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媒体画廊-赞雅密室

 

 第一室  意识的连续性

此刻,生命的语言对我来说就是呓语;
古怪的喉音密码无聊而不安地滚动着,
意识的木槌发出嘶嘶声,击中了巨大的定音鼓。
舞台造型徘徊在余晖里,
凭借着编舞的天赋,
在完全消失前,
一位演员微微鞠了一躬,纯真无邪
然后走下舞台。

一千张被光照得恰到好处的脸
怎会这么冷漠磕绊?
没有掌声?
那修改我们姿态的
冷酷淤泥不肯离去。
而时间戳,确保我们
作为共享色素的平行的灵魂
生活在时间的连续性里。
我们可以用脚步丈量这段距离。
我们可以战胜线性,
成为陌生人
从那有着难以缓和之需求的
共同墨汁里
抹去命运。(译注1)

分离的选择,
令一个宇宙挖着自己的疮痂,
无法修复
因此而重复;
令我们远离上帝的寂静。
信仰旋转,
我们是那织布机
想象着镜中的影像。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升起了。
胎死腹中的灵魂
由蒸汽构成,冉冉上升
永无止境。

回首来路不满意
眺望前方不见路。
紧闭的双眼
收集一粒光子
越过边缘
迅猛增加。

译注:blot a destiny,这里译作抹去命运,因为这个命运指的是人类在这个世界的命运是一早就被编程的。所以是抹去。

注解:
赞雅第一室描述了将时间的元素从视野中抽离后翅膀制造者的普适性。

第2室 守护者

第二室 守护者
瘫痪时刻
转变大声吼叫。
时间堕毁在黑色的停机坪;
和一堆铁王座上。(译注1)
地壳板块如同胜利游行中的欢庆者
朝我涌过来
我的心在蓝色、粘稠的液体中旋转
它的离心力
永远在把希望
从缺失与不足中分离出来
现在,对,就是当下,
一个分钟的池塘
就像从古代金字塔切下来的石块。
时间修复了,
我的灵魂能够再次吐出柔软的香草词
到被亵渎的大地上。
谁或什么东西介入了?
守护者放弃誓言
保卫朝圣者
以免他们自我伤害?
一个被困的守卫
决定—
在命运瞬间的颠覆中—
极其缓慢地
成为我?

深入的搜索
揭示了一只单眼,
不受束缚的王冠
秘密地膨胀。
它神秘的披风,
如同解开的复调
像翅膀一样悬垂
当它轻触我的肩膀
我就发出微光了。
一个有翼的守护者
走了出来
我感到自我毁灭的倒计时开始了。
强迫性地往前迈出一步。
与之相互凝视。
固执的抵达者
无法被遏制。
呼唤一个
被逐出真空的名字;
宣示其自身
像最黑暗的夜空中爆发的
一道闪光。

守护者内在的
守护者,
永远蔑视裁判所,
对买来的裁决和
体现出来的剥夺
发出了急切的警告。
蒸发了的世界
被扔进了一个未知宇宙的
堆肥里,
揭示了一个无限的名字
它是永恒灵魂
的名字
迷失在了上千个速朽身体的
有上千链接的链条里了。
每根链条,都是一个守护者
每个守护者,都是一个赐予智慧的人。
每个赐予智慧的人,都是一个上帝。
每个上帝,都拥有一个宇宙。
每个宇宙
都是一次万物的发酵
遍及时间的所有琢石。

瘫痪的时刻,
钻石核心的透镜之下
一个永恒的完美
不被打扰
像山泉喂哺的小溪一样
流进燃烧的森林。

译者注1:一堆铁王座 。原文a pile of thrones 。这一句紧跟前面黑色停机坪,thrones这里是王座的意思,比喻的是精英的权力。随着线性时间的结束(撞毁)而瓦解消失了。平等胜出。
然后地球板块(七大洲)原本是分散漂移的,这时就结束分裂而走向联合一体(挤或涌过来)。这一段是描述黑色停机坪-精英分子(一堆铁王座)倒塌后人们欢庆平等的胜利。地球板块在这里是比喻各种不同信仰和肤色的民族。

注解:
第二室是一个人的守护者是如何在冥想的宁静时刻进入他们的世界的抽象描绘。

第3室: 靠巨人而活

第三室 靠巨人而活
我离开时,大地局促不安。
我在临别时听见它的声音,
阴沉的语气
在所有的屋顶上轰鸣:
“他以前不是靠巨人而活的吗?”

隐喻的角色
像关节玩偶模特
神气活现的命运诱惑者
永远走在前面,
交换同情,
延迟报应
为了陈年旧书中黑暗粗鄙神灵(译注1)
资不抵债的触摸。

为了倒转的记忆,扭曲的藤蔓
和大地起伏的赋格曲,
我们忘了去拜访上帝的酒庄。

我学会了在内心安顿下来,
身体之外,
无惧死亡不透明的披风
像一枚叶子,慢镜头飘落于
黎明寂静的森林里。
我血管里的节奏
被灵魂的导师
带入壮丽的未知世界。
爱与死
它们捆绑在一起
犹如心脏的起搏器,
无论平行的灵魂
勉强能飞还是完全不能
在最安全的保险箱里
它们尖锐的苦难都无人倾听。

我不能保证我的就是你的。
我不能代替你去看
我不能作为敌对者而活着。
我不能追逐有限的视野。
我不能保证你不被遗忘。
我不能给你无罪的葬礼。
我不能指责
命运木偶的歌利亚错误。
我们还不如是蒸气。
可塑,微小,如幽灵。
没有了附着点;
绳子就掉了。
巨大的手缩了回去,毫无抵抗。

