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律克斯讲座1 体验整体导航仪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资源

来自内容广阔的文集的各种文本

当你审阅这些资料时,最重要的要记住,你是那由你的物质身体、情感和思想构成的人类仪器所组成的。人类仪器配备了一个入口,使它能够从那必将取代我们的三维现实–也就是我们每日生活的现实的更高维度进行接收和传输。这些资料是设计来帮助你发展这个入口,这样当你阅读和体验这些作品时,你就在与这个入口互动,扩展它的观点并让它更容易被吸收。

——詹姆斯

 

造翼者的作品通常交织成哲学、诗歌或故事。在参考资料部分,这些作品有些难以归类。他们是为灵性寻找者准备的资料,但它们更多的是起激发和鼓舞作用而不是指导或说明的。它们是思想的表达,与资料的领域或一个人如何最好地驾驭它的知识无关。这些作品的重点在于揭露假象并解除它的束缚。它目的在于构建一个其光源并非来自我们时空的新的棱镜。这个只是用文字和韵律构建的棱镜,能够将光折射到其他次元,以便读者能够感受那正在为全人类涌现而出的事物的轮廓。

有时,启发来自黑暗的事情。它们宣布自己是观念或意识形态;激情从那些真正的身份被隐蔽或遗忘了的地方流露出来。然而洞见之光往往是模糊和微妙的。它需要我们接受其他维度现实的不同的东西。那些我们过去认为是我们的现实的东西,可能不再符合我们目前对现实尤其是对未来的看法了。它参与到变化中来了。并迫使我们要有足够的灵活,好去探索新的概念和想法,没有这种灵活性,我们就会倾向于放弃我们更高的目标,转而承担较次的角色。

那些能够帮助任何决心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人的事情中的一样,就是学会将黑暗看做是启发的源泉,与目的是相连接的。它存在于那里,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或阻止我们成为我们更高的自己。事实上,我们需要这个黑暗的光将我们的目的和我们的“世俗”或平凡生活–如购物、接孩子上学、乘车上下班、做饭等等整合起来。我们将神圣和世俗的经验理解为是带着目的性的节奏起伏的一个经验。我们从这个黑暗之光学到了灵活和弹性。这是有理由的。

这些作品有助于理解这个原因。

讲座1草稿 - 羽族传说 - I am We are

 

讲座一  体验整体导航仪

学生:是什么阻碍了我体验我内在最深的自我?

老师:没有。

学生:那么,为什么我无法体验它呢?

老师:恐惧。

学生:所以,是恐惧妨碍了我?

老师:没有东西妨碍你。

学生:但你刚才不是说,恐惧是我无法体验这种意识状态的原因吗?

老师:是的,但它并没有妨碍你。

学生:那么是什么妨碍了我?

老师:没有东西妨碍你。

学生:那么恐惧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老师:如果你被关在监狱里,当你梦想着被释放时,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学生:重新回到监狱…所以你是说,我害怕体验我最内在的自我,是因为我将回到我的无知里。

老师:不是,我是说,你对无知的恐惧把你留在了无知里。

学生:我被弄胡涂了。我以为你说的是,我恐惧的是体验我最高的自我,但现在听起来好象你说的是,我恐惧的是我人类的自我,到底是那一个呢?

老师:你害怕在体验到了你内在上帝的片段之后,又会回到你的人类自我。

学生:为什么?

老师:如果你在沙漠里口渴了,你最渴望什么?

学生:水。

老师:所以,如果我给你一杯水,你就满意了吗?

学生:是的。

老师:满意多久?

学生: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最渴望的应该是靠近水源,以便我可以在自己想喝的时候喝到水,或者最好是我能完全地离开那个沙漠。

老师:如果你爱那个沙漠,难道你不会害怕离开它吗?

学生:你是说,我恐惧体验我最内在的自我,是因为我会想要远离这个世界。但我怎么可能会恐惧这个呢,当我对最深的自我一点体验都没有?

老师:这种恐惧不是那种当有人要杀你时会淹没你全身的恐惧。它是对一个如此古老、神秘又原始的阴影的恐惧。因为你立刻会知道,它超越了这一生和这个世界,并且对它的了解将会无可挽回地改变了你。

学生:所以我真正害怕的是这种改变?

