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对翅膀制造者资料最好的介绍,是詹姆斯·马胡(James Mahu)为他的著作翅膀制造者文集第I卷里写的序言。它是对这些作品的起源、目的以及我们每个人如何使用这些资料来扩展我们自己的灵性理解的清晰而巧妙的描述。以下是这篇序言。

  那在里面的没有对等物,
它来自最小的空间
在那里,未显露的第一个振动
奔涌于合一世界壮丽的恩典里。

– 哈卡密室四诗

翅膀制造者资料向外延伸,以期打开那些寻求了解内在事物的读者的心灵和头脑,它们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对等物,然而矛盾的是,它与存在于每一个人内在的东西完全平等。

* * * *

当一个人被要求解释像宇宙一样广阔的事物以及它与个体实体的关系时,他忍不住举起双手。深深地叹一口气。为什么让我解释?而且为什么要现在解释?难道以前不是有比我更有能力的人解释了无数次了吗?这些问题的答案有时难以理解的,有时难以忽视。在我的情况中,是后一种。

“我以前说过这是个受委托的工作。也就是说,当我还是少年的时候。遭遇到的一个能量场,要求我创作这些资料,我将它称为能量场,因为在那时,没有其他的方法来形容翅膀制造者(WingMakers)。多年来,我逐渐理解了他们的智慧和创造力,他们的最终目的,以及它是如何与我自己的目的,以及更广义地来说,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们每个人连接在一起的。

“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就被赋予了这项工作的愿景。我看到它的轨迹与以文字为基础的论述是无关的。这将需要多种形式的内容和技术,包括视觉艺术、神话故事、音乐、诗歌、视频、哲学,并最终形成一个能够用自己的视角和见解来丰富这些作品的环球社区。

“然而,无论这些作品有多少层次、复杂性以及规模有多大,它都有着一个不变的核心本质,就是灵性上的平等。 这个平等存在于人类心灵的最深处,象山间的小溪般地自由流淌着,没有受到社会编程甚至人类经验的塑造和整合。你可以用许多不同的名字来称呼这个平等的品质。 在我自己的作品里,我已经尽了努力去命名,定义、描述它,用音乐或或绘画表达它了。

“这个无言和无形象的品质是它真正的本质。 数千年来,它一直在遭受迫害,有些人试图拥有它、奴役它,并把它变成它所不是的东西,然而它却活了下来,这本身就是证据,证明了有些人在小心谨慎地守护着它,他们用它的存在来启发你。

在某种程度上,由于它是看不见的和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这个灵性上的平等,作为生命存在的模板—它的精华或量子本质,贯穿了所有生命的DNA。 历经了所有时间的形式而存活了下来,虽然它在凡俗的世界里是隐藏的,但它是可表达的。它能够活在我们的行为里。它能够在我们的生命里发挥力量。它能够变成我们。

“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本质的美妙之处,就是生而为人的我们像行星围绕太阳系中心运行一样围绕着它而活。正是这种本质,如同太阳无条件地散撒播它的光和能量一样,唤醒我们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并将心之美德表达在我们的当地宇宙里。灵性上的平等是地球上最高频率的爱的催化剂。

“这个平等的本质或品质正是来到这个星球的东西。我们全都在向它进化,或它也在向我们进化。我们不一定是有意识地在这样做,或某种无所不能的力量在策划它。 这只是设计在生命里的过程的自然结果。这是从我们集体的主权本质所产生的智慧所设计的。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都是设计的一部分。”

这个设计的一部分是清理自人类第一次踏足这个星球以来积累的能量密度,而这个清理对构成地球的所有生命都是必要的。因为所有生命都与地球连接在一起,区别就象试图用手术刀解剖宇宙。

这看上去就象人类努力寻找通向灵性平台的道路,在那里它可以在善与恶的斗争中成为自己。但这种斗争,即使是以战争和激烈冲突的形式,也是人类密度与灵性意识相适应的网状领域的一部分。因为物种作为一个整体,它的进化过程是极其复杂和旷日持久的。但结果是人类打造了一个新的身份,作为一股无条件的爱的相互连接的力量,去探索多重宇宙并提升被困在黑暗里的所有造物。

