密组织是地球上最有权力的组织,但他们并没有选择会让他们为人所知的方式来行使他们的权力。因此,他们的权力只有他们的成员可以洞察得到。40年来,在国家安全局的监督之外,他们已经累积了相当庞大的财富。他们建立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能够阻止来自象中情局或M15这种情报机构的侦查的安全技术。他们实际上完全控制了他们自己的议程–也许就是这,使他们成为独一无二的组织。

内如德博士的等级许可是12,仍然无法接触到只有主管等级的人才能接触的重大信息。而人们推测甚至连十五都会向他的主管隐瞒重大信息,虽然从没有人能肯定。迷宫小组使用的标志,是一种4个同心圆。每个圆圈代表了一个等级许可(12、13、14、15),而每一圈都有对迷宫小组的议程,以及它与科特姆之间的合作的独特的洞见。

在迷宫小组里,十五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谜。在成为先智组织的执行官之前,他曾是个物理学家。他是个叛徒,因为他从不与礼节和学术界的政治环境互动。他在体制外运作,而他之所以被挑选选为先智组织的一员,是因为他的智力、独立性、以及在科学圈子里相对低调的综合。他是最早与科特姆接触并和他们建立交流的人之一。科特姆实际上指定了十五作为他们与先智组织的联络人,而十五成了第一个利用科特姆最初提供的智力加速技术的人。

这些技术不只是提高了认知能力、记忆力和更高秩序的思考力,也提高了个体的意识,使得他们能够以非攻击性的方式来利用新获得的智力。意即他们不会利用他们的智力来获取个人利益,造成他人的损失。这明显提高了十五的智商和道德意识,导致他建立了迷宫小组,以便把来自科特姆的技术转让项目的纯粹-状态的科技保留在国家安全局的控制之外。

那些被公开给国家安全局的技术,是被稀释了的纯粹-状态技术,它们在他们的军事和监视的应用上,是明显地没那么强大的。我期待从内如德博士那里听到的是一个聪明而邪恶的-那些热衷于剥削和控制的精英份子的个人组织。因为,还有什么原因是他们想要隐藏在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秘密斗篷之下的呢?

答案是令人惊讶的。根据内如德博士的说法,迷宫小组把他们自己看做是唯一一个有充分的才智和技术来发展一种特殊形式的时间旅行技术的团体。他们基本上聚焦在这个议程上,因为他们想要阻止未来的战争,他们相信那将会发生,除非这种技术被发展了出来。科特姆愿意协助,但尽管他们有相当大的智慧,他们还是没有能够发展出这种技术。

我要告诉你们的事情,似乎是难以置信的,但再次,我只是报导我的笔记所记录的,基于我与内如德博士最初的对话的事情。他向我解释,目前有多达12种的不同的外星人种族,牵涉进了地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它的命运里。由于先智组织在国家安全局里的任务,它是对这12个不同的外星种族的议程知道得最多的组织。

显然,有一个可能怀有敌意的,并且它的科技潜力能够破坏人类的社会秩序并接管它,连同地球本身的外星种族存在着。这种忧虑是促使十五指定迷宫小组的人才与集体能量去创造出终极的防御武器–他们称之为空白石板技术(BST)或时间旅行的一种形式的动力。我不会自以为理解内如德博士对空白石板技术的所有描述。我的笔记有点含糊,因为他所谈的远超出我的头脑所能理解的范围,而在许多情况下,我甚至不知道要写什么。

当古箭项目处在先智组织的控制之下时,它象所有的项目一样被仔细检查,以确定它是否有任何技术可以有助于空白石板技术的总体发展。当古箭项目被确定它事实上是来自人类未来的一个层面的时间囊时,迷宫小组就从先智组织那里拿走了这个项目,而根本上开始了对国家安全局的一场误报的战役。

内如德博士是被要求去翻译翅膀制造者的语言和解读他们各种的沟通符号的两个拥有等级许可12的科学家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解码他们的语言的方法,并开始了解他们试图传递的信息。他开始相信翅膀制造者是时间旅行者,并拥有某种形式的空白石板技术。他也开始相信还有另外6个时间囊贮藏在地球的不同地点上,而它们拥有能够发展空白石板技术的技术或洞见。

他叛离的原因是在翻译翅膀制造者的语言的过程中,以某种方式变成了他们的哲学的支持者。他感觉翅膀制造者在和他交流,并选择了他作为他们的联络人。当他把这个情况告诉他的上司时,他被认为是对这个项目的保密的一个风险。显然,无论他们的等级许可或职位如何,当工作人员被认为存在保密的风险时,就会对他们进行“记忆治疗”,这种治疗实际上就是把有问题的经验从他们的头脑里清除。内如德博士确信他很快就得接受这种“治疗”,而他不清楚失去他关于翅膀制造者的经验的记忆会有什么结果。因而,他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从先智组织和迷宫小组叛离的人。

他叛离之后的第二天就跟我联络了。他告诉我,我必须等他再次跟我联络,以安排会面时间和地点。三天后他打来电话,我们就在那天下午见了面。我当时还没准备好相信他,但我认为那是个很刺激的故事,值得花一二个小时的时间来调查一下。

