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源头光盘上的介绍信

题记:“最初源头“光碟是作者2000年发行的一张CD光碟。里面包括了60分钟古箭遗址一到六室的原创音乐和可以下载到电脑里面的多媒体内容。 数十张美妙的图和绘画;三篇哲学文章;一本电子书(古箭项目全版);术语表;其他密室的音乐样本;一本诗集;以及需要通过秘密通道和密码拜访的额外内容。

最初源头光盘上的介绍信

四年前我经历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我遇见了一个我会把他看作是现代的弥赛亚的人。我知道这个声称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如果你了解我的话,你就知道我并不是爱说这种话的人。没办法,我只能请求你的包涵和,也许,一点点的信任。
我名叫莎拉·德·罗斯奈,而我所提到的那个人,是一个住在纽约市的年轻人,从各方面来看,他都是个过着平凡生活的人,没有人会怀疑他有着深刻的使命,即使是他家里的人,也没有意识到他来这里所要完成的事。出于一些我也不是完全清楚的原因,我被这个人选中而成了相当于他的学生或门徒。
你是否想过一个现代弥赛亚,如果他或她在当今重返人间的话,会做些什么?让我们假设,一个弥撒亚,在这个定义里超越了灵性导师这个称号,代之以这样的角色,要完成激活几代的新思想家,冲破那已被保持了几世纪之久而不再适合人类的信念的束缚。
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刚好就在这个世纪的黎明时分出现了,宣告了我们当今的信念系统的重建的话,那又会怎么样?以耶稣为例,他们会以怎样不同的方式来进行?
也许治疗不再是他们使命的核心,也许去实现预言也不重要了。也许让大家认识或成为公众人物,也已经不需要,或甚至会是个障碍。也许个人的牺牲行为也会被避免。也许一个现代的弥赛亚会使用我们最新的科技来为他们的使命效劳。
如果你象我的话,就会问两个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一个现代弥赛亚会选择默默无闻地传播他或她的信息?为什么一个弥赛亚或灵性阿凡达(或下凡的天神)会创造出一个象最初源头那样精心制作的象虚构的故事一样的光盘,而不是写下明确的灵性文本?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这个人,从这里开始我将用詹姆斯来称呼他,并没有兴趣开创一个新宗教,并且甚至更没有兴趣与现存的宗教联系。他完全集中注意力在开发“最初源头”光碟的内容上,并希望保持隐匿的身份,以便完成这个目标。
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为了带来一种沉浸式的体验,能被范围更广的观众尤其是未来三个世纪被挑选的人们所认同,詹姆斯创造了一个神话。虽然我毫不怀疑詹姆斯已经写下了明确的灵性文本,但他非常清楚,为了对他所到来服务的新世代的人们有吸引力,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做。
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已经体现在音乐和绘画里,有一部分是在讲故事本身,而一部分尚未出现。这种发布是以它之前的教导从未有过的方式展开的,它的目的是启发宇宙论、艺术和形而上学领域里的新思想领袖。
詹姆斯制作了你将在这张CD(以及将来会发行的CD)里看到的所有内容。它是这位教师为了把一个新的神话传送到我们的文化里所构想和写下的。它的目的是启发更高秩序的意识,并帮助这种意识在面对即将到来的那些拥挤和越来越受限制的社会秩序的压力时,建立起与“最初源头”更强有力的连接。
詹姆斯让我介绍他和造翼者神话背后的事实。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个故事的每一个元素,几乎都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的。不过,故事总的来说不是真实的。真正的事实是,一位教师已在此时来到这个星球上,并传送了一个将用来作为催化剂的多次元、多媒体的故事。
这个故事将启发那些同时既微妙又强有力的洞见。如果你被启发了,如果这信息引起了你的共鸣,你就会象我一样了解它。你将感受到这个故事的美丽结构,并将它吸收到你的心和头脑里,而你将允许它的成长并将你的意识转变到一个新的结合点上。
