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第四室- 信念及其能量系统

造翼者的哲学
第一至四室哲学加上未发布的资料的摘录
造翼者的哲学是我们生活在其中并与之互动的多层次的现实的宇宙性视角,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其他的现实层面,也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影响和它们在我们每日生活里的意义。造翼者的哲学文本是理解多重宇宙的结构和我们在它里面的角色的框架。
点击以下封面阅读每一室的哲学文本。

    

                                                   第四室哲学:信念及其能量系统

 

所有的信念,都有象产房一样能将信念显化为现实的能量系统。在这些能量系统里是引导着你的生命经验的流。你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知道这些流,并允许它们带你进入最能体现你真实信念系统的经验领域里。

信念系统与彼此认同的群体、文化、甚至物种占主导地位的能量系统产生共鸣,而且是这种能量系统的副产品。因此,能量系统比信念更基本,它创造出能产生信念的经验。能量系统就其语境来说范围很广,但是与信念有关时,它们能够被定义为结晶在人类DNA里的原始思想形式。有些人把这种基本的能量系统称为本能的知识。

在每个实体里面,都有着来自他祖先的、跨越过无数世代和物种的遗传复合物,而在浩瀚的银河时间里,这种遗传复合物积累了与一个人如何在三维宇宙里生存有关的能量系统。因此,生存就是人类实体的主导能量系统,它通告了人类的遗传编码并触发其生命经验和信念。

生存是顺从的焦点,当一个实体对生存如此深信不疑时,要从生存所需的顺从中挣脱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植根于生存能量系统的人类物种,已经成为顺从其遗传倾向和本能指令的人,其经验反映出这一点,并调整其信念系统以跟随。

生命的境遇不会将实体与这种普遍的现实里区分或隔离出来。因此,以三维为基础的物种其等式就是:基于生存的能量系统+银河时间=顺从者的生命经验=信念系统。这意味着生存作为物种的核心能量系统,将在很长的时间内产生出符合生存要求的生命经验,所以,信念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生存而去顺从的遗传本能的副产品。

顺从的循环产生了个人或群体的能量系统,并塑造了顺从这个能量系统的信念系统,就像物体的影子必定符合这个物体的大致形状一样。在以生存为基础的能量系统的边界内存在着转换地带,这些地带允许一个人的信念系统按照宇宙、多维能量系统重新铸造。可以把这些转换地带看作是单独的能量入口,与人类物种的主导能量系统相交,就像与空间相交的能量漩涡一样。

遍布在泰拉-地球上的能量系统—产生了可预测的、顺从的信念系统—将从能量层面上被转变,使更多的转换地带能被使用。一个人如何进入这些入口或转换地带并利用它们可用的能量系统,将是你们二十一世纪的真正问题。

把这些转换地带看作是一些入口,能够带领一个人脱离生存的主导能量系统,将身体-头头脑整合到头脑-心灵的新能量系统里。头脑-心灵的能量系统是以创造性的能量为特征的,专注于认识到整体导航者才是持久的人格,因此而是持续信念和生命经验的创造者。当这个认识通过进入这些转换地带或入口中的一个而获得时,实体就可以开始不受时间和生存的主导观念影响而重建他们的信念系统。

转换地带有两种:支流地带和伟大入口。支流地带随时间而波动,通常出现在一个强大文明高度发展的文化里,尤其是在基于灵性原则、神圣的神话和宇宙背景的艺术活动中。这种性质的艺术,无论是音乐、绘画、诗歌、戏剧还是舞蹈,都可以被构建成支流地带,令实体转换而发现伟大入口。

伟大入口是二十一世纪的后四分之一世纪里等待着人类去达成的主要成就,它将是权威科学对人类灵魂无法反驳的发现。伟大入口将给人类带来新的意识,使人类从基于生存的头脑-身体的能量系统转变为基于探索的头脑-心灵的能量系统,这个探索性的能量系统将展现主权整体的信念系统:这就是被长久预言的黄金时代。

翅膀制造者,与现存的等级制度协同运作,一直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创造和启发支流地带的出现。出现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每一个支流地带,都不是宗教或哲学的活动,而是以对非凡的美与灵性崇敬的艺术表达。随着发现伟大入口的时间越来越近,这类艺术表达将变得越来越多面向和整体化。并且象指路的明灯一样,指引着伟大入口的发现之路。

