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箭项目的真实和虚构

 

         詹姆斯提到过。神话里隐藏着真正的事实和真相,只是历史上人们对这一点的探索和了解似乎不多。

   造翼者也是一个神话,但它跟古代那种单一的神话不同,它是有特殊目的和作用的神话。它包含有小说、哲学、绘画、音乐、诗歌等形式,同时又涉及到形而上学、新物理学、新心理学、基因学、宇宙论等先进科学和理念,甚至还包括了新闻采访、时事政治分析、哲学讲座、灵性教导、未来预言等等,形式多样,内涵广阔,虚构与真实缠绕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现代神话和真相的宝库。正如人类灵魂每个时代都要被重新定义。神话的意义和作用也被重新定义了。

作者曾经提到过,造翼者资料设计成神话的形式是因为神话更容易保留真正的真相。就像古代的莲花种子,过了一千年后仍然能发芽生长一样。所以造翼者神话–小说、故事和访谈里蕴藏着许多真相的宝藏,等待着有洞察力的人去探索。但是要提取出它真正的真相是需要一定的灵活和更高的理解力的。而不是把它所说的表面的一切都当真相来对待。

那么如何辨明造翼者信息中的真实和虚构呢?这可以从造翼者资料围绕的两个基本概念来把握。造翼者神话是围绕着Sovereign Integral主权整体的概念和真相构建的。所以造翼者故事里面的人物、故事和情节都是为了围绕着这两个主题展开的。通过人物的言语、举止和行为来揭示这个宏大的真相。

        主权整体Sovereign Integral是人类脱离了头脑系统(简称HMS)而在宇宙的真实身份。它不是传统的灵魂和上帝等的概念,它也与人类的头脑系统无关。作为生命的本质真相,它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由造翼者引介给人类。
所以造翼者神话不是专注于描述物质宇宙的真相和现实的,也不是揭露灵魂和星光层面的神秘的。因为那都是附属于人类头脑系统之内的东西。而是展示存在于它们背后的那个充满无限生机和活力的世界。物质世界的现实只是用来塑造造翼者神话的素材和原料。而这里所说的虚构或真实,只是依照人类传统的
看法,因为真实和虚假只是我们受限的时空感官意识的一种错觉。以这种真实和虚构来定义,在造翼者资料里,所谓虚构的部分是关于古箭项目小说中关于第一代人类造翼者保卫它在宇宙的基因库,抗衡它的远古敌人阿尼姆斯(Animus)的故事。这个故事是造翼者资料引出的背景。但是这个背景故事应该也不完全是虚构的,是真实和虚构的混合。 

     如果把造翼者比作一栋摩天大楼的话,古箭项目就是它的入口。古箭故事是造翼者神话的原始故事线,为造翼者其他彼此相关的内容如诗歌哲学绘画等提供了一个背景材料。故事从美国先智组织(先进智慧接触组织–一个半虚构的组织)对新墨西哥洲沙漠查科大峡 谷上发现的一处古地外文明遗址的调查开始。围绕着2012年地球将遭到外星人入侵这一古代预言所发生的各种故事。迷宫小组领导人十五的空白石板时间旅行技术(改变外星人对入侵地球的想法)与宇宙第一代人类–中央种族的计划构成了冲突,中央种族是宇宙所有类人族的祖先,地球是中央族类储藏宇宙类人族基因的基因图书馆,他们设立了七个遗址来保卫地球免遭他们的古老敌人阿尼姆斯的劫掠。中央种族的代表科学家聂鲁达和遥视员萨曼达受到遗址的激活,认同中央种族保护地球的方法–提升和转换人类种族的意识频率,这是实现真正的时间旅行计划保护地球的方法。这样的话,遗址的信息就要给全人类分享,这与十五发生了冲突。这两条线索加上中央族类和它的远古敌人阿尼姆斯围绕着基因图书馆的冲突,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三条线索都是虚构和真实相混合的。

   作者在答网友问里曾经提到,他在描写古箭项目时采用了感官双重定位(既一种同时身处两地的遥视技术)。这说明故事应该确实有真实的事件作为基础的,类似小说中描述的古箭遗址和迷宫小组那样的时间旅行项目也是有的。第二个遗址–秘鲁的考古报道可以作为一个现实遗址存在的证据。网站有一张造翼者全球七个遗址的分布图。有一个遗址在中国。很多图片看似真实,如关于古箭遗址的洞口和中央种族古老敌人阿尼姆斯的照片,ACIO的结构图、十五类似真人的照片等等。但主要是作者刻意营造的一种虚虚实实的效果,帮助人们加深印象。从某种意义上来 说这也是未来的新的艺术形式的一种范型。并不能象一些人一样,把它们全当成真实来对待。

