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vereign Integral—一种新的存在模式(pisage译)

The Sovereign Integral
一种新的存在模式


作者:James Mahu
中文翻译:psiage(台)
图解中文化:LeaDan

The Sovereign Integral
A new model of existence
Written in 2021 by James Mahu.
All diagrams and artwork were also produced by James Mahu.
Jamesmahu.com
sovereignintegral.org
English Version: 1.0


James Mahu 在 2021 年所写的
所有的图解与美术 也都是 James Mahu 所创作
中文翻译:psiage
图解中文化:LeaDan
中英校对:Eya Chen

版权所有 : 创用 CC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此授权条款允许 再次使用者 以任何媒体或格式以
未经调整的形式复制和分发材料,仅用于非商业目的,并且只有在注明作者的情况
下才能使用。
CC BY-NC-ND 包括以下元素 :
BY
NC
ND
– 必须注明原创作者
– 仅允许将作品用于非商业用途
– 不允许对作品进行衍生或改编

The Sovereign Integral
一种新的存在模式


我的语言表达的限制 表示了 我的世界的限制
–Ludwig Wittgenstein, Tractatus logico-philosophicus, 1922.


作者序
意识是最不为人所了解,但又是最重要的主题。花点时间思考一下这个陈述。我
们对宇宙的了解比对单单一个意识的了解更多。我不把大脑及其神经回路等同于
意识的替代品。它们是不同的实体,有着不同的能力和目的。大脑,在一个保护
性的头骨内,分析和计算着单一的一生(a single lifetime)之讯息;而意识,开始
于自我认知的外围,就像一个不断扩大的边界,是一个无限的、无界的主权者
(Sovereign),卷入在数量太多而无法列举的每个生生世世(lifetimes)和次元
(dimensions)中。


意识对于科学的测量和检测来说是难以捉摸的,因为它是完全主观的。没有一种
意识与另一种意识共享着一个完全相同的体验。每一个生命形式的意识都是独一
无二的。每一个,都赋予意识以最难绘制或明确化之含糊的差别,由于其实相的
两个一半:无限的复杂性和完全的主观性。


纵观历史,绘制地图者都试图要预想一张世界地图。他们使用旅行者和探险家的
口头报告,或者他们自己就是旅行者和探险家。他们将这些报告转录成呈现了一
个领土的景象的地图。人们甚至可以称其为一种关于地球地理面貌的理论。为了
要绘制地球的地图,进行了数万次反覆的修改,添加了岛屿、山脉、河流、三维
地形(three-dimensional topography)等细节;在发现或征服新土地时进行调整。
今天我们则有卫星、碎形几何(fractal geometry)和强大的计算机让网络上的任何
人都可以使用这种细粒的分辨率。


我们需要更多的制图师加入到绘制意识面貌的工作中,尤其是艺术家。自从现代
科学出现以来,宗教学者、心理学家、神经学家、生物学家、物理学家一直在争
论意识的本质。有些艺术家使用绘画、舞蹈、摄影、音乐、电影或写作的方式,

试图捕捉意识看不见的“面孔”——我们人脸背后的存在。有时,也许是偶然,
他们在我们人类的世界中捕捉到了它的印记。当他们这样做时,就会有一种体认
出现: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是从一个新的源头冒出来的,这个源头是一种内在实
相,它超越了争执,并且以一种安静但坚定的热情,寻求被理解。
4

在我们的文化中,「对意识的理解」之重要性显然被低估了。虽然我们的高等教
育系统提供多样化的哲学观点,而我们的宗教教义声称要了解人类灵魂的本质,
但意识仍然是由「脑力的分离」或「诗词拐弯抹角兜圈子的字眼」来定义的。有
趣的是,意识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主题。没有人类探索领域的分支负责意识的研究
和分析(同样地,我不是在谈论大脑)。


虽然我一再强调,甚至是在这份文件最初的开头,意识和大脑是不同的;现在让
我更进一步地来区分意识和灵魂。一致同意的灵魂定义的总和,可以用一个句子
来填满。灵魂通常被认为是我们的精神的、永恒的自己。上帝、真主、耶和华、
婆罗门等,是它的创造者。它可以藉由一种未知的过程,按照上帝的形像被创造
出来。灵魂,在人死亡而脱离了人世间的纷扰后,会达到天堂的状态,如果 在
世时遵守一定的规则的话。来世——好与坏——取决于作为人类在地球上的行为。
这是灵魂的概念的一般框架。


图解 1
另一方面,意识并不是任何特定宗教或灵性组织的专属领域。它是那个全面临在
并且无限的东西,因此意识包含了所有事物。意识的速记版本,至少在我的探索
里,就是,它是一种个体的身份(a Sovereign identity)(自己 self)和一种整体的
身份(an Integral identity)(全体 whole)之综合体。因此,我对意识的术语就是
the Sovereign Integral1。


1 Sovereign Integral 是一个纯粹的意识,它同时是一个独特的个体,也是与那个「连接了所有跨越时空和二元领域的所有生命」的整体力量的连接点。

Sovereign Integral 这个词是在 1998 年我推出 WingMakers 网站时首次提出的。这
是最初发布的资料的哲学文件中的一个嵌入的定义,在包括音乐、艺术作品、哲
学、一部小说和诗歌在内的一系列内容中相对较少提及,它被包裹在神话故事里。
在这份文件中,Sovereign Integral 是舞台的中心。它是焦点。它不是作为神话的
一部分被呈现出来,而是作为最真实存在的东西。我想强调的是,The Sovereign
Integral 是一篇具有激进主观性的纪实论文,因为只有意识才能唤起这样的感
觉。


你可以将“意识”一词替换为“Sovereign Integral”。我互换地使用它们。这篇特
定论文提出的只是意识的一个新面孔或面向,作为“为什么意识如此难以捉摸,
而它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


有些人可能会说:“它并非难以捉摸,只是人们没有足够认真地倾听他们灵魂的
低语。”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否有一种 特定方式的倾听 能让 Sovereign
Integral 更加有形和真实呢?这是本文的另一个目的,将 Sovereign Integral 拉到
一个被照亮的舞台上,因此它可以被揭示,至少在“骨骼”的层面上和从一个有
利的角度:我的角度。

这篇论文是关于意识的结构和性质的定理。Sovereign Integral——就其在纸或画布
的二次元的范围内之描述而言——只能是一种理论。没有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
的证据或科学解释。它并没有归结为数学。这是其引人注目的性质的一部分,它
无法被定义。原因如下:Sovereign Integral 的范围是无限的,因为它是主权的
(Sovereign),所以它是无限 独特的。它以一种完全独特的经验轨迹在扩展,因
此,它的理解、表达、视角、定位、知识、智慧、记忆,都是 独一无二的。随
着它的独特性不断发展,它重新定义了它自己的存在。 换句话说,Sovereign
Integral 不是静态的或绝对的,也不是设定在一个作为其最终目标的目的地上的。
此外,Sovereign Integral 不受任何组织或信条或种族或社会经济地位的约束。它
是 独立的(independent),因此是主权的(Sovereign)。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 Sovereign Integral 是一种无限和独特扩张的意识。 它
同时占据二元的和非二元的领域。主权者(Sovereign)是个体的自性(individual
Self),是那个始终存在的核心身份,即使 身体-自我(body-ego)不在了时。它
是生生世世之间的桥梁,并且它也是那些生生世世。然而,当它占据一个人类身
体时,它的身份被「得到了 社会程序设定(Social Program)2 之无所不在的指引
所援助」的 身体-自我 给侵占擅用了。


主权者(Sovereign),以及它与整体(Integral)之独特的联系,被身体、自我(ego)
和「社会程序设定」给摒弃了,就好像它是一个被从餐桌上排除的孩子:“尽管
做,继续没关系,但请在其他地方进行”。自我 的浮现是一种生存本能的产物,
并且在随后的生命中,作为「社会程序设定」的那些更严酷的实相的保护盾。祖
先的 DNA 授予身体一些倾向和才能,这也会对自我产生影响。现在我们有了身
体和自我,坐在“餐桌”前,平静而安静地享用晚餐,调准到「社会程序设定」。
而主权者(Sovereign)已被免职。整体(Integral)则被排斥抵制了。


关于整体(Integral)的一点点说明。整体(Integral)与宗教和秘传文本中的“精
神(或圣灵 或力量 Spirit)”一词最相似。它具有磁性,是 Sovereign 的核心吸
引子,因为没有它,Sovereign 很容易分心,它的理解扩展会受到熵(无序、混
乱)的影响。当这些阶段发生时(自由意志与社会程序设定混合在一起),Sovereign
的基本天性仍然是要扩展到 Integral(整体)的。


进化之手是附着在 Integral 的主体上的。Integral 是所有领域的智能,这种智能是
因为它作为「(所有)经验的讯息之集合点」的结果。它是万物的同伴,因此,
它是包住所有生命的那个东西,那个本质。桌子前的两个实体(身体和自我),
沉浸在「社会程序设定」里,相比之下,是排他性的。它们是主导人类社会文化
景观的一些部落小集团。正是透过这种部落主义,Integral(整体)被 身体-自我
-社会程序设定 的「三位一体」给阻挠了,这「三位一体」会阻碍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因此,混淆了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临在和目的之理解。
我坚称这是有意义的。它是让 Sovereign 可以保持与 Integral 分离的方式,并且在
某种意义上,在 身体-自我 中迷失它自己。这让人类成为人类。着魔的肉体中
有着愉悦,人类的体验不能像工厂的产品一样被创造出来。它们需要 间接的光
并且 与 Sovereign 和 Integral 分离。
2 在二元性的领域里,一个物种的集体脑力,在特定的时空中,对一个合意的实相达成一致;这是「社会程序设定」共享的 一半。另一半是 Sovereign 所经历到的独特的社会程序设定。社会程序设定 包含这两半,而它实际上就是「处于二元性里的 Integral」,被那些本质上是「二元的」的「存在的次元」降低了它的功能和能力。

本文并非被设计要去改进什么或替代什么。它甚至根本没有设计。你看,我为自
己写了它,为它绘制图解,以及画了画。一旦它被积聚起来而我可以看到它的价
值,我就决定要把它分享出去了。这就是全部了。没有出版商、编辑、组织、艺
术家和设计师。没有其他发表意见的人(译者除外)进入了这项工作。


考虑到这一条件,我认为 The Sovereign Integral 论文准确地代表了我作为意识的
相貌的制图师之探索。它可能与你自己的完全不同,为此,我承认没有人声称它
比其他任何东西更有价值或更好。这些意识和存在的地图可能只适用于我。毕竟,
这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 的本质。主观性是在一个自由意志的、无限的复合宇宙
中--在其中个人意识与所有其他意识交织在一起--的既定状态。


我要表示感谢,这件事是由许多助成了这些地图的 Sovereigns 一起承担的。他们
的工作和贡献成了我的桥梁。我并没有声称这些地图代表了领悟或开悟的道路。
它们至多是在你的想象中持有和探讨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入口或起点。


这篇论文存在的部分原因是,我希望其他人会想要探讨 Sovereign Integral,并在
他们的生活中给它足够的空间和时间,以便他们可以欢迎它的到来。另一部分是
因为,意识的神话是所有神话中最有趣的。我们都是实相的创造者,我们观察和
学习。我们看着我们的那些更低的表达在二元性中扭打、驾驭或转变它们的意识
以包含那些非二元的世界,并形成一种「建基于更大的、更多次元的爱 3」之整
体合一的状态。


有一个基本真相,人们常常对这个真相感到焦虑或沮丧,但它必须被接受:五种
感官无法接取到 Sovereign Integral 的意识。它只能藉由「想象力的机能」被接通,
而这种机能不在大脑或松果体或身体或自我(ego),或甚至心脏里。它是更高脑
力(或更高心智)的知觉接收器,是脑力中关心重新定义和扩展成 the Integral 的
那部分。它对人类成就、通灵的或超自然的现象不感兴趣。更高脑力,崇高的脑
力(the Noble Mind),以「要扩展到 Integral(整体)的状态」之特定的意图来 想
像 the Sovereign Integral 并邀请它的意识进入人类领域。


