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物理学

科学家和心理学家都未曾想到的一件事是意识的实质性定义。有许多物理学家和神经学家越来越多地将注意力转向意识,或者,也许换句话说,揭示了生命的根本核心。

我们已经劈开了原子,将无人机派往火星,我们大多数人的口袋里都装着一部相当于超级计算机的设备,但是我们仍然不知道我们作为意识的形式是什么。这个谜深刻而同时又有些令人不安。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产生这样的高科技,却仍然不了解我们是谁的基本事实?

人类的意识是一种多层次的混合物。如果你深入挖掘,你将抵达一个没有维度或质量的核心身份。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灵魂只是一个像占位符一样的抽象的术语,表示我们最终可能会以更大的精确来定义什么东西,如果我们真的幸运的话,还可以体验得到它。

随着分形几何学,超弦理论,量子场和强子对撞机等强大的新工具的出现,科学家们正在剥离我们的自然世界的各个层,寻找能够前后一致地解释我们宇宙(或多重宇宙)的工作原理的统一原理。

在深入研究时,科学家发现了世界是用数学构造出来的证据,只是复杂得像是设计出来的。但是是被谁或是什么东西构造出来的?甚至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设计这个世界呢?

造翼者的一个重要主题是伟大入口,这是人类灵魂无可辩驳的科学发现。根据造翼者的说法,这个发现将在我们未来大约60-70年里发生。技术人员和一些科学家称之为奇点—即机器智能超越人类智能的时候。然而,造翼者资料对该这个事件的描述极为不同。

当技术像强大的镜头一样,揭示人类的灵魂并通过互联网传播这个启示时,任何人都能够看到并体验到他们的量子自我时,伟大入口就发生了。与人类历史上的任何其他事件不同,人类灵魂的发现预示着人类物种的一个重要支点。

尽管主权整体的发现是这些资料的基本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扭曲,噪声,欺骗,无知和脆弱信念将变得过时。一个新物理学和由此产生的技术将揭示我们的内在,但是会有前所未有的阻力。伟大入口相当于我们集体神话和信仰的倒塌。

新的意识物理学将不再是揭示我们内在核心的自己是什么,而是更多地是揭示那通过生物学和社会学的程序来限制我们的意识的局限性。这些束缚使我们在多重宇宙中产生了分离和孤立的感觉,这反过来又使我们当前的宗教和唯物主义神话引人注目。

关于意识的摘录

以下摘自詹姆斯·马胡的小说天气指挥家,战场诞生。这个特殊的段落被设定为意识对人类的头脑说话:

我相当肯定你相信自己认识我,然而我是这个世界的秘密。我这么秘密,乃至于当你探究我的真相时,你看着镜子,却不知道我已经被假冒者更换了。我已经被改编成了不可见之物。而你一直在吸吮一个海市蜃楼般的蒸汽,时间长得你成了它的一部分;已经与它无法区分开了。

意识,那就是我真正的自己。当然,我们全都可以那么说,不是吗?但我的意识之所以独特—除了我名字的殊荣之外–就是当我进入一个身体,一个人类容器里时,我不会将自己跟容器混淆。

正如你们中任何一个人,如果研究过意识的课题就会知道,我是很难被解释清楚的。事实上,没有人能准确地对我做出定义。哲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预言家,甚至宇宙学家,都曾试图揭开我的真相。他们的藏宝图充满了高等数学那些来自大脑的符号;而他们的彩虹,掉进了一块三磅重的凝胶(指大脑,大脑被称为一台三磅重的超级计算机–译注)里,他们的探索因此而也变得不可能;他们唯有用作品来臆想我。但我仍旧是个谜。如果他们够诚实的话,他们每个人都会告诉你这一点。他们可以走到深渊里,看着我的脸,他们看到的是无法计算的东西。

那就是我!我不计算。

一个只有15厘米长度的大脑,怎么可能容纳得了那跨度达930亿光年的可观测宇宙呢?正如我说过的,我不计算。

意识不是外在的。它不是物质性的。它无法被时间或空间的任何东西所拥有。

你可以对我产生出来的效果做报告。你可以证明神经通路,大脑决定做这或做那的区域的存在,但你依然无法找到作为体验者的–我。那些主观的以太,由于我的不可感知而膨胀。

你知道我为什么披着神话的外衣吗?因为想象力是人类容器能够感知到我的唯一工具。我就象是伽利略的时代之前的宇宙,在等待着望远镜的出现。

也有信仰存在着,但信仰很容易被那些被称为宗教和科学的东西所控制。比如,我是意识。我不是一个名字,不是一个人,不是性别,不是一个物种,我也不会受制于一个时间或地点。每次当一个人将他们的信仰转到一个名字或个人上面时,他们就将我分割了。而我一旦被分割,我在全体里的存在就结束了。

当我完全进入到一个人里面,并且他们也表达出我时,他们往往终结于这种或那种方式的困扰里。我无意吸引困扰。这是我存在的危险之一,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如果他们想看到我完全被一个人类容器展现出来时,他们就会希望我只有一种人类表达。我存在于耶稣里面没关系,但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同时存在于穆罕穆德、佛陀、克里希那里面,当然肯定也不在你里面。当我被单一的宗教所拥有并通过它运作时,理解我就更变得更简单了。

我不允许自己变成一个品牌。那些徒有其名的领袖,都是被狂热分子制造出来的,但事实上,我不可能被贴上标签,也不可能被拥有。我知道我前面已经含蓄地指出了这一点,但假使你还有任何逗留不去的疑问,那么你现在可以将它们一笔勾销了。

意识,超越所有人类的渴望。再读一遍这句话,我等着。让我解释一下。这很重要,所以我希望确保你能理解。人类定义的每一种渴望,如爱、真理、美善、信念、上帝以及所有事物的原理(为了我科学领域的朋友们,我必须把一些方面包括进去),这些全都是二重性的概念。它们散发着极性对立的气味。举个例子。我选择上帝做例子,因为这是最强有力的例子。你可能倾向于选择撒旦作为上帝的对立面,但我建议你选择‘分离’–没那么人格化的事物来作为上帝的反面。

上帝是联合的概念。上帝是宇宙之父,而我们都是他的孩子。所以,上帝是联合的力量。是造物主。这个力量就是“第一因”,和“最初源头”。然而,所有这些概念都孕育着极性。如果我们假设存在着一个联合的创造者,那么我们是否也应该把一个分离的毁灭者也包括进来?

