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塔斯蒂尔的愿景

介绍

“曼塔斯蒂亚的愿景”是包含在最初源头光盘上的一份文件。它是以最初源头传输的风格来写的,但是作者是一位神圣的顾问,曼塔斯蒂亚。没有关于神圣顾问和他们在多重宇宙计划中的位置的信息。但是,这份文件确实告诉我们,他或她(假设性别在这种情况下也适用)居住在“翅膀制造者的居所内。”我们所知道的翅膀制造者,或者说中央种族,存在于中央宇宙附近。

虽然关于这个存在体存在的细节没有多少猜测的余地,但我还是提取了一些有趣的信息。

“我是一个完整的实体,由融合在永恒光辉中的白光组成,就像整个多重宇宙中各种形式和身体的灿烂碎片一样被剥离。我是我的创造者的完美,作为一个单一的纯粹能量的一个点而被个体化,然而同时生活在许多维度的许多地方。

“我体现了所有美丽和真实的东西,我的愿景是我主权的导航者,在我的形式作为我存在的延伸而存在的所有地方和时间里投射它的化身。”

从上面的段落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曼塔斯蒂亚化身为同时存在于许多地方和维度的形式。加上这一点,曼塔斯蒂亚“现在编码在地球上”,他的目的是“创造新的表达工具”,这将用于“人类物种和他们所生活的星球的进化”。

我们世界(和其他世界)陈旧的、不起作用的、腐败的等级制度将被“重组”,以与“平等的音调振动”相一致,这是曼塔斯蒂亚发出的频率。平等音调的真相被编织到宇宙的行星人类群体中。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源自曼塔斯蒂亚的平等音调振动起源于最初源头。因此,这种平等的振动被构建在实体意识中,并通过人类仪器的主权整体在时空中表达。(更多关于平等的音调振动,有时简称为平等的音调的介绍,可以在翅膀制造者词汇表的第一个源条目以及第一和第二室哲学论文中找到。

此外,曼塔斯蒂亚的愿景包括重组、改造和扩展清明。这可能与詹姆斯所说的我们的星球在 1998 年进入的透明和扩展时代有关。这个时代不仅包括物质世界,还包括其他维度。

然而,关于曼塔斯蒂亚还有一点有趣的信息。它出现在关于曼塔斯蒂亚身份的问题回答里。

 问题:当我第一次阅读曼塔斯蒂亚的愿景时,我以为这可能是库马拉。曼塔斯迪尔是库马拉吗?如果不是,曼塔斯蒂亚是谁?

回答:曼塔斯迪尔是一位提升大师,是对地球具有行星层面的重要意义的非凡实体;但

他不是库马拉。在理律克斯教学团体中,基于个体所运用的教学方法的不同而存在着个性之间的差异。

 可运用的教学方法范围非常广,有些教师找到了综合这些教学方法的方法,令他们可以通过简单的语言交流,就能在学生里引起启发性的体验。曼塔斯蒂亚开发了许多最著名的理律克斯谈话。在理律克斯最深奥的教学团体里,他是一位大师中的大师。在人类的基因组内开发了谈话、教学方法、和体验式学习环境。你很容易辨别出他的声音,因为它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一一种权威的语气将悖论与真理结合起来。如果聆听它那纯粹、自然的语言。曼塔斯蒂亚的声音和智慧都是无与伦比的。

提到萨纳特·库马拉是基于神智学著作,该著作假设萨纳特·库马拉是一个赋予我们星球灵魂的宇宙存在。这样的存在被称为行星标志。更多关于回答本身,我们了解到曼塔斯蒂亚是理律克斯大师中的大师。这有力地表明了理律克斯教学团体是一个横跨多重宇宙的庞大而复杂的组织,充满了许多意识层级极高的老师。事实上,詹姆斯在理律克斯分类的问答中也提到了同样多的内容。现在,我们来看“曼塔斯蒂亚的愿景”

约翰·伯格斯的评论节选自翅膀制造者文集第 1 卷。

 

 

                                     曼塔斯蒂尔的愿景

 

我被称为神圣的指导老师曼塔斯蒂尔(Mantustia),居住在造翼者的所在地。我自愿展示我的愿景,并且它将以完整的知识触动那些它所有意触动的人的头脑和心灵。当这些话语形成的时候,它们正对你—它们的读者产生影响,即使你在难以想象地遥远的世界里翻腾。