但有一条
通向最核心的道路。
集体的心灵倾向于寻找一个救世主,
它一直都存在
它将一直存在。
这个救世主就是集体。
它一直都是
并将一直都是。
在那永恒的宁静中心
野性的灵魂
聚集在天空,歌唱
合一存在
的原始赞美诗;
合一的集体存在。
合一。
集体。
存在。

我曾听过这歌唱。
它仍然闪耀着意图的光芒
把我们引向内在
那未曾破碎的,
被揭开的地方,
等待我们的记忆联合起来。
这就是全部。

过去的历史—
所有历史—
不是对与错,
充满道德的确定性。
而是全体和一个
之间的对话。
吸引子- 一体
不是开始和结束,
也不是结束的开始。
它是之前和之后。
它不是全体的集合。
而是统一的一体。
两者之间的差别是无穷大的
如同宇宙的影子。

译注:
第一段,HMS人格自我不愿放手。
第二段。the black crude spirit in crusted books.陈年旧书,经典的就是一些通灵书籍。如玉冉夏之书之类。描述了一大堆表面的真相和空洞的光和爱。说它们资不抵债,就是说读这些书获得的抵不上被它们误导和消耗的能量。
第三段,说的是人类沉迷在世俗戏剧和不断重复的程序里(大地起伏的赋格曲)。忘记了本源(上帝的酒庄)。倒转的记忆,就是把虚假的人格当成真我。把灵性的自己当做不存在的假的。大地的象征跟随上下文。有时代表物质性世界,有时是俗世,有时是物质性人格。它在wm的象征里,并不是绝对的。
第四段 settle within,指的是活在内在的主权状态里,就无惧外在自我人格境遇的风暴和挫折。爱和死,爱是平等一体的意识状态,死象征物质世界各种生离死别。两者是交织在我们的人类仪器里共同作用的。参考天气指挥家里的一句话:一只耳朵聆听生命,一只耳朵聆听死亡。

注解:
第3室像第2室那样,描述了监护老师通过现场环境与学生互动。在落入监护老师的紫罗兰色光柱中,是一个蛇形图像的象形文字,通常在每条曲线上用圆圈表示。我把这个图像称为“诱惑者”,如同伊甸园的蛇一样。启发人类到善与恶的知识树的艰巨任务落在了蛇身上。蛇如何成为诱惑者的化身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自从创世记这本书出现以来,它就难以磨灭地与诱惑联系在一起了。
如同与所有创世故事及其对地球上人类物种的介绍一样,有许多种解释。诱惑者的象征符号是我用来表示善恶或极性永远存在的方式。当前发布的近100幅画作中,约有一半在构图中的某个位置包含了这个象征符号。这是一个基本主题,善恶的知识会诱使人们做出判断和谴责(宗教上来说,就是谴责罪恶)。
这个符号在古箭画廊里不太突出,但在密室1、2、3和4中首次出现。这个符号随着时间而变化,但它仍然是善与恶的蛇或诱惑者。诱惑者是知识的发起者或激活者。它不是魔鬼或恶灵。它为超越的目标提供了善与恶的体验。实际上,就像所有事物都被划分为极性一样,善与恶之蛇为人们提供了关于善与恶如何在无缝结联合中运作的知识。
它是超越的提供者。通往主权整体意识状态的路标。

第4室 蛇依然存在

第四室 蛇依然存在
必须采取极端措施,
而不是只有陈词滥调,
却没有具体的方法。
以侮辱的方式追捕猎物
如同人类一样古老
脱去它一代又一代的皮肤,
但蛇依然存在。
你可以尝试成为所有太阳的总和,
就像是一个火花
密谋让它的钻石宿主
眼花缭乱
但蛇依然存在。(译注1)

我们被插入了错误的设置
像彩色玻璃的流浪者
被紧紧地嵌在灰色的石头里。
不知羞耻的牧人看守着
真理博物馆里
嗡鸣的光和发霉的空气。
神圣的风琴发出低沉的音符
绕着它们冲突的四肢旋转,
但蛇依然存在。

火焰逼近来
被风放牧
供认它们是唯一的保护者
保护人们免于绳索的捆缚。
绳索被握在令人窒息的手里,
一个进入到遗忘里的滑落
正好到达极乐世界的边缘,
离家这么近,
但蛇依然存在。

镜子里的面容依旧,
模糊不清的来世被不偏不倚的平静解决了。
你看着自己的映像,
仿佛在撬开油漆罐的盖子
去完成一项作品。
当其他一切都失败时
你可以继续向前迈步,
向前呼吸,从稀薄的空气里
汲取生命。
感受那魔力!
但蛇依然存在。

最后的决战姗姗来迟。
善与恶的知识
结出了枯萎的果实。
二元性挖掘
以恢复其被隔离的一片天;(译注2)
唯一值得注意的食人者—
咬着尾巴的蛇—
将以时间的肉体
为食。

当蛇依然存在
当孔洞穿透我们
并分散我们的视线
我们如何继续绽放?
我们如何聆听,
只是聆听,
聆听,
当那嘶嘶声依然存在
蛇行让人感到不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归来者,
穿过土制的外壳
像种子的密码
推动着寻找光。
一棵树倒下了
没人听见
它撞击的回响。
回声持续
向下深入到那我们称之为生命的
空旷洞穴般的空间。
我们几乎没有留意到,
但蛇依然存在。