作为詹姆斯的门徒,我拥有了最罕见的机会来见证他的使命。我已经看到了他在幕后是怎样工作的,并且看到他带着对他使命的终极目标平静的坚定,将他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他的使命里。
我第一次见到詹姆斯时,就毫不怀疑他生来就是做非凡的事情的。在我们初次会面时,我在艺术界工作,一个熟人告诉我,他的一个朋友能画一些灵性领域的不寻常的画,当他看着这些画时,它们简直把他拉出了他的身体。
出于好奇,我通过这个熟人安排了一次会面,见识了只能用来自另一个世界来形容的、视觉语言有着生动的独创性的作品。这些画好象连结到了宇宙意识的新层次,它们技巧之精湛,令我立刻爱上了它们。
我和他谈到他作为艺术家的前途,他向我保证他不是艺术家,相反是个“神话制造者”。我对他说他在绘画方面有远大的前程,而我可以成为他的代理人,帮助他进入艺术界,但他明确地拒绝了我的提议。
我灰心丧气地离开了那次会面,因为我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而他会把他相当大的才华浪费在“神话制造"(无论那是什么)上。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是没办法忘记他或他的画,于是我又打电话安排了另一次见面。
在我们见面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是那种印在你脑海里,但同时又难以记起的梦。我只知道,梦里我见到了他,对他是谁有不同的感觉。我内心受到了某种触动,没有再在见面时说服他让我在他的画和我的客户之间做代理了。我还应该在别的事情上帮他。
就在这第二次的见面里,他展示了他称之为最初源头的他的作品的愿景。他毫无炫燿地做了这些展示,整个过程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解放的感觉。(译注:应该跟莎拉提到见面之前在梦里见到詹姆斯的感觉有关–注)。他没有提到任何有关他自己是灵性导师的事,更别说是一个未来三个世代人类的弥赛亚了。他只是邀请我去读一些他的“神话创造”,并且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因为他展示的是没有任何人曾经看过或读过的作品。
我对深奥教义没有做过深入的了解,只是有一些背景知识。我读过爱丽斯·贝利, 蓝慕沙和许多其他所谓的提升大师的书,但詹姆斯的这些作品是不一样的,或至少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打动了我。当我看到这些绘画、诗歌、音乐、哲学和故事全都被整合一起的时候,我开始明白他把所有这些资料设计成了一个复杂的、多层次的神话。
他从没感到自己有什么特殊,当然他肯定从没有暗示过他是一个弥赛亚或导师。他只是想让我帮忙把这些作品带进市场,既然我已经为很多视觉艺术家做过同样的事情了。
在随后的四年里,我越来越见证到围绕着他的作品发生的一些奇异现象,有时,我会被一个事实所震惊:“我是唯一一个活着的,至少是有意识地知道他为何在此,以及他的使命有多重要的人。”
詹姆斯已经声称他在这一次的转世里将会不为人所知。他将不会有不朽的名声。甚至连他真正的名字都不会被人知晓。当人们自以为找到他时,那将是一个海市蜃楼。他以不确定性精心地建构他的信息,但对我来说,这却是他的使命里最令人头痛的因素。
我有几次请他解释一下他为什么选择以神话的方式,而不是以宣言式的、非虚构文本的方式来传递他的教导。他的回答总是同一个:“当人们试图去抓住真理时,真理常常会从他们的手中溜走。但是当他们被吸引到一个故事里时,真理就会抓住他们。”
我不太清楚如何解释这个说明,但我把它分享给你,以便你能够了解造翼者的背景和它谜一般的作者。
也许你不一定同意我说詹姆斯是一个当代的弥赛亚的话,但我相信如果你看到过我在过去四年里所看到的,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会选择这个词。我知道弥赛亚这个词是保留给那些特殊的灵性导师的,他们是人们的解放者;而我相信那正是他到来为我们以后的世代所做的。
詹姆斯经常提到造翼者项目是一个“受委托的作品”。我百分百地相信是最初源头委托的。它是新的宗教吗?不是,它是一个新的神话,而它的作者有意让它如此,以确保它不会变成一个新的宗教,无论是现在,或是在遥远的未来。它是留给个人的催化剂,而不是给有同样想法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支撑架构。诚挚的