老师:你所害怕的是这种改变的无可撤回。

学生:但你怎么知道呢?你怎么知道我如此恐惧,以致我无法体验我最深的自我呢?

老师:为了保持人类仪器与它的世界稳定的互动,人类仪器的设计者创造了某些感知限制。又因为这些感知限制也不是绝对地有效,所以担心被从它的主要现实移开的本能的恐惧,也被设计在了人类种族的遗传意识里。我所知道的有这两个原因。

学生:但这不公平,你是说我体验我最深的自我的能力,被那设计它的存在体所削弱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一而再知道我有一个上帝片段在我里面,但又不允许我和它互动,如此令人失望?

老师:你爱这个世界吗?

学生:是的。

老师:你在这里作为人类仪器,是为了与这个世界互动,并且调谐到它的主要现实,以及把你对你最深的自我的了解带给这个世界的,即使这个了解是不纯粹、不强烈和不清晰的。

学生:但如果我有这种对我最深的自我的体验,那我不就可以把这种了解更多地带到这世界上来吗?

老师:这就是让你感到受挫的谬论。你认为这种崇高的能量和智慧的体验,能够被降低为人类的解释吗?

学生:是啊。

老师:那么然后呢?

学生:我就可以教给其他人,与他们的心灵紧密联系的感觉是怎样的。我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光明,并且启发其他人,在他们自己内在寻找这种感觉。这不就是你在做的吗?

老师:我有教过你怎样达到这种状态吗?

学生:没有。但你启发了我。

老师:你确定?我不是刚刚告诉你,在人类仪器里你是无法体验这种状态的吗?那是你定义的启发吗?

学生:我无意针对这个特定的情况,但你启发了我去深入思考我所面临的问题或难题。

老师:如果你想将更多的光明带进这个世界,为什么与你最深的自我互动,就能让你做到这样呢?

学生:就是这样啊!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可行。只是它看上去象是可行的。难道不是所有的好老师都有这种洞见吗?你没有吗?

老师:的确有一些老师能够切换他们的主要现实,并学会了将这种切换)整合在他们的生活里,而不至于失去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平衡和效率。但他们是极其罕见的。

学生:我知道时这样。但这正是我渴望去学习的。它是可以学到的,对吧?你不能教我吗?

老师:不能,它是无法学到的。也无法被教给。你无法通过指示、深奥的技术或启发的过程获得它。

学生:那么那些拥有这种能力的老师是如何得到它的呢?

老师:没有人拥有这种能力。这是我的看法。在此时或任何之前的地球,没有一个在人类仪器里的老师,有能力同时作为人类和上帝片段体而活着。也没有任何老师能够以确定性和控制力地在这些现实之间戏耍。

学生:我对此感到惊讶。为什么会这样?

老师:跟我刚才告诉你的是相同的理由。你不认为这适合所有人类吗?

学生:即使是耶稣?

老师:耶稣也一样!

学生:那么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欲望呢?是谁把这个想法放进我的头脑里的,就是我可以体验最深的自我或上帝片段?

老师:如果一个人体验到了风,难道他们不是多少也了解到暴风雨是什么吗?

学生:我想是的。

老师:并且如果他们体验到了雨,他们难道不会对暴风雨有更多的了解吗?

学生:会。

老师:如果你从没有体验过暴风雨,但你体验过了风和雨,不是可能比你从没有体验过风和雨要更能去想象暴风雨是什么吗?

学生:我想应该是这样。

老师:这就是人类仪器里的上帝片段的情形。你可以体验到无条件的爱、超凡的美、和谐、崇敬和整体性,这样做的同时,你可以想象在你内在的上帝片段的特性和能力。有些老师只是比其他人更深入地接触到了上帝片段的边缘,但我向你保证,没有人在活在人类仪器里的时候能够进入到它的深度里。

学生:但不是有些老师可以出体吗?

老师:没错,但当他们出体时,他们仍然活在人类仪器里。我说的一切都仍旧适用。

学生:那我该怎么做?放弃想拥有这个体验的欲望吗?

老师:有一种鱼能以其相当于翅膀的东西,离开它水下的世界。虽然那只能是很短的时间,但它体验到了空气呼吸者的领域。你认为这只飞鱼想过去触摸云朵,爬上树,或冒险进入森林吗?