译注1:前面三句承接上一室的注解。蛇代表二元性和世俗的各种诱惑。一开头就说必须采取极端措施,就是要清除蛇的诱惑者。我们活在人类仪器里时,热衷于让人眼花缭乱的蛇就一直跟随着。误以为它是自己。这是在描述蛇性的顽强(皮脱了一代又一代,却活得好好的)和狡猾(骗过代表真实自己的钻石宿主,)
译注2:resume its quarantined patch of space,以恢复被隔离的一片天。神圣的自我空间,可以参考内在自我之旅中内在自我的密室那一篇。

注解:
第四室我称之为鸟女,这些在神话中以赛林的形象出现,虽然在我的描绘将鸟和女人分开了,但它仍然是赛林的画像。
译者注: 俄罗斯传说,赛林是在伊甸园和幼发拉底河附近为圣人唱歌祝喜、使凡人疯狂的天堂鸟,脸和胸脯像女人,腰部以下是鸟身。也就是人头鸟身。

第5室 不是没可能

第五室 不是没可能
好奇的翅膀,
忘记了它的锁链,
以锤击般的精确收缩肌肉,
身体向上腾起。
锁链的拉扯
终于被感受到了,
就用夹紧的嘲笑移去了希望。

有翅生物
被迫接受一个范围,
但拥有伊卡洛斯的幻象。(译注1)
这个幻象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直到在规范的重压下
范围被压缩,
而好奇的翅膀
变得不太好奇了。

地图有边界。
它们仁慈的演绎
顾及了
锁链的长度,
投入的精力
位于中心的家。

分离的神经节
照亮了它们的传入路径
我们跟随着它
如同汹涌河流里的
残骸碎片。
不需要地图或翅膀。
那些是留给神秘传说的
黑鸟牧师在那里
用他触须般的手,
羞辱他的信众。
范围越来越小。

我们是俘虏
被密藏在暮色的迷宫里。
什么力量在保护我们
免受什么力量的伤害?
镣铐在戏弄我们。
翅膀令人厌倦地拍打着。
最后的故事在等待讲述。
当它讲述时我们能及时赶到吗?

如果家不在我们的地图上
也不在我们的翅膀范围里,
那么它在哪里?

筛洗过的真理
被亿万次的呼吸吹过
站得那么高,没人能看见。
波长小得无法分割
如同原子碰触留下的印痕
我们的嘴不会移向这些
节奏和声音。
这个故事此刻正在被讲述
就在这里。

完美无瑕。
无可挑剔。
想象之中。
不,不是没可能。

译注1:伊卡洛斯的幻象。伊卡洛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他在跟随父亲逃离克里特岛时,他因飞得离太阳太近翅膀融化跌落水中丧生。伊卡洛斯的幻象在这里代表飞翔的梦想。

注解:
赞雅密室5讲述了量子存在,以及人们在运用单眼时,它在生命这里的绽放。

在过去的400年里,单眼被各种邪教和秘密团体所占用,然而,它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作为灵魂出窍的象征。萨满广泛地使用这个符号来表示一个人脱离了他们的身体,正在作为一只漂浮的脱离实体的眼睛体验生命。它与一个人可以达到,但不能维持—至少在身体里的时候的意识状态有关。

荷鲁斯之眼和拉之眼与神话有关,神话暗示独眼是抵御敌人的一种保护形式。这只独眼后来被用来象征上帝的全视之眼。它被称为上帝之眼;有意无意地提醒人们—上帝正在观察我们人类的行为而最后的审判就要来了。作为一种视觉表达,它被认为是共济会的艺术发明,它最引人注目的表现是在一美元的钞票上。

与造翼者有关的单眼是主权整体意识状态的象征。它不是萨满巫师那样的现象主义。或埃及神话里的保护主义者,或上帝之眼的无所不知。而是一种相互关联。 进入伟大入口的透镜,可以在有意义和有目的的体验中连接所有意识,尽管在各个领域都存在动荡和相对混乱。

第6室 新普罗米修斯

第六室 新普罗米修斯
身体看。
情感感觉。
头脑捕获。
灵魂被
我们无法看见
或感觉和理解的
火焰
点燃。

信仰,一块了无生气的土地,
从合一矩阵脱离。
它通过拉上天幕,释放天使—
好的和坏的
而生存下来。
我们的二元世界
植根于正义的非理性。

不归之门,
由一个残缺的头脑构建,引导
最后的呼吸者到他们的生命回顾
参照着二进制代码的白板。
没有调试。
没有真正的释放。
只有不断迂回重新进入
影子的洞穴。
排练是策划的。(译注1)

也许柏拉图经历过这种幻灭
所有陷入超脱境界的—真正的神秘主义者
当他们偶然发现了
火的源头时
都看到、感觉到和悟到了。(译注2)

在二进制世界里
从没有什么教育。
它是一个编程。
火的源头
和编程的源头
并没有以任何方式
纠缠在一起,除了一种
它们是一体的。
正是在那里
幻灭踮起脚尖,挥舞手臂
喊叫:只有舞蹈。
(谢谢你,T.S.艾略特。)(译注3)

寂静点的笑容,
蒙娜丽莎的分身。
E=MC2 ;
但火不是能量。
也不是舞蹈。
如此截然相反的事物怎么会是一个?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公式
来穿透古怪的(你也可以称它幽灵似的)
跨维度秘密会议
并给人类带来一个新的普罗米修斯。)(译注4)