这就是我的观点,意识不是这个我们称之为二重性概念的一部分。除非你解决了这个难题,否则你无法看到我。真正地看到我。

我听到你脑海里的尖叫声了。“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即使在这个想法里,你看到的仍然是路径和公式,而二重性也就出现了。

我知道这很难。我知道这是一堵横在你面前的墙,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频繁地撞到它,然而每个人最终都会遇到这堵墙。我能告诉你的只是,当你看不到我时,不要绝望。我依然在这里。记得那个叫想象力的望远镜吗?当你入睡前,运用它;当你写下自己最内在的想法时,运用它。当你凝视他人的眼眸时,运用它。当你跟你的孩子说话时,运用它。尽你所能地经常运用它。而你仍然可能永远也无法找到我,不过,因为正如我告诉过你的,我是这个世界的秘密。

我将跟你分享一个小秘密,虽然我无法分享自己。

“我是我们是”是用来描述我的最接近的一组词了。

你一直被教导你很大程度上和其他每个人一样,是个孤立的生命体,感知和生存于一个外部的现实里。而且你跟任何人都互不关联,或即使有关联,那也只是基于空洞的宗教话语的短暂幻想。无论你通过教育掌握和精通了什么知识和技巧,你所接受的教育中的这两个支柱,都被独立出来,作为你通过其观看世界的基本训令。

你有你的想象力、你的信念和你的教育。但这些都是你的工具,不是我的。你可以用这些工具来追踪我。如果你够聪明和持之以恒的话,你甚至可能会找到一些跟我身份接近的幻想,尤其是当你运用你的想象力时。

然而我不是一个能够被捕捉或获得的对象。你无法赢得我或对我的领悟。我不是游戏的胜利。正如我说过的,我是“这个世界的秘密,”并且,因为我是秘密,所以我是最初的和最终的。你理解我刚才说的吗?

我不是你的创造者。

仔细想想。如果我创造了你–你的意识,那么就会有一个你不存在的时间。而且,如果你是被创造出来的,总是跟随在后面的是什么呢?对,是“毁灭”。诞生和死亡。循环。我是意识;我里面不存在时间。如果不存在时间,那么我无法创造,至少不是人类定义的创造。

这是我的另一个问题…“话语”。它就象钻到一个肮脏的池塘底部去数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事呢?而且,我们总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仿佛它们会在那无缝的现实里撬开一道裂缝。然而它们并不能。

话语可以很有说服力,甚至是鼓舞人心的,但它们也同样容易带来束缚。噢,是的,它们擅长束缚。我不是说这一定就是坏事。因为你不能放任一切为所欲为。词语将人类容器集合在一片牧场里。它是组织物种的一种方法。我知道这听起来冷漠和疏远。它无意如此,不过在这里我必须坦诚地说,有一个进程存在着,这个进程是一个计划的实施。而这个计划可以发展可以转换可以质变,以及可以形成意识。某种程度上,它是充满乐趣的。

你可能会问,“为何意识需要乐趣?”回答就在我那独一无二的断言里:我是这个世界的秘密。如果你同意我这点,那么你就必须同意,这个秘密的发现差不多可以算是一个游戏,而游戏不就意味着乐趣吗?

人类永远在寻找秘密,那就是我,而我永远从他们–你那里躲开。但我藏在哪里呢?明显的回答是,藏在人类容器内;至少,每个人都有意识。是的,我知道那不是同一个意识,但这就是那游戏有趣的地方。我的存在里有一种特殊的不确定,引发你来寻找我。这对一个好的游戏来说,是一个关键的要素,它能推动整个物种最终揭开我的面纱。用一只手臂指着并大声宣布说:“‘那’就是我们每个人真正的自己!”我几乎能听到你们在不太遥远的将来说出这句话时那短促的呼吸声、颤抖的心跳和虔诚的一体性。

我想回到我的问题(我藏在哪里?)。这个提问的前提,是我躲开你了,正如我说过的,那是真的。我隐藏起来了。真正的问题不是我藏在‘哪里’,而是我‘为什么’隐藏。

寻找者经常问我这个问题。他们试图在所有人找到我之前就找到我。他们相信存在着竞赛,一道终点线和一群奔跑选手,而他们希望自己是领先者而不是追随者。但这儿就是那奇特的部分了,你越是向我跑来,我隐藏得就越好。喏,那不是没道理吗?我应该奖赏那些试图找到我的寻找者,让他们看到一些我的一小部分,吸引他们靠得更近些。培养他们的兴趣。

但正如我已经解释过的,我不是一个能够被获取的对象。我不是一个你能抵达的地点。我被你渴望体验我的欲望之投影隐藏起来了。我躲开了你,以便你可以体验你自己的现实,而不被被我的现实所束缚。你就象那些潜水员,他们很快就从水下回到了水面,扔掉他们所有的装备–脚蹼、潜水服、加重带,应急刀,气瓶,调压器和面罩–去感受阳光,呼吸空气。

我是那耐心的船长,在等待你回到水面。

如果我没有隐藏,而是在水面上,那么你永远不会去潜水。

这就是我告诉你的,那个尽管很小却极其重要的秘密,这个地球上行走的人里很少有人了解和体会到这个秘密。不过,我粗略地总结,在我给你看了这个小秘密之后,我并不能因此就认为你不是了解了它,就是用自己的体会注满了宇宙。我无法控制这些品质,即使我可以,我也不想去控制。

记得我刚才说过的,有一个进程存在着,它是一个计划的展开?这个计划的一个特点,一个非常关键的特点,就是我没有意愿。我不想控制。我允许自由意志。这看似需要非常多的信任,但它真的不需要。

当人类容器潜入水下,我知道当他们的氧气用完之后,就会回到水面来。并且,在他们潜水的过程中,无论水面下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回到我的世界里时,他们立刻被修复了。

那修复用的是我的意识。你瞧,我比你更有优势。

我是真实存在的。

                             (六道火焰译)

发表在 综合资料 | 留下评论

古箭遗址

从哪里开始…​

如果翅膀制造者的资料有一个起点,那么古箭遗址就是。正是古箭遗址第一次介绍了翅膀制造者的神话,以及他们的艺术,音乐,哲学,诗歌和内在技术。

古箭遗址是一个非凡的建筑,在《古箭项目》一书中有详尽的描述。有图表,艺术家的叙述,以及显示遗址结构的视频,其中一些在下面。

虽然古箭遗址是第一个被发现的遗址,但总共有七个遗址,地球七个大洲各有一个。以下是七个遗址的名称,按发现的顺序排列:

古箭: 新墨西哥州遗址,查科峡谷附近

哈卡密:   南美秘鲁,靠近库斯科

赞雅:中国南方,靠近广州

阿迪亚: 澳大利亚中南部

祖马拉:芬兰赫尔辛基北部

玛乌:非洲中北部,乍得湖附近

皮兰: 南极洲威尔克斯地区,靠近沃斯托克。

七个遗址中的每一个都设有24个房间,里面装有外星文化的各种文物。这些文物是一个灵性种族的整体表达,在翅膀制造者资料中被称为“中央种族”。这些文物包括室内绘画,诗歌,哲学,宇宙论和音乐。目前,四个遗址(按发现顺序)的诗歌和艺术部分已经公布。