黑暗是光的缺席和更高频率的爱的减少,但黑暗是变化的熔炉,因为它把光吸引向自身,能使灵性意识的化学反应渗透到宇宙的新生部分。它是爱和光的新变奏的催化剂和子宫。当人类仪器的时间形式来了又去,你内在的本质–将爱散发到所有黑暗里的意愿是不变的。

人类”(human)一词源自拉丁语“homo”(人)和”humus“(腐殖质)(大地)的合并。因此,人是大地上的生命– 源起于大地,而不是上帝或某些天堂的住所。翅膀制造者(或翅膀制造者)是个编码词汇,“翅膀”这个词来自风或吹动。它是将新状态转换为行动的积极力量。“制造者”是复数的联合创造者,是人类的集体本质。因此,翅膀制造者意味着从人类的集体本质中产生了新的意识状态。这就是翅膀制造者这个词的意义,它将新的身份赋予了人类。

我已经提到,人类正在转变成为翅膀制造者。我明白这是一个大胆的断言,你们中有些人无疑会怀疑人类正在进化成为某种不再能被称为人类的东西。然而,事实正是如此。很多未来主义者都同意人类将进化成为某种与它现在极其不同的东西,但通常认为是在机器智慧和先进技术与身体和大脑系统整合的背景下。然而,这些视野不够深远,不足以清楚准确地区分今天的人类与从现在起一千年后的翅膀制造者–正在读这些文字的读者,在时间之流中将变成的人类。

所以人类仪器,包括由物质身体,情感和头脑,将进化成为一种新的仪器,与猿的区别将更为极端,这种仪器为灵性意识提供住处的方式,将允许我之前提到的灵性平等的本质真正地闪现出来。这个新仪器将不会共鸣于贪婪,操纵或分裂。它将使人类意识能够将灵性意识包含在其决定和目标里。这个新的仪器正在星球上等待被创造出来。

* * * *

这些作品是关于永恒的本质和围绕着它的基于时间的领域里发生的动态变化的。但更重要的是,个体如何带给这些似乎分歧的经验和表达世界一致性。对那些希望剥开灵性领域的洋葱皮,看到表面之下的人来说,你们将在这些作品集里发现新的世界。当你让文字、形象和声音在你内在舞动时,你将注意到一个新的视角正在你的内在形成,但是要确信–你是你自己灵性的实践者。没有规则或法则,除了一条:通过过以爱为中心的生活来表达你心灵的真正本质。

听起来似乎很容易?其实并不容易。容易的是成为一个机器人,以及像个指向消费方向的发条玩具一样运转。这是阻力最小的道路。为了维护你心灵的天性,在你的行为里表达灵性的平等,需要一种新的个体意识—不是存在主义的,而是与所有生命相连。一种真正和稳固的灵性平等的感觉,不是存放在头脑里的概念,而是作为一种生命方式而从心而实践。

对那些渴望获得这种新的个体感的人,我会鼓励你们研究这些作品,专注于那些与自己共鸣的部分。留意那些温暖你心灵的意义,尤其是那些感觉就像是你自己写出来的一样的段落。记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一起的。旅程不是你的和我的。而是我们的。这些文集很容易(也很正确)地起名为《翅膀制造者文集》。但是它们其实是源自我们所有人的,虽然我描述的语言、形象和音乐与你可能选择的不同,但它们是我们集体状态的表达;我们在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的灵性平等。

我衷心感谢约翰· 博格斯为整理这一系列作品所做的贡献。约翰孜孜不倦地为这些作品添加他的清澈视角,唯一的目的是帮助读者从更深和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翅膀制造者的整体作品。十多年来,约翰一直是这些作品的一个热心的学生、研究者和老师。他证明了他能够理解翅膀制造者作品的深层意义和微妙的说服力,并与他人分享他的解释。约翰,谢谢你的帮助。