译注1:参照二进制白板,这里提到人类意识系统是根据高级的数学方程式设计出来的。而二进制的符号0和1恰好对应逻辑运算中的对和错。

译注2 柏拉图是古希腊雅典哲学家。著有著名的理想国。一般认为他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这里指出他是真正的神秘主义者,用现在的话来说是灵性大师。因为他是最早说出这个世界是个影子而不是真实存在的事实。

译注3 T.S.艾略特是美国现代派诗歌的开创者,他最著名的诗是《荒原》。

译注4: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是盗火英雄,而这首诗就是关于火的。重新定义了火的概念。不是能量,是无形的。
  如果说旧普罗米修斯从宙斯(阿努)居住的奥林匹斯山盗火给人类,是帮助人类在物质生存下去,就像是诗中说的好天使,属于一个二元世界的神话的话。新普罗米修斯从最初源头居住的“上林郎池”(神谕石画廊图片)盗来新的火,帮助人类认识觉察到无限的自己。所以这看不见的火是无限的力量,意识的能量,诗里说的’火不是能量’里的能量,指的是物质的能量。与意识的能量是不同的。

注解:
独眼曼陀罗上有一个无限的符号,不言自明。如果你已经读了前面的注解,毫无疑问,你在解码这些室内绘画方面会变得更有经验。从现在起,我将只是简单地在这里或那里添加提示。

第7室 前面是绿洲

第七室 前面是绿洲
这些流泪诉说的眼睛,
漂浮在溪流边
溪流是从天堂或地狱流淌出来的,
我不确定。
它们都有门。
让进
或不让进;
有人真的知道吗?

两者都有可能。
没有足够的证据。
摆弄着杠杆
它随着空洞眼睛的愿望
上升或下降
人类,曾经耀眼如同白炽灯,
如今是窗帘背后的模糊光线。
梦想不幸被碾压成
长而无目的的波长;
回旋镖一样朝向自我
犹如喂食时间的猫,
粘着脚踝。

宝藏不在那不安的眼球里。
你以为要过的生活
将被退火成一块粘土
扔到陶轮上
重新塑造,
重新加工,
变成智慧的金色外壳。
只有你自己的手
能够用粉笔画出边界
并越过它们,
对你身后的检查站
和前方的绿洲感到满意。

注解:
这里的主题是相互连接,

第8室 证词

第八室 证词
我坐在一张长椅上;
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执事缩在讲坛后面
他回忆起他从中被救出的
痛苦境遇。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称之为证词。
在执事得救的时刻,
当时他陷入绝望的深渊
上帝伸手下来
救了他,
他当时赤裸身体。
连一片遮羞的无花果叶也没有。
(那些该死的亚当主题。)(译注1)

执事曾是酒精和无名毒品的受害者,
深陷于它们无情的暗流里。
最后他以胎儿的姿势躺在浴室地板上。
(不是伊甸园),
这时奇迹发生了,
一个声音对他说话。
我就想问,毒品是否还在发挥作用?
但当时是在教堂里,
我父亲就在我旁边。
我不想引来严厉的提灯
或者弯腰的小声斥责。

至少对执事来说,那个声音,
是真的。
他坚决地说,那不是他的想象,
他也没有身陷酒精和海洛因
的交叉火力。
不…
他十分肯定这一点。

相反,因那奇迹般的妄想
执事站了起来,半是哽咽,
半泡在水里,
我不禁好奇地想象
他那犹如刚出娘胎时的样子
执事听到的声音,
似乎需要大写,
因为他用大写来强调它。
对我来说有趣的是,上帝
应该使用大写字母,就好像它是个专有名词,
并且来自上帝的任何动作(动词)
或事物(名词),也应该用大写字母。
不理解为什么这样。
上帝不是一个人的名字。
即使当时我只有八岁
就知道上帝是一个不定代词。

还是回到那个声音。
执事的语气慢下来,
声调痛苦忧郁,
然后,他低声说出了声音对他说的话
(源于他自身之外,
他再次强调):
“振作起来。你有工作要做。“

嗯,我被正确地钓上钩了,
然后钓线卷起,
切片和烤熟,
然后就是这个要点?
那个声音?
上帝的声音?
这就是它说的全部?
就是这个救了你?
这就是你的证词?
这就是神圣的介入?
为了一个执事?
那于我呢?
也许那个声音会说:
“起床。你要上学去!“
我妈妈日常就说这话。
这是我的证词。

译注1:最初关于亚当夏娃的图片是没有无花果叶遮住生殖器的。后来才变成用无花果树叶遮住生殖器。

注解:
在赞雅第8室中,我们看到光环与个体是没有连接的,以不相交的方式盘旋在上方。主题是关于潜在的能量显现在人类形体里时的创造时刻。

第9室 万物的原理

第九室 万物原理
如果我们要走钢丝
手拿公正的提帕尼,
敲出
它暴躁的节拍,
我们就必须冷静,沉着,泰然自若,
不受外部影响。

在我们身后
秃鹫在天空盘旋,
盘旋的黑点越来越靠近来
污染大地。
一只脚伸出去
绳索因重量而紧缩。
下面很远的地方,一条响尾蛇
从灰色岩石的后面窜了出来。

万物的原理
都被编织在了钢丝绳上
只有蚂蚁能看见
它的密码。
我怀疑它是否能解释
蚂蚁或我们中的任何人。
解释每一件事?
真的吗?
你是说一个理论解释每个维度里
曾经存在或存在过的
每一件事?
你指是说也包括未来吗?