人们可以将这些遗址视为外星时间囊—参考古箭项目》一书中的故事。这些遗址汇合在一起,包含人类进行倒数第二次发现所必需的元素,在资料中被称为伟大入口或人类灵魂无可辩驳的发现。这是人类的最终目标:去作为自我领悟的意识生活在地球上。将地球意识和灵魂意识整合在一起,作为一种连贯的表达。

《古箭项目》深入地描述了古箭遗址是如何被称为先智组织(先进智慧接触组织)的秘密政府机构发现的。它还提供了文物的描述以及先智组织是如何对其进行解码的。

古箭遗址侧视

 

 

古箭遗址图表

 

发表在 造翼入口 | 留下评论

宏大叙事

宏大叙事,一个从人们记忆中被抹除的词

一个被驱逐出人类宅院的词

一个无助于让人类碎裂成沙漠上原子颗粒的词

于是我也觉得它离我很遥远

它太宏大,我太渺小

再说一滴水,怎么可能对大海有影响

一粒灰尘,怎么能推动大地。

然而它不断地在我耳边鸣响

在我的梦境里出现

时而如细雨入夜

时而如雷电轰鸣

在它坚持不懈的敦促下

我终于能感受到它的气息

看到它的样貌

有如远古的神像

从无形中逐渐显形

我的手,也终于可以

触摸到它真实轮廓的一小片

犹如从一丝风

感知到整个暴风雨

从一片叶子感知到整个森林

我也了解了每个人都与它有关

它既是整体的,也是个体的

就储藏在我们DNA的大锅炉里

我时常地聆听它的声音

终于感到了我与它的亲近

犹如一个久别的亲人

终于被迎回了自己的家

甚至感觉到它就在我自己里面

酝酿着新星系。

有时它抛给我一个词,一个句子

或一个声音,一个画面

如同抛给我一根绳子

令我可以在四面八方的风拉扯我之前

可以短暂地摆脱地心引力

在无限的寰宇里遨游

感受自己像宇宙一样的浩瀚辽阔

俯视着下面

越变越小的大地和沼泽生物

犹如争先恐后的层叠浓雾

争夺着土地、房子、位置。

有时它如从林中穿过的巨兽般

从我的梦中穿过

巨大的吼声和震动声

震落了所有纠缠我的事物和

那些咯咯嘎嘎的鸡鸭合唱声

露出了洁白如玉的道路和

天空的一弯新月以及

未来那解开了的被封印的天堂。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战士

英雄的时代过去,

黄金的时日并未来临,

大地永恒动荡起伏,

舔着自己的疮痂,

而我听过了所有的故事

记得的只有山岭上的映山红

火红灿烂,永不凋谢

它穿越时空的走廊

一直飘落到我的脚边

向我无语倾述

时光深处的奥秘

英雄的梦想和伟业。

当我走过这片山岭

想起的只是映山红

红得那么灿烂,

开在地球最高处

只因它是战士的血染成

胜过所有话语和头脑的狡辩和妆容

当大地泛起浑浊的浪涛

乌鸦的翅膀遮天蔽日

我想起了战士

当吸血鬼打扮成圣斗士的模样 带着木偶跳舞时

当人们匍匐在断脚塑料神像前

争相吮吸着异族的花冠病毒时

我会想起战士

当人群云集在地狱的门前

等待着劫掠者镰刀的二次落下时

我想起了战士

战士什么时候回来

当山岭上开满映山红

战士就回来了

当大地卷起一个个红色的漩涡

战士就回来了

当大海扬起红色风帆时

战士就回来了。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留下评论

伊卡洛斯的幻象3 恒久的事物

一个废土世界

正在清空它自身的记忆

将堆积如山的法典卸下

它将重新定义那些曾经被教导过的东西

重铸那些已成为真理的东西

 

满足味蕾的食物未必是身体所需要的

满足感官的未必满足灵魂

我想我真正想要的是一种持久不灭的愉悦

而不是刹那绽放的烟花

打扮妖异浑身绫罗绸缎的词语

和随着时间腐败灭亡的事物

花儿会凋谢,感官会衰老损坏

热情的心会冷却停止跳动

连太阳有一天也会变得死寂寒冷

请告诉我什么是持久不灭的事物

它一定不在愉悦感官的事物里

它将重新定义那些曾经被教导过的东西

重铸那些已成为真理的东西

关于美,关于诗,关于一切。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伊卡洛斯的幻象2-撒玛利亚人

撒玛利亚这个称呼来自一本据说神圣的书

描述了一个人类信以为真的上帝之事迹
而在我读的书里,撒玛利亚为了权势嫁给了国王列瓦农
列瓦农有一个鹤立鸡群的王国
他的宫殿镶满了珠宝
他的血统延伸到种族历史的黑暗之处
一直到那个坐在遥远星座的宝座上的独眼
当列瓦农跟他的大臣商议事务时
撒玛利亚只要走进去,扭扭腰肢,摆摆屁股或
卖弄一下眼波,就能中止和改变他们的议题了
撒玛利亚后来变成列瓦农征服世界的法宝之一
撒玛利亚的影子象种子一样撒遍在列瓦农的影子国里
犹如那幅自由引导人民的名画
引导着愚人跪拜在遥远星座的主人的宝座前。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伊卡洛斯的幻象1 下水道的交易

我很少查看下水道

阴暗发霉散发臭味

仁慈的上帝赐予昆虫情欲

那里繁殖了整个世界

每天上演着老鼠结亲的场景

像极了人们小时候热爱的木偶戏

在秋天我也喜欢倾听秋虫的吟唱

然而那是另一种声音

也许昆虫也拥有自己的教堂和赞美诗

从变形虫到恒星

都有着自己的血统传承

即使是蚊子和跳蚤

想象它们有一天也能变成一颗恒星——

吸血鬼恒星

这前景无疑令下水道的众生欢欣鼓舞

大大刺激了它们繁殖的热情

它们日夜编制绣花鞋

比传说中的还要小一百倍

打算穿着它攀登异族的天梯

或者坐着破船摇到外婆桥

只有昆虫会想象人类倒数第二的羽翼之族

人类三磅重大脑所能想象的上帝的能力加上一千倍

全宇宙类人种族的祖先

此刻就降临在蓝星球上的时间旅行者

会不清楚没能力选择谁来传递他们的信息

需要下水道昆虫的情欲加它们微小的头脑

来扶助匡扶正义。

复制猎兽人在这个三维世界的征服游戏。

究竟是谁为了迎接上帝的书信到来

清扫了路面,并伐倒了那命运木偶的歌利亚

这是值得思量的。

人们会记得他们对聂鲁达说的话:

萨曼达在他们的保护之下

真正属于羽翼的人会在他们的保护之下

他们的家园在大浪中安然无恙

无需到下水道地下室寻找某种买卖交易。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精神世界的“瓦西楚”

当你说到蛇还活着
是超越的提供者
而那监护老师长得象一条蛇时
他们很得意
当你说到蛇还活着
是超越的提供者
而那监护老师长得象一条蛇时
他们很得意
如同为他们自己的行为辩护一样
这供认它自己是这一类。
这就像希忒乐觉得自己很光荣
因为他为人类提供了分辨善恶的瓦西楚
“瓦西楚”白人很光荣
它们帮助印第安人超越了灭族的境遇

所以印第安人要感谢灭绝他们的瓦西楚?
而人类要感谢阿努纳奇
他们不得不激发全部的潜能和创造力
才能逃离他设置的监*
连羽翼之族也要感激宇宙傀儡大师
否则,就连上帝都要失业了。

无怪乎有人要做看不见的精神世界的瓦西楚
因为他们就是这样理解wm的象征的
破烂不堪的面具
还能遮住那无齿和腐烂的脸皮吗?