翅膀制造者文集卷一和卷二汇集作品跨越了大约12年的发展历程,提供了一个多样化的视角,由于其明显多样化的定义和视角有时会令人感到不知所措甚至困惑,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文字、图像和音乐的作品来表达灵性平等和过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简单概念。这些作品中的多样性只有一个理由:将画面描绘得尽可能宽广,这样就可以让每个人都能找到与他们的个人方向—那在后面等着他们的旅程共鸣的部分。

因此,建议你通读、浏览和搜索这些作品,寻找那些对你当前的信念有吸引力的和共鸣的领域。这些作品中的一些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近乎科幻,如果你阅读这部分时感到不舒服,就试一下诗歌或理律克斯谈话。

当你复习这些资料时,重要的是要记住,你是由你的身体、情感和头脑构成的人类仪器所组成的。人类仪器配备了一个入口,使它能够接收和传输那将取代我们日常生活的现实—三维现实的更高维度。这些资料是设计来帮助你发展这个入口,如这样,当你阅读和体验这些作品时,你就是正在与这个入口互动,扩大它的视野和接受能力。

正是这个入口将身体意识,心的慈悲和爱以及头脑的辨别和洞察力带到一个新的和谐。正是这种和谐,促进了灵性的平等,将其视角定着在这个世界里。

抛开人类家族的多样性和它分裂成不同的种族和文化偏好不说,人类种族就象是一幅织锦,正在变形为一种颜色,而这种颜色就是光。有些人会问人类对分离、不公正、愚昧、种族歧视,种族灭绝和操纵的记忆怎么可能被治愈,然而,在这些记忆背后,还有一个更强大和令人信服的记忆,它是属于这种光的,在那里,联合一体作为意识的基础而存在。

人类正在通往这个记忆的道路上,但这是一个无限的旅程,一路上,它集体力量的成员表现出软弱、残忍和不公正。然而,当越来越多的人拓宽他们的视角,将灵性平等以它的全部居住其中的更高维度包括在里面时,人类的记忆将被重新锻造成宽恕。我们正在从分离的自我身份的梦境中觉醒到我们那穿着灵性、头脑和心灵和谐的力量的服饰的集体自我的现实。这是翅膀制造者的愿景,虽然你们有些人可能会怀疑地挠着头,但不要假装漠不关心,因为这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本质。

你是作为探索者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个赤裸的灵魂,希望穿上人类仪器来体验这个分离的世界,不是作为实验或测试,而是作为灵性平等的传递者。无论世界如何撕裂,无论当权者如何攫取更多的权力,无论爱如何被玷污,你来这里是为了传递你心灵的美德和你头脑的原始洞见。

有些人将这个世界比作一个学校,而我们就是它的学生,但是更准确地说,我们来这里行驶我们的自由意志来接收和传递灵性平等的更高潜流。这类似于从深井里汲水,并源源不断地倒水给我们饥渴的旅伴喝。在这个比喻里没有学校;更多的是有关希望、愿景、爱和合一的扩散。

有这样的心灵和头脑,你就与灵性的平等一致,这样做,你就是在这个时代和这个星球上,服务于你的目的。

几年前,美国宇航局NASA 完成了一张从我们的行星观察夜空的低分辨率地图,它提供了我们空间景观的全图,但他们的科学家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信念,怀疑夜空的幕布背后还有更多的东西,并且召唤着他们进一步去探索。他们多少有点随意地选择了太空的一个微小碎片,放在整个天空的背景里来看,其大小不超过一个针头。从各方面来说它都是微不足道的,只是另一个空白,太空挂毯上的一个小黑点。但他们将哈勃太空望远镜的高分辨镜头对着那针尖里的太空,希望能看到更远、更多的东西。