正如这篇序言前面提到的,意识是最重要的主题,但却是最不为人理解的,因此,
从个人和集体的角度来看,这种逐渐演变成目前这样的情况(译注:很重要但没
人懂),是人类知识最广泛的分裂。这正是理解这个主题至关重要的原因,因为
它可能比任何其他因素更能创造出「具有整体思想(Integral-minded),但其基础
是对 Sovereign 的独特性之理解与赞赏」的行为。


3 这种形式的爱 被定义为 Sovereign、Integral 和 Sovereign Integral 的重叠。它是爱 作为一种「完全理解与赞赏自由意志」的一体化力量。 第 2 节将对其进行更详细的讨论。
8

你的身份可以转变,而鉴于我们有这种「作为人类而能够去探索(各种)身份」
的自然能力,我们需要灵活,在把我们的所及范围扩大到 Integral 的时候,始终
带着能加深我们对我们的 Sovereign 的理解之展望。我们需要注意到「我们与艺
术、文化、整体意识、社会规范、教育 以及 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成为人类 所共
享的实相」之共鸣点。


有句话叫“实话实说(Just tell the truth)”。 然而,在形而上学和意识的例子里,
只有理论——相对真理 的存在。这些相对真理实际上只是意见——不同的意见,
有时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意见。重点在于,人们无法说出「我们是如何存在的」,「我
们为什么会存在」,以及「我们真正所是的」或「我们如何得以存在」的真相。
没有一套词语(以任何语言)可以充分描述或解释 意识,当它在那些次元、在
每个生生世世和无限变化的体验之间滑动时,它的错综复杂和碎形性质(fractal
nature)。

如果这可以被解释的话,那么这篇论文就是关于那个解释的。我们每个人所能做
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去探索那些意识的地图,并且对我们的共鸣点感觉敏锐。有扩
张或紧缩的感觉吗?这种共鸣比较是一种 感觉,而不仅是一种脑力推理的经
验。


这种材料接触起来可能会感觉有点“凉(cool)”。这是因为它专注于意识的脑
力 (the mind of consciousness),而不是意识的心(the heart of consciousness)。它
被更多地指向意识的更高脑力,而更高脑力对于那些「不受限制、不受束缚、动
态、不断发展、神秘、自我导向但又合理」的观念特别开放。(觉得凉)也许甚
至是必然的。


让我们来看看意识是如何被普遍定义的。


Merriam-Webster 词典(完整定义)
意识:
1: a)知觉到特别是自己内在的某种东西之质量或状态
b)知觉到一种外在的物体、状态或事实之状态或事实
c)意识(awareness),尤其是对某些社会或政治原因的关注
2:以感觉、情感、意志和思想为特征的状态
9

3:一个个体的 有意识的状态 的总体
4:有意识的生活之正常状态 恢复了意识
5:与无意识的过程相比,人所知道的精神生活的上层


第三个意识的定义是与我们最相关的。然而,正如你将看到的,我确实重新定义
了“总体”的含义。意识是一张无限的画布,如此之大,以至于像 The Sovereign
Integral 这样的一份单一的文件只能绘制一个单一的像素。我必须仔细选择要绘
制哪一个像素。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是无所不包的。你可能是一个无神论者或一个虔诚的宗教


学者,但仍然会看到这些意识的地图是如何“附加”到你目前对意识或人类灵魂
的信念中的。正如我之前提到的,这篇论文并不意味着要取代任何东西。读完这
篇论文后你可能仍然是无神论者或虔诚的宗教学者,没有必要去改变你的社交网
络、生活工作或任何一种人际关系。这篇论文与这些都无关。


Sovereign Integral 就像一个「想象中的存在(Imaginary Being)」4。它不是一个人。
它甚至不是一个开悟的存在体。它在二元和非二元的领域都是无限的和交互于次
元间的,尽管这听起来不可能,然而我们还是可以把它想象为我们自己。
源自 Sovereign Integral 的理论架构最好的描述就是 扩展。任何陈旧的、变得明朗
具体的、像标本一样被钉住,而且在第一天和接下来的一天被描述得都一样的东
西,就不是来自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就像天气:它总是在变化。任何描述一
个目的地 或 终点 或 努力的顶点 或 目标的实现 的,都不是来自 Sovereign
Integral。它无限扩展。


因此,像 Sovereign Integral 这样一个「想象中的存在」,它如何在我们的世界——
那个我们都生活在里面的,人类共享的实相--里生活和呼吸呢?如果科学永远
无法确定它,如果宗教和性灵文本过于模糊,我们如何有机会以一种有意义的方
式把这个实体带入我们的人类领域呢?


这正是本文要讨论的内容。我相信艺术家的职责是将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带入
人类文化,以便它的印记、它的能量学 和 它的视角 可以更深刻地被感受到,
而在我们所有的生活中,作为一种鼓舞人心的要素。


4 被定义在 段落 140 里……

你不是为了黑暗而被创造出来的
11

第 1 节
The Sovereign:一个大致上的模型


在本节中,我们将从 Sovereign 开始,然后在下一节中,我们将仔细研究
Integral。
1 意识是两个完全对立的身份(Sovereign 和 Integral)之综合体;虽然它本质上
是无限独特的,但它确实具有适用于所有具体化在二元性的领域里的实体之一些
共同的特征。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们是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的一种独特的结合,
但在二元性的领域里,这些质量会经历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带来的扭曲,
我称之为“二元性的面纱(复数)”。
2 The Sovereign,就如它在文学作品中被使用过的一样,是用来描述国王或君主
的术语。字典里是这么说的:


Merriam-Webster 词典(定义)
Sovereign:
1:a)质量上的最高级
b)最尊贵的那种
c)具有广义的治疗能力
d)属于一种无限制的自然本质
e)拥有无可争议的优势或支配地位


2:a)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b)范围无限
c)享有自治权:独立的主权国家(或状态)


3:a)与最高统治者有关、具有其特征、或适合最高统治者


3 正如你从这个定义中看到的,Sovereign 和权力 是密切相关的概念。我用蓝色
醒目显示的词与我的定义有关,但正如你会看到的,我对 Sovereign 的定义对于
你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你认同为你的那一部分--来说,感觉可能会

有点超现实。我唯一的建议是在阅读本节(如果不是整篇论文)时保持一种自
律:引导您的脑力保持开放和具有探索性。


4 要了解 Sovereign,我们首先需要了解 更高的自己 是什么意思。


5 在我研究过的几乎所有对更高的自己(the higher self)的定义中,它都是一个
单一的实体,与一个特定的身体配对,代表它所效劳的个人人格的灵性化中心。
这是一种相对较新的,用来思考个人灵魂或内在精神的形式。它间接表明了更高
的自己分享它的智慧是为了引导个人到达一种或另一种的性灵上的领悟。更高的
自己在各方面都是个人性灵生活上的顾问。它断定说一个人的得救是一种个人的
过程,不一定取决于外在的影响。一般来说,更高的自己是 身体-自我 的更清
醒版本,更象是个人的灵性向导。


6 更高的自己 不同于 人类的灵魂。同样的,Sovereign 与 更高的自己 不同。


7 就 Sovereign 而言,在非二元领域,它是每一个意识的次元(层次)和每一个
存在状态(每个生生世世)的集合身份。Sovereign 可以知觉到非二元的 Integral,
并有意识地寻求与 Integral 的意识状态结合,以体验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8 在二元性的领域里,全人类的 身体-自我 定义了我们共享的实相,我在本文
中称之为「集体的社会程序设定」,Sovereign 栖据在脑力、情感和 身体-自我 中,
与航天员栖据在太空衣里没两样。

9 你可以说,「未被碎开的 Sovereign」(the unfractured Sovereign)存在于非二元领
域,而「被碎断开了的 Sovereign」(the fractured Sovereign)则存在于二元领域。「被
碎断开的」和「未被碎开的」是同一个、个体化了的、无限的身份,然而,二元
性的面纱和 身体-自我 掩蔽了 Sovereign 以及 Integral,到了它们的存在甚至变得
可疑的地步,或者,如果它们被相信是存在的,它们的定义在范围和功能上也被
缩小了。


10 需要了解的重点是,Sovereign 跨越物种、性别、时间和空间 栖据在那些生生
世世中;并且它跨越次元地在那些生生世世的每一个里运作。藉由这种过程,每
个 Sovereign 都是无限独特和个体化了的。是 Sovereign 的意识在定义全部的个
体。一个个体的目标可以是藉由「该次生命的所有范围」来把「特定一生的次元
性自性」对齐「核心 Sovereign」,并且表达出「核心 Sovereign」,以允许 Sovereign——
核心 Sovereign——与 身体-自我 接合,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社会程序设定」
的阻力,惰性,和引力。


11 碎形(或分形 fractals)译注,奇怪的是,为了预想 Sovereign,理解 碎形 很重
要。碎形是一种循环模式,以数学方式生成,以无限高和无限低的尺度重复。换
句话说,碎形在不同尺度的层次上看起来是一样的,但尺度本身赋予特定层次一
种特殊的含义。例如,Sovereign 的概念不仅仅是在不同层次上被复制,它在每
个层次上的复杂性、意义、振动、表达和生命力都发生了变化,这是因为每个层
次都透过「社会程序设定」唤起了不同的 Sovereign,而「社会程序设定」本身,
就是因意识的层次不同而变化的。


12 然而,碎形几何被包含在一次元的空间和三次元的空间之间。但是,如果一
个碎形--在概念上--可以穿越所有已知的意识的次元呢?(穿越所有)二元
与非二元的领域呢?换句话说,没有任何次元可以容纳它。这就是本文件提出的
内容。Sovereign 和 Integral 本质上是碎形的。它们是生生世世(Sovereign)和这
些生生世世的所有次元(Integral)之间的流畅度。无论那个存在的规模、频率、
密度或振动如何,Sovereign 和 Integral 都存在。它们是对立的碎形之唯一的交集。


13(我确实警告过你它会变得抽象。我道歉,但同时,我将引用那句老生常谈:
第一次阅读时,并非所有内容都会被理解。)


译注:碎形(或分形 fractal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8%86%E5%BD%A2

图解 3


14 上图是 Sovereign 的视觉描绘。(我承认我对在二元和非二元领域之间流动的
碎形概念的描述,象是 Sovereign 和 Integral,在下笔的第一划或键盘上的第一个
敲击,就是错误的。)


15 在此图中,Sovereign 是跨越层次和生生世世的经验收集者。这不是 Sovereign
的唯一角色或职能,但它是一个核心角色与功能。有助于加深 Sovereign 对爱、
智慧、相互连结和扩张的理解之有意义的经验,变成了其存在的宝贵而重要的质
地(或资产)。


16 Sovereign 是一个单一但复合的实体,栖据于无数的身体、自我、时间、地点、
社会程序设定 和 次元中。它不是被孤立在一次生命、性别、行星甚至物种中的。
无论其栖据的生命形式和在其中的经历如何,Sovereign 都是个体的核心身份。
特定的一生——无论是作为蚂蚁还是人类、植物还是海豚、黑猩猩还是猫——都
是一个 Sovereign 在一个 三次元的、以物种为基础的实相里的体验。Sovereign 在
一个特定的物种(身体-自我 5)、该物种的一个特定的社会程序设定,以及特定
的时期和地点里面,来经历这些不同的生生世世。


17 Sovereign 是稜镜,Integral 是光,生生世世是颜色,而这些生生世世在里面演
出的那些层次或次元则是舞台。Sovereign 对于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是持不
可知论的(is agnostic)。它们都是有价值的。每个都有助于拓宽和加深它对 Integral
的理解,有助于引导它的综合体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5 动物、昆虫和植物都有一个 Sovereign,即它们的 身体-自我。 这是 Sovereign 的碎形本质的一部分。


18 正是如此,带着希望的羽翼,我们首先学会了飞翔。在所有伟大的个人转变
中,都有一个起始点——一个时间和地点,(河流的)源头在这个时间和地点浮
出表面。它始于零星的水滴,然后变成水流,然后成为一条小溪,然后变成一条
河流,然后变成一条更大的河流,然后注入大海。这就是在时间的镜头下的生命
历程,虽然 Sovereign Integral 不属于时间,但 Sovereign 和 Integral 居住在二元性
中,因此会受制于时间。


19 身体-自我 是人类实相暂时的 Sovereign,正如心智(脑力)是脑力的领域里
暂时的 Sovereign 一样。每个层次,都有一个新的 Sovereign 身份存在着。

