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第一室 Sovereign Integral的生命原则

造翼者的哲学是我们生活在其中并与之互动的多层次的现实的宇宙性视角,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其他的现实层面,也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影响和它们在我们每日生活里的意义。造翼者的哲学文本是理解多重宇宙的结构和我们在它里面的角色的框架。
点击以下封面阅读每一室的哲学文本。

    

 

 

                                     第一室 主权整体的生命原则

 实体的表达模式是设计来通过生物仪器探索新的振动场,并通过这个发现的过程转变到作为主权整体的理解与表达的新层次。主权整体是实体模式在时空宇宙最完全的表达,以及最接近在其中的源头智慧能力的例证。它也是实体自然的存在状态,当它转换而超越了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并通过完全激活它内在嵌入的源头密码而将自己从等级制度的控制层面脱离出来之时。这是最初被最初源头构想出来时,就“播种”在实体的表达模式里的标准能力。时空宇宙里的所有实体都处在转换经验的不同阶段,当它们的源头密码被完全激活时,每个实体都注定到达主权整体的水平。

转换的经验是认识到实体的表达模式有能力直接接取到源头智慧的信息,并且能够在主权整体的存在层次里找到最初源头的信息。换句话说,即使拥有生物上、情感上和心理上的完整能力,人类仪器也并不是实体源头密码的贮藏处。人类仪器也无法接取和收集这个解放的信息–这个接取所有一切的光荣的自由。实体才是接取源头密码的港湾和仪器,源头密码的激活允许转换的经验通过人类仪器和主权实体的合并展示出来。

转换的经验包括意识到感知的现实是源头现实在个体优先选择的形式里的人格化。因而,源头现实和主权现实变得象风和空气一样不可分离。这种融合只能通过转换的经验来实现。而与时空宇宙里任何已知的事物都没有相似之处。

在泰拉-地球上有些人体验过这场强大的暴风雨带来的微弱气息。有人称之为提升;其他人则给它取名为启蒙、愿景、开悟,涅盘和宇宙意识。尽管这些体验以人类的标准来说已经非常深奥了,但它们仅仅是主权整体最初的萌芽,当它变得越来越善长触摸和唤醒其存在的遥远边缘。被大多数物种所定义的极乐,也仅仅是主权整体的印记对它前哨形式的低语,敦促他们向内寻找他们存在的根源,并与这个无处不在的无形而无限的智慧结合。

转换的经验远远超出人类戏剧的标准,就像天上的星星在泰拉-地球的碰触范围之外。你可以用人类的眼睛观察星星,但你永远也不能用人类的手触摸它们。同样,你可以模糊地预见到人类仪器转换的经验,但你没有办法通过人类仪器体验它。它只有通过实体的整体才能获得,因为只有在整体里,源头密码和它们对源头现实感知的残余影响才能存在。而且只有当个体意识从时间中分离出来,并且能在永恒中观察它的存在时,才能真正地获得。

尽管如此,人类仪器在促进转换的经验并导致它触发—象变形一样—形式的身份并入主权整体中是至关重要的。这是实体模式下个阶段的感知和表达,当实体以象征着源头现实的生命原则来设计它的现实时,它就会被激活,这些原则与那些跟进化/救赎的存在模式绑定在一起的外在源头的现实恰恰相反。

这些生命原则是创造的源头智慧模板,它们是设计来从主权整体的角度而创造现实,并在至今还在拒绝它的振动场里加速它的显现的。它们是为整合实体的无形和有形的身份创造机会的原则。它们是让人类仪器–连同它所有完好无损的组成部分,能够用来体验到主权整体的整体感知的桥梁。

当人类仪器开始越来越善于回应源头智慧时,它就会被生命原则所吸引,这些生命原则象征性地表达了原始创造的形成原理。有范围宽广的表达方式能够引发主权整体的转换经验,并将实体从时空适应和外部控制中解放出来。鉴于这些表达的多样化,表达的意图被非常精细地定义为去意图扩展进入到一种合并的状态,人类仪器借此变得越来越与主权整体的视角一致。