有没有这样一个理论
能够连接所有的点?
没有遗漏任何东西,
甚至没有东西本身?
我想知道如果这种理论成为现实
这个奇迹会在哪里找到。
突然,
从无知的黑暗中
我们看着我们的银色屏幕
看到了万物相连的
无从反驳的真理。
我们中有谁能理解?
钢丝绳太高了。
网,太稀了。
密码,太小了。
而我们的头脑,太迟钝了。

当钢丝绳收缩时
我们的心陷入了恐惧。
向后看着木制平台
有一把比萨斜梯的
一小块安全之地。
然而,钢丝绳的另一端
还是有牵引力的。
喋喋不休的鹦鹉嘴巴阻隔去路
批评所有原创的事物,
万物的原理
是所有原创的事物中
最有创造力的
原因很简单,它把
万物
编织在了单一的织物里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创造力的呢?

注解:
赞雅第9室介绍了翅膀和根的清晰位置。这意味着地球和更高领域之间的自然张力。即使是“天使”形象也是有根的,虽然它为同样有根但没有翅膀的女性形象提供了帮助。这两个人物之间有一种传递的感觉,有一种共同的灵魂情结,就像有一个共同点一样。
新月在这幅画上表现得很明显。虽然有些人可能认为新月象征着一种宇宙元素,但在造翼资料中,新月有着不同的含义。

这是我的作品中比较一致的符号之一,贯穿在四个已出版的画廊中。月亮的符号实际上代表新月形的心,如它在医学术语里的称谓。当月亮的符号在翅膀制造者的室内艺术中出现时,你看见的是发光的心,而不是宇宙的身体。

心脏在怀孕的22天内形成。它最初形成一个“心场”,然后开始变成一个新月形的管状物。哺乳动物普遍都是这样。最终,这个新月形变成了左右心室和心脏本身的神经元活动的源头。

在第九室的背景下,这是心被唤醒的象征。

第10室 一体和平等

第十室 一体和平等
那些你听过的故事
令你向天空贩子祈祷。
以太空幽灵的重量
精灵旋舞。
你放下紧握的手,
垂落两侧,叹了口气。
低头看,
地板破碎,
呼吸受阻
在无线的世界里结结巴巴。
不平等的谎言,
被遭受遗弃的傀儡们竖起来,
象纸一样薄,
却如信念般坚固。
开叉的舌头将这些故事
焊接在你头脑的地下室—
一扇为盲人准备的窗户。
平等到底是什么意思?
平等是来自另一边的概念。
在算盘的这一边
它还没有繁殖。
它是角落里的孤儿,
循循善诱的低语声
中性地站立着
如同空荡荡的
空间里的雕塑。

我们能看到它,
触摸它,
以我们的头脑了解它,
想象它的目的,
但是,它回望着我们
就像一只大理石眼,
毫无生气。

一体和平等是圣歌。
一体和平等。
一体和平等。
1&=.
也许这更像是一种祈祷
而不是吟唱。
也许是一种断语?
也许是一个希望?
肯定不是咒语。

在失重状态下旋转的天空贩子,
等待着更多的声音。
特许经营的合唱团
其受雇工作就是
离间,
分裂,
解说,
最后变成绳索
捆绑你
把你变成七十五亿张蓝图中的一个,
偏离凝聚的灵魂。
伪装成一种东西的粒子
对它自身一无所知。

你把你的命运抵押给
那看不见的巨人
他混乱的内心构成了你的道路。
你起来反抗,
用新的法则赢得胜利,
匍匐向那
飞翔中的平等球门。

精灵睡着了。
三个愿望
在时间之风中吟咏。
它们是:
一。给我们不朽的生命。
二。给我们不朽生命中的自由。
三。给我们目的。
第四个愿望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
气喘吁吁地耳语:
给我们平等。
精灵皱着眉头,
绿色的手臂肌肉发达,
“只有三个愿望。
你不能要更多的了。
你想替换其中一个吗?”

迷失在它们的蓝图里的粒子,
一齐摇头
向各自分裂的道路爬行而去。

注解:
在翅膀制造者资料中,有一些是关于同时过着多种生活的。它是平行世界和多重存在的一种形式,全都发生在同一时间框架(但不是空间)里。赞雅第10室以抽象的形式描述了这一点.

第11室 我们的家

第十一室 我们的家
当一切都失败了时
我会想起我们的家。
甚至这个词就让人温暖。
我可以闭着眼睛
把手伸进很深的抽屉里搜索
手指如同眼睛。
当我想象家时
没有手指也没有眼睛。
它是某种类似光的东西。
不受天堂和地狱的
限制。
也自由于
在黑白边界巡逻
的传染部队。

解放是终极的家园。
没有边界
大门,
篱笆,
护城河,
围墙,
房门,
或屏障。
没有抗体带着迟缓的卷须
巡逻。
没有解毒剂来解决毒药的
邪恶勇气。

家是铸造于矩阵;
一个无编程的
无限的源头。
一个神秘的巨浪,
类似一个半隐半现的强大形态。

当一切都失败了时
让我聆听原始的赞美诗
在高高的,无装饰的
松树间翱翔。
让我感受那狂喜
当光和空气
暴露出灵魂的心跳,
而它的鼓声
令人无法拒绝其召唤。

当其他一切都失败时,
我想起了我们的家。
在我最后的消耗中
我只会说这几个字:
我们的家。

第12室 我最安静的声音

第十二室 我们的家
如果我能说出
我身体最安静的声音,
我无疑会来打扰你。
我想告诉你,那些高贵的姿态,
迷惑于魅力和名利
都是编码的不满足。
我会告诉你搜索被抛向了
错误的方向,
因为地图被绘制在了
在钢铁之翼下面。(译注1)

