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第二室 转变中的存在模式

造翼者的哲学
第一至四室哲学加上未发布的资料的摘录
造翼者的哲学是我们生活在其中并与之互动的多层次的现实的宇宙性视角,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其他的现实层面,也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影响和它们在我们每日生活里的意义。造翼者的哲学文本是理解多重宇宙的结构和我们在它里面的角色的框架。
点击以下封面阅读每一室的哲学文本。

    

                                 哲学第二室 转变中的存在模式

 

主权整体的意识是召唤人类仪器进入最初源头现实的目的地。在人类意识所有从源头现实出发的漫游中,都通过逻辑思维的应用和来自等级制度之外在控制的、以限制性的语言建构起来的执着信念,摒弃源头现实那令人信服的特征。

源头现实隐藏在语言之下,渐渐变得只能被你们世界的先知“阐述”,因此而呈现出语言的形象而不是它令人信服的特征的表达。语言是限制的供应者,是暴政和圈套的马前卒。事实上,时空宇宙里的所有实体都希望保持对等级制度的依赖,这种等级制度介于个体和源头现实令人信服的特征之间。正是等级制度利用语言作为一种结构限制的形式,虽然相对来说,语言似乎是一种解放和赋权。

源头现实是最初源头的居住地,它在所有语言的构造之外起舞。它本身是完整的,有一个单一的目的,就是去展示在整体宇宙中所有物种的集体潜力。它是完美的原型。它是每个实体内在的设计和终极命运的旗手。‘它的’本质远远地超出了概念,以致于人类仪器倾向于诉诸于外在的语言–最终是等级制度–来定义源头现实。

等级制度,通过提供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试图引导整个宇宙里所有实体的发展。个体和源头之间的连接,被层层叠叠的语言,信仰系统的操纵和仪式的控制巧妙地破坏了。这些都是等级制度设计的,目的是干涉实体的精神本质和它们的源头–最初源头之间的连接。

每个人都必须了解自己,才能摆脱一切对外在形式的所有依赖。这并不是说一个人不应该相信别人,或和其他人以友谊或团体的形式联合在一起。这只是一个警告,在那些想要控制的人的手中,相对的真理是不断改变的,即使他们的动机可能是善意的,这仍然是一种控制的形式。当等级制度截留了信息,相对真理的诠释中心就被置于获取和保持权力上,而不是分配源头平等的授权上了。

相对真理有很多层面,以至于如果你听从外在的语言,你很有可能会因为赞同语言的宣称而放弃你自己的力量。语言对于自我对权力和控制的追求,以及头脑对外在语言的服从和信任都是有诱惑力的。它可以引诱毫无戒心的人去相信影像和观念–,也不管这些影像和观念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为的是把个人束缚在较低的真理里,或当等级制度不再适合某种目的时,让个体继续支持它。然而等级制度在所有层次的控制面纱被实体淘汰的时刻很快就会到来,这些实体注定要拆去面纱,并使得主权力量战胜等级力量。

有一些实体已经把他们未来的存在与泰拉-地球编织在了一起,并注定要在所有表达层次上的所有实体中表达源头平等的真相。这将成为等级制度的根本目的–它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缓慢地移开这些平等的障碍,令它看起来似乎是意识的救星而不是意识的守护者。那些在场的人会确保等级制度的帷幕很快落下。为了那些准备好与源头平等、愿意去绕过等级制度错综复杂的道路并拥抱他们的神性而作为源头现实的主权表达的人。

等级制度代表了不同的利益、对现实的看法和行动的动机。正是这种多样性导致了等级制度在引导个体获得他们与最初源头平等的地位的努力变得无效。然而,这种多样性也是允许等级制度吸引和最初唤醒如此广泛的个体到他们的灵性能量和直觉中心的东西。然而,等级制度已经将自己困在了多样性和既得的特殊化里,这阻止了它从一个艰难的进化阶梯进化到一条欢乐的光之河,这条光之河与赋予实体力量来获得与源头平等的目的是一致的。