这是人类物种的启蒙之路。翅膀制造者在加速的、非物质维度创造出最初的支流地带,作为与最初源头的更高电路连接的创造性能量的前哨。这些行动如同路标一样,温和地引导人类艺术和文化最优秀的代表去创造基于物质的支流地带,然后这些物质性的支流地带引导人类最优秀的科学代表最终发现并证明整体导航者的存在。这样做,人类就永远地从基于生存的能量系统转变到基于探索的能量系统了。

这个事件将比二十一世纪的任何事件都更深刻地改变人类的生命经验。一万一千年的文明将在这个事件中达到高潮,而它将通过艺术和科学发生。宗教也将是一个因素,但只是次要因素,当这个发现达成时,宗教将别无选择,只能承认它,并且接受它深远的影响,宗教会担心自己被科学取代,它明白只有一条路可走:去与结合了技术、心理学、形而上学以及宇宙学的新科学融合。

支流地带将成为二十二世纪的新宗教,它们将成为接取新能量系统的试金石,这新的能量系统因伟大入口的发现而进入到了这个星球。在这期间,等级制度的新结构将如同里外翻转的手套般地,最终适合人类的〝手〞。而这预示了那些因宗教、商业、政府和科学的生存利益而隐藏在神秘的面纱背后的大师们回归。

无论如何,这些制度将被重建,而那些掌握着关于个人如何运用伟大入口来探索自身和宇宙的重要信息的大师将受到尊敬,最后被大多数人所赏识。在二十二世纪的黎明之际,伟大入口将在人类的文化中无所不在,并在所有的学习课堂中被普遍承认。

伟大入口的发现是一个精心编排的连锁事件,由无数的要素构成。这个事件之所以一直如此精心策划,并将继续如此,是因为它将激发人类物种的遗传意识去探索多重宇宙,而不是仅仅局限于地球或其所在的太阳系。这个单一的事件将把人类安置在主权整体的网络上,并改变人类物种一切表现形式所源自的能量系统。

当一个三维宇宙里的物种发现了多重宇宙无法反驳的科学证据和整体导航者内在的拓扑结构时,它将影响到这个物种的每一个层面,这是可以预见到的最深刻的意识转变。也正是这一事件触发了大师们回归到明确的影响力和公开的角色里。

有许多可以实际应用的方法来重建个人自己的能量和信念系统,在大多数情况下,这需要积极主动地沉浸在一个支流地带里。这意味着在一种非常深的个人层面上与支流地带互动,通过深入思考它对个体的信息来翻译其意义。每个支流地带都被设计都如同一个镜屋。除非一个人走进去,否则里面没有影像反映出来,没有个人化的内容被传递出来。

进入一个非物质支流地带最常见的方法是通过冥想或作梦状态。当实体处在这些意识改变的状态时,能够通过进入这些支流地带开始转变和重建他们的能量系统。通常这是在从等级制度中挑选出来的、能量系统转换大师的引导下完成的。

目的是引导实体减少对那招引服从和在其中的生命经验的生存能量系统综合体的依赖。这些实体们被邀请参与到这个过程里,以激活他们的创造力和权威感,在三维宇宙里展现出一个更深和更具穿透力的通道,进入到整体导航者的神秘领域。

实体基于他们去协助伟大入口的连锁事件的累积愿望而被选择出来。如前所述,翅膀制造者在加速的维度里创造支流地带,借此实体可以在作梦状态,或者在某些情况下,通过冥想进入它们。暴露在这些支流地带里,即使很少有人记得,也会使这些实体把非物质支流地带的类似物传递到泰拉-地球的三维世界里。

这些最初的物质性创造主要是与灵性价值观有关,通常是诗歌、美术、音乐和戏剧作品。在二十一世纪的黎明之际,它们将与艺术、灵性价值观、技术和科学结合在一起。它们将成为具有更重要意义的支流地带,因为它们将预见到伟大入口,而在这种预见里,他们将创造出泰拉-地球上发现的框架。

