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的新旅程–达琳·伯格斯与詹姆斯·玛胡的访谈

 

达琳·博格斯:作为一名富有远见的创作者,创作了造翼者神话和相关的网站、小说、视觉艺术、哲学论述、诗歌和音乐作品,能说说您是怎样运用那些广阔而极富创造力的能量,来创作所有这些多样化不同的作品,帮助我们踏上意识的新旅程的吗?

詹姆斯·玛胡:我十几岁时,就在构思如何将多媒体应用在意识的对话上了。你瞧,大多数艺术都不是有关意识这个主题的,而是意识的人造物及其历史的,尤其是社会意识。社会意识主要是被编程的意识。而无论它们采用哪种媒介,艺术作品通常都是围绕人类旅程被编程的面向的。

而我想深入探索在社会意识被控制的层面背后真正的基础,并用艺术形式来帮助人们进行有关意识的内在和外在的对话。在被知识分子、宗教甚至形而上学所信奉的外在层面制造裂缝是不够的,我想深入到它的源头,那意识所来自的根基之处。

艺术和神话是促进这些对话的最好方法之一,它们能启发人们更深入地去了解幕墙背后的东西,这些幕墙由人类之手所建造,存在了如此之久,以致已成了权威,很少有人敢质疑它们。而艺术能够质疑它们。神话能够以科学和宗教接受的方式,暴露出意识的各种面向。这是因为神话通常被认为是建立在富于想象力的集体意识上的,不“属于”任何人。

达琳·博格斯:你出版的第一本纸质书是神谕石(或道蒙的预言),它发生在一个神秘的森林里。在题为“心之美德”的那一章里,西蒙对约瑟解释了爱是人类美德的整体性,尤其是心之六种美德:赞赏/感激、慈悲、宽恕、谦卑、理解和勇气。为什么这六种心美德如此重要,并且如何让它们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呢?

詹姆斯·玛胡:爱是个概念性的词语,充满了蜂巢状的能量并且十分微妙。它在我们的集体文化中有些被滥用了,没有多少人认真思考过它的构成。如果让他们去定义什么是爱,大多数人会耸耸肩、笑笑并摇摇头。有些人给爱披上神性的外衣,将其称为神圣或无条件的爱,就完事大吉了。而我希望将爱的结构展示出来。

六种心之美德就象是爱的家园里的“房间”。它们不是概念性的词汇;而是行为。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学习和精通行为的智慧,是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里的要务。这就是生命本身带给我们的机会。让我们可以去学习宽恕、谦卑、展示慈悲,同情并理解其他人的观点等等。这些都是爱的品质,如果我们能注意到这些爱的枝桠,就能将爱更充分地通过我们的生命表达出来。

而这等同于意识,意识就是爱。因此,如果你想将更多的你自己,也就是你的意识,带进到我们称之为人类生活的现实里,那么六种心之美德连同它们的表达,就是帮助你做到这一点的好方法。

很容易去劝告他人“有爱心”或重复这样说,但奇怪的是甚少被写下来或用艺术形式表达出来,为如此做提供一个实际的框架。这种情况正在改变。而六种心之美德,正是这一变化的一部分。

达琳·博格斯:在第二本书苍龙里,主人公所罗门用他自己的话讲述了故事。他的故事探讨了被称为伟大入口的技术,这个技术能够让人类能看到灵魂,并意识其作为主权整体的身份。伟大入口和主权整体在您的作品里有什么重要性?

詹姆斯·玛胡:伟大入口是我所有作品的核心。它是每个句子、每一笔画、每段作曲、每一诗节和每个声音都联合与顺从地指向它的焦点所在。伟大入口是关于人类灵魂不可辩驳的科学发现。“科学”并不意味着就是科学发现它,而在于它是重复发现的。这个发现会象海浪席卷海岸上的每一沙粒那样,触动到所有人类,将他们带到理解的新境地。

这是将提升全人类的意识之扩展。它的诱因是什么? 是什么引起了这个转变和扩展?它总是从一个开始。一个意识瞥见了深渊,看到了幻觉之外的现实。他们看到人类意识是我是和我们是的融合。这是每个人都是的主权整体意识的框架。我们是我是我们是的意识。

虽然我们中很多人已接受了社会的编程,认为人类就是‘我要你要我们竞争’,但这个状况正在转变。在接下来大约七十年的时间里,人类将抵达并体验到这个伟大入口,我们被召唤而去理解我们存在的新层面。这个新的层面,它不是生物力学与技术的合并,而是体现在人类仪器里而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最真实人性的基本的、朴素的本质:主权整体意识。

达琳·博格斯:在2009年,您请约翰·博格斯编辑并为所有造翼者资料写评注,结果诞生了两卷造翼者全集的出版。发表于一年前的第一卷文集,充满了美妙的、谜一样的彩色图像。请问读者怎样才能充分利用这一重要的作品,深入了解它所提供的多重层次的内涵呢?