我会告诉你
有一样东西不见了,
在我们每个人里面冬眠
在我们放弃希望和信念的时候睡着了,
它是我们平等一体
的证据
我想告诉你,如果你
愿意从心而活的话
这个证据并不难找到。

只有在那里
证据才会浮现
如鲸之呼吸。
我想告诉你,头脑是一个棱镜
区分颜色,
分离形式,
切割现实;
而心则融合,
混合与汇合。

我会用我最安静的声音,
甚至连蚂蚁
都竖起耳朵听的声音
告诉你,证据
就在心里面。

第13室 没有庇护所

第十三室 没有庇护所
我走在一条小路上
荆棘丛生,
它们从地下窜出来
往斜刺里蔓延
寻找着剩下的庇护所。

你能看到这个庇护所吗?
看不见的马厩圈养着我们。
严厉的声音指挥着我们。
大浪淘沙把我们拉得更近。

我们的目的是借来的
来自一个泥塑的地主,
表面镶金镀银,
闪耀着令人眼瞎的光泽。

在庇护所里
一代又一代人的
顺从
被掏空,
被稀释成相同的主题:
罪恶和缺失。

基于罪恶和缺失的
庇护所,怎能算是庇护所?
奴隶的绿洲?
幻觉里的绕圈?
魔鬼阴影的牵引?
被蚀锈了的希望的海市蜃楼?
一个救赎之梦
在那里灵魂得体地穿上了
鞠躬的头脑。

我走在一条小路上,
蜿蜒曲折,一路上点缀着眼睛
它们能看到转弯处并翻越大山。
能看到背负业力船货的人群
若非无知,就是冷漠
他们的地图包含了
整个学识的星系
那里没有庇护所。

注解:
这幅室内画作展示了二元性的力量,它能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令我们分心于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唤醒和保持清醒。更高频率的传输正在进行中(光进入中心人物的头部),但是一个人必须努力去表达行为智慧的行动,否则它们可能会受制于二元性,降低了他们对较高频率连接的领悟。

第14室 目的达到了

画中英文字是:The known(已知的) ,the unknown(未知的) ,the unknowable…(不可知的)

第十四室 目的达到了
不要被虚无主义的犁
引诱了。
它的种子发芽,
虚无主义者相信
是因为阳光,水和土壤。
它们是某种不可言说的事物
平等和相反的作用,
在那里,真实的,不真实的和超现实的
校准了一个臣服的磁扣。

启蒙运动模糊了
不可言说的事物,
像日月食
削弱了月亮或太阳。
光的核心不曾改变;
封锁的程序
通过世代相传的时间
潮起潮落
科学将证明永恒的神秘主义。
日月食总是暂时的。
但在阴影里
感官活跃起来。
目的就达到了。

注解:
有几幅画,文字进入到画布里,在这种情况下,它是三个简单的词:已知的,未知的和不可知的。这幅画是高度抽象的和立体的,以带进不可知事物的神秘频率。

第15室 还有谁?

第十五室 还有谁?
在所有这些变化中,
我们能盲目地活着吗?

?还有什么物种在召唤火焰?
还有谁在地球上行走?
赤足踏在大地上,
双臂高高举起
争论看不见的真理。

还有谁?

我们能盲目地活着吗?
像穴居者紧靠墙壁。
等待着幸存者划开
他们半透明的皮肤?

还有谁?

如果我们指责神灵或鬼魂。
我们就失去了连接。
我们就变成分离的原子核。

指责像原油倾泻。
浓稠,凝固和有毒。
注入的空洞非常满意于
它铅灰色的声音。

我们的集体头脑
构造的救世主
带着罪恶和羞耻的金色声调。
恐惧来袭,我们拨打心灵电话
呼唤那不可见的
赦免我们。

指责是简单的,
它像雨一样落下。
他像水一样流入
装满一个
半空的杯子。

还有谁?

注解:
有时候,绘画的目的是唤起一种敬畏感,而不是唤起一种美感,而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试图在42 x 30英寸的画布上描绘多重宇宙是一个挑战,很少有艺术家会接受这种挑战,更不用说尝试了。这是我的尝试。

第16室 纪念碑

第十六室 纪念碑
如果在它短暂的一生中只有一次
泥塑的生物坚定地将它整个存在
托付给一颗指引的星星,
完全不考虑后果和代价,
坚定的心,坚强的意志,
完美无瑕的灵魂…
它将永远被歌颂和铭记
名列最勇者之列
尽管只有其使命的成功为人可见。

承诺的行为砌成纪念碑;
自愿将自我重新定位于
滋养种子的内核,
生命之花的芬芳
所有生命所源自的地方。
这应是对我的要求,
去成为神圣起源的萌芽
如果回顾得到了什么教训,
我将在安静的沉思中骄傲地致敬
热情无畏的神之火花鼓舞并激励着平凡人生。

注解:
赞雅16介绍了翅膀制造者视觉词汇的新元素:灵性向导。中心人物头部两侧的两个金色人物是灵性向导,与那个特殊的实体合作,伸手并触摸无限。该图显示了物质主义的角,物质性的根和提升的翅膀。这幅画的左边是星体和宗教世界。我经常将心描绘成夜空下的沙漠,通常会有一片水面反射新月。所有这些都是解码图片的象征性线索。