这些物质性的支流地带将会以非物质支流地带无法做到的方式,催化二十一世纪出生的实体。具体来说,它们将通过音乐和艺术在亚分子水平上引发共振。这将重新配置人类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四维蛋白模式。这样做,神经系统将接收和传送更高能量的电路,使大脑直觉和第六种感官所在的区域发生非常微妙的突变。

存在着第六感官,在那里,大脑变成了遗传意识的器官,而不是个体实体的身体器官。这是一种独立于主权整体的意识状态,因为它是不可持续的。它只是短暂的一瞥,但就在这些短暂的时间里,遗传意识能够传递想法、洞见和创新,从而使伟大入口的发现成为可能。

将近一万一千年前,翅膀制造者在遗传意识里播种了一个知识库。这些知识是发现整体导航者的蓝图。人类的等级制度通过其最优秀代表的努力,已经接近了这个圣杯。而我们,翅膀制造者,已经把你们能够成功抵达所需要的所有要素都包括进来了,没有任何细节被遗漏或忽略。我们已经在大宇宙无数载有生命的星球上进行过这种能量系统转换的过程。而你们最优秀的代表将会成功。

然而,伟大入口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它需要在宇宙论、技术和科学领域受过教育的人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遗传学和神经图谱领域的医学技术将会在21世纪继续发展,以便将一种新的空间智慧提供给任何想获取它的人。虽然这种医学技术在一些人看来是人造的,因此是不受欢迎的技术,但它将是人类物种的很多人理解伟大入口所需要的,因此不应该害怕。

这项技术将加速大脑中央负责空间的、多维结构和高度抽象的思维过程的部分。它能够让智力普通的人理解伟大入口的能量系统,并且因此而被认为是一个科学原理,就像地心引力一样真实。

预示出伟大入口的支流地带的能量系统,将会在21世纪的黎明时分,由翅膀制造者转译给你们最优秀的代表。尽管这些支流地带将会展现在泰拉-地球的三维世界里,但它们实际上是来自一个只有翅膀制造者和最初源头知道的非物质的维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支流地带是来自你们未来的现实的回声,如同正在逼近你们的能量场,它使你们物种所需要的量子跳跃成为可能,使得整体导航者能够充分地体现在人性里。

可以说,如果你们时代的人类相信他们是最初源头的集合载体,被赋予了最初源头精湛的探索技巧,他们立刻就会领悟到他们自己就是翅膀制造者,从同样的意义来说—这也是真的—如果我们不能成功地向人类展示伟大入口,翅膀制造者就不会存在。通过我们的存在,人类的未来得到了保证。当泰拉-地球上所有的灾难都被预言了,而你们作为一个物种的末日在灾难和战争的确定性中被阐明时,能够拯救你们的事件,就在伟大入口的发现、接受和运用当中。

这个新的能量系统能被带进你个人的领域,当你相信“我是最初源头的一个片段,充满了它的能力”时,你就融入了这个连接感里内在固有的能量系统。你正在把与你的源头与在那里的所有特性的连接感带进你的现实。信念与你是不可分割的,因为它的能量系统在你的能量系统里被同化了,并且像光的线一样编织在你的灵魂里。

然而,这些线必须是多种多样的,否则它们就会断掉,并且你的能量系统将会继续留在生存和顺从的阴影里。而当你获得对支流地带的认识时,你将会获得对新能量系统,以及如何把这些能量系统固定在你自己的能量系统里的洞察力。有专门的技术将这个能量系统编织到你自己的能量系统里,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你基于生存的能量系统转换到未来的探索性能量系统。

这些技术提供了一种将生存和探索能量系统结合起来的方法,就好像一个人正在建造一座人行天桥,使他们能够跨越隔开两个能量场的深谷一样。这些技术分为三类:

头脑-身体的活动技术。

头脑-灵魂的理解技术。

情感-灵魂的获取技术。

头脑-身体活动— 这个技术包括了以身体运动的形式表达音乐。让头脑专注于身体有节奏的,即兴的流动上。头脑跟随身体,身体跟随音乐。而音乐作为组织原则,必须是为这个明确的目的而设计的,否则它将不会导向探索的能量系统。从第17至24室的音乐作品—由翅膀制造者创作的七个支流地带中的每一个—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个技术需要一心一意地跟随身体对音乐感觉的诠释。这就象在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里闭上眼睛走进一片草地,知道你的嗅觉会引导你找到盛开的花朵。同样道理,你的头脑必须相信你的身体能够聆听音乐和捕获这种新的能量系统编码在音乐的“田野”里的感觉。

将你的头脑放在跟随者的地位上,那就是依靠身体对完全基于音乐的活动作诠释。因而,音乐就能直接渗透到头脑里,并将其带到新的能量系统。音乐将—通过设计—引发高能的、复杂的、有节奏的和刺激大脑情感中心的身体活动。

这是翅膀制造者所教导的一种冥想方式,展示了对身体的智慧和头脑愿意去听从这种智慧的信任。这是这个新能量系统通过这个技术体现出来的一条线索。音乐里设计了一些入口,这些入口会将大脑的情感中心向这种新能量打开,当你找到这些入口时,你将感觉到你的能量场不可否认的转变。身体的活动意味着新与旧直接对比的外在化,它显示了两个能量系统的兼容性,以及一个人如何做到舒适和自信地同时处在两个能量场里。

这种活动没有规则,它不是精心编排的舞蹈,没有正确或错误的动作,这是即兴的身体表达,绕过了头脑,让身体的智慧尽可能清晰地听到音乐的声音。物质身体变成了音乐之风里的帆,而头脑就是船身。所需要的只是清晰的意图,除了这重要的一点外,其他的没有质的区别。

固定(既将新能量系统固定在你的能量系统里–注)的过程需要将从17至24室的每一首作品都最少进行一次循环(七次身体表达)。完成循环的时间期限,以你们的时间来算大概是一个月。这样,每个室的音乐进行七次表达,并且全部要在30天里完成,可以更短,但不可以更长。建议最好不要在一次循环里集中超过两个室以上的音乐。

每个特定的室的表达,都应该在七次表达的过程后改变。这个进展可以是根本的改变或简单的调整。取决于动作中实体的身体情况、舒适程度,以及聆听音乐层次感的能力和它在那一刻的焦点。不只是低频率节奏或打击频率的能量,声音和旋律也会对身体的智慧说话。

这种方法与你们的舞蹈艺术形式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八个室里的每个表达都将发展身体的智慧,使其辨认出一种以探索为基础的能量系统,实际上,它将激活身体对这个能量系统的天然雷达,帮助人类仪器导航进入到新的能量里。它也给予了身体智慧一定程度的信任,重要的不是身体在空间的动作,而是身体如何聆听振动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一个大循环至少由56次身体表达构成,大循环是产生身体对新的能量系统的觉醒的物质性线索。重要的是将这种意识固定在身体里,因为身体智慧是人类仪器最本能的部分,尽管你的头脑和心灵可能意识到了,但如果你的身体没有这种意识,你转换到新能量里就会有阻碍,因为身体会本能地被吸引到以生存为基础的能量系统里。

有些人在练习这个技术的表达时会感到不舒服。这是因为你已经被编程而认为你的身体并不拥有自己的智慧,因此,当你被告知要用你的身体智慧去聆听和表达时,你会有很不自在的感觉,甚至不想尝试。这是自然的,这是旧能量系统的一部分,它控制着你的行动和感知。

用你的身体去聆听,用身体去表达,用身体去感觉音乐所指示的动作是必不可少的。当你的身体表达接近尾声时,你可以静静地坐着或站着,聆听你内在的回响,然后把它们传递给整个人类仪器。具体的做法是想象你的身体是一个能量的发射器,从表达中生成,然后将这个能量投射到人类仪器里,就像盘绕的能量终于被释放一样。

如果你无法完成整个大循环,你仍然可以在剩下的两个技术里找到搭建桥梁的工具。

头脑-灵魂的理解— 这项技术与注定会在21世纪触及到人类的新心理学的知识有关。这是一种心理学,它将形而上学和遗传意识的灵性观念,以及大脑科学,文化和个人遗传的塑造影响结合在了一起。