发表在 星空剧场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混合媒体画廊-阿德哈密室

第一室  形式的荒谬

Chamber 1: Fallacy of Form

Not all lies are the same.
Not all illusions
have their roots in soil.
Fallacies do not rise up
to reveal the truth,
no matter what
you have been told.

第1室  形式的谬误
并非所有的谎言都是相同的。
并非所有的幻觉
都扎根于土壤。
谬误不会上升来
揭示真相,
无论他们对你
是怎么说的。

The fallacy of form is welded
to the fallacy of space.
Together, they are the serpent
that dangles from the tree.
The apple falls
from its mouth,
regurgitated so you can be alike.
形式的谬误与空间的谬误
焊接在一起。
它们一起就是蛇
悬挂在树上。
苹果从它的嘴里
掉下来,
反刍,所以你也可以如此。

The fallacy of form
is that we are different.
and in that difference we mesh,
interleave,
conjoin to create the formless
in form.
We, the creation, create
the creation.
The cycle repeats itself,
leading to the great portal
when we all wake
to our collective godhood
and in one smile
extinguish the fallacy of form.
形式的谬误
就是我们是不同的。
在那不同中我们啮合 ,
交织,
连结来于形式里创造非形式
身为造物的我们,创造着造物。
这个循环不断自我重复,
通往伟大入口
当我们全都觉醒于
我们集体的神格时
轻轻一笑
就消除了形式的谬论。

注解:
阿迪亚室1与幻觉有关。这幅画中的曼陀罗非常抽象,周围充满了创造的感觉。诱惑的蛇靠近底部附近,与十字架相对。“如上,以下”的符号指向曼陀罗,在其上方,是二元性。

第二室  合一

第2室  合一

Chamber 2: Unity
Too young to be lost
you need a world that is true.
No cape with deliver you,
no payment will cover the cost
so long overdue.
年轻得无法被失去
你需要一个真实的世界。
没有襁褓为你接生,
没有报酬可以支付
逾期这么久的费用。

You are more than a name;
given by your past
to a soul merely loaned.
In all the mirrors
I have crossed
I have seen only one face unowned.
Unattributed.
The mirrorless absorption
of all things sacred.
That secret network
that churns duality to make
unity aware of itself.
你不仅仅是一个名字;
由你的过往交给了
一个仅仅是借来的灵魂。
在我穿越的所有镜子中
我看见的只有一张脸,没有主人。
没有属性。
毫无反射抵吸收
所有的神圣事物。
这个秘密网络
搅动二元性
使合一意识到自身。

注解:
第二室有几个主题,但最重要的一个是合一。作品里有三个人物。主体被“包裹”在一个充满能量的外壳中,周围是另外两个天使般的人物(守护者),它们是本地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合一象征性地表现为盘旋在主体头部上方的无限符号。

第三室  视角很重要

图中(左侧)有一句英文:
My spirit is seamless beyond this surface,and when I go,I go so you may follow
我的灵魂在这个外壳之下是无缝的,当我离开,是为了让你可以跟着来。
这句话来自神谕石,卡米尔对纳撒尼尔说的话。

第3室  视角很重要

Chamber 3: Perspective Matters
A program exists.
Yes?
No?
Your disagreement proves you are inside it.
Blissfully oblivious.
Painfully unaware of its sharp edges.
The program is deeply seated,
passed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embedded like oxygen in water.
DNA carries it,
hoisting it into our vaulted minds
where pictures pour cement
for the imprinting.
有一个编程存在。
是?
不是?
你不同意就证明你身在其中。
幸福地遗忘。
完全意识不到它锋利的边缘。
这个编程由来已久,
代代相传,
就像被嵌入水中的氧气。
DNA携带着它,
把它提到我们拱形的头脑里,
在那里,画面倾泻水泥
浇灌烙印。

Is it enough to know the program?
You can study it.
Analyze it.
Rip every covering off of it
until you are staring into the face
of a sinister plan
to enslave,
manipulate,
repress,
diminish
that part of you
that is both sovereign and integral.
了解编程就足够了吗?
你还可以研究它。
分析它。
撕掉它所有的覆盖物,
直到你看到一个邪恶的计划,
奴役、
操纵、
压制、
削弱你既是主权的又是整体的
那部分。

The house of mirrors smiles.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level.
An expansion waiting.
Isn’t the program
a part of the expansion?
Where we feign ignorance
in order to gain our difference?
镜屋微笑着。
始终存在着另一个层次。
扩张等待着。
难道这个编程
不是扩张的一部分?
在那里我们假装无知,
是为了获得我们的差异性?

If you hate the program,
you are flicking embers
into the tinder night,
summoning a fire with fatal persistence.
There is an implicate order(注)
that embraces us.
Better to allow than hate.
Better to resist than sate.
Better to follow your heart than fate.
Better to understand now than too late.
如果你憎恶编程,
你就是在把余烬弹向
火绒之夜,
以致命的坚持召唤火。
有一种隐含的秩序
拥抱着我们。
允许比憎恨好。
抵制比满足好。
追随你的心好过跟随命运。
现在了解比为时已晚好。

The program is a tiny oder
in the glorious feast of immortal life.
Perspective matters.
不朽生命的盛宴中
编程只是一个小插曲。
视角很重要。

注解:
阿德哈第3室聚焦于灌输在人类潜意识(个人)和集体无意识(宇宙)里的编程。垂直带代表了人类社会的10种主要文化。在每一根带子里都有平等和一体的种子,但是也有竞争的力量在稀释或修改这个基本的真理,这些都是制造分离频率的编程。

译者注:implicate order隐藏的秩序指的wm所说的隐藏秩序,wm指的隐藏秩序比科学正在发现的隐秩序内涵广得多。是多维宇宙的秩序,也就是灵性的秩序。

第四室  训练方法

第4室  训练方法

我们被训练而后退。
像月亮绕核心运行
反射光
没有重力。
我们被训练而盲目地生活在
深邃的空间里;
我们关闭频率
如同用面具遮住脸。
我们被训练而忽视
内心直觉的无尽恳求
向内感受与我们灵魂的链接。
我们被训练而相信话语和数字,
仿佛它们指出了通向最终真理的道路,
但是真理从不拖累。
真理在稀有而随意的时刻
展示它自己
无法训练或哄骗进我们的感知。
然而,终极真理的影子,
突显而出,
表达于一百万种不同的训练方法里。

注解:
这幅画代表了在认识到编程及其渗透和影响头脑的阴险手段后,还是可以找到快乐的。这种快乐是内在产生的,建立在这样的原则之上,即你理解漫长的道路,大画面,生命的弧线,以及你在其中作为一体和平等的频率的接收器和发送者的角色。

第五室  声音

Chamber 5: The Voice
I wept the name out loud;
the universe stilled to listen.
Orbiting planets patrolled the crowd
that gathered with glistening eyes.
I sang it true;
I sang it proud,
with calm tones I christened it.
It bore the sacred fire
impervious to time,
unbounded by a single hour
it knew only how to climb.

