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关于造翼者

常见问题介绍

 

主权整体是透明的扩展性存在,独一无二地适合我们开始进入的时代。
-詹姆斯

 

在过去的两年里,造翼者网站已经引起了种种反应,但也许没有一个象关于它的作者之谜,和我为什么保持匿名这样引人关注。我邀请你审视这网站里的资料,而不必关心是谁和为什么创作这资料,假如它们引起了你心灵深处的自己的共鸣的话,就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如何把它应用在你个人的生活里。

如果你读了我对造翼者讨论区的成员所提出的问题的答复后,你就会了解我制作这些资料的目的,如果你阅读得更深入的话,你会明白为什么这些资料会是现在这种形式。在这个简短的介绍里,我会尽力对这些资料和它们的目的提供更多深层次的理解。

在上个世纪,当代的信念系统自然地将它们的焦点集中在爱上面,并且更确切的,是神圣的、无条件的、和超越社会地位而自由地在所有人之间分享的爱。人类最伟大的导师也公开推崇这种情操,但爱仍然是最被人误解的观念之一。

爱有着基本的功能,但就其本身而言,并不足以令一个种族校准到最初源头或上帝的意图和目标。虽然爱在愈合人性和治疗它自己所造成的伤害方面,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功能,但将为人类头脑揭示出人类心灵的,却是新科学的知识及其恰当的应用。而正是这种揭示,将把人类–作为集体的种族,引导到有意识地与最初源头的目的对齐的目标。

请你们想象一下,有一个至高的存在,被称为最初源头,它不只是创造了体验学习和探索的宇宙,而且创造了作为心灵之载体的生命原型,居住在这个大宇宙里。这个原型被称为第三源头,就是中央种族,或在这些资料里所描述的:造翼者。

造翼者源自整个大宇宙最中心的区域,并由于它们相对浩瀚的进化时间轨迹而拥有自古以来所有人类型种族最富洞察力的知识。造翼者是有着人类型基因根源 的最古老种族,并且就象任何负责任的长者那样,愿意将他们的知识与整个广大的宇宙分享。

试想人类似乎居住在孤立的星球上,而其实是一个多样化并且广大无边的人类型生命家族的一部分,对这种人类型的生命而言,人类只是占了非常微不足道的百分比。在银河系之内和在跨银河系之间有一种家族存在着,但它的成员种族并不是每一个都了解他们彼此之间互相连结和这个连结的最终目的的。

如果你能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你就会了解到这一点,然而,由于人类几乎将它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地球的事物上,所以是很容易看不到这个宏观的视野的。作为最初源头有意识的合作者和人类的共同创造者,造翼者有责任去以先驱者的身分,分享他们对最初源头的知识,提醒人类他们的目的和互相连结。 问题的根本在于,造翼者是如何分享他们的知识的呢?

造翼者,拥有许多最初源头的特质,并且就象它表面看起来那么不寻常地,能够创造生命。换句话说,他们拥有能够创造、进化和带领整个种族抵达到了解它自己的目的和与更宽广的宇宙之间的连结。 造翼者是如何与他们的创造物交流呢?他们将他们的知识植入在他们的创造物里,以确保当这种族进化时,这个知识能被相继地触发。什么东西会触发这知识?最初是口传教导、书籍、艺术表达、个人经验;再后来是科学、形而上学、被编码的感官数据流;而最终,是伟大的入口。

想象一下那能够催化一个集体的种族,凭着它自己的自由意志想要将自己与那至高存在的使命与目标对齐时所需要的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什么样的知识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呢? 造翼者网站里的资料就是这种能起催化作用的知识的样本。

当新的科学,尤其是粒子物理学和分子生物学,揭开了将人类仪器与最初源头连接在一起的结构的时,地球上的信念系统就会开始改变。这些结构被造翼者称为整体导航仪,而这种识别和认同,就是人类为了联合成一个种族所需要的。

我在这里是为了协助这个发现。如果你将这些资料应用在你的生活里,你就也是在协助这个发现。爱的原则仍是恒常不变的,但你会发现在这些教导里,爱的描述并不是那么详尽的,因为这些资料是聚焦在整体导航仪的发现的。

你们的旅程在等着你们

 

从我的世界到你的

詹姆斯

 

 

 

   常见问题

 

问题由自1998年以来就是WingMakers网站的管理员的马克·亨佩尔回答

 

 

问题1- 造翼者资料最初是从哪里,或从谁那里来?

回答:1998年的夏天,一个女人找到了我,声称对我在南湾集团(一家咨询公司)的工作很熟悉,想要雇用我发布和管理一个网站,并发布一些“不寻常”的内容。我告诉她我会看一下内容,只要没有令人反感的信息,我就会帮她这个忙。

她于是发给我四张CD,第二天它们就出现在了我的办公桌上。CD里有近一千页的资料(文字)、图像(美术)、音乐文件(数字样本),当然还有这个网站,基本上跟现在网上看到的没什么两样。从那以后,我又收到了新内容(关于小说的最新资料)的CD。

资料的确切来源仍是个谜。然而,截止到2001年2月为止,包含在这个网站里的所有内容的唯一作者,是一位名叫“詹姆斯”的人。更多关于詹姆斯的身份和目的的问题和答案,可以在网站的创作者问答部分查看。

 

问题2- 造翼者网站是什么时候发布的?