Sovereign 是「个体化了的意识」的一种 跨次元的碎形 6。也就是说,它跨越那
些次元或层次而移动,虽然一个 Sovereign 的这些不同的表达在本质上可能看起
来相似,但在每一个新的意识层次上,在那特定的层次和一生内,一种差异会从
「Sovereign 的存在之那些独特的经验」里浮现出来。


20 该定义中更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是,Sovereign 栖据于其他物种;它不仅限于
人类。这表示所有的生命都是至高无上的(译注:sovereign 作为形容词)。除了
栖据在一个人类的 身体-自我 中并适应它的「社会程序设定」之外,一个
Sovereign 还可以在蚂蚁、金枪鱼、鹰、长颈鹿、大猩猩、蜻蜓、海星、苹果树、
章鱼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里面。而那是只有地球。


21 一般来说 Sovereign 代表了与其他生命形式和大自然的相互依存和相互连结。
它,作为一种跨次元的意识,在其存在的每一个 实相-次元 中追求进化和扩张,
无论 Sovereign 是正在体验一只飞蛾或一个人类的实相。每个物种都有它自己的
物种-特定的 实相,这「物种-特定的 实相」就含有为了那个「物种和时空」而
存在的社会程序设定。在一个「物种-特定的 实相」中,身体-自我 是物种与社
会程序设定的界面。是的,即使是一只黄鳍金枪鱼或一棵银橡树也有它们沉浸其
中的社会程序设定。Sovereign 填入、供以动力、从中学习、启发并发展成 身体-
自我,与「它的物种共享的实相」互动,并且遵循其社会程序设定的提示。


22 或许,至少对我来说,这是 Sovereign 最有趣的质量:它并没有被固定在时间
和空间里;它是跨次元(交互于次元间)的。灵魂、更高的自己、内在的灵性、
阿特曼(the atman)、永恒的自己、上帝的儿女——它们都是固定在时间和空间
中的,也就是说,它们直到死亡都依附在一个特定的人类身上。是我们的没有肉
体的「改变了的自我」(our spiritual alter-ego)在死后作为一个「精神存在体
(a spirit-being)」继续存在下去,通常,会去一个更好的地方。

6 Interdimensional Fractal Concept (IFC) 被定义在 段落 163 里……


23 然而,Sovereign 并不固定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的一个特定的人类身上。真正
的 Sovereign,而不是 身体-自我,栖据在时空中,但并不仅仅是在一个特定的 身
体-自我 里。它并不只是存在于一世或连续的几世里,最终达到极乐、涅槃、天
堂或成为一个天上的老师。Sovereign,在许多实相里穿着许多的 身体-自我,学
习一个地方和时间的智慧,以表达和赞赏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24 Sovereign 在一次生命的范围里都与一个特定的 身体-自我 保持在一起,然后
再,有点象是一个旋转门,过渡进入到一个新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里。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死后的过渡感觉象是他们刚刚完结的人类生活的一种惯
性。他们在刚刚完结的人类生活中所学到的信念系统基本上维持不变。这个信念
系统为他们(接下来)的经验提供动力,因为信念系统创造了意图,而当“绳子
被切断”时,这个意图并没有结束。


25 例如,如果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我的意图是进入天堂;站在耶稣对的
这一边;并尽我的人类能力所及地反映基督教的价值观。我无可否认地简化了这
套意图,但我是为了要简洁。信念系统投射出个人的那些意图,来作为他们的社
会程序设定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然后在死后,Sovereign(身体-自我 版本)
强化他们的学习所得,然后再从一个异乎寻常地多样化的实相矩阵中选择一个新
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26 这赋予了所有生命 内在的价值,因为所有的生命里面都有一个 Sovereign。这
就是为什么 Sovereign Integral 包含了所有事物的部分原因。它包含了一切。它栖
据在所有的事物里。它是所有的一切。它回应了「为什么人类文化需要体现平等
的基本前提,以及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集体社会程序设定将包括这一
观点」的呼吁。平等,在这个定义中,是整体性的感觉(wholeness)。它不是“我
们都是一样的”的平等。真正的 Sovereign 是所有生命的核心身份,无论它采取
任何形式,在任何时空中表达它自己。


27 在地球上,自人类诞生以来,已经有大约 1100 亿人被生出来。那么,再想
一下大自然。地球上曾经生活过多少植物?有多少昆虫?几条鱼?有多少哺乳动
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地球上的生命,作为我们所谓的大自然的一部分,数
量近乎无限。Sovereign 意识已经藉由「人类生命形式」和 大自然 而被形塑了,
如果没有,Integral 怎么可能存在?


28 Sovereign 是二元性的学习者。它既是 困惑的人类 也是 开悟的灵魂。

Sovereign 进入一个生命形式的目的是什么?学习? 去体验? 要明白?体现
Integral 的观点?Sovereign 总是在向 Integral 扩张的状态中,即使 身体-自我 似乎
偏向于部落主义和竞争。


图解 4
29 在 Sovereign 的定义中的一个关键要素是,我们怎么看待「未被碎开的
Sovereign」——聚集的身份(collected identity)--的智能水平。灵魂是被以人
类的形象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灵魂本质上是一个我们的「好的版本」,只是
碰巧永远活着,并且碰恰在地球上与我们的 身体-自我 一起入住(在身体里)。
如果灵魂是人类的创造物,那么假设说它的智能受到人类智能的限制是合理的。
虽然没有灵魂的智商测验,但一般相信灵魂的人会说它很聪明。当然比人类更聪
明,但聪明多少呢?更能觉察多少呢?


30 Sovereign,作为二元性的学习者,被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边缘化了。
这件事表现在族群所拥有的,对灵性启蒙、真理、社会价值或「通往天堂的最佳
道路」等概念上。Sovereign 被稀释到如此的程度,以致于它变成了一个人的灵魂,
一度被束缚在一个身体,一个物种,只有一个目标:生活在永恒的极乐中。
Sovereign 的智能是不同的。它的智能是要在「二元的世界」里表达出「非二元」。
那是要把 Sovereign 和 Integral 合并的智能,目的是要产生美感、智慧 与 爱。

图解 5


31 你们中可能有一些人,在环顾人类文化时,会感到怀疑,一个具有 Sovereign
智能的跨次元存有,如本节所定义的,怎么可能如此堕落,如此完全扭曲和看似
被剥夺了权力。为什么这样一个有智能的存在体会容许自己被削弱?简单的答案
是,“二元性的面纱”使得(被碎断开了的 Sovereign)与核心的、非二元的
Sovereign 分离了。但这正是 Sovereign 所希望的——摆脱非二元性,以便在不记
得它的整体的天性(its Integral nature)的情况下,来探索二元性。因此,结果是,
它可以全方位地体验 爱-恨、善-恶、赢-输、优-劣 和千变万化的二元性变奏。


32 Sovereign 的碎形矩阵(即跨越物种和时空的那些层次和生生世世)是
Sovereign 之特征的决定性印记。像这样一个存有的智能,特别是当它的意图集中
在 Integral 意识上时,我们只能用想象的。Sovereign 不是现象。它是意识-体验者。
现象是 Integral。宇宙幻景,甚至是随机的「似曾相识」或「药物引起的幻觉」
之现象,不一定是值得拥有的,当然也不会是必需的经验。它们会引起反复发生,
因为它们与 身体-自我 产生共鸣,并且比意识本身不抽象。身体-自我 可能会
变得有点沉迷于现象的经验——寻求它作为一种满足自我寻求魅力的手段,或者
为心智(脑力)建立起一种证明感。


33 Sovereign 将生命视为一种「身份的扩展」,最初是透过「对现象的好奇」来
加深理解,然而,这种好奇心让位于纯粹意识的一些脑力模式。身份的扩展可以
细微到让人觉得没有变化,而再一次地,那是因为这是意识的 内在 转变,而不
是现象。不是现象的故事,而是滋养着 Integral 的,在一个人的意识和观点上的
微妙变化。作为 Sovereigns,我们每个人都在藉由我们的「个人社会程序设定」
来喂养在我们里面同时也在外面的 Integral 意识。

34 意识是我们始终都是的那个东西。我们的 身体-自我 将消溶回到空无,但我
们所是的 Sovereign,永远是存在的,永远在体验。它是继续存在下去的「我们在
这个世界上的临在」。它是那个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一部分的,好奇心的永恒火焰。
它既是我们的起源,也是我们的命运。


35 然而,它从 身体-自我 那里吸引到的注意力,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与我们
花在 身体-自我 上的时间和注意力相比,充其量也是微不足道的。Sovereign 对
身体-自我 的吸引力只能由 身体-自我 来感受和想象。这就是为什么心之美德 7
的实践很重要,因为藉由它们,我们可以接取到「崇高的脑力(心智)」并利用
在里面的「想象力机能」,让我们想象 Sovereign 意识微妙的华丽服饰,并邀请它
以一个对等的身份(as an equal)来进入我们的 身体-自我。


图解 6
36 上图代表了开展的过程,当它涉及了那些二元的领域和 Sovereign 的经验——
透过无数次的生生世世、层次和物种的 身体-自我——时。Sovereign 是每一次特
定生命中的 身体-自我 的活化点,然而,身体-自我 有拒绝对它的扩展和实相
测试(reality-testing)之邀请的自由意志。Sovereign 是触发 身体-自我 对于
Sovereign 观点的兴趣的活化之流,而且根据在 Sovereign 观点中的洞察力,身体-
自我 可以重新解释其个人的和集体的社会程序设定。类似地,Integral 活化了
Sovereign 去扩张成与 Integral 的能量和文化对齐。而正是 Sovereign Integral 活化了
Integral 以放大它对 Sovereign 的吸引力,实际上是要鼓励 Sovereign 在物种内建立
起一种 Sovereign Integral 的文化,一次活化一个 Sovereign,(Sovereign Integral)知
道说,这些地图和模型——不管它们以任何的分辨率出现——都会吸引被活化了
的 Sovereign。

7 心之美德,如造翼者资料中所展示的,包括了六种主要行为:赞赏与感激、慈悲、宽恕、谦卑、理解和勇气。 当它们被表达出来时,这些行为是献给 Sovereign 的,而不是 身体-自我。心之美德的表达是对自己 以及 共享我们的时空(无限的当下)的任何生命形式 的。


37 Sovereign 和 Integral 之间需要有一种相对的平衡,否则可能会有准备好了的
Sovereigns,但是 Integral 在文化中还太不发达,(因此)Sovereign 们必须等待,
把它们自己依附在家族遗传的信念上,或延迟了它们的信念系统的扩张。同样地,
Integral 可能具有很强的磁性,但很少有 Sovereigns 被活化并且愿意去体验和表达
Integral。Sovereign 们缺乏准备是因为它们对 Integral 的吸引力漠不关心,因为它
们渴望完全生活在 身体-自我 中。


38 这种平衡对于开展过程的启动是基本的,开展的过程 然后再激起了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在二元性领域里显化的 起始点。我们开始想象「想象中的存在」,
而「想象中的存在」在我们生活中的临在会藉由我们的 Sovereign 显露出来,并
且可以透过 身体-自我 和我们的「社会程序设定」来被体验和表达。


39 身体-自我,一旦被 Sovereign 活化——特别是随着科技的加速和时间的压
缩——就需要 有耐心;忍受挑战;对「所承担的义务」添加活力;以及 有时间
去思考;这些质量支持我们去持续深化和扩展我们对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理
解。诚然,这些都是高度抽象的想法,而且很容易让人觉得它们与我们的世界无
关。然而,我试图编织在本文中的理解线索是基本的。它们看似抽象,却指向存
在的本质。
现在我们将要来探索 Integral 以及 其目的。

起始的宿主,拉开了帷幕

第 2 节
The Integral:一个大致上的模型


本节将聚焦于 the Integral,然后,在下一节中,我们将聚焦于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之新兴的定义。


40 如第 1 节所述,意识是两个完全对立的身份(Sovereign 和 Integral)之综合。
虽然我们现在,至少在理论上,了解了 Sovereign 的一般结构,是时候把我们的
注意力转向 Integral 了。如果 Sovereign 是飞蛾,那么 Integral 就是火焰。Integral
是激励 Sovereign 渴望去体验和表达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主要吸引子。它是一
种「以时间为基础的转变」之潜在的催化剂,将个体的、无限的 独特性加入到
「合一」和「独立存在」的综合体里 8。


