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室诗

造翼者诗歌

James Mahu发布于1998年
翻译:六道火焰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第一室诗

 

聆听

我正在聆听那声音之外的声音
它在我午夜梦中的大地上驰骋
在封存着上古之光,古老而充满真理的
密室中游荡

我正在聆听那超越于我们之外的声音
它沿着脊柱看不见的阶梯
拾级而上,来到那神秘的书房
在那里,离经叛道的群书在永恒的光辉中狂欢
铅灰色的小字,承载着流沙般莫测的深度
精心润色的珠玑
将灵魂描绘成鬼魂,而上帝
一个倒转望向自身的望远镜
将我们梦醒。

从未开花的思想将我包围
象没有船员的帆船赛,
我象猎豹般凝神谛听,
改变倒转隔离的身体
它患病于凝滞的心之雨季
心跳里有着某种魔法
簇拥在我寻找的声音旁边,
但它依然深藏在我渴望抵达的脉搏之下
隐藏在万物的声响中
簇拥在接收信号的罗盘上
遥望着群星,那发出声音的方向。

我正在聆听的声音里没有曲折和缠绵
它如此空灵,象纯真而笔直的目光
看透时间黑暗的疯狂
播下那游走于我们(宇宙)子宫的宏伟视野
结出那作为我们立足之本的光辉灿烂的形式。

把目光投向那罗盘的指针
我看到一片谦卑
屈服于一股力量的伏击,如同暴雨
在下水道里流淌
奔涌在坚硬而颤栗的石道中
轻蔑地嘲笑着我们,仿佛我们
早已迷失没有道路可行走的天空里了。

我正在聆听
你声音里的声音
穿过你门前荒草丛生的庭院
我就在那里,聆听着另一边
它来自你的心底,在那里
时光吞噬着生命织就的精美结构,语言也变得苍白无力
我聆听,是因为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在那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没有状态的状态中闪耀着光芒
被纯洁的手臂采掘
它们将心灵的血肉愈合。

慈悲

天使一定被战争搞糊涂了。
双方都祈求保护,
但总是有人受到伤害。
有人死亡。
有人哭得如此伤痛
眼泪都流干了。

天使一定被战争搞糊涂了。
他们能帮助谁?
他们能净化谁?
他们能将谁的慈悲投给残忍?

听不见谦卑的呐喊。
感受不到无瑕的痛苦。
所有一切天使都清楚
除了战争里发生的。

从昨晚我做的一个梦里
我醒悟到了这个真相。
我看到两个天使在田野里交谈着
孩子们的灵魂在那里象银色的烟雾
一样升起。
天使们争论不休
哪一方是对的
哪一方是错的。
是谁引发了冲突?

突然,天使们停了下来,
象停摆的钟,
他们送出他们的慈悲
向那些上升的烟
被盖上了战争水印
的灵魂。

他们转向我,带着从上帝的
图书馆里来的眼睛,
而所有落下的碎片
都一齐升起,如神圣之炉中的
火焰气息般地
结合在一起。

战争并没有摧毁任何东西,
除了分离的幻觉。
这句话清楚地传入我的耳中,我唯有
将它写下来,仿佛它是一个伪造的签名。
我记起了慈悲,
巨大而无边,与宇宙的浩瀚相称。
我想一个微小的斑点仍旧粘着我
如同从一个蛛网的
一根蛛丝。

而现在,当我想到战争,
我就把这些细丝轻轻弹向整个宇宙,
希望它们粘着其他人
如同粘着我一样。
将天使和动物都编织到
慈悲的丝状恩泽里。
我们那天空家园的网状组织里。

 

 

 

此条目发表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