哈勃绕地球的轨道运行了数百次,每次都花大约15秒的时间将它的镜头对准那块针尖大小的黑暗,象强有力的光磁铁般地收集遥远的光子。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仔细检查了得来的数据,经过几天时间来编译图层,他们找到“更多”的梦想变成了震惊。在幕布的后面不仅仅是一新的邻近星系,或是一个可以与仙女座相比的螺旋星系。而是成千上万个星系!一千万亿颗恒星!还有,一条持续消失的水平线,即使是哈勃空间望远镜也无法看到那些光子,因为它们太远了,无法将它们的能量传递到它的镜头里。在这个针尖大小的空间里,一万个星系一层层地旋转着, 隐藏得这么深,以至于我们人为它们是不存在的。

在宇宙的深处,有多少藏有一千万亿颗星星的针尖空间存在?全都是。想象一下,我们集体地称之为“空间”的那不可思议的浩瀚,只是多重宇宙的其中一层而已。流动在那一层里的能量是来自某个地方的。生命从这种能量里涌现而出;它源自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在哪里?有没有可能它就在我们每个人里面?这个“某个地方”的单一的、优雅的原子,就是我们唯一需要将它的存在放在我们内在的东西。而我们将在哪里找到它?它又将如何表达自己呢?

我相信它就是灵魂,而灵魂既是主权的也是整体的。因此翅膀制造者著作里有了这个术语:主权整体。它同时活在分离和联合里,如同光同时在粒子和波中传播。灵魂用坚定不移的爱、单纯的慈悲,高尚的宽恕和理解他人灵魂的坚定意志来表达自己。灵魂感受到了这种浩瀚,即使它无法通过人类仪器看见它。

如果你从这个宇宙中每一种有感知的生命形式中提取这个来自“某个地方”的原子,你将如何称呼这个新的结构或身份–上帝,耶稣、穆罕默德、佛陀、克里希那、耶和华、宇宙圣灵、最初源头,灵魂?都没关系。名字只会带来分离。但是我想请你在阅读这些作品时,将这一概念铭记于心,那”某个地方”的全部就在每一个地方,并且不仅仅是这个星球或人类历史。它没有被给予人类的名字,因为它并非来自这个星球,太阳系,银河系或宇宙。它是要包容得多和相互连接的。

自1998年以来,翅膀制造者资料仅通过互联网提供给全球读者,没有经过任何渲染和推广活动。

翅膀制造者文集是我多年来创作并发布在互联网的系列资料。虽然它们看起来内容广阔。但我跟你保证,它们只是在资料被称为伟大入口的更大计划的先驱,这个计划。伟大入口是科学和灵性、人类和灵魂、个体和物种的交汇点,以及人类将通过科学的理解而不仅仅是通过宗教或灵性信仰发现它的灵魂和它与灵性的连接。

人类灵魂的这一无可辩驳的科学发现将极大地影响人类文化、科学、技术和宗教。很多人想知道一个地外文明的发现会对我们的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它将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观、宗教甚至我们的统治。我怀疑这些人中很少有人考虑过如果科学能够证明人类灵魂的存在以及更重要的,能够让它的发现惠及个体,会发生什么。这对我们的全球社会会有什么影响?

正如几个世纪以来地外文明的概念已经进入人类文化一样,人类灵魂的概念也是由人类中的神秘主义者提出的,他们与生俱来的敏感性使他们能够体验到我们称之为“灵魂的”更高频率。如果你是一个探索者。你将发现一打灵魂概念的定义。这足以混淆最深的智慧。基于信仰扮演了巨大的角色,有些人会简单地选择退出,成为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

信仰在所有灵性的事物中扮演了一部分角色,这是因为我们的五种感官或科学技术的镜头无法捕捉到更高的频率。由于人类仪器被世界的极性分散了注意力,被成功、贪婪和魅力所驱动,导致对灵性平等的微妙力量感觉迟钝。因为灵性世界不符合我们的五种感官,或者它们的关联在面对生存时是可疑的就对灵性世界失去信心是一种耻辱。对看不见的东西失去信心是在浪费生命。你最好简单地说,“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考虑各种可能性。”