莎拉·德·罗斯奈
2000年12月

詹姆斯在最初源头光盘里的信

在过去的两年里,造翼者网站已经引起了种种反应,但也许没有一个象关于它的作者之谜,和我为什么保持匿名这样引人关注。我邀请你审视这网站里的资料,而不必关心是谁和为什么创作这资料,假如它们引起了你心灵深处的自己的共鸣的话,就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如何把它应用在你个人的生活里。
如果你读了我对造翼者讨论区的成员所提出的问题的答复后,你就会了解我制作这些资料的目的,如果你阅读得更深入的话,你会明白为什么这些资料会是现在这种形式。在这个简短的介绍里,我会尽力对这些资料和它们的目的提供更多深层次的理解。
在上个世纪,当代的信念系统自然地将它们的焦点集中在爱上面,并且更确切的,是神圣的、无条件的、和超越社会地位而自由地在所有人之间分享的爱。人类最伟大的导师也公开推崇这种情操,但爱仍然是最被人误解的观念之一。
爱是一种基本的行为,但就其本身而言,并不足以令一个种族校准到最初源头或上帝的意图和目标。虽然爱在愈合人性和治疗它自己所造成的伤害方面,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功能,但将为人类头脑揭示出人类心灵的,却是新科学的知识及其恰当的应用。而正是这种揭示,将把人类–作为集体的种族,引导到有意识地与最初源头的目的对齐的目标。
请你们想象一下,有一个至高的存在,被称为最初源头,它不只是创造了体验学习和探索的宇宙,而且创造了作为心灵之载体的生命原型,居住在这个大宇宙里。这个原型被称为第三源头,就是中央种族,或在这些资料里所描述的:造翼者。
造翼者源自整个大宇宙最中心的区域,并由于它们相对浩瀚的进化时间轨迹而拥有自古以来所有人类型种族最富洞察力的知识。造翼者是有着人类型基因根源 的最古老种族,并且就象任何负责任的长者那样,愿意将他们的知识与整个广大的宇宙分享。
试想人类似乎居住在孤立的星球上,而其实是一个多样化并且广大无边的人类型生命家族的一部分,对这种人类型的生命而言,人类只是占了非常微不足道的百分比。在银河系内和跨银河系间有一个家族存在着,但它的成员种族并不是每一个都了解他们彼此之间相互连接和这个连接的最终目的的。
如果你能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你就会了解到这一点,然而,由于人类几乎将它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地球的事物上,所以是很容易看不到这个宏观的视野的。作为最初源头有意识的合作者和人类的共同创造者,造翼者有责任去以先驱者的身分,分享他们对最初源头的知识,提醒人类他们的目的和互相连结。
问题的根本在于,造翼者是如何分享他们的知识的?
造翼者,拥有许多最初源头的特质,并且就象它表面看起来那么不寻常地,能够创造生命。换句话说,他们拥有能够创造、进化和带领整个种族抵达到了解它自己的目的和与更宽广的宇宙之间的连结。
造翼者是如何与他们的创造物交流呢?他们将他们的知识植入在他们的创造物里,以确保当这种族进化时,这个知识能被相继地触发。什么东西会触发这知识?最初是口传教导、书籍、艺术表达、个人经验;再来是科学、形而上学、“被编码的感官资料流”;而最终,是伟大的入口。
想象一下那能够催化一个集体的种族,凭着它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渴望将自己与那至高存在的使命与目标对齐时所需要的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什么样的知识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呢?在造翼者网站里面的资料,就是这种能起催化作用的知识的样本。
当新的科学尤其是粒子物理学和分子生物学,揭开了将人类仪器与最初源头连接在一起的结构的时,地球上的信念系统就会开始改变。这些结构被造翼者称为整体导航仪,而这种确认及认同,就是人类为了联合成一个种族所需要的。
我在这里是为了协助这个发现。如果你将这些资料应用在你的生活里,你就也是在协助这个发现。爱的原则仍是恒常不变的,但你会发现在这些教导里,爱的描述并不是那么详尽的,因为这些资料是聚焦在整体导航者的发现的。
你们的旅程在等着你们

从我的世界到你们的
詹姆斯

此条目发表在作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