物质性遗址更多的是作为象征性的作用,用来证明人类的起源和来历的物证。而真正的资料–支流地带的内容是通过类似詹姆斯的工作来发布的,詹姆斯曾提到他只是文化方面的代表。还有科学、宗教等其他方面的代表。也许正因为这种真实和虚构的混合,古箭项目的一些人和事会被一些人当成完全的现实来利用了。

    詹姆斯曾说他解码资料直接转译自银河系支流地带,不是从现实的遗址来的。银河系支流地带是理律克斯储藏发展中行星教学资料的地方。那么我们所接触到的造翼者资料都是解译自银河系支流地带。而不是真实的遗址里的资料。

  但是詹姆斯的转译从人类的角度来说就是创作,而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翻译。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真正创作力所谓灵感都是来自内在更高的源头。所以大家也是在不同程度地转译来自最初源头的声音和频率,只是由于个人的领悟和自我的滤镜,而使得每个人接取到真相的能力和表达有所限制而已。造翼者资料特别是音乐里面有大量地球各个时代文明的材料,甚至有中国的。银河系支流地带里会有中国的二胡和中文对白吗?肯定没有。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就是原创。

造翼者资料是我们所知的唯一真正来自最初源头的频率,解码成我们人类感官所能理解的形式。而它的作者是我们所知的唯一能从最初源头的层面也即是主权整体的层面和我们人类意识系统两种不同的层面自由切换的人。所以造翼者资料不是传统那些由大师的话编成的经文。这就是为什么它又叫编码的知觉数据流的原因。

所以从人类的角度来说,造翼者确实是詹姆斯创作的一个神话,不过不是我们以前定义的神话,而是一种全新的神话类型。来自最初源头的频率所构成的、综合了现实和虚构,以及所有关于人类本质和未来的真相的神话。

  

                                              二  隐喻的心灵之旅

我们生活在多重维度的宇宙里,有形的物质世界被无形的世界塑造着,物质世界只是我们心灵世界的一面镜子和副产品。古箭项目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象征的多重维度的故事。聂鲁达带队去新墨西哥沙漠勘探遗址的情景,本身就是内在之旅的一个比喻。它描述的是一个心灵探险的传奇故事,荒凉的墨西哥沙漠暗喻物质世界,心灵的世界变得跟沙漠一样陌生和荒凉。但是在这荒凉的心灵沙漠深处,却有宝物埋藏着,我们真正的本质–来自源头的印记就象是埋藏在沙漠深处的ETC(地外文明时间囊)遗址–这个来自宇宙最古老种族的、储藏着我们造物主的信息和关于人类及万物起源的真相的遗址,象征着万物升起和回归的地方。这个探索的旅程是在内在整体导航者的引导下进行的。

      整体导航者是实体意识之心,并且它知道秘密根源之出口(合一语言的传递者),即使它对于人类感觉来说是无形的。正是这种接受生命是互相连接的条件,才使得灵性的成长作为每个人生命的首选被考虑。
解码自造翼者第12室。

而沙漠中被发现的人工制品–归航装置则是我们内在整体导航系统的象征。它引导着我们每个人回归的旅程。它是有智能的,会对勘探者的意图进行检测。只有那些能够对齐最初源头的整体视野和意愿的意识才能过关进入到遗址。与最初源头的频率连接上。

 

                                         三  聂鲁达和萨曼达

在故事中只有萨曼达和聂鲁达才能与人工制品沟通。是因为他们本身是带着特殊使命来的,是中央种族派到地球的代表。他们有着最先进的进化时间线和意识。萨曼达拥有非凡的精神能力,能够进入到过去未来的各种时代进行遥视侦查。而她被古箭遗址的人工制品激活记忆后,忠实于内心的感觉和信念。即使是冒着被洗去记忆和被十五驱逐出先智甚至有失去生命的危险,也绝不背叛内心的声音。而聂鲁达,尽管十五许给他以他的继承人继承整个先智组织的崇高地位的前途,但是聂鲁达仍然不为所动,从与十五如父子般的关系瞬间转变为敌人,最后带着资料叛离了先智组织。他们面对十五的威逼利诱和各种严酷的心理考验而毫不动摇。他们认为这些资料事关人类的命运和前途,必须被传播出去给大众分享。