这是当你阅读这些作品时我建议你去做的。提醒你自己,‘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考虑可能性。无论是过去、现在和未来,在地球上都没有人能够了解它的一切。每个人最终都必须对自己说:“我不知道,但是我会考虑各种可能性。”正是在深思中,我们感受到我们通向一体的道路,同样,正是缺乏深思,令我们退回到分离和自我的认同里。

有很多在这个星球上化身为人的人是灵性领域的老师,或在某些方面,有些方法帮助其他人获得洞察他们治愈和理解的独特能力,直觉的共鸣是你评估特定路径或教导的更高频率的能力的关键因素。翅膀制造者既不是路径也不是教导。它只是一种建立在灵性平等基础上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生活方式里,它建议不要去评判,而是仔细区分分离的较低频率和联合–一个和所有的-的更高频率。

当你感到某人不在联合的频率里时,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离开他们,但是你也可以通过传递你内在灵性平等的信息,以一种非评判的方式与他们互动。这不需要语言,只需要非评判的行为。在这个时候勇气很重要,因为勇气需要在面对分离时慷慨。这有时会让你感到被利用了,或太软弱了。但事实上,那些在理解上很慷慨的人,是这个星球上服务于他们的使命的真正战士。

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的人将被介绍到一体和联合的频率里,而他们中很多人将来自分离的道路,当他们第一次接触到灵性平等的概念时,他们的表达可能是尴尬的。我们都在学习如何生活在这些灵性平等和联合的新频率里,有些人很快就毫不费力地接受了这些新频率。而另一些人,可能准备不足,带着谨慎和一点点胆怯进入这些新的水域。

从有关物质上的关注和成就的“真实”世界移动到灵性平等的无形世界是困难的。因为在无形世界里,一切都被简化为直觉的共鸣—仅仅是心灵智慧的低语。在未来几十年里,很多人将跨越这座连接世界的桥梁,对很多人来说,这将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旅程,他们将需要慷慨的理解和慈悲。

翅膀制造者只是希望通过拓宽、深化和扩大个体和他们的灵性中心之间的入口 ,来激活人们,使他们对灵性平等有更高的理解。这需要实践。需要个体将自己视为自己灵性的实践者,而不是其他人的。

你可以借用任何对你有用的作品,任何与你的灵性中心共鸣的东西,你可以拿走这些种子,将它撒播在你周围,也许它们将成长为某种能够支持你的旅程的东西。然而,这些种子原本就在你里面。不要否定你的生命每一刻行走其上的灵性道路。不要假装你是一个由人类或甚至是外星人设计的系统的机器人。不管你生活在哪里,你的工作是什么,年龄多大,受教育程度如何,或你的健康状况如何。你都可以自由地相信和冥想合一的最高频率。如果你实践这个冥想,如果你把自我责任带到你的灵性生命里,并且在你的行为里表达出合一的信息,那么你怎么可能缺少任何东西?

最后,我想感谢你,感谢你阅读这些作品时的开放态度。我衷心希望你会发现它们对你在这个世界上得不到充分服务的部分有激励作用,你接受的是这个世界的教育方式,被告知了关于你是什么不是什么的无数故事。而在这里,在这两卷书里,是另一个人—同样匿名—对你是什么解释得不多,而对我们将会成为什么解释了很多。

没有钥匙需要转动,没有神圣的咒语需要吟诵。开悟没有公式可背。取而代之的是,人类渴望毫无炫耀地表达一种真正的灵性平等。也许,甚至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因为它不是用眼睛看到或用耳朵听到的。它是我们每个人更深入地去感受内在的事物,并在那些时刻–仅在那些时刻–我们将我们真正自我的真实带进这个世界并分享它。当我们分享自己的这部分时,我们所做的就不仅仅是了解宇宙,或者我们是谁,或者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把我们新身份的视野带入这个世界。我们成为我们所有人新意识状态的制造者。

从我的心到你的心,
詹姆斯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入口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