回答:1998年11月23日。

 

问题3- 你是怎样被选中来帮助发起造翼者网站的?

回答:我在国防部里参与的咨询业务完成了几项涉及到各部门的知识管理项目。我认为这就是莎拉·德·罗思丽找我的原因。她告诉我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尽管我不是很清楚她是如何找到我的,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曾经听说过她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造翼者或关于它们的资料。

 

问题4- 资料有多少?并且这些资料什么时候公开?

回答:对这个问题最好的回答是莎拉·德·罗思丽的一封信中的一段,这封信是附在‘最初源头CD’的内容里的:

“造翼者资料是极具深度和广度的。它传播的不确定方式是被小心谨慎地计划和实施的,即是说,它的真实性和来源会有很多让人怀疑的地方。然而它本身就是有意设计成这样的。在它全部的深度和广度被公布出来之前,正好还有11年(2011)。信息的很多方面将会在未来的11年里被公布,随着每一次新的分期公布,信息将变得越来越强有力。

“这套信息是广泛和多样化的。有161章哲学,而目前只发表了三章。总共有14篇访谈而只发表了三篇。有300多页的词汇表而迄今只发表了几十页。有322首诗而只发表了46首。有46幅画,88首音乐作品。有一个多达1000多页的故事。这套信息会继续下去,作为新科技的综合信息而推介。

(这是截止2000年发表的。而到目前(2016年12月)为止,已经发布了四章哲学,五篇访谈,数百万字的故事(古箭+新书系列),六篇理律克斯讲座。已发表的画有数百幅,音乐有一百多首(音乐和绘画只是大概数目)。以及事件神殿的文章——注)

“在哲学里的信息揭示了新宇宙论的结构,而访谈则展示了种种幕后的政府行为,并且列举出在私营企业、物理学家等等方面和先智组织(先进智慧接触组织既ACIO的简称–注)有关联的一些具体交易。访谈部份相当具体并且令人惊讶地坦率。

“在这些信息发布时阅读这些信息的人,并不是这些信息的目标读者。它是留给未来三代的人们的。他们将在几周或几个月的时间里读到、看到、听到并且吸收到整套完整的信息,而不是需要几年或几十年的时间来理解吸收,而与此同时,他们将会提升到新的领悟,永久地改变他们的行为和素质,摆脱科学和神学的独裁主义教条。他们将成为这些需要努力的领域里的转变的代理人。

“也许有人会说:你是在制造真理的混乱吗?对此我的答复如下:真理已经在混沌中了。它活着并呼吸着,它会变大也会变小。它不是停滞的,坐在一个更高次元的’架子’上布满灰尘。所以,它是在混沌中,并且极其自在地处在不确定里。是训练人类的头脑去看清这个事实的时候了。

“我们这么做并不是想欺骗任何人。这信息将被设计成一个持续下去的神话的其中一部分,基于它的很多触角是建立在铁的事实上的。而这正是神话为什么可以持久的原因,因为它有事实的根据。对造翼者的神话来说也是这样,它将展现出来并曲折地进入到我们行星的文化里。这需要十年或更多的时间来发生,但我们并不着急。唯一还没有被写下的,就是它的时间表。”

 

问题5- 为什么造翼者网站销售产品?

回答:造翼者网站销售产品,是因为很多人要求获得这些文件,而通过互联网提供高分辨率的内容(音乐cd和艺术复制品)困难而昂贵。造翼者提供MP3音乐文件,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如何使用MP3音乐文件,或想花时间下载大文件(一些作品长达70分钟以上)的。至于绘画,让人们在互联网上下载200 +兆字节的文件是不切实际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宽带),而且服务这些文件的成本也是非常昂贵的。更不用说大多数人缺乏高分辨率、大幅面打印机、档案油墨和纸张等。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介意资料的作者赚钱。难道每个人不都是那样吗?想想所有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无论他们是否属于启蒙社群–难道他们没有销售他们的图书、音乐CD、艺术品吗?甚至连非营利的团体和宗教机构也出售他们的资料。为什么这些内容就应该不同呢?钱是能量的一种形式。它是一种交流工具。有人投资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设计、开发和制作这些资料。如果人们想要获得旨在体验的高分辨率文件和原始内容,他们就应该交换他们的一些能量(钱)来获得这些产品。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那么网站上有免费的资料提供。

由于这个新网站是与最初源头的产品是同时推出的,花费了我个人大量的时间来回复电子邮件、地址、航运信封和包装CD,以及输入数据到我们的数据库、将包裹运到邮局等等。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没有人赚大钱。我在一个与人合伙的咨询公司里有一份全职工作,如果没有我妻子的协助,我根本无法完成这些工作。这不是设计或发展成大生意的,它是设计来为启蒙社区服务的,并希望做到收支平衡。

