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的真理

心之六美德

有关心的电子书和文稿

所以,六种心之美德的表达,是人类自我与神性或更高自我之间更深层连接的结果。完全独立于你的生命状态,如你出生于什么星座,你是男是女,是否受过良好教育,或你的社会地位等等。简而言之,六种心之美德能在你当地的环境里创造出振动的气候,将你更高的自我作为灵性的代理人带到前台。

-詹姆斯

摘自2008年4月访谈

心之六美德介绍

六种心之美德,作为过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概念性框架,在2005年詹姆斯写的标题为:能量的心–它在人类命运中的目的–的电子书里首次做了介绍。

这一电子纸显示了造翼者和理律克斯哲学作品新的重要分支。这篇文章是从个人的层面来写的,而且可以即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它预示了一个新的聚焦领域:人类心灵及其具有变革能力的美德,如果与头脑联合运作的话,就能够传递出去。此后不久,詹姆斯又发布了一篇新文章,标题为:真诚的艺术:一件灵性要务。

约翰·博格斯写道:“这两篇文章暗示了从造翼者和理律克斯“大画面”的主题转换到聚焦于个体上,通过灵性心理学的形式,专注于个体的心灵以及来自主权整体并经过它的系列美德。这些美德是赞赏和感激、慈悲、宽恕、谦卑、理解和勇气。”

这些文章的发布,以及从宇宙到个人的内容基调的变化,部分是由于即将到来的转变–也被称为2012。詹姆斯提到这是一个新时代,他称为透明和扩展的时代。

这是个人和组织都将经历的透明和揭去面纱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狡猾和欺诈将逐渐被揭露出来。守护了很长时间的秘密就会部分暴露出来,变革人类意识。新的灵性心理学将以在我们每天的生活里真实地表达心之美德的形式被介绍。象有些道理听起来很简单的东西一样,它们实践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至少无条件和真实是这样。六种心之美德的情况就是这样。

当EventTemples网站于2007年发布时,我们开始分享到主权整体本质的更多内涵,以及它为什么是爱和联合的更高频率的来源。实际上,心之美德来自这个源头。如果我们能够向这个源头打开自己,并在我们的生命中激活和维持它的存在,我们成为心之美德无条件的实践者的能力就会容易得多。我们世界的压力使所有这一切都难以实践。詹姆斯发布题为:依心而活的文章,作为一个支持性系统,帮助个体更有效地应对现代生活的压力,特别是在进入一个新时代(透明的时代)的重大转换的时刻。

六种心之美德已经变成理律克斯和造翼者资料的主题,而詹姆斯发布的文章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基础,帮助人们成为实践者而不只是停留在理论的探讨上。

在2013年4月的访谈中,詹姆斯写道:“你瞧,哲学的论述是基于话语和头脑的思想体系的。是的,它肯定可以改变行为,但它不会给人类仪器带来超细频率。只有与心灵的美德保持一致的行为能净化并为人类仪器做好准备,感知灵魂或更高自我。看到它的运动,它的观点、见解、意识。所以,行为带来人类仪器的准备,而这些行为必须是一致和清晰的,而令它们拥有这种品质的唯一方法就是真实。

“你无法把它伪造出来。你不能象一台机器一样地实践。你必须是人类,带着人类的弱点、开放、谦卑、并且愿意向你自己学习,超过你愿意接收他人话语的愿望。”

点击你想阅读的电子书封面。鼠标滑到最下面有中文版电子书可供下载。

 

 

介绍
理律克斯教导组织使用讲故事而不是书籍、讲座或演讲的方式来传授它的教导。故事在灵性作品里是非常强有力的工具,这是由于它们在解释和创意方面都极具弹性,令它们成为群体互动的美妙工具。 此外,理律克斯的故事是全息的,能够同时在很多层面上被理解。这个故事是由詹姆斯转录下来的。

 

                                                             活的真理


        在一个跟地球非常相似的世界的遥远角落里,有一个学生在大学里生活并学习音乐。他个性孤独、天性善良敦厚并且和总是设法做正确的事。他名叫阿利亚,这是他的父亲给他起的名字,因而也是他的目的,创作出一首有感召力的歌曲,阿利亚的梦想就是创作出一首极其优美动人的歌曲,仅凭它的音乐旋律就能引来一个想演唱它的灵性导师,无论他是谁。
多年来,当其他人都去睡觉的时候,他还在他的房间里努力创作这首歌直到深夜,但这只是在他完成了他其他的课程和责任后。