有三个特定的生命原则可以加速转换的经验,并有助于将人类仪器与主权整体的视角结合起来。它们是:

(1)通过感激建立与宇宙的关系

(2)在一切事物里观察到源头

(3)滋养生命

当个体应用这些原则时,即使是他们生命经历中表面上是偶然发生的事件,也会揭示出在宇宙和个人方面的更深意义。

 

通过感激建立与宇宙的关系

 这个原则就是,整体宇宙代表了一个集体智慧,这个集体智慧可以被人格化为一个单一的宇宙实体,因此,在这个推理模式中,整个宇宙里只有两个实体;个体实体和宇宙实体。由于个人是易受影响的,并且会不断改变来适应新的信息,宇宙实体也一样。宇宙实体是潜在的能量和经验的动态和活的模板,并且它是连贯一致的,就象朋友的个性和行为一样可知。

宇宙实体回应个体及其感知和表达。它就象一个复合的全方位人格,充满了源头智慧,它对个人的感知反应,就象水池映照出投射在它上面的影像一样。人类仪器里的每一个人,在他们内在的核心之处,确实都是主权实体,能够将人类仪器转变成至主权整体的仪器。然而,这种转变取决于个体是选择在宇宙实体之“镜”上投射出主权整体的形象,还是投射出一个其真正存在状态的扭曲和较低的形象。

通过感激来建立与宇宙的关系的原则,主要是通过感激宇宙实体的支持之镜来有意识地设计一个人的自我形象。换句话说,宇宙实体是一个人生命中塑造现实表达的伙伴。现实是一个内在的创造过程,如果个人在宇宙实体之镜上投射出一个主权的形象,那么这个过程就完全不受外部的控制和条件的约束。

这个过程是从个人到宇宙实体的支持能量的交换,这种能量最好是通过感激这个互换过程是如何完美而精确地发生在生命的每一刻来应用。如果个体意识到(或至少有兴趣了解)宇宙实体是如何完美地支持着个体的主权现实的话,那么一种强大而自然的感激之情就会从个体流向宇宙实体。正是这种感激的源泉,打开了宇宙实体对个人的支持渠道,并建立了一种合作的目的,将人类仪器转变成主权整体的表达。

主要是感激–感激被转化为对宇宙实体和个人的互动关系是如何运作的赞赏,而这开启了人类仪器与主权实体之间的连接,并最终转变为主权整体状态的感知和表达。个体与宇宙实体的这种关系必须被耕作和培养,因为它比任何东西都更能决定个体是如何接受生命无数的形式和展现的。

当个体接受主权现实的变化作为宇宙实体的转变人格时,他们就生活在与生命本身更大的和谐里。生命成为个人体和宇宙实体之间能量的交换,被允许没有评判地演出和没有恐惧地体验。这是无条件的爱的根本意义:作为一个单一的、联合的智慧,体验生命的所有表现形式,完美地回应人类仪器投射出的形象。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论环境和状况如何,人类仪器都向宇宙实体表达感激,在打开人类仪器、激活它的源头密码,并在综合的表达模式框架内生活方面生命变得越来越有支持性。感激之情伴随着赞赏的心理概念,就像一个无形的信息,随时随地向四面八方传递。在这个特定的背景下,对宇宙实体的感激是人类仪器渴望的所有表达形式背后的首要动机。

每一个呼吸,每一句话,每一次触摸,每一个想法,每一件事都集中在对这种感激之情的表达上。这是对个人是主权的和同时被宇宙实体支持着的感激,这个宇宙实体通过智慧的所有形式和展现来表达它自己,唯一的目的是创造理想的现实,启动个人的源头密码,将人类仪器和实体转变到主权整体。正是这种特定形式的感激,加速了源头密码的激活,以及它们整合人类仪器和实体的不同构成要素并把它们转变成主权整体的感知和表达状态的独特能力。