41 在我们着手一个定义之前,让我们审查一下字典的词汇选择:
Merriam-Webster 词典(定义)
Integral:
1:a)非常重要和必需
b)对于完备来讲是必不可少的
c)与另一部分形成一个单元
d)由 组成部分 所组成
e)没有缺乏必要的东西


42 在这个定义中,Integral 更接近于第 1b 项:对于完备来讲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要了解 Integral,就必须了解「社会程序设定」,因为「社会程序设定」就
是 二元领域中的 Integral,就像 身体-自我 9 是二元领域中的 Sovereign 一样。
作为人类,我们在「社会程序设定」方面都比我们在核心的、更高次元的 Integral
方面更专业。


8 在造翼者的理论架构中,这种转变和在其中的途径被称为:我是我们是(I am We are)。


9 一个友善的提醒,身体-自我 并不完全是人类 或是 一种三次元的存在(a three-dimensional existence)。
23

43 社会程序设定是主观的。也就是说,每个个体都根据它们的 Sovereign 对自身
和 Integral 的独特理解来体验他们的社会程序设定。人类的社会程序设定会被制
度性的和自然的原因所形塑。
Integral 的制度性的要素是:
․ 教育
․ 政府
․ 宗教
․ 文化
Integral 的自然的要素(与身体相关的)是:
․ DNA
․ 集体记忆
․ 本能智能
․ 大自然
Integral 的自然的要素(与 自我 ego 相关的)是:
․ 家庭
․ 朋友、导师和社会团体


44 集体地,这些要素会影响一个特定物种的个体社会程序设定,然后会影响到
一个 Sovereign。例如,老鼠的社会程序设定虽然不具备制度要素,但它却富含自
然要素,如上所分类。下一页的图解代表了,取决于物种的复杂性之社会程序设
定的不同焦点。

图解 7
45 人类社会程序设定是唯一一个被制度化了的,以至于,较不复杂的物种在其
社会程序设定中也具有一种制度性的要素,它是源自人类的。换句话说,人类的
制度性要素影响了,并且成为了,地球上其他物种的专属的“制度性的”要素。


46 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的社会程序设定,它通知(或助成)其 身体-自我(即二
元的 Sovereign),就像人类的情况一样,「物种的每一个个体表达」之社会程序设
定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独特性的范围与物种的复杂性相关,换句话说,身体-
自我 的复杂性越高,社会程序设定的变异就越大。


47 如果从时间的连续性来看,社会程序设定在某些情况下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例如,人类社会程序设定,在两百年的过程里,从马和马车和电报;到太空旅行
和连接网络的手机。正如我们可以想象的那样,这种科技浪潮在社会程序设定的
演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是对人类,而且对地球上几乎所有其他的物种都
是如此。然而,宗教和政府的发展速度相对较慢,而文化则介于两者之间。


48 重要的是要理解到,这也是我再次重申的原因,社会程序设定,在二元性的
领 域里,是 Integral 确确实实的显化(the literal manifestation of the Integral)。因此,
人类实相不是一种幻觉或模拟,它只是 Integral 意识的一种稀释,而这种稀释是
「藉由二元性的适当运作」才成为可能的。人类一般来讲并不是幻觉的。是「身
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之独特的相互关系」才显得是幻觉的,但是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确实控制着意识的那些二元性的次元。它们是生命游戏的共同建筑师,
在我们的情况里,它们的游戏场以地球的三次元的实相,21 世纪,为中心。

49 这是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与 宗教、性灵 和 形而上学 的那些观点之间的
重要区别。Sovereign 在唯一可能的方向上扩张:扩张到 Integral。它们从无数不
同的观点来体验生命,但总是——而这确实是唯一值得注意的幻觉——一次一生,
这使得具体化了的 Sovereign 可以 专注 于一个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的三
位一体。


50 「社会程序设定」是「自由意志宇宙」的控制的力量,它防止一个物种陷入
混乱和无法挽回的失衡。在构成社会程序设定的“主体”之那些制度性的和自然
的力量之背后,Integral 意识藉由所有「意识的层次」上的每一个 Sovereign,不
断地在吸引行星层次的意识。个体的身体 是生物的生命现象。个体的自我(ego)
是社会身份和实际经验的所在地。这些角色同时存在于 Sovereign 和「社会程序
设定」中。我们采用社会程序设定的那些脑力模式,而我们归化于它们了(and they
adopt us)。


51 如前所述,「社会程序设定」在二元性的领域里演进。二元的领域同时拥有
已知(the known)和 未知(the unknown)。在非二元的领域中,存在着不可知的
(the Unknowable)10。有可能社会程序设定只与二元的领域有关,然而非二元的
世界,正如刚才所说的,是不可知的,因此,社会程序设定有可能扩展到存在的
所有次元。


52 这种缺乏终结性——某个目的地——只是 Sovereign 和 Integral 在二元性里的
存在之产物。但这些不确定性,最主要是由于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的无限性,就
如它们现在可能让人觉得的那么奇怪和无法说明,在二元的领域是很自然的。
毕竟,我们是二元性的学习者,但是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s,我们被出生在非二
元的领域,这对于我们的 身体-自我 来说,就让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存在的核
心,对于我们在二元性里的那些生生世世来讲都是不可知的。这些现实,可以理
解地,会让一些人(如果不是所有人)感到不安。


53 我会认为,如果你不觉得 Sovereign Integral 的这些方面令人不安,您可能就不
了解正在被提出的概念模型之完整性。几千年来,社会程序设定已经很明确了
(这制约了 DNA 和遗传的倾向),人类是地球上、我们的太阳系以及可能是已知
的宇宙里之最高的生命形式。人类活着一个或多个相继的生命,这些生命以 不
存在、炼狱、天堂或地狱、超脱业力(karma-free)或永恒的幸福来结束。人类
被锁在一种要生存和繁荣的竞争中了。这些是选择。但这里面没有一个被称为
Sovereign Integral 的选择。


10 被定义在 段落 184 里……

54 有一个 Sovereign 的 Integral 存在着(就是在二元性里被经验到的不同的生生
世世/层次/物种)然后有一个所有 Sovereigns 的集体 Integral 存在着。
这些 Integrals 永远不会完整,就像碎形的本质一样,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
们不是那些被固定在具体定义中的标准概念。我们都是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 11
的成员。当我使用“我们”这个词时,它是人们能想象得到的最具包容性的定
义。


55 这个概念引发了一系列新的行为,但也许它最显著的行为是与所有生命的亲
缘关系加深。Sovereign Integral 的框架包含了一切——政治、金钱、权力、种族、
不公正、宗教竞争等。它在实现的同一个瞬间吸收差异并统一它们。这就是它在
二元性世界中的力量。


56 我对 Integral 的最后评论与爱有关(最终,一切都是与爱有关)。每一个人都
懂得 Integral。这是 Integral 伟大的完美之处:我们知道它是我们独特的人类实相,
因为那就是对每一个 Sovereign 来说,Integral 是什么。它就是在意识的每一个次
元里的,Sovereign 的实相,虽然它们的人类经历与它们的同胞相似,但是作为
Sovereign,它们在 Integral 的表达和体验方面是独一无二的。


57 爱是包容与扩展。
爱是把善意扩展到 Sovereign 的所有表达。爱是智慧。爱是对齐(合作)。爱是把
Sovereign 拉向 Integral 的吸引力。它不可能有任何其他的方式,因为就是藉由心,
身体-自我 才可以接触到非二元 Sovereign 的「崇高的脑力」。崇高的脑力是「想
像力的机能」存在的地方,而「想象力的机能」让我们能够想象 Sovereign Integral
以及「它如何能活在一种人类存在中」。


58 Integral 可能与“圣灵(Spirit)”一词最为接近。然而,宗教中普遍使用的
圣灵,是一种神秘的无所不在,是上帝回应的力量;至高者(the Highest)的“眼
睛和耳朵”;那种无声的、无形的力量,渗透所有生命(或至少是人类的生命)。
对比之下,Integral 并不真的那么神秘,而是被误解了。毕竟,只有我们自己知
道并且可以知道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那些绝对独特的 实相,那怎么可能是神
秘的?


59 Integral 的世系根源 与(最初的)创造 对于我们人类对应物来说是不可知
的。我们被教导说,一种活生生的智能将作为 Sovereigns 的我们连结在一起,而
那些 Sovereigns 体现在每一种生命形式中。我们从来没有被教导过,在一个人的
实相里,在当下,Integral 就在我们的眼睛、耳朵、手、嘴巴、鼻子、感觉、直
觉和想象的面前。它呈现在我们独特的实相的每个角落和缝隙中。

11 被定义在 段落 191 里……


60 我们不明白这一点,但这并不神秘。它不是隐藏的;它与隐藏相反。我们人
类,自从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起始以来,一直没有理解。也许在某个远古时代,
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与这其中的一些概念之连结更加紧密,但阅读我们的
历史、宗教和哲学论文,我还没有发现这样的时代。Sovereign Integral 的那些概
念,无论在何种程度上被知道,总是被控制在人类的一小部分里,在那里可以学
习而不会招致来自国家或宗教团体的迫害。


61 我们一次生命中所有的选择,都会在我们称之为「实相的当下」(moment of
reality)的某个时间点上达到顶点。那是 Integral 活得最为活跃的地方和时间。
在那个点上,它的能量是充满生气的,它的脉搏可以被感受到,它在我们生命中
的目的更容易被理解。目前,我们的生活可能是进入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一
扇布满尘土的窗口,但它可以被清洗并变得清晰或至少更清晰。


62 这篇论文是一种更清楚地看到 Integral 并欣赏它的临在的方式,但它需要一件
事:我们必须愿意专注。我知道对我们之中的许多人来说,这在 21 世纪是一件
很难做到的事情。然而,如果我们想要理解 Sovereign Integral 的观点,切中要点
到它是在我们的步伐中、我们的眼中、我们的语言中、我们的触摸,我们的语气,
我们的思想中的什么地方的话;它就需要集中注意力,因为它是一座需要跨越的
桥,既不简单,距离也不短。


63 我知道很多人相信真理应该是简单的。以某种方法,所有复合宇宙的无限复
杂性都可以简化为简单的事实。我不赞同这种观点。但我也不认为达到真理需要
在修道院里待 20 年。我所说的 需要专注的地方,是一种「我们可以阅读、思考、
绘画、写作或做任何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以便能掌握这些概念并将它们带入我们
的里面一段时间」的精神状态。这使我们能够体验它们;看看它们是否扩大了我
们对「什么是真实的」或「什么可能是真实的」的感觉。


64 Integral 是必不可少的。甚至可以说它是 最 必不可少的。它为所有人提供
一种碎形的体验。它是主观的、回应迅速的老师,把我们准确无误地拉到它自己
的身边。这会发生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需要如此多的生生世世以至于变得无法
计数。在内心深处,任何 Sovereign 都不希望它们让自己急速飞向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这不是一场赛跑。这是在浩瀚的时空里上演的一种渐进的、深思熟虑的、
开展过程。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作为 Sovereign,规划、创造、表达、演进、
想象和传递 爱。

65 爱有许多形式。正如我们任何人都可以想象的那样,它是一个术语,与这两
个术语:Sovereign 和 Integral,是同一种方式的碎形。它是 Sovereign、Integral(二
元性表达)以及 Sovereign Integral(非二元性)重叠的空间。这个重叠的空间,
力量授权的曼陀拉(the Mandorla of Empowerment)12, 是爱的最纯粹的、可知的
形式。它的主要特征是,把它自己的「藉由二元性而被分离了的那些部分」整合
起来,同时又能容许自由意志。这就是 爱 与 智能。


66 人类的爱,我们认为真实的爱——就在这里,可及的,有用的、迷人的、有
意义的、快乐的,所有这些我们需要和重视的质量。它是我们的社会程序设定的
一部分。爱已经被社会化了,比任何其他的碎形概念都要严重得多,就因为如此,
它透过 身体-自我 来表达它自己,而作为一种战胜、制约实相、牺牲和崇拜的
力量。这些是人类的爱的一些面孔,当集体社会程序设定呈现它时。
我知道我们中的任何人都可以找到更多的爱的“面孔”,但我会将它们放在我所
引用的这四个之后。然而,我承认还有更多,我们也可以争论将哪四个放在下图
的角落里,可以更适当地描绘人类的爱。