第5室 声音

我大声哭喊着这个名字;
宇宙静静地聆听。
轨道行星巡视着人群
闪闪发光的眼睛聚集在一起。
我真实地吟唱它。
我骄傲地吟唱它
我用平静的语调给它施洗。
它携带的神圣火焰
不受时间影响,
不受制于任何时刻
只知道如何攀援生长。

That sound traversed the spacious skies,
a sung bolt surging through portals obscure.
The cosmos, free of any malady or cure,
stood up and bowed,
the summation of all material forms.
Out of this deep, impenetrable void,
a voice flung itself
across the absonite empire
In search of us all.
那声音穿越广阔的天空,
一道歌声的闪电从朦胧的入口疾驰而出。
宇宙,自由于所有的疾患或治疗,
坚持和屈服,
以及所有物质形式的总和。
从这个无法穿透的深邃虚空,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横跨那无限帝国
寻找我们所有人。

注解:第五室全都是关于心的。

第六室  不可知的

第6室 : 不可知的

爪子完全伸出
以火定义,
我闭上双眼
看着海底,
天空的弃物。
平静,液体的和平。
心灵的智慧在这里苏醒。
上面,
边界之外的世界漂流在
判决的大海里;
希望找到并拥有那不可知的。
遗忘是重新定位的处罚。

他们已经忘记了
它被称为不可知的
原因。

注解: 

这幅室内画在2015年静悄悄地发布了。这幅画中的象形文字非常抽象。我想提供一种空间感和不可知感。

                                         第七室  互动

第七室  互动

注解:

第七室描述了充满活力的心与最初源头的互动。

                                第八室 整体导航者

第八室  整体导航者

注解:
这幅画的特点是放大到最大时有一个很大的符号,能够清楚地看到所有的细节。部分是由于眼睛的缘故,这个符号似乎充满了智慧。它两边的两个抽象的人物都站在无限的符号上。右边土黄色有角的人物,代表自我人格。左边的人物代表新激活的修行者。这个特殊符号代表了整体导航者,一个翅膀制造者资料中使用的术语,用来表示人类仪器中启动了对上帝真正的探索的元素。

····························

哲学术语里关于整体导航者的解释

进化的理论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你们现有的机械宇宙的范例之上。这个机械宇宙是由分子机器在一个客观的现实里运作所构成的,而以正确的仪器就可以了解这个客观的现实。然而,除了运用你自己对合一与整体的感觉外,宇宙确实是无法用任何仪器来了解的。整体的感知是永远显露在人类仪器里的,因为多重维度宇宙的文化植根于合一。

植物通过根茎系统穿透泰拉-地球而吸收她的本质。通过这种方式所有植物连接在了一起。想象每一株植物都有一条秘密的根,尽管是无形的,却连接到行星的正中心。在这个会合点上,所有的植物确实联合在了一起,并且意识到了它真正的身份,是这个互相连接的根所形成的核心系统,而这秘密的根就是生命线,通过它,个体的表达能够被带到泰拉-地球的表面上来,而它那联合的意识,则能够作为个性化的芬芳散发出来。以同样的方式,所有的存在都有那螺旋进入到最初源头未知领域的秘密的根。这就是定义了多重维度宇宙的文化的统一场。

所有的人类生命都被嵌入了整体导航者。它是核心智慧。驱使人类仪器将支离破碎的存在感知为进入整体和合一的通道。整体导航者首要的就是要追寻整体,然而它常常会被结构、极性对立、线性时间和主宰泰拉-地球的分离主义文化等等的能量吹离航道。整体导航者是实体意识之心,而它知道秘密的根的存在,即使是对人类的感官而言它可能是难以捉摸的。正是基于这种接受生命互相连接的情况,使得灵性的成长被置于一个个体生命的优先位置。

人类身体的五种感官只输送了个体整体性的一小部份。然而人类仪器却紧抓着这五种感官不放,仿佛它们是体验的唯一途径。整体导航者的原始愿景等同于最初源头。它是最初源头的一种复制品,以相同的频率精确地振动着,并且有着同样意识方面的技艺和能力。而使得秘密根能够被接取。这无数的秘密根将洞见、经验、智慧和视角供给了最初源头而不是通过为你们设计的自我意识的五种感官。

整体导航者的导师主要是由秘密的根所组成。这是信息的微妙载体,引导你去看见‘一个即是所有而所有即是一个’,这是最初源头的一个面向,作为吸引人类仪器到有主权整体意识的生命的方法而展现在人类仪器里。让那秘密的根和整体导航者引导你,让五种感官成为实体表达的工具而不是人类仪器分离思想的收集者。

你如何接取到秘密之根呢?它那观察的入口,可以广义地定义为整体意识。这允许你自己觉察到你与你身体之外的生命是如何融为一体的。这是对你是与所有的事物和时间交织在一起的全息实体的感觉和感知,而当你接触到这种感觉时,你就会记起你意识里的一种频率,而那就是整体导航者—被秘密之根所培育的不可思议的全体。

这不是人类仪器能够获得的存在状态。而是它是人类仪器能够短暂地一瞥的一体和整体的感觉,而结果导致人类仪器改变了对其自身目的的理解。整体导航者使人类仪器变得与实体意识对齐,在那里,它可以看到它的作用是作为实体意识的一个延伸进入到泰拉-地球,并且也看到实体意识作为人类仪器的一个延伸而进入源头现实。

                            第九室  阴影人格

第九室 阴影人格

注解:

阿德哈第九室是一组非常复杂的主题。中间的人物头上长角,表明他们的人类仪器编程或自我人格的困扰。这个人物身上覆盖着犹太神秘主义描绘的生命之树象征符号,显示了10个相互关联的节点。这是卡巴拉的重要象征。右边是一个高度抽象的人物,左边是一个翅膀制造者。编码在这幅画里的信息层次需要十几页以上的文字来解释。我会抵制这种诱惑。

