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意识之剖析

                                       

(译注:此篇文章发布的时间为2003年3月14)

哈科米遗址的第3室音乐,旨在激励你冒险性的实践,使你在与生命互动时,勇敢地去展开和恢复你实验性的天性。

生命为每个个体提供了一系列令人惊奇的神秘信息。你受到鼓励去成为自己,然而同时,无论是多么细微难以觉察,你也被强迫并接受训练来符合社会的结构和规范。你被教给了人类过去的世俗知识,但你一直没有被告知人类近期和未来的灵性目的。这只是两个例子,说明个人是如何被影响而服从于当代的社会秩序的。

在这种相互抵触的影响、混杂的信息以及社会法令的自然的紧张状态下,个体落入到了这样做、不要那样做的恶习的焦虑里。这种强制的服从钝化了以生命来进行实验的冲动,而实验性的缺乏将个体进一步推向了对范围被限制了的、规定好了的智慧路径的服从里。

但你内在有一个声音会不顾一切地向权威说出真理。这个声音用造翼者的话来说,就是主权整体的残余印记。它实际上是存在于你们每一个人里面的声音,能够被不同程度地听到—如果人类的耳朵听不到,人类的头脑也听得到。

正是这个声音,连接到了你那部分就是全体的部分。在造翼者的术语表里,以下的定义就是为了你存在的这个层面而存在的:

残余印记
人类仪器是由三个分开、但又互相关联的结构所组成的遗传复合物:物质性合成物(身体),情感素质(情感模板),和心理结构(头脑-思想的发生器)。人类仪器的这三个面向,通过遗传密码和生命经验的错综复杂和完全独特的接口难以形容地绑在了一起。

在人类仪器里并为它创造性的美善赋予活力的,是主权整体的残余印记。在与个人有关的领域,残余印记是人类仪器沉思或具有启发性的部份。正是它特征深刻的声音,唤醒了人类最强有力和崇高的本能与创造性冲动:产生美好的行为,触动一个人与他人内在的人类灵魂。

对被时间束缚的人类来说,这是个很难理解的抽象概念,但主权整体意识是时空世界里实体意识的融合。人类仪器的所有经验和表达,集体地都存放在主权整体的意识状态里,正是它,被印在个体的人类仪器之上。

对一些已经以不同的时间、地点、和身体旅行过物质宇宙的实体来说,残余印记会更有影响力和表达力。而对那些时空宇宙的经验相对较少的实体来说,残余印记会缺乏持续的影响力,并且很容易就被权力、恐惧和贪婪的诱惑等生存的机器所压制。

在每一个人类仪器里面,都有着主权整体的印记,而它被称为残余,只是因为它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维度里。实际上它是主权整体赐予人类仪器的能量投射。正是这种能量,产生了概念和灵感,使所有你所是的声音,能够显露进入到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里,而在这些时空世界里的你,只是你全部存在的一个粒子而已。

残余印记常常与更高的自己或人类灵魂混淆了。尽管看起来很细微,但了解它们的区别很重要。有许多分离但最终结合在一起的各种意识状态在赋予人类仪器活力,通过人类仪器表达并观察人类仪器。残余印记的能量产生自主权整体的意识,经过整体导航仪的过滤,然后再印在头脑、情感和物质身体上。

由于这股能量源自主权整体,所以它以大量的见解、理想和存在的方法来灌输给人类仪器。它不会被常规习俗或社会结构所阻碍。它也不会被恐吓所减弱。它试图直接了当地通过它可靠和明智的声音之表达,将最高主权与生俱来的权利灌输给人类仪器。它校准到一个有限生命的灵魂载体的上升路线。违反美善创造的规范,独立于障碍、嘲笑和文化惯有的装饰。

残余印记是我们每个人生活在时空的世界里所拥有的个体意识的整体建筑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有六个基本的和整合在一起的系统组成,除了残余印记,这个建筑的其他组成部分是:

 人类仪器 是由24个主要系统和4个主要成分:身体、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所构成的。它是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里的灵魂载体。

幽灵核心-在理律克斯讲座三提到过,以下是一个简短的摘录:

即使是在你生命最安静的时刻,当你透过一扇窗户凝视或正在读一本书时,都有一个体验的巨大的世界会被这个幽灵核心感知到,而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会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并且传达给灵魂。

幽灵核心是人类仪器的超级意识。它和灵魂是分开的,并且被认为是灵魂的使者,被派遣到人类仪器必须与其互动的物质世界里。

就是透过这种觉察,灵魂才得以体验限制和分离的物质世界,不断吸引那些有助于它建立起它对最初源头的外观- 整体的多重宇宙- 的理解和赞赏的经验。

人类灵魂(实体意识),用最简单的说法来说,人类灵魂是最初源头的宇宙灵性意识的一个片段体。就象在术语表里所描述的,它是由一种等同于源头智慧(灵性)的非常精细和纯粹的能量振动所构成的。它是不朽的、充满活力的、协调一致的意识,这种意识是它的创造者能量的复制品,带着一种具有独特个性的个人意识。