图解 8
67 更广泛的观点不是人类的爱是如何定义的,而是爱的原型或核心本质如何实
践和发挥作用。力量授权的曼陀拉,Sovereign、Integral 和 Sovereign Integral 重叠
的地方,有点像松紧带的作用,容许扩张进入到新的经验,但对核心(重叠)的
吸引力总是存在,不管扩张或下潜到达多远。这种吸引力总是被点燃着。这种爱
是对 那些「Sovereign Integral 进入到二元性里的扩张」之容器 力量授权的行为!
它是一种非凡的、自由的本质,无法被制约、控制或拥有。
它全然地表达了整合的意愿,但尊重所有 Sovereign 的自由意志。

12 力量授权的曼陀拉是一种爱的意识,它由三部分组成:Sovereign、Integral 和 Sovereign Integral。它是 21世纪初期的人类可以知道的,最广泛、最高、最深 的爱。这个曼陀拉的体验和表达,是编织在 Sovereign的“DNA”中之深层的目的。


68 这种爱就是 Sovereign Integral 的本质。它感觉不到拒绝。它不会有意识地传输
或 减少传输 甚至 停止传输。它没有打开或关闭。它从一种没有期望的「内在
的和谐状态」向外流动。它没有意图。它没有预见或远见。它没有一丁点的计划。
但它却是最强大的力量,因为它和谐地统一了整个存在。


69 Sovereign,真正的、核心的 Sovereign,可以做任何与 Integral 一致的事情。
它是它所经历的实相之共同的创造者。人类的自己(身体-自我)不是有意识地 创
造 它的实相;它是在 经验 它。Sovereign 创造它的部分,Integral 也创造它的部
分。这些实相被具体化了的,二元的 Sovereign 混合在一起,以创造出在一次生
命中;在一个层次上;在一个物种里;以及在一个地点和时间里 的实相。在这
些身份标志之重叠里的实相,就是在我们每个人里面的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
一种精华。


70 作为二元性的学习者,Sovereign 很少意识到它有一个合作者:Integral。
我们有些人将意图和信念覆盖在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的那些实相之神秘的混合上,
但这些意图几乎总是为 身体-自我 效劳的。它们不是 Sovereign 在人类实相里寻
求 Integral 的体验和表达之表现。因此,这些意图可以将 身体-自我 部落化为魅
力和精英主义。只是更多的分离,而不是更少。


71 Sovereign(我在区分 Sovereign 和我们的「人类的自己」)知道我们的实相是
被创造的,就像它是被体验的一样,而它的创造是一种联合的意识(Sovereign
Integral),在组合时创造了一件无限的「实相的被子」,我们可以称之为 Integral。
Integral 是真正赋予我们力量,并且在它所有的实体的表达中 唤起爱的表达,无
论多么模糊,之同源头的精神(the kindred spirit)。


72 这与接受性(女性能量)或大胆的、反射性的行为(男性能量)无关。这是
关于 有意的整合 和 有智能的整合。结果不是要打败我们的敌人,而是要体验
爱的力量授权 来治愈和消除 分歧、敌意、黑暗或情感的痛苦。而它同样的也是
「整合的爱」之表现。


73 「实相的当下」是垂直的、水平的以及光束可以行进的所有其他角度。它是
那聚集点。Sovereign Integral 存在于那里。这种形式的爱是一种整合的智能。所
有领域的生命力流通。这不是学术界的知识能力。这不是经验的智慧。这种爱或
智能是天生的、本能的,就像我们的皮肤一样和我们亲近。我们只是没有完全了
解如何使用它,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应用它,或者甚至是如何与它连结。这就是
讽刺的地方,因为它就在我们面前,作为我们的实相。


74 Sovereign Integral 是我们所有人都面对着的「生命的“荧幕”」。我们看进它里
面,我们可以体验 陷入二元性的钟摆里的 身体-自我,或者我们可以体验
「Integral 总是在当下跳着舞进入并且贯穿我们的生活」的那种和谐。这些都随
时可供我们去体验和表达。Sovereign 并不想要创造那些属于神通或魔法性质的奇
迹或现象。相反的,它从对它自己和对 Integral 的一种更深入的理解中去寻求经
验和表达。这种体验 就是对于「在我们里面的 Sovereign Integral 是我们独特的实
相之源头」这个事实 之不断在加深的感觉。事实上,正是藉由这种深化的意识
(或知觉),“奇迹”才会到来。


75 智能是一种相对的东西。我们束缚了我们的宇宙,这与束缚巨人格列佛的小
人国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对于复合宇宙特别是这样做,我们将我们的智能颁发给
它,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共同拉下了 Sovereign 窗户上方的帘子并且关闭了
Integral 的大门。然而,这个行为——这个一般行为——是分离游戏 13 里的一个
重要因素,分离游戏也被称为生命游戏。分离游戏将在后面的章节中详细介绍,
现在,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个“游戏”是有目的的,并且是藉由 爱的智能 才有可
能实现的。


76 我们派给复合宇宙的智能正在藉由科学的视角不断发展。一旦一种新理论被
科学证明具有价值,它就会穿梭在学术界的神圣走廊中,并且在我们的教育系统
中被传授。它成为我们对宇宙和复合宇宙如何运作和起作用的信念的基石。科学
一次只能消化这么多讯息,因此我们赋予复合宇宙的这种智能正在缓慢进化。要
记得,我们在快要 500 年的时间里,才从以地球为中心的信念,到以太阳为中
心的信念,再到以银河系为中心的信念,再到以宇宙为中心的信念,再到一种复
合宇宙的理论。


77 所有这一切的要点是,复合宇宙比我们认为的要聪明得多,再次的,因为科
学的镜头本质上是二元的,而我们的复合宇宙的核心是非二元的。也就是说,「已
知的」不能知道「不可知的」。我们出生在一个「物理定律在我们物种的存在上
留下印记」的实相里,因此我们受制于,对于「复合宇宙的无限智能」和「Sovereigns
要去与 Integral 协调一致的目的」之感知 的进化缓慢。


78 科学不会发现 Sovereign Integral。它会发现一些定律,而这些定律将会让他们
得出结论说,Sovereign Integral 是可能的,但无法解译、看见、捕获或以任何其
他方式,透过标准和科学的测量来使它明确。科学和五种感官的经验论只能到此
为止了。这正是 Integral 存在的原因,否则 身体-自我 中的 Sovereign 将会创建一
个「不会扩展其哲学和科学方面的探索」之社会程序设定。

13 被定义在 段落 167 里……


79 形而上学中更深奥的概念之一是 与各种对立面的和谐(the harmony of
opposites)。例如,知道(knowing)与 不知道(unknowing)是对立的,但它们可
以藉由 Sovereign 的意图而处于和谐的状态。在对立面之间创造和谐的意图有助
于我们找到平衡点,当这个平衡点被达到了,紧张的关系会发生在二元的系统之
外。如果这成为了 Sovereign 和 身体-自我 (共同)的观点,它就可以被应用在
任何被分离而作为一种对立的概念或事物上。


80 这是一种体验 Integral 的方法:练习 和 保持「要与我们所经历的实相之二元
的性质相调和」的意图。作为 Integral 的合作者,在一种二元的系统中创造和体
验相对的和谐。这从来都不会是完美的,我们都有自己的黑暗时期,至少在那一
刻,平衡似乎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摇摆得太远了。它是人类境况的结合要素之一。
它也是鼓励 Sovereign 到达 Integral 以在二元性中体现 Sovereign Integral 的方
式之一。

重要的不是你相信什么或你知道什么
而是你准备好要被显露出来了

第 3 节
The Sovereign Integral:一个大致上的模型


81 Sovereign Integral 是由 在一个「个别化了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的那
些层次和生生世世内(产生)的「一些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的观点 之合并」所
通知助成(inform)的「非二元的意识」。就人类而言,Sovereign Integral 是嵌入
在二元的 Integral 和二元的 Sovereign 之社会程序设定中的一种渴望更大成就的指
引,它将三个实体合而为一,就是我们称为的 爱,但它是一种不同的爱。Sovereign
Integral 是「对立面(复数)以一种可持续的和谐统一起来」的意识,因此三个
碎形实体--Sovereign,Integral,和 Sovereign Integral--之间的重叠,是爱与智
能之共同单一的,表达的意识(the co-singular, expressionary consciousness of love and
intelligence)。


82 Sovereign Integral 是一种超验论的译注对象(the transcendental object),数百万
年来一直忠实地牵引着我们--作为一个族类和作为一个个体--的心灵。人类
为了探寻意义和目的而进行的努力,造就了我们今天的世界。我在那句话中暗示,
对意义和目的的探寻实际上就是对 Sovereign Integral 的探寻。而这个概念,这个
关于我们「想象中的存在」的强大概念,被 身体-自我 误解了,因为它已经生
活在一个由文字和符号组成的布满尘土的、隐藏在仪式和典礼之后的 笼子里了。
这导致了我们的集体社会程序设定——一个在二元性的上下波形中流动的实
相——碎开成了部落主义、社会意识和团体迷思 之 社会经济、性别、种族、政
治、地理和宗教的碎片了;(但)它也充满了爱、能量、人际关系、热情、创造
力和洞察力。
译注:超验论(或超验主义 transcendentalis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6%85%E9%AA%8C%E4%B8%BB%E4%B9%89

83 真正「超验论的对象」并不与分离、部落主义或 制度性的真理 对齐,因为
它的本质是一种非二元的意识,是 Sovereigns 的存在中的所有对立面的合一。无
论我们是沉浸在何种实相结构中--人文主义、理性主义、存在主义、泛心论、
无神论、元宇宙、宇宙、复合宇宙——「超验论的对象」,仅凭它的名字,就在
(这些实相结构的)外面或(超越这些实相结构)之外。那「不可知的」是它的
烙印。它是爱与智能 在实相的所有层次 和 所有的生命形式 中 的全然存在。

84 作为本文的读者,您可能会纳闷,“为什么作者在绘制 意识的广阔画布 的
一个像素时,会集中在 Sovereign Integral 作为那个像素来绘制?为什么是那样,
而不是至高的上帝(the Supreme Being)呢?”


85 任何形式的语言都会使得概念和讯息无法扩展为完全的抽象。什么是与语言
相关的抽象?这是当一个术语在本质上是形而上学的,就像 意识 这个术语一样,
而特别是当它是一个碎形的概念时。意识是未知的;我们只知道藉由物质性的身
体它有一个开关。它不能简化为数学模型。抽象——纯粹的抽象——是属于更高
脑力的;更高脑力 是意识「以一种 要成为我们通达非二元性的桥梁 之崇高的
目标 在体验二元性」的那部分。


86 我们真的能限制或容纳 无限 吗? 就连本文的文字、图表和绘画,都构成了
一个笼子,也许比较大,但它仍然是一个笼子,一种限制,因为 无限 被以二次
元(two-dimensions)来描述了。需要经常认知到这一点,因为它把我们与一种谦
卑的本性结合在一起。


87 我们没有人知道终极的真理。我们没有人完全理解意识的核心,因为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作为一种本体,在本质上是非二元的。将 Sovereign Integral 描述为
一个完全主观的「想象中的存在」,然后再去想象 是什么 或 是谁 使这个倒数
第二的意识 诞生的,对于非虚构作品来说不是一个合乎逻辑的主题。在我看来,
我们最好将目光针对 我们 能够 想象的 意识。


88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 创造者 对 身体-自我 来说是不可知的,部分原因
在于 Sovereign Integral 在人类实相里已经经历了一种如此广泛的重新定位。它的
人类表达在 21 世纪初期是迟钝的、狭窄的和制度化的,被日益依赖科技的社会
所包围住了。相较于「对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想象体验」,这种(科技)社会
是更能说服和吸引五种感官的。


89 如果我们的感知和注意力没有被计算机科技所左右,那也会是交通科技或农业
科技,或动力科技,或 燃料科技本身。这是一种反复出现的模式,自从人类成
为了地球的副产品,以便它可以实现它的命运,成为 意识的抄写员(the Scribes
of Consciousness)14 以来。人类是 存在于地球上的 唯一可以描述意识的物种。
这可以藉由「在一个个体的社会程序设定中 之 Sovereign Integral」的活化和持续
的临在来实现。