“我不能肯定,但是出于某些原因,这7个ETC遗址组合以形成一个数据流,能够提升行星和行星之上每个人的分子振动。这个数据流改变了DNA结构,不只是人类,而是星球上的所有生命。它被设计用来使我们在21世纪后期有重大发现的。”(古箭项目-萨曼达)

这些勇气和正直的品质来自最初源头平等性振动基调。当他们被遗址的信息激活后,记起了自己主权整体的身份,从最初源头那里接取到强大的力量,内心变得无比坚定,他们也更能与人工制品和遗址的频率协调。

“他们只选了我的原因是,他们的技术谐调了我的头脑。聂鲁达也可以的。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能和这个人工制品沟通。”(古箭项目-萨曼达)

这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内在都储存有来自最初源头的零余印记。只要每个人的意识情感和知觉都与内在的神性保持一致,所有人就都能连接到来自源头的更高频率。像萨曼达和聂鲁达一样,记起自己存在的真正身份和使命。

“我猜当我和归航装置联系的时候,它就被植入了我体内,可它感觉像是来自难以置信的遥远距离。它感觉很远古。它感觉是永恒的。它感觉像是上帝。”

     小说里萨曼达总是“深深地向内在凝视。尤其当她从外在的世界得不到援助,感觉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

       ‘她闭起眼睛,仿佛在她内在的屏幕上观看着什么似 的。
“我刚开始,并且试着排除身体的紧张,这时一道光…绿色和黄色的光穿过了我的身体。这是某种像太阳探究云彩,当它穿越你而你感到了不同,但是你知道影像的来源非常遥远。”
聂鲁达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你用眼睛看见的,还是内在感觉到的?”
“实际上两者都是。感觉光源很熟悉,但我也知道它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来的。我观察它和我的精神交相感应。这是一个非常柔和、安宁的体验。”

         “然后这道光不知 怎么的抓住了我的意识,并且开始…开始和我重新连接…或者是我的记忆。”
“这光像一个管道…或者是入口

      它有种磁性引力,要么是我向它,要么是它向我…我甚至不能肯定 “它是一种存在,”一种智能…”

         这种有智慧的光就是来自最初源头的光,这里描写了她如何跟最初源头沟通的。一种精神的交相感应。修改记忆,治疗和创造。而只能从内在去接取它。这些也是理律克斯直觉智慧的技术的内容。


古箭计划中有一幅聂鲁达的黑白相片,和十五的照片一样,看上去都是真人相片,这越发让人对古箭故事的真实感到迷惑了。感觉气质和个性跟小说中描绘的人物相吻合,聂鲁达让人感觉很亲切,而十五则给人一种精明而挑剔的印象。也许现在的技术,也许可以做到既保留他们的特点,又让人不会直接认为是他们本人。如果照片有真实的基础,那么我们可以看到中央种族化身地球人的形象了,聂鲁达是中央种族的代表,但是不管古箭小说里的萨曼达和聂鲁达是虚构还是真实的人物。作者借他们展示了主权整体在时空的表达的最高范例。只是他们和他们揭示的真相和虚构的情节混合在一起了。并且放在了一个地球抵抗外星人入侵的同样半虚构半真实的背景之中,而使得故事和真相变得象迷宫一样扑朔迷离。

                                                    四   十五和白石板科技

古箭计划中迷宫小组的领导人十五则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他是个杰出的科学家,发现了光编码矩阵,量子物体的和声学。一种遍及所有物质的意识。这是伟大的科学发现。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遍及一切的意识就是上帝。他生活简朴,对政治、名声权力和财富毫无兴趣,唯一的兴趣和工作就是空白石板科技的时间旅行技术,这个技术被他看作是保卫地球免遭外星人入侵的终极自由之盾。故事里说他甚至从小就开始研究这个空白石板科技了。他生来是为这个使命而活的。而他也有足够的聪明才智来进行这个计划,聂鲁达从不怀疑十五的能力。

 

古箭计划的真实和虚构-- <wbr>wm神话探秘之1

以一般观点来看,将生命奉献给保卫地球免遭外星人入侵而且默默无名地从事伟大的科技探索的他,是个英雄和救世主一样的人物。并且十五的白石板科技是非常复杂和超前的,外星人的技术也无法与之相比,外星人虽然可以进行时间旅行,回到过去的时间里,但他们无法与他们旅行所到的那个时间互动。也就是说他们无法改变那个时间里的事件,因为他们是在一种被动和观察的模型里。而十五的时间旅行计划要复杂得多,能够时间旅行到过去改变事情,比如改变阿尼姆斯侵略地球的计划。