学生:我不知道…我怀疑不会。

老师:那么它为什么要飞出水面?

学生:我想那是一种本能,某种进化的需要–

老师:正是如此。

学生:所以你是说,对人类来说也是一样。我们努力去体验我们的上帝片段体是基于进化上的需要或强制?

老师:是的,并且就象那只飞鱼,当我们冲出我们的世界时,那只能是很短的一段时间,而我们又再次落回到水面之下。但当我们超越了我们表面的世界时,我们暂时忘却了我们只是一个有着开始和结束的人,然而,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不会自以为我们就触及到了在我们内在的上帝的容颜了。

学生:但我会。我觉得我能,甚至是必须去接触这个上帝片段。

老师:你会如此认为,是因为你是个满怀希望的和天真的人,对对最初原头的体验并不熟悉。

学生:那么你的想法不是这样?

老师:任何一个协调到他们内在最深的自我的最高振动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并且被这种感觉所引导。唯一不同的是,我满足于知道,当我化身在一个人类仪器里时不会体验到它。

学生:而这种满足给了你什么是我没有的东西?

老师:将我的活力传送到这个世界的能力,而不是用它来追逐另一个世界。

学生:但我以为你说它是进化的需要?我怎样才能控制这种欲望或野心呢?

老师:用你全部的热情和力量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上帝的片段,即使它只是一个暗淡的灯塔或一道疲乏的光。看着它!滋养它!不要太急于在你的心或头脑的深处找到它,即使你认为它可能会在那里。

学生:听到这些话很难不让人感到沮丧。这就象有人告诉我,我的愿景只是一个海市蜃楼,或是光明的幻觉而已。

老师:这是一个影子和回声的世界。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去追逐这些影子和回声的源头,但你很可能会以丧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生体验为代价。你会降低了你对这些影子和回声的体验,而这正是你在此时在这个行星上化身为人的原因。

学生:但它听起来如此消极,仿佛我应该满足于体验这个世界,而不是去改变它。我感到我在这里的使命是改进这个世界,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而我缺少一些经验和能力来这样做。我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老师:当你体验到了太阳的温暖,你改变太阳了吗?

学生:没有。

老师:如果你把一块冰块握在手中,你会改变它吗?

学生:会,它就会开始融化。

老师:所以,有些事你只能经验,有些事你可以改变它。

学生:而我应该知道它们之间的区别。

老师:那会有所帮助。

学生:这我知道,这是基本的。我不确定这样是不是会让我感觉不那么沮丧。

老师:你知道这点,我同意。但你并不一定要去实践它。实践判断力与洞察力,是生命的一项原则,虽然人们认为这个观念是基本的,但对你是生活在一种圆满的状态里,还是如你所说的–挫折的状态里,它就是关键的区别。

学生:所以我没有办法改变我内在的上帝片段对我的人类头脑来讲是无法了解的这个事实。这就是我在这里要学的课程吗?

老师:不是。

学生:那是什么呢?

老师:在你的内在存在着上帝的片段,这样的概念是有力量的。它可以用来深思,但它没有办法被一个人类仪器被体验为主要的现实。通过这种深思的途径,你可以学到洞察力。而通过这种洞察力,你将学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航行于影子和回声的世界里,使你能够带来与最初源头的目标相符合的改变。

你把上帝片段的意志向外展现,而不是追求体验它。如此做的同时,你就可以消除那些流经你头脑的恐惧与挫折的能量。

学生:谢谢你。你的教导刚好击中了我的心弦,自从我发现这条道路以来一直寻找它,而我感受到与它的共鸣了。

老师:你会在共鸣里被引导。

 

 

 

资源下载区

理律克斯讲座中文版(1-6)

编译的传输中文版

卡米洛特访谈中文版

觉知媒体网访谈

 

 

 

 

最初源头传输的音乐/音频版本

最初源头传输有两篇被制作成了音频/音乐:我的中心信息和我的中心目的, 它们在下面可供聆听 :

我的中心信息

我的中心目的

 

“在现实里,如果你在一个人类仪器里,你就是一个不朽的光之意识

用象最初源头一样的材料聚集而成的”

– 哲学第二室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此条目发表在资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