詹姆斯·玛胡:造翼者资料是富有挑战性的作品。它不是为了达到很多作者和出版商所瞄准的8级水平而创作的。它是多样化的媒体,是为任何年龄的读者所设计的,但一般来说,较年长的读者更容易被它吸引,因为他们经历过这个旅程,并尝试过许多其他信仰系统和实践。只是大多数这些系统都被不同程度地制度化了,就是说,它们是一群人为了各种目的组织起来的。他们有领袖、建筑物、做敬拜的地方、传授教导的地方、规则、仪式,诸如此类。我这里说的不只是宗教,学术也有类似的结构。

当有人接触到造翼者资料尤其是这本全集时,就打开书,让他们内在最深处的自我来引导这个过程。他们不需要按顺序阅读。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阅读这本书。我建议他们要有耐心,无论资料引起他们共鸣的是什么,尽量用行为去体现出来。而不要只是储存在大脑里。找到方法将那些在哲学上与你共鸣的道理,与你的行为结合起来,然后观察它是如何重新定向和调整你的生命的。如我前面的回答,这个工作是一张爱的蓝图,但它也是觉醒的催化剂。

我们周围的世界是善于诱人沉睡的。人们,所有人,需要对他们内在的自我和愿望保持清醒。他们必须栽培和滋养他们内在的那个面向,这个面向就是我提到的主权整体。这是全集所能提供的信息。约翰·博格斯的工作非常出色,在资料与读者之间架起了一个桥梁,令这些深奥的资料变得容易理解了,并且可应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

达琳·博格斯:您的最新系列小说天气作曲家,以男孩泰仁·汗的生活为中心,他在伊朗的一个偏远地区,与毁灭性的太阳风暴在地球造成严重破坏时的同一时间出生。泰仁在其敏锐的智力和内心的推动下要接受教育,因而引发了快节奏而令人惊奇的冒险故事。他的故事是有关控制以及他是如何应对它们的。在被控制的世界里,您是如何看待年轻人的未来的呢?

詹姆斯·玛胡:控制者为了一个目的而存在:他们争夺资源的控制权。正如他们一直不变的说法就是,这是城里最好的游戏。赌注最高,最有戏剧性,回报也最高,这些就是刺激他们的动力。而泰仁·汗和他的核心集团,的确代表了即将来到地球上的新一代的意识,他们将带来引人瞩目的智慧、活力、观念和创新,解决人类正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这些难题需要新的领导方法和新的教育平台,而这些,正是他们将会带来的。
全球通信网络(互联网)是关键的技术,标志着一个种族正迈向伟大入口。它是意识探索的后门,新的领袖和教育平台将在互联网上蓬勃发展。一切都在远离集权化,控制者知道这一点。他们试图阻止它,但他们看到这是不可避免的,就象大坝无法阻挡有着不可思议力量的洪水一样,大坝的裂缝正在形成。

接下来的三代将分散经济、教育过程、财富和甚至政府的权力。高度本地化,分权化,但全球性地连接在一起的社区将兴盛,这些社区将是新的、主要是基于主张平等的精英所领导的社会秩序的基石。

控制者将在这个世界上逐渐消失。他们将无法实现他们的目的。我信任这些新一代人类和他们在更高的理解层次上运作的能力。还是会有批评者以及那些试图停留在旧系统里的人存在,但他们的数量将随着每一代新人类和新技术的涌现而急剧减少。

达琳·博格斯:您可以推荐一些能够帮助我们依更高的意识而活,同时也活在三维的世界里的技术或练习吗?

詹姆斯·玛胡:在培养行为智慧方面,六种心美德的实践是个很好的基础,而量子暂停的实践,则可以帮助个人在他们的生活中重建自己对六种心之美德的承诺,并激活和扩大他们的想象能力。你可以在www.wingmakers.com网站上找到更多相关的内容。

此条目发表在作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