时间是扭曲个体和宇宙实体之间清晰的连接的唯一因素,时间介入并制造了绝望、无可救药和被遗弃的情况。然而,常常就是这些情况激活了实体的源头密码,并与宇宙实体建立了更亲密和谐的关系。时间建立了分离的经验,以及对现实不连续的感知,这进一步制造出对宇宙实体的公平系统和总体目标的怀疑。结果造成了恐惧,认为宇宙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团混乱和反复无常的能量。

当人类仪器与主权整体一致并从这个视角来生活时,作为一个发展中的现实,它会吸引来自然的和谐状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人类仪器没有问题或不适了,不如说它象征着一种洞察,洞察到生命揭示了一个整体的目的。换句话说,自然和谐的状态令你领悟到,当你与主权整体对齐时,生命的体验是意义深远的,并且为了创造持久的喜悦与内在的宁静,你的个人现实必须是从多维宇宙这个层面流出的。

感激是爱的一个重要面向,它打开了人类仪器,让我们认识到宇宙实体的角色,并重新定义它的目的是源头现实的支持性扩展而不是命运反复无常的延伸,或一个机械、分离的宇宙的苛刻反应。通过感激的向外流出与宇宙实体建立关系,也会吸引来有转变倾向的生命体验,一种完全专注在揭开生命的最深层意义和最具形成性的目的的体验。

在所有事物里观察到源头

 这个原则是指最初源头通过所有能量的表现存在于在所有的现实里。它交织在一切事物里,就象所有碎片都粘在同一面墙上的一块马赛克,这些碎片因此而连成一体。然而联合了马赛克的并不是那幅画面,而是所有碎片都粘在其上的墙。同样,最初源头画了一幅画,这幅画如此多变和看起来互不相干,所以看起来是不统一的。然而统一的不是那些外在的表现,而是那多样化的碎片被堆积其上并联合了所有表现的能量的内在中心。

这个能量的中心,是整体宇宙内所有振动场里的所有生命的集体仓库。它是那通过把它的源头智慧投射到所有生命的片断里来剥除自己而进入到所有的形式里的最初源头。因此,作为最初源头的延伸,源头智慧是那一体的能量,也就是所有生命的马赛克碎片都粘在其上的那面“墙”。生命流自那把一切都连结起来的一个能量源头。

在所有事物里观察到源头的本质,就是所有生命的展现都传达了最初源头的一种表现。不管那一体的能量被扭曲或反常到什么程度;那源头仍然是可以被观察到的。那是一个感知到能量之一体的行动,即使是当它外在的展示显得任意、扭曲、不相干或混乱的时候。

当所有生命的展现都被真诚地感知为最初源头片段的表现时,构成所有生命形式之基础的平等性振动,才开始被人类仪器感知到。生命最初是作为源头现实的一种延伸出现的,然后,以一种个体化的能量频率投入到一个形式里面。它在它纯粹、永恒的状态里振动着,而且对所有生命的展示来说这个振动都是完全相同的。这是所有生命都共享着的共同基础。这是平等的振动基调,能够在所有生命形式里被观察到的,能把所有差异的表达统一在被称为最初源头的存在之基础上。如果个体能够以平等的观点来看待任何一种生命形式,那么,他们就是在所有事物里观察到源头。

尽管这似乎象是个抽象的概念,但通过寻找最初源头向内和向外的展现的实践,它是可以实现的。从非常真实的意义上来说,个人期待在他们经验的每一个面向看到源头智慧的运作。那是个不容否认的预期–一切事物都处在它自己最恰当的位置上,执行着它自己最理想的功能,并且为它自己在当下的时刻里激发生命最完全的表达的目的服务。那是认识到不管在什么情况或环境下,所有的生命都是在最理想的实现状态里。那是领悟到生命在它自己的表达里是完美的,因为它是从完美里流出,并且不管它的展示有多么分歧,生命都是源头现实的延伸。