未来还会有其他的产品提供,原因很简单,在多媒体方面,如音乐和美术,是这个作品强有力的组成部分,而且它们的力量在观看和聆听更高分辨率的产品时会被放大。例如,如果你查看网上的美术或尝试从网络打印图像,文件模糊而且颜色没有那么生动。音乐也是一样。我从一个400+兆字节的文件里用一个5000DPI的打印机打印了两张绘画,效果是惊人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人们想要这些产品。我收到了成千上万封遍及全球各地的人发来的电子邮件,人们想要高分辨率的多媒体文件。所以,在较低的程度上,让这些产品能被使用是对这一市场需求的回应。坦率地说,我不知道这些资料的作者是否有意想要这样的反应,但他确实是想要这样的。

不管怎样,没有公司涉及到这些资料。这是件好事。没有出版商为了让公众接受而让它们变得市场化,站在这些资料的中间指点它们应该这样或那样。相信我,对这种类型和质量的资料来说,这种行为是很常见的。出版商、制片商、生产商、经销商、零售商等将自己插入到创作过程里,试图使这些资料在商业上更成功。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的情况不会这样。有一个在纽约的人将资料提供给我,我将它们放在网站上并处理终端客户的完成。总而言之,整个过程就是这样。有许多或大或小的公司来找我,寻求将这些资料商业化,我的联系人对每一项提议都断然拒绝了。在我看来,这些资料的来源不是出于金钱的目的。如果是的话,他们就会跟踪这些商业提案中的一些。

 

问题6 – 在南湾集团网站,有一张你的照片,你的背后有一幅画。这幅画从哪里来的

回答:我最初收到的绘画有着不可思议的细节,其中一张,图片里包含着图片。无法用网上的jpeg格式的文件显示出来。这些画作有着多重层次和多个空间的,超出了任何我曾见过的,而我是个狂热的艺术品收藏者。我打印了其中两个文件(经过了莎拉·德·罗思丽的允许),用一台5000DPI的彩色打印机,效果是不可思议的。你在南湾集团的照片里看到的这幅画,是我打印出的两张画中的一张,用相框装了起来,放在我的办公室里。

 

问题7- 有多少人访问过网站?

回答:从网站发布开始,接近4.9百万的访问量,但是不可能知道有多少是重复拜访的。如果要我猜的话,我估计从网站推出开始大约有85万独立访客(全球范围)访问过网站。而我们没有花过一分钱在网站的营销或促销上。

 

问题8 -文字可以打印和散布吗

回答:是的,文字和绘画可以打印出来供个人使用,但不能用于商业目的。资料都受到版权的保护。因此,这出于个人的喜好打印文字是允许的,但你不能为了商业的目的散发资料。

 

问题9 – 我偶然看到据称是造翼者的哲学文本。在公众领域有比在网站更多的室哲学吗

回答:截止到千禧年(2000年12月)的结束,发布在这个网站里的内容是完整的原创作品。这上面的资料是唯一真实可信的造翼者资料,并且它是受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著版权保护法保护的。任何被认为是来自造翼者的信息,如果没有版权通知,就会被视为是潜在地不真实的,而且如果它没有被包括在最初源头的产品或本网站的内容里的话,它可能就是不真实的。

 

问题10 – 有电子邮件是与马克·亨佩尔有关的,声称他所写了所有这些资料目的是制造一部电影或一个浸入式多媒体艺术形式(IMAF)。是真的吗

回答:就我所知至少有10封电子邮件是归在我(马克·亨佩尔)名下的。这些邮件的大部分都是在我建了这个网站不久之后出现的。其中一个宣称这个网站是个骗局。另一个声称我为了制作所有的内容而借贷。第三个声称我开发资料以推出一部电影。第四个提出了一个先进的概念,声称我开发了一个叫IMAF的实验性艺术形式。其余的性质相近。但无论如何,我没有写这些电子邮件,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或是出于什么目的冒充我。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是mhempel@southbaygroup.com所以如果你怀疑收到的电子邮件是从我这里来的,请发邮件询问我,我会尽可能以“是/否”的回答来答复你。

 

问题11 – 给你资料的人多久和你联系一次?

回答:我每隔一周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和莎拉联系。通常,她传资料给我之前会打电话通知我。偶尔她会询问关于网站的事,但大多数情况下,她只是来通知我有关新内容或回答跟我为造翼者资料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有关的法律问题的。

 

问题12 – 有传言说网站上有比可以通过标准的方式获得的内容更多的内容。这是真的吗

回答:没有。网站上所有的内容都可以通过一个标准的浏览器获得,只是有一些内容不象其他的内容那么明显。旨在鼓励你在图案中寻找链接。在某些情况下,有折叠了很多层的隐藏的内容。同样,最初源头CD的一些内容也有密码保护,以及其他无法用标准的导航链接找到的内容。其中一些内容将在晚些时候公布。它们中的一些只需要机灵和一小点创造性的努力就可找到。(原来的造翼者网站是有很多的隐藏的内容。新网站后这些隐藏的内容都消失了,部分图片上传到了图钉网的WingMakers主页–译注)

此条目发表在读者问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