救赎的观念来自不完全的感觉,这种感觉通过遗传意识在人类的群体意识里不断涌动。这些感觉是与人类仪器的分裂和它的无能有关,当它分裂时,无力完全抓住它自己的整体视角并进入到它神圣的起源和接受它与最初源头是平等的。因此,随之而来的是看似无休止的寻找,想要从人类仪器的碎裂所造成的不完全和不安全中解脱出来。

意识进化的动机来自不完整的感觉。尤其是人类仪器的分裂引起的不完美判断导致的与最初源头断开的感觉。正是通过这些感觉,分裂对整个种族来讲是永久存在的,并传递到遗传意识里,遗传意识是人类仪器的共同基础。人类物种的遗传意识是等级制度中最强大的单一组件,它是由生活在一切都会消耗殆尽的三维,五种感官背景里的人类仪器的条件所形成的。

当实体最初诞生,进入人类仪器时,它立刻分裂进入到一种物质的、情感的和心理的感知与表达的频谱里。从那一天起,实体就被小心翼翼地调整,以适应在地球三维的、五种感官的环境并在其中导航。实际上,实体是有意分裂它的意识的,以便体验与整体的分离。

在这种分离的状态中,实体为了新的体验和对原始蓝图或最初源头的伟大愿景的更深理解而让自己变得残缺不全。通过这种更深层次的理解,实体可以通过人类仪器,将三维的环境转化为整体宇宙的一个自我觉察的和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这个宏伟和有目的的努力,在人类仪器中产生了寻找它的整体性并重新体验它与最初源头的神圣连结的冲动。

这种寻找,在很大程度上,是驱动个体寻找和探索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的燃料。它为个体向等级制度的次级组织寻求帮助和指引提供了动力,并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培养了了归属感和联合感。正是这相同的归属感和联合感,帮助催化了不断增长的领悟,领悟到人类仪器、实体意识、整体宇宙、源头智慧和最初源头之间潜在的联合。

这就是进化/救赎的模式作为大实验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此重要的原因。在这个阶段,人类仪器发展出一种联合感和归属感。一种与宏大而包罗万象的愿景的关联感。这就是等级制度要培养救世主的原因。这也是不完全和不安全的感觉会被等级制度发展和培育出来的原因。它实际上加速了人类的统一,而人类的统一又加速和引导人类与整体宇宙的统一。

灵性领袖能够深入到生命的表面现实之下,并体验到每一种生命形式是如何错综复杂地连接在一起的,以及这个生命复合体的智慧远远超越了人类仪器感知与表达的能力。正因为这种情况,灵性领袖只能通过他们个人的能力来解释现实,理解和表达生命维度的深度和无限智慧。没有人能够用语言的工具清楚地说明生命的维度性深度和广度。他们最多只能描述他们的解释或印象。

每个人都能够在不同程度上看到生命的表面现实之下,感知并表达他们对整体宇宙的个人理解。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意图来发展他们自己的解释。这正是所有伟大的灵性领袖所教导的。生命更深层次的意义并不是只有少数被幸运儿才能体验的绝对之物,而是一种进化的动态的智慧,有着和生命形式的数目一样多的面貌。没有任何物种或生命形式拥有进入整体宇宙的唯一入口,在那整体宇宙里,最初源头以它所有的庄严表达‘自己’。入口与所有一切共享,因为最初源头存在于所有的事物里。

  转变中的存在模式

泰拉-地球上的伟大灵性领袖们,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解释了整体宇宙以及人类在其中的角色。这样做的时候,由于他们的解释充满了权威和深刻的洞察力,就成了等级制度中不同的次级组织之间辩论的目标。这种辩论和探究的过程产生了信仰的极性。有共鸣的支持者会站出现来捍卫与美化他们特定领袖的诠释,而其他所有人会因之前持有的信仰而蔑视它。