第17室 皱纸之门

第十七室 皱纸之门
向内召唤。
写作继续,但文字还没有来到我这里
就在我的视线之下
失落了。
一只属于我的手
握着一支属于你的笔
在一张属于我们的纸上。
它白色的几何图形。
象门一样盯着我,
拒绝我,
利用我来破坏命运。

我知道疯狂在你内心
潜伏并自我繁殖—
每一代都更疯狂。
直到我们所有人,
都竭力想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那最后的亲人
我影子里的
一个沉默的怪兽。
的确,这不是你的错
你是生病的花朵上的
一片金色花瓣。

为了让你高兴。
我已经在地板上
揉皱了另一张纸,
另一扇门拒绝打开
于是我就关闭了它的存在。
无论如何,对我的话来说
你的笔都太细了。
而我的手
厌倦了否定。
我能容忍野蛮的微笑。
在愤怒中剪下的那绺头发
在夜晚打开的门闩。
那把你抓进他们笼子里的昏厥。
只因你给的那份礼物。
并不是那么小。

孤独公路上的缪斯;
在反模仿的筵席里
巡夜的探照灯
你把我带来这里
看我在你发疯之前
徒手铺设的
充满折痕的门。

在这个我们称之为地球的冷漠混乱中
我俩都听到了道歉。
刺痛了我们大脑的犹豫不决
我们浑身浸透了
神圣的汗水。
揉皱的纸无冷酷的色调
围绕着我
象下面乳白色地毯
脸上的胎记。
死气沉沉而怠倦
他们在否定中模仿残忍。

但和你一样,
他们的否定是算计的一部分——
不友好的那种算计。
“坚韧的爱”,你说。
“是真爱的唯一见证。”
你牺牲了自己的放弃,让我可以
行走于
上面
和下面。
收集话语,它们沦为火柴杆
短暂光芒的猎物。

你送的小礼物
并不是那么小。
它没有维度。
它根本就没有存在感,
然而它给与承诺就象太阳可以让人看见。
月亮可以梦想。
山带给人希望。
大海可以感受。
沙漠可以渴望。
森林可以交谈。
地球可以生存其上。
人可以去爱
以及可以早早离开。

我知道你了解我们。
你把自己紧紧贴在我身上
在爱的假声中。
我想这不够
但这足以创造出我们。

当你走过我身边时,
请记住,你对我有过的任何想法
都不是我。
它只能是我们,
因为我从未在没有你的情况下
独自一人在这片大地上行走
奔跑、爬行或躺着
从未。
nie。(德语不的意思)
从未。

我被剥夺了的天使,如果你发疯了
而我的血肉
被揉皱在地板上
仿佛死神脸上的一个胎记;
我将徒手
为你砸开大门。
我会跟国王谈。
我会跟他说你被宽恕了。
我会把你的小礼物拿给他看
它并不是那么渺小的。

“在一个疯狂的世界里
只有仁慈。”
我记得你话语里的隐秘目标。
那是我的心,
一个无法被笼子削弱的东西。

象傍晚的一道影子
我会等待你归来的一刻。
国王将和我一起走在大地上,
聆听你的到来。
等你来了,
我将从我那一份口粮中逃走。
躺在你的上面,心连着心;
寂静的舞蹈,
透明的翅膀。
神圣的艺术!

当时间到了,揉皱的纸,
将话语象火球一样发射出去
越过护城河,
越过石墙
进入到珍视理智的
聋子的国度…
灵魂们最终和我们一起
坐在火旁欢呼。

我们没有疯。
当我们象一个肺那样屏住呼吸
当我们对纯洁的处罚
闭上眼睛。
当星星朝一片树叶说话而
我们拦截了对答,
象一个人一样
微笑。

注解
第17室是关于“无形世界的感觉的存在”。这幅画试图唤起观众的惊奇感。在我们本地宇宙里总是有更多的事情发生。我们的五种感官不允许我们的大脑处理所有这些频率。这幅画让你感受这个一直围绕着你的广阔的多维世界。

第18室 这么,这么慢

第18室 这么慢,这么慢
你不能用圣水灭火。
你不能引诱风服从。
你不能在强者中找到最弱者。
你不能回答那无法回答的问题。

如果你过了一辈子
重力向下毫无缓和。
你就不能不相信
不能是能够的极限。

生命是卑微和庞大的野兽,
一个寻找余烬的火绒之夜。
一个被解缆释放的废土世界;
舔掉它错误地记得的损失。
皮肤下的行为绽放
他们的内在导管已安装完毕。
虚荣展开扫帚的鬃毛,
将美德扫向大街。

如果我们付出,真正地付出我们自己,
内在的水就会变得圣洁。
我们就会知道宇宙所讲的,
即使它似乎说得
如此地慢。

注解:
第18室是描述新意识的“诞生”

第19室 自由意志的座位

第十九室 自由意志的座位
心引导头脑
到一体和连接。
头脑把心带向
分离的红色面纱。

谁的手抓着方向盘?
它被称为自由意志的座位
是有原因的。

注解:
我将让你自行解码。(提示:这首诗会有所帮助。)

第20室 真金

第二十室 真金
跟随席卷大地的火焰,
象被闪电驾驭的风暴,

我看到地平线被强大、勇敢的手臂
抛向了遥远之地。
在折叠着神秘的褶皱里,
我看到一个未来
在那里,一百亿种不同的信仰
解体成为一个。
从内到外地阐明了
为什么奴役最终会消亡。