个人实体通过研究其他人–如家庭成员或朋友–的行为及其后果来获得心理上的智慧的。这种心理研究的副产品有助于一个实体建立自身的行为边界。当心理学忽视了那不可理解的时,物种的心理学基础就大多是建立在可观察行为的现象之上。随着心理学的发展,它越来越多地考虑到大脑、思想和情感的相互作用。

那不可理解的,就是最初源头和它创造的结构与相互连接。人类的心理学忽略了人类状况的这个层面,最多只是探索到梦的状态,相比之下,那就相当于站在山顶上逐日。人类的状况被认为没有受到那不可理解的影响,然而,它就象茧中的毛毛虫一样被包含在不可理解的里了,毛毛虫如果没有茧的包围,它会变成蝴蝶吗?

头脑-灵魂的理解技术,是通过运用视觉象征–它刚好超出了人类心理学所提出的可理解的舒适范围,而将头脑的焦点放在那不可理解的之上。凭借通过眼-脑来研究视觉象征,头脑可以获得对主权整体意识及其特殊的心理学的一瞥。一个实体可以通过基于支流地带的想象场景,获得对新心理学的理解。这个技术确实很抽象,但非常有效。在这个视觉场景里,头脑变成了个体本身,灵魂也一样。这两种身份一起共存在一个原本荒芜的岛上。头脑已经发现了翅膀制造者室画的象征,并且必须向灵魂解释它们的目的。头脑和灵魂用的并不是同一种语言,因此头脑必须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向灵魂解释这些象征的目的。

检查其中一幅室画,进行一次彻底的精神分析,一旦完成了,你就接受这个知识并把你的理解翻译给你的灵魂,不通过语言地带给它理解。这是高度概念化的,但它被设计成这种方式是有目的的,而结果产生的洞察力是深刻和深远的,因为它们展示了头脑-灵魂的理解是如何运作来增进头脑对那不可理解的的理解的。对不可理解的的理解,与其说是从灵魂流向头脑的,不如说是从头脑在教导它自己的过程中产生的。

当头脑通过象征—无论是数学公式还是上帝的语言—理解了那不可理解的,它就磨亮了心理的透镜,使其聚焦于人类灵魂的无形人格和在非时间的世界里调节其行为的能量系统。这儿就是新心理学的困难之处:它是基于非时间的,在那里头脑是沉默和盲目的。如果你观察第二室的绘画,使用上述的技术,你将学习到一个时间的新维度。如果你审视第三室的绘画,你将获得内在空间新维度的知识。如果你研究第十二室的绘画,你将发现能量的新维度。如果你检视第四室的绘画,你将被教给一个物质的新维度。

所有这些都被编码在这四幅画里了,但都可以通过这个技术解码。记住,当你运用这个技术时,头脑是独立于灵魂的人格,是它的指导者。在这个例子里,头脑是帆,绘画是风,而灵魂则是船身。

建议对四幅室画的每一幅都重复这个过程三次。在你的头脑和灵魂身份的每次对话中,记录下你的关键描述符号,并寻找它们之间的联系。你正在描述一个后撤到了不可理解里的时间、空间、能量和物质的维度。这项技术完成后,你对你的头脑表达遗传意识的洞察力的能力会产生新的信心。开始赞赏新心理学的作用,在那里,头脑获得了那不可理解的,从而成为整体导航者,就象毛毛虫获得了茧,从而变成蝴蝶一样。

情感-灵魂获得–灵魂通过人类仪器获得情感反应。情感就定义而言,是对基于时间的事件、能量、记忆或期望的反应。头脑和身体主要调节情感反应,而灵魂观察并获得它们在联系、赞赏和特殊洞察力方面的建设性精华。

身体和头脑也从情感反应中获得知识,但与灵魂不同,它们无法区分什么是建设性的,什么是破坏性的,所以它们更容易受到愤怒、贪婪和恐惧等情感反应的影响。这些情感就象这个创造的世界里的任何东西一样,将头脑牢牢地固定在了以生存为基础的能量系统里了。

人类仪器的灵性本质引导着它去和源头智慧及最终—最初源头成为整体的存在,这个灵性本质情感性地拟人化在了声音的形式里。这个声音能在抽象的诗歌里听到,诗歌是以特定的节奏和意义的振动来设计的。