这种创造宗教的特有方式–专注于救世主或先知对整体宇宙的解释–对一个正在探索进化/救世主存在模式的物种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被公认为伟大先知或救世主的灵性领袖,产生了超越当时被等级制度所定义的整体宇宙的视野。他们创造了一个进入到整体宇宙的新入口,并且愿意以争论和可能的嘲笑为代价与他人分享他们的视野。

这些男人和女人是人类探索自身新领域的门户。去参与它的超灵或宇宙意识的一部份,这在其进化周期的特定时间是必要的。不过,这些领袖的诠释往往会被渴望建立一个宗教或教派的追随者所解释,而视野会悄悄地落在了等级制度的手中,由于它与一个既保护它又发扬它的庞大结构连接在一起,它变得失去了活力。

最初源头与个体而不是组织连接的。因此,等级制度并没有以一种重要的、或动态的方式与最初源头连接。等级制度更多的是与它的集体愿望连接在一起的,这种愿望就是帮助、服务和执行一种功能,这种功能让权力的运用朝它领导者的愿景方向发展。这本身并不是错误或误导。这全都是原始蓝图的一部分,这个原始蓝图编排了从最初源头到实体,从实体到集体源头的意识的展开。这是融合的螺旋,在源头智慧里孕育了整体性和层叠之美。

被等级制度宽松地贴上‘圣灵’标签的事物,跟任何一个词一样接近源头智慧的象征。源头智慧作为源头的延伸,栖息在所有的振动领域里。它是最初源头的使者,与等级制度交织在一起,作为它的平衡。源头智慧是完整和一致的因素,这确保了等级制度在原始蓝图中服务于它的目的。事实上,源头智慧是“科学家”,监督大实验、建立标准、选择变量、监控成果,并在时空的实验室里评估替代结果。

‘大实验’是源头智慧通过存在的所有维度里的所有实体进行的转换和扩张。大实验的目的是测试存在的替代模式,以便在某种程度上确定,在不侵犯实体和最初源头的主权的情况下最能统一意识的模式。大实验是由许多互相连接的不同阶段组成的,最后通达伟大的神秘。这些不同的阶段中的大部分都是在时空宇宙中同时进行的,以便让宇宙为即将到来的源头现实扩展到存在的所有维度做好准备。

在泰拉-地球的例子里,这是一个存在的阶段,它促进了个体意识与源头现实那令人信服的特性之间的清晰连接,而没有任何等级制度的介入。这是当历史的寓言和神话步入光明,将它们真正的、而且一直所是的意义变得为人所知的时候。这是当语言转化为新的交流形式、以能量和振动的艺术展示了源头现实引人注目的特征,打破所有控制障碍的时候。

是时候确认等级制度扩展至整个宇宙来抵达发现的边缘了。它有着从每个星系、每个已知的维度伸展出来的分枝;事实上,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是这棵浩瀚的宇宙之树的“叶子”。这构成了物种、神灵、行星和恒星的伟大教化,当它们各自沿着这棵树的分枝进化的时候。因此,等级制度是一种外部的集合,渴望将它们的能量投入来支持已筑巢在那所有结构中最庞大的结构-等级制度-里的某个地方的次级组织。服务是等级制度的运作动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转变成救赎的概念和宇宙的老师/学生秩序。

等级制度是由有着所有动机的所有实体组成的,这些实体把他们的能量连接成了次级群体。而这些次级群体是那棵浩瀚的宇宙之树的独立分支,包含了源头现实之外的所有事物。这棵树的根被绑定在遗传记忆和潜意识本能的土壤里。在树的底部,长出第一批分枝,它们是最古老的,代表了这个物种的本土宗教。中间的分枝是正统的宗教和机构,而上面的分枝代表了整个宇宙新出现的当代信念系统。在这个定义中,整棵树就是等级制度,而它的种子最初就是被源头智慧为了促进大实验的目的所构思、栽种和培育出来的。

这是转变vs进化的实验。进化是一个艰难而持续的过程,就是在等级制度里不断改变自己的地位—总是相对于召唤你的新地位来评估你目前的地位。转变仅仅是认识到还有一些加速的路径绕过等级制度而通向主权自主而不是互相依赖的拯救,并且这些新的路径可以通过直接体验存在于所有实体里的平等的音调振动来获得。