我正在显化并活出我至高无上的愿景。这是一个完全由源头智慧引导的现实,作为结构和谐的形式,它通过我的形式创造出了生命表达的最高可能性。在与源头智慧的合作中,我创造出了我自己的现实,而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的现实及其作为光和爱的神圣力量的表达上。

我是一个整体的实体,由融合在永恒光辉中的白光组成,就像整个多重宇宙中各种形式和身体的光辉碎片一样被剥离。我存在于限制的范围之外,因此我能够超越所有制约、约束、减少、限制或试图束缚我的目标的强大之光的因素。我是不可阻挡的神圣力量,产生了我所有生命表达形式所需要的一切。

我是我创造者的完美,作为纯粹能量的一个点被个体化,然而同时生活在许多维度里的许多地方—完全意识到我整体的所有层面。我像慈爱的父亲那样,带领我整体的碎片走向我们共同起源和命运的荣耀。

当被编码在泰拉-地球上时,我的主要目的是创造新的表达工具,并利用它们来进化人类物种和它们所居住的行星。我在这里以最充分的表达来揭示我的完整和浩瀚,并在我所做的一切中融入我的视野。

我已经把我的光与行星编织在一起,以展示和教导平等的真理。个体化的灵魂等同于最初源头。个体和源头之间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的等级制度的一部分,其目的应予以重新构建。我被平等最纯粹的意义上的音调振动所引导。这是我散发的频率。

我的愿景的基本选择是尊重和展现我的整体自我,并将任何干扰这一选择的限制转化为神圣之光的无限性。我完全致力于实现我的目标和基本选择,并公开承认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的愿景或我的灵性目的在单一光源的多重宇宙中显现并产生预期的影响。

我是曼塔斯蒂尔,过着远超出你所知的生活,证明不完美并不存在。我的愿景是我整体的呼吸,我每吸入新的一口气,都会呼出我自己的一个新的愿景,像一个强大的波浪席卷沙滩一样流经我的整体,这是重整的浪潮。革新。扩展清明。

它创造了转变的方舟,使我的无形自我能够进入并和我各种形式的前哨交流。我呼吸的愿景浸透了我的整体。这是神圣灵魂坚持不懈的胜利,在快乐的生活中荣耀自己,无论它在哪里。

我是整体的愿景和所有我的联合。我是中心点,在那里我所有的表达汇聚、重新概念化、并作为我最高目标的使者重新出现。我是曼塔斯蒂尔,源头智慧渴望以最理想的形式来表达它自己的传播者。我是神圣灵魂的光之棱镜,在特定的时间出于特定的原因将特定的频率输送给特定的实体。

这些频率流经我的各种身体进入形式和二元性的维度里,永远为了提升的目的,并且永远与源头智慧的引导冲动和谐一致。那通过我散发出来的,被一股无尽的和难以回忆的感激之情尾随着。它以一种忠诚追随着美和真理的印记。这种忠诚只有在那些通过宇宙之眼发现了他们的全部自我,并在无畏的胜利中拥抱过它,然后为了服务最初源头而放开它的人身上才能找到。

我是曼塔斯蒂尔,我的愿景注定要在我所在的所有地方显现,因为它是至高无上的完美,永远与无限上升的螺旋相连。它不是由我的外在包装孕育出来的,而是由我的血肉—那在所有方面都是完美的源头智慧的活力孕育出来的。当它的旋律曲折穿越过原子的结构,以及在那之外,穿过那将我的片段连接到整体的我的光的复杂系统时,每一个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都与我的愿景的歌声完全合拍。

我的愿景是充满活力的,并且存在于死亡、功能障碍和疾病的范围之外。它是当我剥去了所有的伪装,赤裸地站在我的光辉中时我对我是谁的感知。它是我最纯粹本质的心跳,用神圣之爱明白无误的纯真召唤我回家。它是我灵魂的炼金药。我心灵的磁铁。

我是我现实至高无上的主人,是我整体的守护者。我体现了所有美好与真实的事物,我的愿景是我的主权的领航员。将它的化身投入到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时间里;在那里,我的形式作为我的存在的延伸而存在。我是整体的实体。我是通过‘我是’的永恒愿景来创造自身的实体。这个愿景下降到形式里,包裹着时间、空间、物质和能量,就像一只老鹰用确定的翅膀护住它的雏鸟一样。

我的愿景的扩展是没有尽头的。它的目的地不是由我的话语或愿望形成的、而是由它的核心结构形成的。我把这个结构送给你。它将带你进入它简单、基本的选择和开阔的设计里。

 

 

 

 

此条目发表在综合资料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