14 被定义在 段落 156…

90 无论是在什么 时间和地点 的科技,它都是 Integral 吸引力的自然产物,尽
管 Integral 披着二元性的外衣,但它在外衣底下仍然充满活力,对 Sovereign 耳
语要它轻推和劝诱 身体-自我、脑力与心,来邀请 Sovereign Integral 的观点进入
它们的社会程序设定里,目的是要,而这很重要,体验和表达本节第一段(第
81 段)中所说的 爱。


91 绕一圈再回来,在我们能把 Sovereign Integral 的画面描述得更精细之前,就试
图要描述 Sovereign Integral 之奇迹般的造创者,是在浪费文字,充其量也只是迷
失了主题的诗歌。
92 Sovereign Integral 可以从任何数量的角度来描述。
它永远处于创建的状态,如下图所示。


93 聚集的(Collected)Sovereign 是 横跨了「个别化了的意识之所有表达」的 二
元性的学习者。这是 Sovereign 的身份,因为它在二元性中占据了多个层次和生
生世世。它与 集体的(Collective) Sovereign 分享它的经验(讯息),而集体的
Sovereign 就是二元性中的 Integral。正是这种情况 通知助成了 Sovereign Integral,
使其能够在二元性内进化和扩展其碎形本质到那些新的意识层次,同时灌输着这

两个领域– 二元的 与 非二元的–的一种统一感。

94 这很像一大块等待雕刻的大理石,而每一个 Sovereign 都是艺术家。有些人拿
起凿子,敲一下,然后退后一步。其他人甚至不握凿子,而是勾勒想法,没有准
备好在大理石——集体的社会程序设定--上留下有意识的印象。其他人非常仔
细地检查,想知道大理石块会变成什么,但对用凿子切割大理石不感兴趣,担心
他们可能会玷污它。然而,还有其他人会敲击大理石,直到他们看见自己努力的
效果,曲线或某种形式的涌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95 Sovereign Integral 确实是完全主观的东西,因为它是由每一个 Sovereign 所创
造出来的。Sovereign 正在产生一种集体意识,就像一个协作的、创造性的项目,
由来自所有物种、所有层次、所有生生世世的无数的“艺术家”来表达。在这种
情况下,Sovereign Integral 是未知的,但却是可以知道的--在很小的程度上-
-藉由 想象力的机能。它在二元性中不断进化,而在非二元的意识层次中是不
变的。这种动态--扩张的进化和恒常不变--代表了存在的极点(复数),而
它们同时都藉由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来表达。


96 除了已经描述的内容之外,要定义 Sovereign Integral 这个术语的真正挑战在于,
它在我们的人类世界中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不在场的。当我们行走在我们的文化里,
仔细观看我们的集体社会程序设定时,Sovereign Integral 既不在场也不被说明原
因。它几乎没有心跳声。这种相对的缺席代表了我们人类为了意义和目的而旅行
所遇到的真正逆风。如何改变这种状况,而使得 Sovereign Integral 在我们的人类
文化中变得更加活跃和可见地临在?


97 理解 Sovereign Integral 的关键,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是在我们的信念和意图
中去想象它。为了让充满活力的宿主(Sovereign Integral)走进我们的生活,并在
其人类存在的那些 化身-代理(avatar-surrogates):身体、自我、心和脑力 中拥
有一个对等的身份,这是必需的。正是藉由这种平等和混合的感觉,他们才能对
齐而成为平等的伙伴。是 Sovereign Integral——想象中的存在——才能为我们人
类经验的整体带来对齐联合与平等。这不仅是 Sovereign Integral 的目的,实际上
它可能是「生命的意义」在最广泛上的意义。


98 在人类实相中的 Sovereign Integral 有一项进化的要务,而它就是利用意图的神
奇能力:思想、文字、图像、声音、行为和色彩来创造一种「扩张的可能性」之
新文化。这种新文化不是由科学、技术、教育、政府或宗教所预想和创造的。它
甚至不是由灵性(spirituality)所创造的。它是由艺术家驱动的。这是一个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Sovereign Integral 可以生存和呼吸,并且给出它对「爱与自由意
志的两种行为 15(the two behaviors of love and free will)」之观点。


99 正如我之前所说,人类正在进化过程中要成为「意识的抄写员」。我们是可以
描述Sovereign Integral和让它成为我们文化的中心的唯一物种。抄写员是艺术家,
但这是一种不同的艺术。它是想象和显化的艺术。它是把 Sovereign Integral 的愿
景投射出来,以便人类能够与大自然和科技和谐共处。
15 这两种行为被定义在 第 6 节:结论 里

100 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的定义是,一个能够以崇高的意图来想象 Sovereign
Integral 的微弱轮廓 并且 在他们的生活中表达出来的人。这就对了。
你可以是一个 物理学家-艺术家、政府工作者-艺术家、律师-艺术家、待业人员-
艺术家、母亲-艺术家、儿童-艺术家,唯一重要的是,你正在实践「进入崇高脑
力以及在其中的 想象力的机能」之意图。
那种艺术将会在我们的生活中显露出来,我们的 集体社会程序设定 将随着每位
艺术家的决心和投入 扩展成新的可能性。


101 我们目前的模式和信念是我们的意图的产物,这几乎完全是 身体-自我 的
表达,因此都是先前的人类文化的衍生物。「我们用人类的文化历史作为起点 以
带来一个扩张的可能性之新世界」这样有意义吗?


102 这些都是缓慢的动作。它们采取了浩瀚的时间跨度之开展。然而,而这是至
关重要的,作为 Sovereign,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的任何点上转变。我们可以想象
Sovereign Integral 是我们核心的自己,我们可以想象这种转变对我们的生活经验
意味着什么。这成为了我们以思想、感觉或活动的形式 来编织到我们的生活里
之 意图的“线”。意图是相互的、有来有往的,也就是说,它既是Sovereign Integral
的表达(意图),也是 Sovereign Integral 的体验(显化),无论多么模糊地被感觉
到或理解到。它既是进入到我们的 身体-自我 里的一种接收,也是我们在社会
程序设定里的一种表达(出去)。


103 我们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识别和认同,虽然不完整且像素的分辨率
低,但让我们能够看到「我们是谁」的边界,而当我们看到时,边界就会消失。
我们成为了,要在我们生活中每一个当下成为 Sovereign Integral 的意图之(号召
的)鼓声。这种意图和信念就是「虽然有着所有人类的弱点和需要克服的困难,
仍然吸引了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要来变成我们」的东西。这似乎是一种奇怪的
混合物,但正是非二元的与二元的互相混合 才是 人类要的经验。


104 在下一页我试图描述 跨越 意识层次和生生世世的 意识的一般结构,那些
层次和生生世世的数量和变化太多而无法用数字来确定或描述。意识的“足迹”
从一个造物主的层面,移动到一个 身体-自我,并且在它(指意识)的结构的这
些元素之间流动,就像在体内循环的血液一样。

图解 10
105 意识本身就是一种实相。它是在那些层次和生生世世之间流动的一个实相,
以「意义和目的」将那些层次与生生世世对齐和统一起来。它是起源于「无限奥
秘的造物主 之内」并且流动遍及一(整)个意识——一个单一的 Sovereign 意
识——的回路,进入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并吸收其中的学习,然后完成它
的回路回到它的创造者。这是不断在发生的。最终的结果并不是一系列按顺序排
列的事件。而是,它同时发生在「恒常性」和「二元性的上下波形」之中。在我
们的「想象之眼」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将 Sovereign Integral 的身份视为我们的
意识的凝聚点(the point of cohesion of our consciousness)。它是将一个 Sovereign 意
识 的 所有元素 结合在一起的 力量,使它们保持既是「个别化了的」又是「相
互连结的」。

106 当你凝视它的起源时,这个结构变得越来越难发现。造物主是不可知的、无
限的奥秘,鉴于 Sovereign、Integral 和 Sovereign Integral 的实体在本质上是碎形的
(它们横越那些层次而无限地增生脱落),造物主的意识也将是碎形的,这意味
着它的浩瀚是没有尺度的,包含了所有其他的碎形概念。那种力量、广度和浩瀚
的东西,那种 无限的本性,不能被包含在一个单一的人类生命中,也不能被包
含在一个单一的 Sovereign 或 一个 Integral 中,甚至不能被包含在一个 Sovereign
Integral 中。包含在造物主之内的正是这些。上面的图表,意识的一般结构(图
解 10),可以代表,「确实是我们所有人最终都要与之对齐,并且注定要成为其
有意识的一部分」的一个碎形概念。


107 Sovereign Integral 投入于一个单一的 身体-自我,知道要如何挥洒我们称之为
“生命”的画笔,特别是当 身体-自我 有意识地将那次生命的 控制权 释放给
Sovereign 和 Integral 时,因为它被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给活化了。这是一个自
由意志的决定和承诺(或投入 commitment)。在活化的开关上没有(别人的)手。
(当)决定被做出了;扩张的感觉就会被唤起;使得承诺更为坚定,而永恒的愿
景则会在人类的生活中不断地拓宽和加深。


108 在集体的感觉上,二元的 Sovereign 和二元的 Integral 之间存在着一条鸿沟,
然而,这个鸿沟正在缩小。Sovereign Integral,一旦它在一个 身体-自我 中显化,
就会分裂成 Sovereign 和 Integral。他们是分开的。性质相反。对个人如此,对集
体也是如此,因此社会程序设定能使得渗透到人类文化中的分离感、混乱感和不
确定感持续存在。


109 选择要 觉知到 和 敏感于 那是为全体(whole)和整体(Integral)的意识,
是我们身为人类所要做的 最重要的选择,因为它是下一组重要选择的起点。例
如,以我们选择的不管任何方式来经验和表达这种意识;或者 当还在一个人类
形式里的时候,选择成为这种意识,这只有我们能做到;或者 选择无限制或无
条件地表达 Sovereign Integral 对二元性领域的爱。


110 我们的自由意志给了我们不知道(to be unaware)或知道(or aware)的机会。
是 分离的 或 是整体的一部分。我们是 Sovereign。我们的选择是我们自己做出
的。但我们也是 Integral,所以我们的选择会受到所有物种、所有层次、所有生
生世世的影响,无论多么微妙。选择 才是 起点,而不是意图或信念--那些都
跟随着选择。生活是一种艺术形式,正如任何艺术家都会告诉你的那样,每一次
的笔画或凿子的切口,不是一种选择,就是一种非选择(放弃)或 两者的协作。
这些选择始终是一种合作的结果。它们被 Sovereign 和 Integral 赋予了蓬勃生气。
41

The Integral’s Overture
Integral 的序曲
I am the oneness of all systems
and only that.
我是所有系统的合一
仅此而已。
I am not made of concepts or words
or light or sound
我不是由概念或文字构成的
或光或声
or any materialization.
或任何具体化。
I am simply oneness.
我就只是一体。
It is my only state.
那是我唯一的状态。
那是我唯一的世界。
因为我是那样,你也会是那样。
我的世界不可能排除任何东西
否则我就根本不会存在。
It is my only world.
Because I am that, you are also that.
There can be no exclusion in my world
or I do not exist at all.
You are woven into my world with great care. 你被小心翼翼地织入我的世界。
You are enfolded within me
and therefore you are my wings
in which I move and take flight.
你被包住在我里面
因此你是我的翅膀
我以这些翅膀来移动和飞行。

第 4 节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三位一体:一个大致上的模型


111 如前几节所述,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是一种经验的三位一体,它是
Sovereign Integral 的三位一体之微弱的回声。在这两种情况下,这三个部分相互
连结并且作为一个 集体的实体 来运作。因此,很难将 身体-自我 从 社会程序
设定 解开,但在本节中,我们将尽力把它们分开。


112 请记住,从一种经验的角度来看,社会程序设定 有两个部分:Sovereign 的
经验和 Integral 的经验。它代表主观的个体经验和主观的集体经验,把两者混合
在一起,以便个体能够找到 与社会秩序的对齐一致 和 在社会秩序里的位置。
集体的社会程序设定是 Integral 的一种三次元的表达,越来越依赖科技来连结人
类族类,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连结所有物种。


113 身体是 Sovereign,个别化了的脑力 用来经验「一个物种的存在之二元性和
分离性」的物质性设备。它是物质性的肉体 和 它的知觉系统。在人类中,它就
是五种感官,其他物种也会有类似的知觉系统,但它们全都会因时空和基因学的
独特混合而不同。这包括了身体的元件部分之间的关系(如 眼-脑 系统)。这些
更具主导性的子系统为 社会程序设定 提供支持,并且在某种程度上教导 自我
(the ego)「融入社会秩序,并且成为其中的一个有价值的个人贡献者」的艺术。