十五无疑是个令人赞叹的天才科学家。被与迷宫小组合作的外星人誉为地球的CEO。但从

另一种角度来看,他给迷宫小组所有人植入个人追踪系统,监视他们的心理和行为,动不动就重组清洗他们的记忆,对中央种族充满戒心并拒绝将古箭遗址的资料与大众分享这些行为,即使拿确保时间旅行计划的保密和成功做借口,那也无法遮掩他的这些行为表露出来的控制欲和权力欲。完全就是HMS的编程。

    传统概念的好人坏人善恶在这里是完全用不上的。正如理律克斯问答所说的,宇宙里只有一种邪恶,就是对自我真相的无知和无法连结到它。他发现了上帝的影子–光编码矩阵,比大多数人更了解真相。但是习性和遗传意识自有强大的推力,也许他从没有检视自己如此执迷于白石板科技的兴趣的起因动机。更多是源自他的幸存本能。    他无法信任中央种族能够保护地球,对自我的执着使他无法连结到更高的自己,缺乏对宇宙合一真相和对物理学的更深入全面的理解,也就无法从整体的角度来观察和理解时间旅行技术的关键和中央种族的保护地球的方法。

因而即使机器被发明了出来,也会因为没有真正的操作员而失败。因为真正时间旅行必须人机合一才能实行。

    “为了应用空白石板科技,时间旅行者必需要从多重维度的、七种感官的领域来运作。否则的话,空白石板科技就会象骆驼穿针一样困难,或换句话说,是不可能之事。”

     “这个科技需要一个或一组操作员,能够物质性地进入到垂直时间里,而插入在那被判断为最理想的介入点的精确的空间与时间里。操作人员必须在那里成功地执行一次记忆重组程序,也就是重组阿尼姆斯入侵地球的记忆,并且回到他们原本的时间来确认任务的成功。”

     而白石板科技就算成功了,外星人如愿取消了对地球的侵略想法。但是起因能量是无法消失的,它会在另一个时间以另一种方式给地球带来毁灭的危险。因为也就是阿尼姆斯侵入地球这一事件的能量,未来会以另一种方式比如大洪水或别的什么回到地球上。聂鲁达不相信15能解决好这个问题,更愿意相信xx种族的解决办法。

    “你们的物理学和你们对宇宙合一的有限理解,造成了这样做是不现实的。这会使你们失败,记住我们的话。”
“对我们的感官来说,你们生理性的身体和原始的人类头脑是无法赋予力量的。我们只看你们的核心,你们的本质意识。你们瞥见过这个核心,但却是通过你们科技的镜头,而不是通过系统的、自然的觉醒。你们因此而被误导了。你们的科技是有缺陷的,并确定会导致你们失败。”(古箭计划)

       所以要进行真正的时间旅行人类首先必须从三次元的意识转换到更高次元的意识。这正是遗址的意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15也是地球精英分子的代表。他认同精英分子对地球人类的控制,用从迷宫小组稀释出来的技术帮助他们控制人类。为什么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 上的投资每次都是大赔特赔,为什么美国能随意操纵全世界的汇率,这都跟整个货币金融体系的平台就是从用十五的那个迷宫小组暗喻的组织稀释出来的技术搭建起来的,为了方便精英分子掠夺和控制全世界的货币和财富有关。造翼者是有现实在里面的神话。(参看Neruda访谈4)


       所以虽然从表面上十五的空白石板科技似乎是为了拯救人类,但是从小说的展示来看,他实质上更多的是受自我人格既HMS的操纵的,所以才与来自中央种族代表一体和联合的聂鲁达和萨曼达产生了激烈的冲突。
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在这里的空白石板科技也是有双重意义的。除了现实里的真实的时间旅行计划。它也是一个比喻,它比喻我们内在层面的时间旅行。这是一个个人化的时间旅行。
   
“这是白石板科技的真正本质,你从一块空白石板开始,然后重新发现、重新阐明、并重新创造物质的意识。”
   
    同样,我们也可以重新创造自己的意识和感知模式。从线性的头脑模式旅行到垂直时间的直觉智慧模式。我们目前运作的只有五种感官,第六第七种感官跟心的直觉智慧有关。所以真实是每个人都在做时间旅行,旅行到自己的更高版本。造翼者知觉数据流又叫时间囊。是用来帮助我们加速这种时间旅行的工具。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磨坊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