按照伴随着地球上的生命的明显的混乱和表面的毁灭来说,这似乎是一种天真的看法或理解。以它所有的形式和表现,生命怎么会被认为是理想或完美的呢?这是生命极大的悖论,而它无法和人类仪器在心理和情感上的能力相调和。它只有在实体的背景里才能被理解,因为实体是不死的,不受限制的,永恒的和主权独立的。这种说法之所以是悖论的原因,是因为在允许以整体的感知来介入和阐明拼图里的这些碎片是如何被统一在完美的关系里这方面,人类戏剧在它的范围和刻度上来说都太有限了。

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以及物质和能量的要素,限制了人类戏剧。由于等级制度的控制信息的方法和操纵的情况,它是在生存和不正常的行为的舞台上演出的。在人类戏剧中,人类仪器里的实体大部分没有被表达和利用,因而,生命表面上的误用和不完美被孤立起来,看成是对完美的阻碍而非完美本身。

在它决心去扩张和表达无限的智慧里,生命是完美的。这是在所有不同的展示里的生命的根本目的,并且这是最初源头的呈现–将‘它自己’表达为能在一切事物里被观察到的平等的振动。源自人类仪器的感知方式,被限制在了那只能传递这种源头振动的回音的特定范围里。而真正的频率,则需要通过仔细和专注地沉思所有事物与生俱来的平等,以及超越事物的表象而看入表象的起源的能力才能被了解。

这些洞见需要一种超越在你们的时代支配着人类世界的五种感官的新感官系统。这些新的感官是启动源头密码的结果,而且代表了转变之经验的第一阶段。以这种新的感知能力,人类仪器将意识到自己不只是最初源头的呈现,也是那在所有个别的、和独一无二地从最初源头分离出来的生命里的永恒本质。

唤醒在人类仪器里的实体的感知,是获得对源头振动持续的敏感度的理想方法。这是个体如何发展在所有事物中观察到源头的能力。最初源头并不只是存在于每个能量的个体化表达里。它也是生命本身的全部。因此,这个原则要求不仅要在它各种不同形式的展示里观察到源头,同时也要在生命的整体里观察到源头。

生命的滋养

 就其定义来说,生命是个体的主权现实。它是主观的和易受人类仪器影响的。生命是经验的整体在现在一刻的维度里流经个人感知的场。从不存在生命的终止或最后一章被写下了。它是永恒的,但不是在没有开始或结束的抽象意义上,而是在为了在整体宇宙里的所有振动场里表达出源头智慧,生命永远在扩张的真正意义上。

生命的滋养原则,是指个体与所有生命里与生俱来的智慧之自然扩张保持一致。这种一致加强了那被悄悄地支持着的清澈意图流经个人的生命–就是能量。它是行动,去辨别在所有能量形式里的最高动机,并支持这个能量之流流向它的终极表达。这样的结果是,这个行动能够不带评判、分析或是执着于结果地执行。它只是滋养那从所有的展现中流出的能量并支持它生命的表达。

这违背了常规的观点,就是只有在当能量与个人的意愿保持一致时,滋养的支持才会被给予。无论如何,当个体能把生命看作是一种合并的能量,在扩张的智慧的表达里流动时,生命就被荣耀为最初源头的延伸。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能量是被误导或不值得支持与滋养的。尽管这似乎与泰拉-地球上滥用能量的证据相反,但即使是充满着”邪恶意图”的能量,仍然不过是正在向外寻求更高表达的能量。

能量的所有形式都可以被滋养和支持到它们最高的表达,而这就是这个原则的基本行动。它需要在生命–能量流经个体的主权现实时,能感知生命-能量的因果动机和终极表达。能量是一种生命的要素,非常巧妙地与形式交织在一起,以致于它们成了一体;空间和时间同样也不可避免地连接成一体。能量是一种动机。它是有智慧的,超越了头脑的推理能力。虽然它是一种能被人类运用来否定自己最高表达的力量,但能量永远以扩张和发展的动机充满着生命。