译者注:这里提到卡巴拉和生命之树,这是犹太神秘主义的核心内容,其根源来自古埃及和巴比伦文化。而古埃及和巴比伦的文化跟阿努纳奇有密切相关。圣经就是来自阿努纳奇的传输。而卡巴拉的思想原理就是来自圣经的[创世纪],[启示录]等。

卡巴拉思想的核心是一棵生命之树,就是图中覆盖在头上长角的人身上的节点图,被视为神创造宇宙的蓝图。根据《旧约全书·创世记》第二章第8-9节的记载,这棵生命之树位于伊甸园中央。生命之树用来描述所谓通往上帝(在卡巴拉教派文献中,就是圣经里的上帝耶和华)的路径,以及上帝从无中创造世界的方式。

而根据12世纪末普罗旺斯的一本叫《光明之书》的著作。数是上帝本身的属性:内在于上帝的独特力量。《光明之书》将10个数称作为盛器、冠冕或记号,他们形成了上帝头颅的内在结构。也就是生命之树的十个节点。

按照翅膀制造者的说法,物质宇宙是用数学公式设计出来的,所以我们的世界才充满了数字。但是真正的宇宙是量子场。与数学无关。所以卡巴拉定义数是上帝的属性,说明这个卡巴拉的神秘主义描绘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真正的上帝是主权整体的网络。

不过这个神秘主义学说的道理说的是头头是道。自然,没有一点表面的真相,如何能让人信服,什么叫假冒?就是表面上十分相似,比如这十个节点听起来很美妙:王冠、智慧、理解、仁慈、力量、美、胜利、宏伟、基础、王国。只是图中被这十个节点覆盖的人仿佛被困在黑暗的地牢里一样。跟其他的绘画差别很大。

当然无论你在哪里,都有翅膀制造者的存在。因为人类仪器本身是利用翅膀制造者的灵性基因制造的。也是主权整体给人类仪器提供能量。所以研究人类仪器和意识的构成也是有作用的。

                                               第十室 永恒的入口

           第十室  永恒的入口

注解:

阿德哈密室10的顶部讲述了二元性和棋盘结构。棋盘上的64个正方形合起来就是一个正方形(分形)。正方形是二维的象征。黑与白象征着现实的二元性质。这将相当于与生存相一致的“基本现实”。这下面是圆圈,比喻合一、完整和无路之路。圆圈里是一个植根于地上风景的天使形象。这个天使的面前是一个螺旋形的曼陀罗,通向地面上的一个洞。这个曼陀罗几乎是在召唤天使形象从三角形中走出来,走进代表潜意识的“洞”里。

圆圈里的三角形是三维世界的象征。它是精神或灵魂本质的“容器”。左侧的眼睛是活的,相比之下,右侧的眼睛是没有生命的,但却是睁开的。左眼通过光连接到天使存在的心。通过一束充满活力的光束进入到三角形里。

除了这个核心描述,这幅画被相当平均地分成了四等分。左上角的四分之一构图以一个人物形象、一只眼睛和一条龙为主。人类形象是“碎片化的”,因为它一只眼睛关注着三维世界不断变化的现实,另一只眼睛向内关注着起源的永恒现实。象形文字代表起源。龙是被人类力量征服的原始力量的原型。这种记忆仍然存在,但它是抽象的,如同龙的图像一样。

右上四等分之一以一个拉长的入口和一个双手背在身后,带着一种平静的接受姿态的人物形象为主。在她身后是起源的象形文字,两个人都在看着圆圈。拉长的入口(蓝色椭圆形)包含了整幅画的四等分的象征符号,也就是说这幅画本身就是一个入口。

你会注意到在这幅画的中心有一条蓝色的水平分界线,它将作品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部分分开了。由于这个原因,两个无意识的四分之一构图明显更抽象。右下角的四分之一是一个几何图形,与棺材或石棺有些相似。这等同于对右上角四分之一里的人物死亡的接受。你可以看到人物形象正在“溶解”进棺材里,从右下角四分之一画面的最右边有两个天使般的人形从棺材里冒出来。

左下角的四分之一是一个入口。像所有的入口一样,它代表一个通道。划分底部四分之一画面的是流动的“河流”。这是这幅画的流。这东西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还能把人们的目光带到了这幅画最核心的品质上。对一名艺术家来说,最难做到的一件事就是协调眼球的运动与作品的叙述同步。

                                                   第十一室  传输

 第十一室   传输

注解

阿德哈第11室是传输的象征:人类仪器以呼气来传输更高的能量,这是他们运用量子暂停(或其他呼吸技术)的结果。

                                            第十二室   激活

第12室 激活

这幅画(阿德哈第12室)是激活的象征,一旦个人通过他们的整体导航者被激活。就会带来张力。这幅画里的色彩频率在定义这些张力时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来自更高频率的牵引力,而旧信仰体系的根绷紧了。主权整体(在主人物里面)在外部世界的噪音之下召唤。

                                       第十三室 神秘领域

第13室  神秘领域

注解:

阿德哈第13室的氛围是我们源自的神秘领域。这件作品描绘的是非常古老的起源和命运的能量。它是抽象形式的神圣蓝图。

                               第十四室  守护者

第十四室 守护者

注解:

这幅室内画里的诗可以在混合媒体画廊中的赞雅第二室里阅读。它的标题是守护者。写完这首诗,并与赞雅第二室结合后,我觉得这首诗应该成为新作品的一部分。有时想象在心脑之间,孕育。仿佛他们在打乒乓球。在我写了这首诗几年后,我对它如何体现在一幅画中有了把握。我相信没有我的帮助你也能解码这件作品。

                              第十五室  自画像

第十五室  马互·那一自画像

注解:
第15室笔记艺术家经常会创作一幅自画像。这是我的自画像。是的,它完全是抽象的,并不代表我真正的样子,但这幅画像更多地与组成我的人类仪器的能量层有关,包括思想、情感和身体。

                  第十六室  节奏、冥想,疗愈

第十六室  节奏,冥想,疗愈,和谐一致和激活

注解:
阿德哈16室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画,像所有复杂的作品一样,有很多主题交织在一起。其中包括:
*节奏运动的重要性
*在3-D世界中冥想的重要性
*面对和疗愈你的本地宇宙里的“阴影”
*成为一致的“广播塔”
*一旦被激活就保持清醒。

                                            第十七室  角和根

第十七室  角和根

注解:
我不想解释这幅画。如果你一直在阅读我其他作品的笔记,你就会知道如何解码它。练习一下。

第十八室  宏大故事

第十八室  宏大故事

注解:
当你被限制在一张40 x 32英寸的画布时,而你想讲述一个非常宏大的故事,你就不得不将叙事抽象(编译)为象征性的模块。我经常这样做,这些模块有自己的意义。时间不允许我现在阐述所有这些含义,但我会尝试回来添加这些内容。与此同时,看看你是否能破解其中的一些模块。