一天晚上,当风停息下来时,他偶然发现了音乐里他一直没找到的那部分,他现在确信他的歌完整了。 他试着独自弹奏了一次。什么也没发生。 然后他又弹奏了第二次,第三次,并想法对手指的弹奏技巧做了细小的改变。仍然什么也没有。重复第七遍的时候,他终于完全沉浸在了歌里,当他做到这样时,一朵由金色粒子构成的寂静的云,开始在他的房间里盘旋,从中慢慢地出现一个半透明的人形。
阿利亚被那不断扩大的存在吓了一跳,他有一会儿停止了弹奏歌曲,但当他停下来时,他注意到那浮现出的形象开始消失在他房间里柔和的烛光里。他很快恢复了镇静,重新开始了他的弹奏,然后很快,让阿利亚感到高兴的是,他想见到的导师恢复了物质性的存在,清楚得足以让阿利亚认出来,也足以让导师可以发问:“你用这个音乐召唤我有什么目的?”

阿利亚立刻回答了,但继续弹奏他的歌:“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很多问题是有关天堂是如何运作的,以及我怎样才能获得关于宇宙和灵魂的更高知识。”
导师微笑了,用严肃的语气回答道:“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除非你所寻找的,跟你如何找到你内在活的真理是一致的。”

阿利亚听到这话大吃一惊,因为这是一个拥有伟大智慧和知识的导师,以对灵魂的真正本质完全的广度和深度方面的理解而著称。但由于他非常尊重这个导师,他一边思考着导师的话,一边继续弹奏他的歌,并问道:“我怎样才能找到这活的真理呢?”

导师伸出她细长的手臂,用令人惊讶的强烈语气说道。 “停止弹奏这首歌!”

阿利亚不敢停下来,因为他知道这个导师会因此而消失,而他获得所有的知识的机会也会因此而化为泡影。 于是他不顾导师的要求,继续弹奏着。

“为什么你想让我停止弹奏我为你创作的东西呢?”
“停止弹奏这首歌,”导师又回答说,但这次有些平淡。

阿利亚意识到他不会再得到任何回答,就听从了导师的请求,他刚一停下,导师的形象就轻轻地消失在了一道旋转的金光里了。 忽然,他独自一人在他的小房间里。他自己的呼吸是唯一的声音;他的蜡烛是唯一的光。

阿利亚感到被拒并且心烦意乱。 他终于实现了他的目的,或者他认为那就是他的目的。只是被一个受人崇敬的导师叫停了。但阿利亚已经在他的计划里倾注了无数的时间,所以他决定再次弹奏他的乐器,推断那是对他的决心的考验。

又一次,当阿利亚将歌曲重复到第七遍时,导师出现了,但这次带着明显失望的表情。

阿利亚很快说了些话:“导师,你刚才建议… 除非我的问题是与我如何找到真理有关的,而这个真理又是你无法指导我的。 那好,也许这就是我找到它的方式。我努力了许多年才创作出这首完美的歌曲来吸引你,好让我可以向你学习。我没有象你提出的那种内在的答案。 我是个作曲家,不适合于哲学追问的高级氛围。我的头脑运作方式不同…”

 

然后象一句动人的碑文般地,阿利亚补充道:“我听的是音乐,不是知识。 不是智慧的语言。 而是音乐… 只是音乐。”

导师的表情缓和下来,她分辨出学生是真诚的,并且他的真诚迫使导师不得不做出回应。

“你被你对你的永恒灵魂的理解削弱了。这就是我要说的,然而这就是一切。这种情况困扰着每个都荣幸地身穿时空领域的人类形式的人。为什么你就应该有所不同?”

阿利亚聆听着,认为从他得到回应以来考验进展得很顺利。 “我没有自吹自擂说我比其他人更好,”他提出,“只是我对灵魂的知识的渴望有更强烈的感受罢了。这有错吗?导师?”

阿利亚继续弹奏着他的歌,心想他终于给这位导师留下了好印象。也许通向知识的大门很快就会为他打开。

 

“你同时拥有生物性和灵性维度,”导师回答说。 “不要为了追求灵性而放弃你的生物性,因为正是通过你的生物性你才能把你的灵性带上前来,在你的人类形体里产生活的真理。这活的真理可以是音乐,或可以是一种园艺才能,或可以是一种激励人们的能力,或是一种了解科学的一些面向的梦想,这些面向是人类的眼睛无法看到的。无论它在你内在采取的是什么形式,都不要否认它,认为它是某种限制你去拥抱你内在的灵性世界的东西。恰恰相反,它正是你对灵性世界的拥抱。”