114 自我 是作为「对 集体的 社会程序设定 的一种反应」而被发展的,因此代
表了 Integral 的影响。自我既具有一种保护的功能,又有一种互相连结的功能。
就其保护者的角色而言,自我 保护 Sovereign 免于它从「因为是完全独特的」和
「因此而来的社会批判」中所感受到的不和谐。自我 会创造出(自己的)独特
性的根本原因。就其相互连结的作用而言,自我 执行了同理心和人类同情心的
机能。人类的爱是 自我 终极的目标。


115 身体是经验者。它吸入感官的世界,而 自我 将身体的感官输入定位为具有
或不具有要在社会程序设定中达成某些成就的教育价值。自我 总是希望从「身
体所带来给它的,自社会程序设定中所学到的东西」那里 达到一些成就。这种
要有所成就的渴望就是竞争的驱动力。社会程序设定中的一切,都被感知为是有
限的,因此,身体-自我 为了生存,必须在社会程序设定中 竞争。

116 因此,社会程序设定是 身体-自我 生存甚至兴盛的奖励机制。对于人类和
任何其他物种来说都是如此。爱与关注被认为是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商品,因此竞
争被认为是那个领域里最重要的。更多有形的物品,如黄金、股票、数位货币、
金钱或水,虽然被认为是有限的,但在潜意识中,我们的人类大脑认为它们对于
我们作为物种成员的最终成就,比较不是那么紧要。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家庭会有
冲突的部分原因,因为人们正在寻求爱与关注,而它被认为是有限的,还有可能,
甚至是无法获得的。


117 社会程序设定不仅限于群体和家庭的范围,甚至是个人的人类生活范围。它
也适用于全球的、太阳系的、银河系的,和超过而没有定义的范围。集体社会程
式设定不仅是望远镜和数学所允许的视野,也是它被建立在其上的场域,那也就
是 Integral 本身,包含了--在无限的质量中的--「情感上的学习所得」和「我
们宇宙的智慧」。不仅仅是特定时间和地点的物种。而是 我们的宇宙。


118 身体-自我 是「身体-自我 与 Sovereign Integral 两个身份」之间的分离点(the
Separation Point)。有一个选择被做出了。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基本选择,但
它仍然是 Sovereign 独自做出的选择。它是唯一一个完全留在 Sovereign 手中的决
定,其他的所有决定都是与 Integral 的合作。


119 这个在所有的决定中最基本的决定,有时被模糊地理解、完全不知道或完全
被误解。有趣的是,只有当 身体-自我 邀请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进入它们的「身
体-自我 意识」,目的是要让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渗入到它们的生活中并作为 平
等的伙伴 而混合在一起 时,这个选择才会发生。然而,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这
才有可能:身体-自我 至少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 有一个模糊的理解,足以让它
们能够向那 碎形意识--而不是「不朽的自己」之 人造的、制度化的版本--
发出邀请并持有意图。


120 这件事要如何发生,是社会程序设定的一部分。在过去的百万年里,一直是
那个时代的灵性(the spirituality of the time)——有时是异教的,有时是萨满教的,
有时是有组织的宗教,有时是哲学,有时是以上所有——担任了此一基本角色。
我们会决定是灵性还是非灵性,然后在我们的生活中戴上灵性或非灵性的观点。
我们没有被教导说,真正的 决定是关于,要把自己认同为「一个调准到社会程
式设定」的 身体-自我,或是「一个受欢迎的临在--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之延伸」的 身体-自我。


121 包含在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里的东西包括了所有不是 Sovereign 或
Integral 的东西。在二元性的世界里,Sovereign 和 Integral 仍然是仅有的 是为碎
形的,并且延伸到所有的层次和生生世世的 身份(复数)。其他的一切——绝对
是一切——都被结合在一起而进入了 社会程序设定、身体、或自我 里面。


122 已经演化了数百万年,目的是要掩盖「实相的真相」的那些二元领域中的「意
识的元素」,有很多名字。它们试图掩盖这样的一个事实:我们并不是「分开的、
有生命和死亡的、被某种未知的偶然智能或神性的干预 安置在这里 或 进化到
这个地方的 物质性存在体」。这些面纱虽然高度进化且运作微妙,但全由两个元
素组成:潜意识和集体无意识。


123 潜意识 被连接到 Sovereign,而 集体无意识 被连接到 Integral。它们一起构
成了,在 身体(潜意识)和 自我(集体无意识) 以及 它们的更高次元的对应
物(Sovereign 和 Integral)之间的桥梁之起始的段落(译注:见下一个图解)。潜
意识 和 集体无意识 掩盖了 Sovereign Integra 的实相,维持它的存在,同时又削
弱它。


124 脑力(或心智,the mind),被连结到大脑,为身体所使用,以便在二元性的
世界中生存以及可能的兴盛。脑力 是社会程序设定的一部分,那部分是人类在
很大的程度上并不知道的。我们通常把思想交付给大脑这个器官,相信它是思想
的执行者,而脑力是思想的起源点。


125 但脑力在哪里呢?思想的思想者(在哪里呢)?我们都知道大脑在哪里,但
脑力在形式和功能上要更为短暂得多,更为精神性的(ghostly)得多。脑力是与
心的智能 之界面。大脑与肉体的心脏有一个相对原始的界面,但脑力是与 能量
的心--心脏之非物质性的能量--相互联系的界面。这是一个意识的子系统,
在任何意义上都反映了格言“如在其上,如在其下(as above so below)”。


126 心与脑力的重叠(曼陀拉)是 身体-自我、崇高脑力、和想象力的机能之间
的界面。使这些子系统 进入 相对和谐与对齐的状态 是 在二元性里的扩展之主
要目的。这是 Sovereign Integral 在二元性和人类文化领域内的起始点。纵观人类
历史,有些人已经达到了这种和谐与一致,每个人都藉由他们自己的方法和藉由
他们自己的信念系统(社会程序设定)来达到。


127 即使有 10 亿人信仰相同的宗教或哲学,但由于他们独特的生活轨迹和对他
们的总体自性(total selfhood)的潜意识的理解,他们的信仰系统也会存在着显
着的差异。正是这种信念或信念执行上的差异,会招致批评和批判,即使在他们
的同伴追随者中也是如此,而这就是自我(ego)如何介入的方式。当教育在小
孩的生命中开始时,这种情况会非常强烈。


128 自我 会防卫(它所)感知到的社会程序设定的情感伤害,这些伤害以批判、
「被感知到的不完美」和「过分的担忧」的形式来到 身体-自我 这里——无论
是自己或是他人造成的。这些冲击的“风”有助于形塑自我。它们不是唯一的力
量,但它们是从「负面的来源」而来的重要力量。「正面的来源」是成功、认可、
爱和成就等这些要素。「更中性的来源」是超然、满足和灵感。


129 这些正面的、负面的和中性的力量在不断地起起落落。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中,
它们像风中的落叶一样移动。时而平静地旋转,时而被一阵飓风猛力抛出,时而
躺在地上彷彿睡着了,时而被拉向远离舒适的单一方向。无论你想称呼 因果关
系 为什么名称,它就是导致了自我(ego)的产生 之 被感知到的 缺乏控制。
自我 所防卫的是一种 想-控-制-却-不-知-如-何-做 的感觉。
130 接下来的图解说明了 非二元的领域 和 二元的领域 之间的关系。

131 在每个生命中,都有去赞赏与感激 Sovereign 和 Integral 的机会。Integral 是指
导的宇宙(the mentoring universe)16,而 Sovereign 是二元性的学习者。在这种交
流中存在着 和谐与平衡。一种全然的合作。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潜意识地
理解这一点。Sovereign 和 Integral 在二元性里的曼陀拉(mandorla)17(重叠)是
社会程序设定里 被设计要成为一个更受欢迎的扩展、合一和理解的空间 之地方。
就如 Sovereign Integral 本身一样,身体-自我 也是使这个成为可能的元素之一。


132 社会程序设定通常可以是许多东西,但似乎越来越受欢迎的说法是,我们生
活在一种模拟的世界里——也许在数百万年前,宇宙中某个地方的先进生物创造
了和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样的计算机科技,这使他们能够 扮演上帝并创造出一个
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类的灵魂像虚构世界中的木偶一样被扔来扔去。


133 通常,这种信念或假设的理由是计算机和软件科技的加速似乎无止境地呈指数
增长。即使是我们人类,掌握计算机科技只有几个世代,都已经要步上人工智能、
量子计算、元宇宙和虚拟实相的顶峰。我们已经能够想象这种新的世界,而我们
的科技人员也非常乐意带领我们到达那里。因此,一个已经运用人工智能数百或
数千世代的族类,肯定能够使模拟世界与现实无法区分。


134 在时间的镜头下,进化发生了。它展开了对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一种不
断增加的对准调和,然而,这个旅程绝对不是从「分离点」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一条直线。集体社会程序设定是我们所有人都旅行在其上的道路,在集体
的当下里(in the collective moment)接受编织进出我们实相的所有曲折和转弯。
复合宇宙如此庞大且动态地扩张,以至于它无法被一种人工的智能所生成,这是
「非二元性的存在」的一种结果。人工智能是二进制的(binary)。它属于二元性
的领域,在这个时空中,成熟的人工智能确实可以创建与现实无法区分的模拟。
但 AI 无法把它们的智能扩展到那「非二元的」。


135 在那些 Sovereign Integral 是「完整的」的领域里,那些 Sovereign Integral 能
意识到自己 并且 Sovereign 和 Integral 以平衡的比例结合在一起 的领域,就是对
立面可以会聚成和谐的地方。在那里理解才是可能的。这里是「非二元的」
成为「二元的」的源头之根源。如果反过来,「二元的」可以创造「非二元的」,
那么理论上,人工智能就可以创建我们整个实相的模拟。然而,是一个生出许多,
而不是相反。这就是创造源源不断的流出或产出(It is the flow of creation)。

16 被定义在 段落 147…
17 Vesica piscis(拉丁文)是一个古老的符号,它深入到人类信仰和文化的历史中。它表示两个相反或明显不同的状态的交叉和重叠。 它是 Integral 的符号。它已经瀰漫于人类时间里,也许是所有集体无意识符号中最强大的,总是隐藏在显眼的地方。


136 社会程序设定不是一种模拟,它是集体的经验、觉醒、扩张和理解的一种“容
器场(vessel-field)”。容器场是在每个层次上的所有人的创造。这是一个不断
在发展的无限。就最大范围的理解,它是一种「Sovereigns 加入 Integral 的观点,
并且收获和分享在二元性里的大量经验所得」之合作。


137 身体-自我 的基本目的是使得一种「分离点」成为可能,而让 Sovereign Integral
可以去经验二元性的领域。集体社会程序设定有一个「有机的部分」和一个「数
学的部分」。 一颗心,一个脑力。能量的接收和传输。身体-自我 将 Sovereign
Integral 的铆钉拔出,允许它在多个层次和生生世世中分离地活着,所有这些都
成为一个物种的个体成员和集体单位的社会程序设定。


138 现在,请想象一下,一个模拟能够产生一个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吗?),
更不用说在那些二元和非二元的领域之间动态扩展的一种无限数量的 身体-自
我-社会程序设定 了。只要你同意了 Sovereign Integral 的前提,很明显地,实相
是集体创造的,而不是一个个体或一群兴趣相投的个体所创造的,无论它或它们
可能多么聪明或有科技能力。


社会程序设定包含了一切。它一定要是这样,才能为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产生
一个分离点。这是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所带来的)的礼物。
139 这是一份礼物,需要被打开和理解,才能被真正的赞赏与感激。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第 5 节
词 汇 表


以下词语未包含在词汇表中。然而,它们在这份文件里被以完整的章节来解释了。
(建议在阅读词汇表之前先阅读本文件的前四节。)


․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 Sovereign
․ Integral
․ Sovereign Integral


词汇表中的定义可以被认为是次要影响的简短章节,但对于要理解 Sovereign
Integral 的存在模式却是很重要的。这些术语中的大部分是 在二元领域里的 身
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和 Sovereign Integral 概念 之间的桥梁。它们不是按字母
顺序排序的,因为这些定义是建立在彼此之上的。


