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叙述

 

神话不是谎言,神话是诗,是隐喻。众所周知,神话是倒数第二的真理,倒数第二是因为终极无法用语言表达。它是超越语言的。超越影像,超越佛陀转经轮的边界。神话使人的思想超越了那边界,抵达了那能够被了解但无法说出的东西。” 约瑟夫·坎贝尔

翅膀制造者是当代的神话,然而它对范围广阔的主题提供了见解和观点,这些主题涉及个人的灵性本质,政f的不透明,宗教的渎职,技术奇点以及我们称为多重宇宙的更开阔的宇宙学结构。

它也利用了跨媒体,因为它的神话故事不仅限于文学,而且包括音乐,绘画,诗歌和哲学,所有这些都在宇宙学的范围之内。

神话使像詹姆斯·马胡这样有远见的创作者能够描绘出沉浸式的叙事,探索人类灵魂永生的秘密。与多重宇宙的关系;黑暗力量如何以及为什么创造了我们现代的“监狱”;这些纠结的事物如何解决?

作为神话故事,翅膀制造者是从人类的DNA进化而成的时间旅行者种族。在更古老的时代以前称为耶洛因或荷光者。他们是未来的我们。他们的优势是知道人类进化过程里的陷阱和圈套。他们看待漫长的世纪就如同我们翻过书页一样。

他们留下了古代的考古遗址,这些遗址的目的是将他们的知识传递给我们,在准确的时间传递到准确的人手上。这些人的责任是为地球颠覆性的事件做好准备。这是一个物种的标志性事件。翅膀制造者称之为伟大入口,人类灵魂不可辩驳的科学发现。

问题在于,这一发现不是那些掌权者想要的。那些拥有权力的人并不是那些政客、公司或宗教领袖的嫌疑人,不如说这些领袖不知情地与更大,隐藏的权力成了同谋。一股多维的,看不见的力量,它与人类的互动是在地球上人类生命刚开始的时候,但自更近代以来消退了。

然而,他们通过制度和文化使幻觉永久化,灌输给人的身体,思想,意识的局限性继续存在,即使这些局限性的创造者已经离开了。人类元素为了强化自我决定接管幻觉,他们不知不觉地将其自我延续。

权力真空迅速被填满了,它的新居民占据了州政府,宗教,机构和跨国公司的稀缺等级。它无处不在,同时无处不在。它的主要操作方法是非常简单的命令:分裂而征服。它区分阶级、种族、教育水平和其他无数种事物。

如果一切都是分离的,那么没有东西是完整的。这是他们费尽力气使之持续的巨大幻觉。

造翼者是时间旅行者,知道这种情况。他们播种知识;培养信使;并开始实施缓慢而费力的计划来推翻这个巨大的幻觉—因此,伟大入口被构想来拆除精神和情感上的隔离墙。

这种叙述贯穿了翅膀制造者的所有资料,有时蒙上了象苍龙或天气指挥家这样的虚构小说;有时则在“ 聂鲁达访谈”中给予了高度真实感。

正如作者乌尔苏拉·勒金(Ursula Le Guin)所说:“大约五十年前,诗人里尔克看着阿波罗雕像,它对他说:“你必须转变你的生命。” 当真实的神话上升为那常常是它的信息的意识时。你必须转变你的生命。”

这也许是詹姆斯马胡放在翅膀制造者神话里的深刻的信息。你必须改变你的生命。不是因为他告诉过您如何改变或为什么改变,而是因为这块神话画布上有什么东西在向你召唤,看着你的眼睛,吸引了你的逻辑头脑。你对真实的感觉,唤醒了你的直觉力,使你能够看见那称为主权整体的被低估的,缺乏滋养的部分。

美国神话学家、作家和讲师约瑟夫·坎贝尔(Joseph Campbell)是这样说的:“神话是人类集体的梦,而梦是私人的神话。” 也许我们作为一个物种,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对人类灵魂无可辩驳的科学发现的集体梦想,转变成集体的现实。

                      (译自WingMakers网站)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磨坊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