情感-灵魂的获取技术,是关于辨别一首诗的情感声音,让这个声音与你的心灵共鸣,并释放共鸣引发的情感,让它像一头被释放到自然栖息地的野生动物般地离开你。

在翅膀制造者的古箭和哈卡密遗址里,有十首诗是为了这项技术的运用而设计的。它们是:

  • 圆圈
    ·永远
    ·有一天
    ·聆听
    ·后来
    ·这个地方
    ·温暖的存在
    ·另一个头脑的开放
    ·发光的事物
    ·鲸之歌

每一首诗都触动了一种微妙不和谐的情感共鸣。

正是不和谐激发了情感反应,使它们能被人类仪器的更高能量所触及。这种不和谐与其说是有关愤怒、贪婪或恐惧的,不如说更多的是有关分离、遗弃和精神忽视的更微妙的感觉的。
情感-灵魂的获得对这些感觉表示尊重,并设法将这种不和谐的绳索交到心灵的手中,因而确保了这些情感在灵魂的判断、洞悉和推理的形成中拥有发言权和影响力。正是分离和遗弃的静默情感助长了恐惧、贪婪和愤怒的尖锐情感。诗可以把这些静默的情感带出来,把它们的存在释放到灵魂里,通过这样做,让这些情感得到尊重并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理解。

这种理解有助于减少头脑和身体的愤怒与恐惧,正是愤怒和恐惧使人类仪器远离了源头智慧和对整体导航仪意识的领悟。因此,情感-灵魂的获得技术,就是追踪十首诗的声音,找到被遗弃和被分离的微妙情感,允许这些情感在一个人的内在自我里升起,就像它们展示在你的灵魂面前一样。这些情感犹如绳索,将尖锐的情感拉进你的生命之流,将你固定在了生存的能量系统里。你能消除或减少这种静默情感的“绳索”到什么程度,你就能消除或减少这些尖锐的情感到什么程度。

要确信在你练习这三项技术的每一项时,我们都会在场。你并不孤单,也决不会失败。如果结果并不如你所期望的那样,那就放下你的期望。把它们放在一边,把你的目标放在没有目标和标准上。同时认识到,你的能量系统的转变和实现可能会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揭示它们自己,因此,如果你对它们的具体化有所期望的话,那么它们对你来说很大程度上是不可见的。

这种转变被有意设计成了一种艰苦的奋斗,对个人和物种两者来说都是。作为一个物种,人类必须能够利用适当的科技工具来调整人类仪器,以允许整体导航者进驻其中并指挥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和远古祖先的潜意识人造物。一个类人物种进化到伟大入口的门槛需要相当于520万年的时间。

作为个体,上述的技术能够让人有目的地沉浸在一个支流地带里,个体借此能够转换他们的能量系统,进而转换他们的信念和生命经验。然而,无论个体如何有效地运用这些技术,他们都无法依靠自身的努力完成伟大入口的发现。伟大入口是人类的发现,是聚焦于宇宙论和形而上学探索领域的科学、艺术和技术联合运作的顶峰。

大多数人都是在业力或命运的前提下长大的。现在是时候去理解,尽管这些理论都是有效的,但较之于探索蓝图的现实,就黯然失色了。尽管业或命运能可以解释一个个人的生命经历,然而精心安排物种命运的是源头智慧,从其最初出现在这行星上,一直到发现伟大入口,并建立它在星球上至高无上地位的那一天。

那时,伟大入口将变成归航信标,将银河的能量系统吸引到星球上,并将其连接到银河能量的网络上。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物种将不再只是基于行星的物种了。人类的经验范围和影响领域都将是星系间的。

个人可以参与这个能量的编排,有意识地校准与支持实现伟大入口之发现所需的转变,或者他们也可以选择生活在基于生存为的能量系统中,并和他们的人类同胞一起缓慢地走进伟大入口。将人类带到伟大入口的边缘的,既不是命运也不是业力。而是最初源头的连锁事件,因此,每个人的行动和思想的结果,都是这趟旅程的一个元素。
(六道火焰译)

此条目发表在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