生命–能量总是处在一种变为的状态里。在自然的状态下,它永远不会是静止或退化的。人类仪器是非常有能力滋养这种能量的自然扩张,来打造扩张和经验的新途径的。事实上,人类仪器的主要目的,是在物质的存在中去扩展围绕着它的主权现实的生命-能量,并将它转变到能更准确地反映那主权整体视角的表达的新层次上。

有许多特定的行动可以被用来滋养生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实体在它的源头密码里都被设定来通过极其多样的方法使能量产生质变。透过人类仪器的运作,实体能在人类仪器里聚集和储存能量,并且重新定向它的目标或运用。能量的质变能够发生在个人或宇宙的表达层次上。那就是说,在个人的主权现实里,能量不是能被质变得符合个人福祉的愿景,就是与宇宙福祉与善意的愿景一致。

使能量质变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一个人的信念系统。所有的信念都有就象产房一样能显示信念的能量系统。在这些能量系统里,有着能够指挥生命经验的流,人类仪器在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层面上,意识到这些流并允许它们把它带进到能把它真正的信念系统例示出来的经验范围里。

凭借培养能够扩张和转变能量的信念,人类仪器能够连结到那滋养着无数形式里的生命的能量系统。当信念被清楚地界定为优先的存在状态时,人类仪器就会在“此刻”而不是在某个未来的时间里连接上能量系统。现在。能量系统变得与人类仪器分不开了,并且象一丝光线一样被编进了它的灵魂里。对与信念的能量系统的连接来说,信念的清晰是必不可少的,并且能允许生命的滋养遍布在所有的活动里。

所以再次,生命的滋养对整体宇宙里的个人和宇宙性的现实都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个整体宇宙包含了所有象一张无限扩张的织物里的线一样地彼此接连的的振动场。因此,当个人觉醒于他们创造性的力量而去使能量质变,并且用带着温和支持的清楚意图去加强它时,他们变成了源头现实的传递者,并且是存在的综合模式的建筑师。

通过不断地运用这些生命原则,源头智慧逐渐变成了实体的特性,而实体变成了人类仪器的特性。因此,特性转变了,而紧跟着这种转变,主权整体将人类仪器和实体,以及实体和源头智慧联合成一体。这种正是这种特性的联合与转变,是表达主权整体的生命原则的明确目的。如果还有其他意图或目标存在的话,那么这些原则将仍会保持在误解里,而它们的催化力量将会暂停。

这是主权整体的观点–所有的生命在它最完全的表达里都是纯粹的爱,而所有的生命都是从这个单一的概念里被构想出来并且永恒存在的。这个概念变成了核心信念,而从这个核心信念产生了所有其他的信念,并通过它们的扩展,一个人的信念系统带着支持这个基本观点的明确意图浮现出来;这个基本的观点,就是把整体宇宙当作摇篮一样滋养、观察、赞赏和感激。从它所有的生命被创造出来、进化,到最后认知到自己的身份。

这些生命原则仅仅是用文字来描述的象征,并作为一种潜在的配方服务于人类仪器,唤醒其内不知疲倦地燃烧着的光之余烬。调用这些原则的力量并不需要特定的技术或仪式。它们只是一些视角。在真正的意义上,它们是一些意图,能够吸引来使意识扩张的经验。它们不提供快速的修复或即时的实现。它们是阐明一个人如何生活的个人意愿和意图的放大器。它们的转换力量只包含在应用它们的意图里。

通过这些主权整体的这些生命原则,个体能成为解除自我束缚的大师。界线被设定,面纱放下来,而一个人的光被压制,仅仅因为外部的等级制度的控制,制造了对未知和对主权存在的神秘实践的恐惧。如果用恰当的意图真正地去执行它们的话,这些生命原则里有一些工具能够加速主权整体的出现,并让人感受到它的视角、它的洞见和它被赋予的能力—去创造新的现实并把它们塑造成意识解放和扩张的学习的探险活动。这是这些原则的根本目的,也许也是去探索它们的最好理由。

 

此条目发表在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