这个音调振动并不是通常所说的天体音乐或灵性振动,共鸣于源头的意图而划过宇宙。它是将转换体验的三个原则结合在一起的振动,这三个原则是:通过感激来看待与宇宙的关系、在所有的事物里观察源头、以及生命的滋养。在特定的行为等式里应用这些原则,可以使实体脱离等级制度的控制成份。

在不操纵实体的情况下,等级制度如何能扮演真理的诠释中心的角色,从而遮蔽他们的自由意志?‘大实验’的设计是以自由意志作为它的主要方法来设计的,以获得真实的信息,这些信息可以用来将源头现实扩张到存在的所有维度里。自由意志是真实的线索,赋予大实验的各种测试以价值。等级制度或任何其他外部结构从不会危及到自由意志。只有实体可以选择他们的现实,这是自由意志的基本原则。

自由意志不会仅仅因为实体被提供了另一种现实或相对真理就被掩盖住,从而延迟其对源头平等的领悟,这是实体的选择,将自己投入到现实的外部描述里,而不是在它自身的资源里探究并创造一个主权的现实。当你走向主权时自由意志的价值永远在扩大,同样,当你走向外部依赖移动时自由意志的价值就永远在减少。主权或外部依赖之间的选择是自由意志的基础,没有任何结构或外在源头可以排除这个基本的选择。它是一个内在的选择,不管外在的情况如何,都不可能被任何外在的东西所否定。

整体宇宙包含了所有的维度(包括源头现实),因此,所有的现实都被包含在内了。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多样性中,每个实体都被提供了一种结构,根据它们与源头现实的关系来定义他们的自由意志。这些结构中的每一个都有不同的选择范围,但每一个都与等级制度的上层结构连接在了一起。源头现实的无结构现实是自由意志最初被构想出来的地方,而当原则作为真实的线索扩展到时空宇宙时,它就变得越来越依赖于实体对其与源头智慧相关联的整体性的认识。

如果实体分裂成它自己的组成部分,它对自由意志的理解就会被限制在等级制度所划定的范围里。如果实体是一个有意识的集体,意识到它的完整主权,那么,自由意志的原则就是多余的结构形式,就会象夏天的火一样。当实体不知道它们的整体性时,结构就会作为一种自我强加的安全形式出现。通过一个结构化有序宇宙的持续发展,实体通过表达他们的不安全感来定义它们的边界—它们的局限。他们逐渐变成了他们整体性的碎片,就象漂亮花瓶的玻璃碎片一样,他们和他们整体的美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如果你能觉察到你存在的起源,你无疑会看到这个实体有多么广阔。如果你能穿透覆盖你命运的面纱,你就会知道你还会变得更广阔。在存在的两个点–起源和终点–之间,实体永远是源头智慧充满活力的容器。它自愿让自己作为最初源头的前哨探索时空宇宙。因此,虽然等级制度可能模糊了实体对它自己整体性的理解,但正是实体通过选择而屈服,倾听限制性的语言、外在的宣言,并被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所引诱。

为什么等级制度没有提供转变/自主模式的替代模式。使实体可以做出选择,并在如此做的同时,真正地行使它的自由意志呢?这是因为,等级制度就象大多数的实体一样,并没有意识到它的整体性。它的片段或次级群体完全专注在界限上。哪里有界定和限制的边界,哪里就会有结构。哪里有根深蒂固的结构存在,哪里就会有一种普遍的信念,就是转变是不可能的。自然地,时空宇宙符合信念投射矩阵,而转变的概念从等级制度的现实里被移除了。

因此,等级制度甚至不能精确地概念化转变/自主的模式,更不用说通告实体存在着来自源头智慧的替代方案。需要为这种情况负责的不是等级制度,而是每个实体。源头智慧的主要模式是原始的,它存在于等级制度之前。是实体选择了探索等级制度的存在模式,目的是参与大实验并协助存在的综合模式的出现。作为操纵的力量,等级制度是相当温和的,并且只是代表了整体配方的一个关键成分。这种整体处方正在使实体转变,使其超越其作为源头智慧充满活力的容器的角色,成为源头现实扩展到时空宇宙的桥梁。