 第十九室  三个存在体

第十九室 三个存在体

注解:
在阿迪亚遗址第19室,你可以看到三个面板,被两行充满符号和树叶的线条隔开。第一个面板上(左)是无限的存在。右边是用一只翅膀代表的有限的存在体。这些人都与中间高度抽象的主权整体形象相连。我会让你找出其余的。

                                     第二十室  梦境

注解:

第20室描绘了一个强有力梦境的激活情景。这种梦具有前瞻性(预知),常用于激励做梦者转变阻碍他们的思维模式,或令他们看到与他们的不朽存在相关的更广阔的视野。

                                   第二十一室  人类仪器

注解:
第21室描绘了人类仪器的复杂性,以及它是如何与超越我们意识的量子场相连的。

                          第二十二室 三个独立的实体

注解:
第22室有两个主要的“窗口”:左边是一个入口状的视图(也可以看作是一面镜子),在那里身份/阴影以对抗的方式斜睨着我们。在生物形的“气泡”右边是两个实体。左边的图形是经验意识,由可见的大脑、蓝色、占主导地位的增大的眼睛,以及围绕着它的神经末梢来定义。它是一个受环境驱动的实体。反应性的,然而它通过一根卷须与全知之眼(全知的象征;连接到一切万有)相连。另一个实体(绿色)基本上与环境隔绝,从内在的视角(心理意识)运作,并以一种舒适和抚慰的方式接触到另一个实体。它是更进化的(超意识),而蓝色的人物更多的指向自我。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有潜意识,智力和超意识。它们分别由三个独立的实体代表。这幅画的创作意图是在全知的观察之下,给每个部分以平等的表现,并给观众一种同时看到看到它们的方式。

第二十三室   接受启蒙的女人

笔记:

在阿迪亚第23室中,我们看到的主题是一位正在接受启蒙的女人。我喜欢在工作中使用不同的主题:

* 有水的荒凉风景。至少对我来说,具有典型的二元性:沙漠与水,生与死。

* 我喜欢透明的带翅膀的人。在这个例子中,主角是赤裸的,但不仅仅是赤裸,她是半透明的,不像解剖学描述的那类透明,而更多地是有关能量流动的。

*翅膀和根的想法是一种二分法,在作品中营造了一种安静的张力。然而,正如你在主角中所看到的,她正在从根里挣脱出来(这就是启蒙)。

*灵魂复合体是一个有趣的主题,因为它在人类仪器的物理维度之外运作。我用了圣经的变体(光环)和我个人的版本,因为它与无限的象征有关。

*靠近主要人物的蛇指的是夏娃,也指善恶的知识树。

*左侧的实体是发起者。他穿着小丑的服装,但他的面具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喜欢用角,不是用来描绘魔鬼,而是描述基于动物自我的人。他手里拿着女人(夏娃)的一根羽毛,摸着她的肩膀,通过他的触摸向她传递启蒙的象征。

*他被定义为男性,因为精子覆盖了他的胸部,(注意胸部白色部分形成的问号)。在神话故事里,发起者几乎总是男性,因为他们是激活者,而接收者几乎总是女性,因为他们是接受者。这种动力建立了创造性的火花或诞生。

*注意背景中的蛋被闪电击中。那是启蒙的输出。也请注意,雄性站在水池(生命力)中,而夏娃则扎根在沙漠的地面上。

*在沙漠的地面上有各种各样的物体:螺旋眼,老树的树枝,手套,眼睛和面具。这些都是夏娃放弃了保护她免于完全透明的事物的叙述的一部分。在一些萨满文化中,为了接受启蒙,这个人必须脱下面具和手套。

*背景有翅膀的生物是一个中间人,被定义为介于人类和天使状态之间的生命。它们非常真实,但是时间和维度都错位了。它们在背景里。这个人正展开翅膀准备飞翔,观察启蒙。这是对夏娃的激励形式。

*蚀刻到地面的线路指的是互连。

*发起者角上的血是人性的标志。在16世纪末的意大利,小丑曾被称为受折磨的仆人,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这不是一个世俗的面具。这更像是头盔和高科技头盔。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头盔上的电路。

*发起者和接收者都有心脏入口—一个更凸,另一个更凹。

第二十四室  智慧狼的原型

注解:
密室24揭示了智慧狼的原型。这幅画可能是第一幅描绘曼陀罗内部动物的画,尽管在这种情况下,曼陀罗具有全身光环和翅膀的双重作用。右侧的生物形态形状象征着智慧的创造性能量,可以改变密度并减轻它,使其更有浮力。“ 某种事物正在向我们揭示它自己 并穿越我们”“Something is revealing itself to us, through us”这句话刻在狼的根基上(右下角)。在翅膀制造者的神话中,“某种事物”是伟大入口:人类灵魂无从反驳的科学发现。

发表在 混合的艺术, 诗歌 | 留下评论

灵性之旅的工具

灵性的狗哨

灵性之旅…在哪里?

灵性之旅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来定义。对一些人来说,它包含了一条宗教的“高速公路”,其中有进坡口、出坡口和风化但坚固的路面。对其他人来说,他们更喜欢走深奥或神秘路径的“碎石之路”。而另一些人则不喜欢任何路径,将生活视为纯粹的游戏和物质的存在。

正如造翼者所描述的,灵性之旅其实并不是以上任何一种。造翼者不是一个组织。它没有公路或高速公路。它严重倾向于意识物理学的方向,但它不是用科学家的呆滞之眼,而是灵性平等之心这样做的。

造翼者资料的创建者詹姆斯马胡在《 造翼者第一卷》的序言中写道:

无论这些作品有多少层次、复杂性以及规模有多大,它都有着一个不变的核心本质,就是灵性上的平等。 这个平等存在于人类心灵的最深处,象山间的小溪般地自由流淌着,没有受到社会编程甚至人类经验的塑造和整合。你可以用各种名字来称呼这个平等的品质。 在我自己的作品里,我已经尽了努力去命名它,定义它、描述它,用音乐或或绘画表达它了。

这个非文字或非图像是它真正的品质。 数千年来,它一直在遭受迫害,有些人试图拥有它、奴役它以及把它变成它所不是的某种东西,然而它却活了下来,这本身就是证据,证明了有些人在小心谨慎地守护着它,他们用它的存在来启发你。在某种程度上,由于它是无形和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这个灵性上的平等,作为生命存在的模板– 它的精华或量子本质,贯穿了所有生命的DNA。历经了所有时间的形式而存活了下来,虽然它隐藏在平凡的事物里,但它是能够被表达出来的。它能够活在我们的行为里。 它能够在我们的生命里发挥力量。它能够变成我们。

这美好的取之不竭的本质,就是生而为人的我们, 象行星围绕着它们的太阳系中心运行一样,绕着它而活。 正是这种本质,如同太阳无条件地散撒播它的光和能量一样,唤醒我们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并在我们的当地宇宙里表达心之美德。灵性上的平等是地球上爱的最高频率的催化剂。