主权整体是一种意识状态,凭借它实体和它所有不同的表达与感知的形式得以结合在一起而成为一个有意识的整体。这个主权整体是个体的核心身份。它是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的经验汇聚而成的,并且带着与生俱来的最初源头的知识,在个体诞生之初从个体内在剥离了。它是所有被创造出来的经验与所有天生的知识的汇集。

整体导航引导着人类仪器将片段的存在看作是进入整体与联合的通道。整体导航者追求整体和一体。它是实体意识之心,带领人类仪器和人类灵魂联合起来,作为一个与所有其他的存在体相互连接的、单一的主权的存在体来运作。整体导航者是引力,形成目的性的主权整体的集合,在从自给自足的存在把握中的主权里支配一切。

个体意识的解剖图(见图1)由这六个主要的能量系统所组成,在这个结构或构架里,只有人类的身体如冰山的最顶端,能被人眼所见。这些能量系统里的每一个都拥有一种可以调节到自我认同的感官觉察,很象人类身体的‘眼睛-大脑’系统可以调节到看见物质性的身体一样。例如,整体导航者能被调节到看见、听见、思考和感受到它自己的感官,正因为如此,它将自己看做是个体意识或人格里的核心元素。这被称为感知的所在地。

在大多数情况下,那些构成个体意识的基本系统,不会以任何明显的方式觉察到彼此,而且它们都是独立运作的,就象置身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一样。在其他的情况里,无论是多么模糊,存在着一种觉察,了解到意识不只是由那些在可感知的范围里能够被立刻看到的东西所构成的。在极少数情况下存在着对这整体结构和它的首要目的的认识与了解,而这就是人类种族的进化方向。

音乐是一种能被“谐调”到对个体意识的结构产生作用的振动体验。音乐性的振动能够被组织起来,通过一种协调的方式触摸个体意识的各个元素,精心安排个体意识(如上所述)的各个元素,使其越来越意识到彼此,越来越察觉到彼此的协调的,从而触动个体意识的各种构成要素。换句话说,音乐振动可以激活并滋养个体意识的各个元素,使它们变成一种更协调的合奏,令它们围绕在一个共同的目的周围。

哈科米项目的第3室是设计来刺激每个个体意识的元素的,但它更强调的是发展残余印记的声音。原因是,就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而言,残余印记可以被比作是主权整体意识状态的先驱或先行者。

正是残余印记,能够创造和维持一条建立在主权整体的生命原则基础之上的智慧通道。如你在下面的简图看到的,人类人格和巨大的个体意识之间的不相称。人类人格是个体在他清醒时的生命中所存在的地方。那也实际上是所有的媒体–电视、音乐、电影设计来与个体互动的接口所在。

个体意识是我们的创造者在其上投射出我们每个人的模板。我们是由在那里的必不可少的元素和功能所构成的个体意识,无论我们了解或承认这个事实与否。当人类灵魂无可辩驳的科学发现发生时,我们每个人所拥有的那宏伟的整体结构,大部分仍将是处于隐藏状态的。

第3室的音乐并不是专门针对人类人格的,而是针对个体意识的。这就是为什么第3室的音乐的构成方式,是一个曲折穿过声音、模式、声调、节奏、旋律、发声和文字的马赛克的旅程。这也是有些人在开始时可能会对这个音乐感觉不舒服的原因,因为它是在对他们的能量体的元素说话,而这些元素已经变得满足于被忽略的现实了。

个体了解他们的结构体之巨大、和人类人格如何能变得更加察觉到他的意识的“零部件”以及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是极其重要的。理由很简单:对你的浩瀚的了解里,包含着能够扩展你的冒险和实验精神的种子。

说得更清楚一点,这跟一个人所联想到的尝试新食物或试穿新款式的服装之类的实验和冒险是不同的。这是专门聚焦于扩展和经常地改变或更新你对更广阔的动力学的认识的。这个更广阔的动力学塑造了你的世界—既是作为一个个体,同时也是作为一个种族。

举例来说,研究显示了平均每个人,在他们成年之前,就已经通过传播媒体的塑造看过20万次的暴力行为了。这种对暴力的耳濡目染,支持人类仪器生存本能里固有的攻击性。这种攻击性倾向展现在人类致力的所有领域里,它并没有局限在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里,它确实也表现为国际纷争。

个体意识里的粒子被称为人类人格的,不断地受到了社会的制约。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构成你身份的这个元素成了你独一的感知所在地,你会倾向于依据你的人类人格被嵌入的程序—你的本能来对生命反应。

在个体意识里也有一种被嵌入的程序,当它与时间和空间的各种世界有关时,这个程序主要通过主权整体的残余印记来表达。

那些宣布他们自己是一个个体意识而不仅仅是一个人类人格的人,会更直接地连结到残余印记的声音里。这个简单的行为能重新点燃被嵌入在个体意识里的程序并激发出一条新的智慧通道。对人类意识的这个层面说话并支持这个程序的展现和它的自我表达的媒体,可以说是难以想象地稀缺。而这,就是第3室音乐背后的部分目的。

从我的世界到你的
詹姆斯
(六道火焰译)

此条目发表在综合资料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