阿利亚被他地导师说的这些话打动了,停止了弹奏,虽然只是心跳那么短的一瞬间,但在那最短暂的时间片段里,他开始重新考虑他的方法。他的手指开始本能地在他拿着的乐器上移动,这时他注意到导师的形象开始–非常轻微地–模糊起来。 神奇的歌曲继续漂浮在寂静的房间里。

阿利亚鼓起勇气。他听到过有关这些导师如何考验学生的决心的故事,而现在,他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他尽他的教育所允许他的那样强有力地说话。

“我没有选择,只能保护我了解真理…‘最高’的真理的权利,”他开始说道,他声音里的一丝变音,出卖了他的紧张。 “当我知道真理整体的存在时,就不满足于只知道片面的了。”

“在我所有的生命里,”他继续说,“我读过灵性的作品,并忠实地研究它们。但我读得越多,我就越是困惑–甚至到了想完全放弃真理的程度。 而只是因为一个原因:真理总是隐藏的。 它不得不被隐藏起来,因为它在一本书和另一本书里;一个教师和另一个老师那里都是不同的。尤其是你,作为最高真理的守护者的灵性导师,必须了解这一点。”

导师挥了挥手,乐器立刻消失了,并在那一刻导师拉长了一个时间的片段。 而音乐的停止只是让导师这次的存在变得更加生动和真实。她来到离阿利亚那迟疑和颤抖的脸12英寸的范围内,将她的双手放在他的头的两侧,仿佛在把它稳固在平衡里。

阿利亚努力把眼睛转向别处,不敢与她深邃的目光接触,但当她开始说话时,他无法抗拒她的眼睛。他聆听得比他以往所曾听过的都更深入。

“没有任何东西需要守卫、保护或捍卫的,亲爱的阿利亚,”她用充满韵律的语调低声说。 “我们是灵性的生物,服务于圣灵,即使我们穿着健忘的动物的生物性,但我们是那一体的创造者的亲密的合作伙伴。我们的生命是被关怀着的,并且被这个宇宙性的圣灵所珍视,而我们信任它是明智的,因为它就是那同一个智慧,设计了你所穿的不可思议的身体以及覆盖着夜空的宇宙架构。

“你只有聆听你心中的爱之感受,并通过那存在于你内在的光体去表达。这是跟你有深刻关联的关键性理解。活的真理是你对这一崇高的和强大的真实的领悟,将它从抽象的领域提升到表达的真诚的体验。这是你与神圣即时启动的关系。”

说完,导师退了回来,乐器重新出现在阿利亚的手里。心烦意乱的阿利亚开始弹奏他创作的旋律,但当他这样做时,导师的存在撤离了。

当她的身体那渐渐变小的光融入房间里金色的烛光时,她的声音最后一次响了起来。

“你非常清楚每一种情况下的正确的行动、准确的姿态和创造性的回答是什么。这是编码在你更高深层和更高的自己里的高贵的遗产。如果你居住在你身份的这个面向里,如果你住在它的世界里,即使每天只有几分钟,你不仅会发现活的真相并以它而活,同时也通过你的每一次心跳传递了它。”

阿利亚那天晚上没睡觉,或第二天晚上也没睡,而是思考着他的经验。在第三个晚上,他仍然沉浸在思考里,他带着他的乐器到附近的一个湖那里去。他在没有月亮的晚上小心地穿过崎岖的小路,只偶尔听见猫头鹰的叫声。最后,他来到湖边,它躺在他面前,就象夜空那黑暗、耐心的镜子。 湖面映照的星光对他疲惫的双眼来说是一种安慰。

坐在一根掉落下来的大树枝上,他开始听到奇怪的声音,但他不确定它来自哪里。他开始看到星星的运动,他面前的世界被绘制在了一种新的透明度里。那声音明显地是音乐,然而似乎是来自星星的。自然里的一切都很安静,除了在他周围流淌的神秘的声音,很象是用超出一个凡人所能想象的陌生乐器以更精湛的技巧演奏的交响乐。

曾经有一段时间,阿利亚会守卫他对他认为是真实的东西的感觉,但他让这种诱惑快速通过去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的自我会介入并判断经验是一种错觉或神秘的幻影,只是他焦躁不安的状态的一个结果 但他之前两个晚上学到的一些东西改变了他,而今晚,在微弱的光线下,他在他最了解的媒介:音乐中发现了活的真理。

 

– 结束 –

 

 

 

 

                           插图为Ishdeep为理律克斯的故事:活的真理所作的画。

 

 

 

 

此条目发表在心之六美德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