从时间在地球上诞生伊始。
我们就被奴役了。
我们接受外壳,
仿佛它就是我们自己。
灵性的愚人金。(译注1)
炫目的光。
天使寄主的魅力。
等级制度不为人知的虚荣心。
它的接收者;痴迷于爱的
长着u形嘴巴的人们。

主权是不可分割的。
它不是从母版切下来的。
金子到处都是。

没矿可找。
我们自己就是金子。
没有有/没有。
只有幻象。
编程。
谎言。

真相?
是的,它是值得寻找的。
但是它在之下和之外,
还看不见。
它是隐藏和静默的。
它会让我们从梦中醒来,
也会让我们在噩梦里沉睡。
它在我们行走时奔跑
在我们爬行时行走。
它似乎在嘲笑
仿佛一个无害的念想。
真相,
如同完好无损的玻璃一样清晰。
绿洲还是海市蜃楼?
在那正中央的某个地方,
吟诵着罪恶的威胁。(译注2)

我们站在完美的玻璃前,
看着死亡的晦暗礼物。
我们在每一个评判和指责里
删去爱。
然而爱依然存在
唯一的游戏。

译注1:灵性的愚人金,是黄铜矿,假的金子。
译注2:在那正中央的某个地方,如同人们说的极左极右,但是很多时候中间也是一种极性,如果不论情况,什么都机械套用宽恕包容一体的话。

注解:
这是翅膀制造者艺术收藏集中的为数不多的绘画之一,其中的主题是完全抽象的,但是这次,它不是几何图形,而是有机的生物形式。这是将象形文字的概念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就像放大一个字形并真正观察粒度,就像把它放在显微镜下一样。这个象形符号代表主权整体,包含(主权)和连接(整体)。

第21室 完成

第二十一室 完成
好古怪的一个词,
仿佛任何活着的东西都是完成了的。
一切都在运动,
变形为新的表达方式。
全都集合在
神秘的吸引子那里。
我们在解除束缚的同时
重新连接。
我们的经验是转变,
修改,
重组,
总是移动到
我们的下一个表达。

除非你画出围绕在一个生命
周围的时间之环,
记下变化,
否则完成是不存在的。
我们是改变

舞台,
剧本,
故事情节的演员,
一直到最后不可改变的一页。

在我们完成之前,
没有完成。

注解:
赞雅第21室绘画描绘了短暂的时间与“永恒”的时间框架的碰撞。永恒是所有事物的核心,它不可能存在于时间的实体中。只有概念。

第22室 目标已写下

如果我自由了,
那么墙就不存在。
就没有窗户上的铁栏杆。
没有胶带封住嘴。
没有战争
可以解决宿怨
或让夜晚
充满凄厉的哭声。

如果我自由了
那么就没有任何孩子
缺乏爱了。
没有仇恨的低语
也没有用笔书写的
命运的颂歌。

如果我自由了
那就没有道路了。
信仰抛出它们的裁决,
消融在一个不为人知的
预言的余波里。

如果我自由了
那么你也一样
即使我们被转移
到宇宙的
底层搁板上。
我们仍然是无私的自我,
没有被囚禁在虚幻中。
我们是这种认知的
管家和牧羊人
目的已被写下。

注解:
这幅画描述了日常生活的迷茫。我们中的许多人,当我们走在漫长的道路上时,会遇到消费、贪婪、魅力以及其他十几种不同的三维现实的交叉频率。这些频率会耗尽我们的能量,导致幻灭,这很容易导致抑郁。倒转的人物形象代表了这种状态。被一股令人分心的漩涡所吸引。然而,黑暗中的主要人物形象仍然存在,那就是主权整体。

第23室 如果

第二十三室 如果
如果你能把宇宙看作
是你的家呢?
如果你能和上帝交谈…
我是指是真的和宇宙神灵交谈呢?
如果宇宙中的最高频率
时时刻刻围绕着你呢。
如果你每天早上醒来
都在1100万英里之外呢?
如果你永远活着呢?
是的,
是的,
是的,
是的,
真的是。

如果你了解的知识全都失去
你要重新开始呢?
你会重新找到它们吗?
跟原来一模一样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灿烂的存在
为智力所累。
难道不正是时候
去进行倒数第二的犯罪(译注1)
睁开发亮的眼睛了吗?

注解:
有时,艺术家想通过颜色和形式来营造一种氛围。这幅特定的画是为了展示出冥想的氛围,以及这种冥想的行为是如何引起我们更高自我(在绘画的中心)的关注的。

第24室 破损

第二十四室 破损
受惊吓的人群
挤得更紧;
一群不祥的灾难,
在布满翅膀的天空中张开大嘴。
切换盯梢的集会对抗飞行。
掠食者在边境地区悄然出现。
有些有身体,
有些仅有水印。
紧绷的螺旋
带来压力。
压力带来损耗。
损耗带来破损。
破损带来修复。

治愈是与生俱来的,
如果被允许。
如果留出空间,
如果给予时间,
如果开放的头脑愿意接纳
治愈就能够介入。
碎石般的人群
啃噬着伪神圣的漂白骨头,
希望找到一条增长智慧的
滋养之路。

智慧无法在牧群中找到。
智慧无法在书中找到。
智慧无法在路径中找到。
智慧无法在他人身上找到。

头脑的剪贴簿里面
储存着梦想和渴望
就像亿万富翁的食品储藏室。
但是搁板上的智慧在哪里?

智慧是治愈。
它能识别和修复
破损。

注解:
智慧是治愈。这就是“赞雅第24”室绘画的简单主题。
     (六道火焰译)


此条目发表在混合的艺术, 诗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