总之,在第一次见面时他随后告诉我的,大部分都包含在这篇介绍的笔记里。他给我看了古箭项目的照片与文件,在我看来来似乎是可信的。他还给我看了一些先智组织正在发展的、跟他称为全息分形物体或HFOs的有关的科技。这些东西根本无法观察(同样也无法解释)而我必须承认,在看过运作中的HFOs后,我的第一个印象是任何能够发展出这种科技的组织,一定是在一个相当非主流的层次上运作的。感觉很陌生。

就是那时我对至少有了些相信。我打电话给我的雇主,告诉他们我有些私事需要请几天假。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并花了大部分的时间与内如德博士在一起,问了上千个问题,他大部分都准备好了答案。渐渐地,我变成了一个有着健全的怀疑倾向的勉强的信徒。在那个星期结束前,他要求我带走他的一些资料并把它们发布出去。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是个外星人,即使是现在,我都无法确定他不是。(这是从一个在短短的六个月前还在质疑外星人事件和任何其他“夜里撞击”的现象的人那里的来。)

他确信先智组织不会允许他带着他那完好无损的记忆叛离。他很担心他们的遥视技术,并且很肯定他们会试图追踪他。他要我保管这些资料,但只是在我自愿并且愿意将它们公开的情况下。而经过了所有这一切,他仍不绝对肯定迷宫小组和他们的外星朋友,科特姆,有任何不好的意图。他只是不希望他的记忆被篡改。

我认为他主要的兴趣是公开翅膀制造者的时间囊和它的哲学及沟通符号。他似乎从没有兴趣揭露先智组织和它的秘密组织迷宫小组。他告诉我关于这个实体的事,只是让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就是他是一个有着不寻常的能力与技术的组织的一员,这个组织的能力如此强大,到了甚至如果他们想把一些事情掩盖起来,他们就会使用他们那强大的力量去这么做,这就是为什么他会以随机的方式选中我来帮他把这个故事公开出来的原因。

内如德博士是我所见过的最真诚的人。一个我会愿意把他看做是我的朋友的人。我对他的礼貌、沟通技巧和才智印象都非常深刻。有一次我问他的智商是多少,他只是极其谦卑地回答说没有方法可以测试。而迷宫小组的成员对智商不太感兴趣,反而是对他称之为‘流动智慧’,或是那有了它,就能产生出对一个问题的替代的、创造性的解决方法的速度感兴趣。

他声称说这是智慧最重要的形式,如果没有它,一个人就不可能进行时间旅行。换句话说,他确信时间旅行不是一种独立的技术,而是旅行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了要禁受得起在时间旅行里所固有的压力,时间旅行者必须要拥有一定程度的流动智慧,而处理那些压力的最好方法,就是通过拥有一种高层次的流动智慧。

我发现关于内如德博士吸引人的一样东西,是他对关于外星人、新物理学、宇宙论、预言、与银河系的等级制度的信息是如何被隐藏起来不让公众、政府、甚至是情报机构知晓的事实的描述。他告诉我说只有一个人,曾经真正尝试过把关于国家安全局的特别计划实验室的事情写出来。而那已是1950年的事情了,根据我的笔记,那是威尔伯·史密斯(Wilbur Smith)所写的,我相信他是一名加拿大记者。其他所写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纯粹猜测的基础上这样做的。

内如德博士说,那时,当这篇文章流传开去的时候,也就是先智组织的源起,为了建立另一层他称之为不对外公开的部门。他说不对外公开的部门在情报机构里很罕见,但如果真的存在,常常会被一层比一层更大的秘密包围起来,以便能始终隐藏在公众或私人的监督之外。

他还推测,有一些军事-工业联合体的公司成员参与了这些不对外公开的部门。他声称,先智组织或它的姊妹组织,特殊项目研究室,会把被稀释了的技术卖给私人的公司和研究室,这些私人的公司和研究室反过来将这些技术商业化,用在军事用途,以及在有些情况下,甚至是消费品的应用上。

内如德博士同意我对我和他的五次正式的访谈做了录音。这些内容也许是去了解他的观点以及他不得不说的故事的最佳方式。即使是现在,当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感到我不相信他告诉我的大多事情,然而同时,我也无法想象,如果那只是个玩笑或某种猜谜游戏的话,为什么他这么不嫌麻烦。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来看这没什么道理。所以我就夹在相信与不相信的中间了。我只能告诉你说,只要他的故事里有一小部分是正确的,那么民众和他们的政治家们就需要醒醒了。按照内如德博士的说法,即使是我们最高层级的政府官员与军事情报官员们,都无法接触到这些他曾秘密参与过的信息。

但如果这些不对外公开的秘密部门真的存在,而代表军方的那些私人承包商涉入了这些秘密组织的话,就应该要有某个组织来调查这事。并且他们应该拥有能够授予证人保护、豁免权、和种种其他的利诱的权力,以便这些秘密公开给大众,或至少让我们的政府官员知道。

我有大约60页来自我与内如德博士最初讨论所做的笔记,还有根据我所做的五次录音访谈记录下来的五篇文字。我鼓励任何一个认真想要了解这些问题的人读一下这些录音访谈的文字记录。它们可能是我们在那些有关外星人现象、秘密组织和时间旅行的真相的紧闭的大门背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的最佳记录。

      科特姆与ACIO的联合印章

 

此条目发表在内如德访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