来自等级制度的一个古老信念,认为时空宇宙将上升到源头现实,而有爱的人类仪器将伴随着这个上升的过程。然而,正是源头现实,正在扩张而包含时空宇宙,目的是将所有实体与存在的综合模式相一致。源头智慧正在揭开那隐藏实体的表达模式在时空宇宙里的真正意义的面纱。当此发生时,实体将在所有维度和所有振动场里拥有源头平等,并且它的组成部份将被联合起来,以完整地表达它的主权视角。

实体的这种转变是进入到整体性的途径,也是对实体的表达模式是统一在一种能量、一种意识里的形式和无形式的综合体的确认。当碎片对齐并相互连接在一起时,实体就变成促进源头现实扩张的工具。因此,实体并不是从时空宇宙上升,而是合并成了整体性的状态,借此它的主权表达可以协助源头现实扩张,或以不同的角度来说,下降而进入到时空宇宙里。

上升常常被视为进化的自然结果。认为所有的行星系统和物种都将从限制里上升到某个点,而最终,时空宇宙将以某种方式折叠成源头现实,而终止作为振动场存在。事实恰恰相反。源头现实正在下降。它包含了所有一切,它是扩张而不是撤退的源头意图。实体在时空宇宙的摇篮里转变为整体,并在这样做时,变成源头现实扩张意愿的同谋。

你能看到这个原始蓝图的完美吗?你能感觉到你的现实从中投射出来的矩阵的转变吗?难道你不也能明白,你,人类仪器,是由一个被个体化的纯能量的单一的点组成的,却同时生活在许多维度的许多地方吗?只有在实体里,转变才能被发现,在那里,无形式的自我可以进入并与它各种形式的前哨交流。无形式的是永恒的观察者,存在于形式和理解的面纱之后,并且从行星的泉源里汲取时间的智慧。它是源头智慧流出的起源点。

永恒的观察者是实体唯一真正的诠释中心。它是唯一稳定的引导系统,能够推动实体走向完整。因此,实体是由源头智慧的无形身份和致密能量的有形身份两者组成的。当无形的是一体时,有形的被剥除成许多表达的碎片,这些碎片将自己的意识孤立为感知和表达的孤岛。这种情况导致了实体否认其存在广阔和壮丽的本质。

在人类仪器里,实体在很大程度上是沉默的和静止的。它出现时象喜悦短暂的低语,如山风般触动你。它安静时象个深沉的海洋。然而,实体作为源头现实扩展的先锋进入时空宇宙。它正开始让人认识到它真正的样子。当他们的实体走近时,许多人感受到它的影子。他们把各种形式的定义交付给这个“影子,”很少相信它是他们全部自我的启蒙者。然而这里正是所有忠诚的誓言、所有爱的仪式,以及所有希望的感觉都应该被集中起来并交托给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的主权实体的地方。

等级制度的进化/救赎模式如此令人信服的主要原因,是实体在看待它的总体自我方面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了。通过人类仪器而活的永恒观察者,对受时空所制约的头脑来说是虚幻的,然而也正是头脑,试图伸手触摸这个被源头智慧永远点燃的源头平等的微妙振动。然而,头脑太受限制和无能为力,无法意识到存在于直觉的影子之外的实体的全部范围。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物种才会探索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它们对自己的整体性只有很少或根本没有概念,所以需要一个救世主和进化的适应过程来带给它们安全感和幸福。

这是一个进化中的物种的自然状态,有被等级制度植入的–被拯救和成为救世主的渴望。这种情况导致了宇宙的教师/学生等级秩序,它是进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等级制度的结构存在的本质。虽然有些物种依靠生存的戏剧来催化它们进化的进程,其他的物种则求诉诸于被拯救与成为救世主的戏剧。拯救的戏剧是专注于进化过程的主权实体的一种表达。它并不局限于宗教的背景,而是确实适用于一个人生命的所有方面。