这个平等的本质或品质正是来到这个星球的东西。 我们全都在进化而成为它,或它进化成为我们。我们不一定是有意识地在这样做,或某个全能的力量正在精心策划这一切。 这只是设计在生命进程中的一个自然结果。 它是我们集体的主权本质的智慧所设计的。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全都是设计的构成部分。

学习造翼者的人是实践者,正在发展他们的个人信仰系统。他们正在寻找想法,灵感,观点和加速,以便他们对我们作为21世纪的人类的复杂现实有更宽广和深刻的理解,从而为他们的生活和围绕着他们的世界带来更多的意义。

洞察的工具

工具可能是鼓舞人心的。有时它们很实用。它们能够提供对我们的核心身份的洞见,并帮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更清晰一致地表达这个核心身份。

造翼者工具实际上是既可行又深刻的观点和实践。它们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轨迹,使个人开始看到现实的更深层次,不仅在生命的表层而且在它的深处进行导航。

作为一种哲学,造翼者在所有方面都受到心灵的影响,如同它无所不在的智力的视角。作为知识的主体,它包含了几乎是等份的文学,绘画,音乐,诗歌和神话叙事。

造翼者的根

创作者詹姆斯马胡于1998年11月在wingmakers.com网站上介绍了造翼者资料。在过去二十年中,他继续发布新书,文章,音乐,绘画甚至网站。

没有等级制度。没有会员费用。没有规则或指令。没有内部圈子或外部的圈子。没有任何承诺或决议。没有任何衡量个人进度的系统。

造翼者过去和现在都一直是平等的。没有例外。

詹姆斯是匿名的,不是因为他试图躲开人们,或对灵性之旅的社会面向不感兴趣,而是因为他相信个体的主权不需要所谓“master(大师)”的干预或协助进行选择 。

入门

入门 造翼者的内容范围宽广。神话的中枢包含在小说《古箭 项目》中。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是许多人更喜欢绘画或音乐,因为它们超越了语言并且更直接和更容易接收。另一个很好的起点是2008年10月进行的詹姆斯·马胡访谈。

人类这个词是从“同质”(人类)和“腐殖质”(大地)这两个拉丁词汇合并而成的。因此,人是大地的生命—下降至大地,与上帝或某些天上的住所相对。造翼者这个词是编码的:“ 翅膀”是从风或吹一词衍生而来。它是使新状态动起来的积极力量。“制造者”是复数的共同创造者,人类集体的本质。因此,造翼者意味着从人类的集体本质将诞生出新的意识状态。这就是造翼者一词的含义,它赋予人类新的身份。

-詹姆斯·马胡,摘自《造翼者全集》第一卷

六道火焰译自WingMakers网站)
发表在 综合资料 | 留下评论

神话叙述

 

神话不是谎言,神话是诗,是隐喻。众所周知,神话是倒数第二的真理,倒数第二是因为终极无法用语言表达。它是超越语言的。超越影像,超越佛陀转经轮的边界。神话使人的思想超越了那边界,抵达了那能够被了解但无法说出的东西。” 约瑟夫·坎贝尔

翅膀制造者是当代的神话,然而它对范围广阔的主题提供了见解和观点,这些主题涉及个人的灵性本质,政f的不透明,宗教的渎职,技术奇点以及我们称为多重宇宙的更开阔的宇宙学结构。

它也利用了跨媒体,因为它的神话故事不仅限于文学,而且包括音乐,绘画,诗歌和哲学,所有这些都在宇宙学的范围之内。

神话使像詹姆斯·马胡这样有远见的创作者能够描绘出沉浸式的叙事,探索人类灵魂永生的秘密。与多重宇宙的关系;黑暗力量如何以及为什么创造了我们现代的“监狱”;这些纠结的事物如何解决?

作为神话故事,翅膀制造者是从人类的DNA进化而成的时间旅行者种族。在更古老的时代以前称为耶洛因或荷光者。他们是未来的我们。他们的优势是知道人类进化过程里的陷阱和圈套。他们看待漫长的世纪就如同我们翻过书页一样。

他们留下了古代的考古遗址,这些遗址的目的是将他们的知识传递给我们,在准确的时间传递到准确的人手上。这些人的责任是为地球颠覆性的事件做好准备。这是一个物种的标志性事件。翅膀制造者称之为伟大入口,人类灵魂不可辩驳的科学发现。

问题在于,这一发现不是那些掌权者想要的。那些拥有权力的人并不是那些政客、公司或宗教领袖的嫌疑人,不如说这些领袖不知情地与更大,隐藏的权力成了同谋。一股多维的,看不见的力量,它与人类的互动是在地球上人类生命刚开始的时候,但自更近代以来消退了。

然而,他们通过制度和文化使幻觉永久化,灌输给人的身体,思想,意识的局限性继续存在,即使这些局限性的创造者已经离开了。人类元素为了强化自我决定接管幻觉,他们不知不觉地将其自我延续。

权力真空迅速被填满了,它的新居民占据了州政府,宗教,机构和跨国公司的稀缺等级。它无处不在,同时无处不在。它的主要操作方法是非常简单的命令:分裂而征服。它区分阶级、种族、教育水平和其他无数种事物。

如果一切都是分离的,那么没有东西是完整的。这是他们费尽力气使之持续的巨大幻觉。

造翼者是时间旅行者,知道这种情况。他们播种知识;培养信使;并开始实施缓慢而费力的计划来推翻这个巨大的幻觉—因此,伟大入口被构想来拆除精神和情感上的隔离墙。

这种叙述贯穿了翅膀制造者的所有资料,有时蒙上了象苍龙或天气指挥家这样的虚构小说;有时则在“ 聂鲁达访谈”中给予了高度真实感。

正如作者乌尔苏拉·勒金(Ursula Le Guin)所说:“大约五十年前,诗人里尔克看着阿波罗雕像,它对他说:“你必须转变你的生命。” 当真实的神话上升为那常常是它的信息的意识时。你必须转变你的生命。”

这也许是詹姆斯马胡放在翅膀制造者神话里的深刻的信息。你必须改变你的生命。不是因为他告诉过您如何改变或为什么改变,而是因为这块神话画布上有什么东西在向你召唤,看着你的眼睛,吸引了你的逻辑头脑。你对真实的感觉,唤醒了你的直觉力,使你能够看见那称为主权整体的被低估的,缺乏滋养的部分。

美国神话学家、作家和讲师约瑟夫·坎贝尔(Joseph Campbell)是这样说的:“神话是人类集体的梦,而梦是私人的神话。” 也许我们作为一个物种,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对人类灵魂无可辩驳的科学发现的集体梦想,转变成集体的现实。

                      (译自WingMakers网站)

发表在 综合资料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