有相对的真理,也就有相对的自由,如果你正在通过等级制度的过程而进化,你会获得一种不断增长的自由感,然而你仍然是被通过语言、思想形式、声音和颜色的频率、以及遗传意识似乎难以去除的加工物的外在振动所控制的。这些元素里的每一个,都会导致人类仪器依赖等级制度,因为它把一种不平等的感觉铺在了你和你的源头之间。进化过程的基本等式是:人类仪器+等级制度=与上帝连接。至于转变的过程,它是实体+源头智慧=最初源头的平等。

虽然源头智慧通常表现为平等的振动,但它还是受制于最初源头的意志,而当源头的意图通过大实验的各个阶段改变时,源头智慧也会改变它的表现形式。这种改变现在正发生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里,因为最初源头正开始为了合并大实验里两种主要的存在模式–进化/救赎和转变/自主而设置舞台。

已经到了将等级制度进化/救赎的主要模式与源头智慧转变/自主的主要模式合并的时候了。这个合并只能在实体的层面上实现。它无法发生在人类仪器的背景里,或等级制度的某个层面里。只有实体–充满源头智慧的跨维度主权体的整体–能够促进和充分体验这两种存在模式的合并。

这种形式的整合发生在当实体充分地探索了这两种模式并发展出一种综合模式时,这种综合模式将救赎置于实体内在自我“拯救”的角色的位置上,而不是依赖外部力量来执行这个解放任务。这种自给自足的行动开始将救赎的观念和自主的领悟整合起来。下一步就是将进化模式的基于时间的渐进过程和转变模式的基于顿悟的接受整合起来。这将完成于当实体完全确信,只有当它完全脱离了等级制度的各种结构时,才能体验和利用它的整体性。

虽然实体接受了个人解放的角色,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回避或躲开等级制度。等级制度是一个奇妙的工具。它象征着最初源头的身体,使其能够浸没在时空宇宙里,就像人类仪器令实体能够在源头现实之外运作一样。等级制度是转变的工具,即使当它的行动是在压制信息并让物种顺从它的控制时也是如此。这是古老公式的一部分,要为存在的综合模式和在整体宇宙里的成员身份准备一个新宇宙。

自我救赎和脱离等级制度的结合,开启了综合模式进入显化。综合模式是‘大实验’的下一个结果,而在多维宇宙的某些振动场里,确实有些实体作为源头个体化实体模式的先驱,正在经历这个实验阶段。

这些实体是专门设计来将这种未来的经验传递到沟通的象征和生命原则里的,以促进这两种存在模式的衔接。除了这些“桥梁”的初始设计和建造以之外,这些实体很大程度上是不为人知的。如果他们再多做点什么,他们将很快成为等级体系的一个固定组成部分,从而危及他们的使命。

这些主权实体在时空宇宙里不会作为正式的老师出现。而是以催化剂和设计者的身份出现。他们的存在是为了确保源头智慧被允许平衡等级制度的主导力量和它的进化/救赎模式。他们不会创造出新的信仰系统。相反,他们将专注于发展新的交流符号,通过各种艺术形式,促进实体脱离等级制度的控制层面。这些主权实体还将示范将两种主要的存在线索交织在综合模式里的自然和毫不费力。

在人类发展的进步时代,实体将共同地设计出存在的综合模式之外的新路径,以便可以构建一个由源头智慧信息形成的新的等级制度。这个新的等级制度将用从时空宇宙的大实验中所得来的知识铸造而成,而宇宙循环将自我再生进入新的振动场和存在领域。这种新的存在模式抗拒任何定义,而文字符号根本不足以描述这种新的存在形式,即使是它模糊的轮廓。而它正在从你们未来时间里的综合模式中浮现。

翅膀制造者就是将把时空宇宙从意识的阶梯转变成源头现实的内含物的主权实体。换句话说,源头现实将延伸到时空宇宙,而其中所有的生命形式,将通过一个与源头智慧完全一致的新等级制度的结构来体验这种延伸。有些人所说的“地球上的天堂”,只不过是对这个即将到来的未来的一个回音。真正逼近时空宇宙的,是源头现实的扩张,这种扩张是通过源头智慧信息对所有实体的可得性实现的,无论实体的形式与结构如何。

当这种可得性完成了,而源头密码被完全激活时,所有的实体都将成为新宇宙结构的一部份。这个新的结构将召唤下一个存在模式,这下一个模式已经被源头智慧和主权实体在源头现实里开发出来了。现在在这个时空宇宙里被激活的,是为这些存在模式的转变所做的最初准备。更具体地说,在泰拉-地球上,这些存在模式将会在下一个时代里同时上演。而象以往一样,实体的选择将是接受哪种模式作为他们的现实。

这些不同的存在模式,通常将会以预定的顺序出现,但不一定在预定的时间范围里。源头现实扩张的顺序是:源头智慧创造新的振动场;持续发展的实体构造等级制度作为新创造的上层建筑;从等级制度中出现了一种占主导地位的存在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进化/救赎模式;引进源头智慧的存在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转变/自主模式;将这两种模式混合,形成一个源头平等的综合模式;最后,源头现实扩张到包含所有的维度和实体。

当原始蓝图的这个顺序实现时,这个过程,连同源头智慧所了解到的一切,都将被重新配置,而原始蓝图的新元素将被揭示出来,这个新元素是什么,在这个阶段甚至连源头智慧都还不知道。完成整个周期所需的时间是不确定的,但是可以合理地预计它的完成在时间上尚非常遥远,以至于附加度量仅仅是想估计未知的无效尝试。

请不要误解,无论如何,原始蓝图的完成的确是所有实体行进的方向。虽然所有层次的实体在它们自己的现实里都被赠予了自由意志,但是作为源头现实的一些面向,它们并没有被给予去选择它们终极命运的自由意志。实体的起源是源头智慧,是源头智慧在决定命运和起源。尽管如此,实体们被提供了巨大的选择余地,来推动他们自己从起源走向命运,并带着他们身份的更新视野重新出现在一个扩张版本的源头现实里。

穷尽人类仪器所有的想象,都还没有意识到这原始蓝图最深的基础。他们已经找遍了建筑的上层,但对地基的设计仍无所觉察。然而正是在这里,在存在的最底层,最初源头爆发出它的能量,并带着它主权控制的平等撤退。正是在这里,平等能被实现,不是在寄居在等级制度相对真理的高处,而是在生命的起源和命运的基本计划的最深处,在那里,时间重返自身进入永恒。存在的起源和命运是生命中平等的音调。聆听这个音调–这个振动的频率–并跟随它回到万物都从这里升起和回归的基础里。

这个平等的音调振动频率,只有被装在人类仪器里的实体才能用第七种感官听见。第七种感官可以通过时间囊(即支流地带–译注)发展出来,并且它将引导一些实体到它们最内在或核心的表达。核心表达就是激活第七种感官的东西。因此,在一个人能听到平等的音调振动之前,他们必须先进入他们的核心表达。每个时间囊里都有被编码的语言系统,能够引导个体到他们的核心表达。由于它非常强大,所以是隐藏的。而我们只会引导有价值的人获得这种力量。

把这些文字仅仅当作是象征吧!记住语言是一种限制性的工具。而感觉是限制的解药,允许人类仪器跃过逻辑思维的界限而直接见证个体化的集体能量那无声的力量。感觉隐藏在象征背后的真理,并且接入这个伸向你的能量–力量。把它看作是一种音调振动,—一种在你生命的每个转角处等待着你的共鸣。它是源头振动的灯塔,将自身汇聚在语言的形式里,以引导你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可以体验到无形的平等音调;对限制的超越;源头智慧的原始语言,赠予你自由去在最高真理的表达中产生你最深邃的美。

(六道火焰译)

 

 

 

 

 

 

 

此条目发表在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