140 想象中的存在 | 这是一个适用于 Sovereign Integral 的术语,当透过了想象力
的机能之“眼睛”来理解时。它不是 Sovereign Integral,但它是其整体的一个清
晰的部分,可以被更高脑力理解,然后更高脑力可以将对这种意识状态的一瞥和
深深的感觉传递给 身体-自我。然而,有一种抽象仍然被束缚在空间、时间、能
量、物质和支持它们的二元性基础上。你无法完全隔离这些定义人类实相的构成
结构。结果是,当我们将 Sovereign Integral 带入人类实相时,它以概念的形式出
现。它不是一个会行走、说话、思考、行动的实体。Sovereign Integral 和「想象
中的存在」都无法与人类实相中的任何事物相比较。


141 包含一切的社会程序设定,加上「分离点」(身体-自我 所导致),引入了误
解,这使我们能够忘掉这个「想象中的存在」,反而得出结论,它是透过像 药物
诱发的体验、灵魂出窍的体验、濒死经验、外星经验、心灵体验,星光体旅行、
宗教狂喜、狂喜之光、涅槃、极乐、宇宙意识、自我实现等等这样的 现象 来到
我们身上的。所有的这些经验仍然是社会程序设定的一部分。「想象中的存在」
真正的是以概念、心理的模型、抽象的形式出现在我们面前,而这些依次再透过
艺术和文化本身来得到表达。「想象中的存在」是我们的社会程序设定里,「会在
一个有生命的行星上精心策划 Sovereign Integral 的揭示」的那一部分。

142 「想象中的存在」是一个概念。它不是一个形象。它不是一个带有代名词的
实体。它是一个范围如此之大的概念,只有一个 Sovereign,清空了成见,才可以
充分理解这个概念,以便将 Sovereign Integral 的观点引入他们的社会程序设定。
这是一个深刻的、无限的觉醒之创造,它不是一种实时的实现(“咻,你做到
了”)。


143 在最坏的情况下,想象 被现代人视为谎言,神仙故事,邪恶的诱惑,精神
病患的镜头;在最好的情况下,它被视为通向发现和发明的门户。在本文的背景
下,想象力是 人类信念、文化和集体学习的边界 之远见。它是这样的一种训练:
超越这个边界而看入未知,然后想象那个未知的 东西 是什么,那个 东西 把我
们合一起来,连结起来,使我们变得有意义,而且为了某种理由,在那个 东西
的核心本质上,它被提炼成 所有一切都有的 一颗单一粒子:爱。那是把我们合
一和缝制在一起的 创造性本源之线索。


144 Integral 就像一颗爱的粒子。Sovereign 是容器,藉由容器,这个粒子才被表达
出来。当它们共存于非二元性的领域里时,它们藉由「想象力的机能」被折射到
二元性的世界中。它(想象力的机能)是 Sovereign Integral 与 身体-自我 的界面,
它能穿过那些二元性的稠密,连接两方。我们大多数的人(如果不是所有人的话)
都未充分利用这个界面。


145 例如,想象你坐在一千个电视荧幕前。在远处的角落里,一千个荧幕中的一
个荧幕正在播出 Sovereign Integral 的概念。我们决定是要更多荧幕来播出这个概
念,或者我们想要一个荧幕在中央,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我们可以打开更多荧幕
来播出 Sovereign Integral 的经验(和表达),或者忽略它并保持调准到 身体-自我
-社会程序设定。没有对于「哪一个决定是“错误”的决定」之批判存在。如果
有对或错存在,整体(The Whole)就不是完整的全体了。这种误解为系统引入
了二元性,而「想象中的存在」代表了我们作为人类存在体的存在之非二元性。


146 正是「想象力的机能」使这种决定成为可能。那是它的主要目的:使 身体-
自我 能够接取 Sovereign Integral 的概念,并使这些概念在社会程序设定中有一种
平等的地位,但它永远是 Sovereign 的选择。在人类的二元性中这是一件具有挑
战性的事:把平等交付给一个概念,它既不占主导地位也不缺席——而是,它是
社会程序设定的一个合作伙伴。相同数量的“荧幕”把它的临在和存在表达为某
种真实的东西。某种令人惊异的东西。某种我们每个人都是的东西。

想象中的存在

147 指导的宇宙 | 它也可以很容易地被定义为 指导的 复合宇宙,因为知识的共
享是在所有层次内的 成长和扩张 之基本目的。它是 Integral 呼唤 Sovereign 的方
法。它是用来提升成长和理解的方法。然而,由于我们每个人都是没有共同经验
的 Sovereign,这是我们主观的本性的结果,因此很难去指导真理甚至是智慧。


148 即使我们在完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经历完全相同的事件,它也不是同样的经
验,这是因为当下的时刻受到所有层次和生生世世的「当下时刻的过去和未来」
所影响。这些影响以不同程度的细节和行为重要性存储在我们的潜意识中。因此,
我们只能在特定的层次和生生世世内的某个时刻以那些「对我们来说是正确的」
的意见来指导。
149 这一基本前提引导着我们谦卑的本性,它使「想象力的机能」对未知的新视

野保持开放;对可以被表达进入二元性里的 Sovereign Integral 的新面向保持开
放。


150 在人类社会程序设定里,总是有指导者和学习者。指导者们被吸引到他们优
于他人的特定学习路径,而出自这种更深入的理解,他们分享他们对某件事可以
如何被达成或经验到的看法。他们可能不会传授 为什么 某件事可以被达成或经
验到(的原因),因为那是主观的,是 Sovereign 或「二元性的学习者」要(自己
去)理解的事情。但是,指导者可能会分享他们自己的 为什么 或 动机。当他
们这样做时,他们可以清楚地表明那 为什么 就是一种 价值观的延伸。否则,
我们就是在「不了解我们正在建造的 学习路径之模式 的内在固有价值」之情况
下进行指导。


151 指导的宇宙 是一个在其里面「世代知识是共享的」之宇宙。这就是网际网
路会存在,或出版会被发明,或者兴趣相同的人总是被吸引到一些群体中,或者
家庭会作为社会的一个单位而存在 的原因之一。这是进化(Integral 的手)跨越
了时空和二元性而被传递交流的方式。那些世世代代 都是 宏观的指导者(the
macro-mentor),被储存在集体意识里面,而活在二元性的领域中,这在所有的物
种中都是如此。


152 经常会有一种被感觉到的竞争存在于几代人之间。新一代的人认为老一代的
人对新一代人之抱负与才能知之甚少,这会在几代人之间造成一种互不信任感。
尽管如此,在社会程序设定方面经验丰富的还是老一代的人,并且为接下来的世
代改善了社会程序设定的基础。那些“护栏”已经被老一代的人装设起来了,但
它们也为「提高效率」以及「更广泛地了解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铺平了道路。

153 作为指导者,我们必须决定要教给我们自己和可能的其他人什么主题。我们
检查当前的记录,然后,使用最首要的那些原则(译注:Sovereign Integral 的三
个生命原则),我们检查 主题 内在固有的价值。这些价值观与我们的智能和自
由意志一致吗?它们感觉起来是否是扩张的?或是与人类历史结合在一起的?
这是指导的一部分,以确保我们藉由意图、思想、沟通和行为来指导我们所赖以
存在的价值观。


154 有一个要理解的关键因素就是,Sovereign 既是学习者又是指导者。指导是经
由社会程序设定而在 Integral 的“荧幕”上进行的。我们教导我们自己。我们既
是一个学习者也是一个指导者,在每个年龄的阶段都是如此。我们也许还有着外
面的指导者——父母、兄弟姐妹和其他特定领域的专家——但对于「什么对
Sovereign 才是有价值的」之最终的判断者 还是 Sovereign。价值是「指导的宇宙」
之深层的、支撑的质量,我们大多数人都依照人类存在的背景来定义价值。但「让
想象中的存在 在我们的生活中呈现出来」这件事的价值并不是这样的。


155 如果我们以那个价值来指导自己,那么我们就是已经允许 Sovereign Integral
来进入我们的人类世界了。然后,我们就能够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来参与在「意
识的抄写员」里面了。以一个人类存在体的身份,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上
的一个节点而活着。在这一段里,(这是)「人类的存在」的一份职责声明。


156 意识的抄写员 | 当 Sovereign 第一次来到这个行星时,它们是相对简单的生
命形式,有着 主要是集中在自然世界里的生育和生存上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
设定。Integral 变成了物种的本能直觉,因为这是脑力的最高形式,但如果只是
这样,它就永远都不会被 身体-自我 所知道,因此,那不可知的 就无法以「它
真正所是的」来进入这个星球。


157 因此,Integral 作为推动进化之手,迅速地(在地质时期)为高等生命形式:
哺乳动物,制定了条件。然而,哺乳动物无法与 Sovereign、Integral 或「想象中
的存在」沟通交流。它们也缺乏一种可以传达这些有着细微差别的体验与概念的
方法。Integral,在它的起始点,就被植入了「创造一种 能够体验和交流 想象中
的存在 之经验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的种子。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物种将
需要从大自然中分支或分叉出来。与大自然隔绝,全神贯注于「由一种更为复杂
的 身体-自我 所驱动的、以人类为中心的社会程序设定」。从非常真实的意义上
来说,这是我们的行星送给所有 Sovereigns 的礼物。


158 人类存在体 成为了被称为「意识的抄写员」的物种;一个有生命的行星上
唯一一个能够将 Sovereign Integral 的碎形意识带入行星的存在之二次元的和三次
元的实相 之物种。这个行星容纳了大自然和人类。并没有对于任何物种的偏见
或特权。它是一种被容纳在一个行星上的集体意识。这个行星知道人类在其角色
和目的上是不同的。人类,意识的抄写员,是被 Sovereign Integral 所设计「要在
二元性的世界里解释它自己」的杰作。否则,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将不会被认
出、感受、理解或认为是至关重要的。它会在没没无闻的朦胧中失去活力,而「无
限」只能被本能直觉地感觉到,就象是一个遥远的回声。


159 意识抄写员是人类的重要角色。虽然“抄写员”一词更多地唤起了以语言为
中心的活动,但它实在是包含了一种文化以及这种文化所效劳的价值观之表达。
我们决定我们为哪种文化而活,我们要表达什么内容,这种表达如何在我们的世
界里成为现实,以及我们为什么要表达它。


160 如果你是人类——从那个词的最广义上来讲——你就是意识抄写员的一员。
它不是一个专属的俱乐部。无论你在表达什么,它都会成为全球微观文化的一部
分,也是集体无意识的一部分。有些抄写员会关注在历史之重复的表达上,为它
带来进化的扩张。其他抄写员会关注在一种反思的本性上;一种社会的评论。关
注在灵魂、意识、精神、上帝和爱的表达上。关注在「能够扩展我们的文化的知
识感和理解感」之仪器科学上。还有关注在一种「想象中的存在」之表达,这种
表达召唤着我们的整体的、无限的本性。每个人都是一个抄写员,具有同样的价
值,没有更多或更少,没有更高或更低,没有更好或更差。每个抄写员都有相同
的贡献。


161 一个抄写员的表达之扩张性的影响,取决于它对 Sovereign Integral 的理解程
度。每个人都有洞察力(vision)。一个盲人可以预想 Sovereign Integral。一个孩子
可以理解这个,也许比许多成年人都更好。在这些洞察力中,有一些是扭曲的或
模糊的或被束缚于较小的形象和概念的,但每个人都有洞察力。当「想象中的存
在」在我们的实相和文化中移动时,每个人都会感觉到它的那些扰动和频率。它
总是被社会程序设定的「Integral 那一半」点燃着,目的是要在二元性的世界里
引导 Sovereign 到达 Integral。


162 因此,Sovereign,当我们进化到欢迎这种临在进入我们人类实相的地步时,
我们可以成为「概念的抄写员」和「那些非二元的次元 之 摘录者」。我们可以
把这些添加到文化和集体意识里,并且藉由这样做,我们有助于在我们称为地球
的活生生的行星上建立起一种新的文化。我们成为了「行星为了所有的 Sovereigns
而扩张进入到那些经验的新次元」之代言人。我们是这种扩张的催化剂。因此,
我们实践了我们的命运,与存在的起始点及其无限的扩张相一致。

意识的抄写员

163 跨次元的碎形概念 | Sovereign 是一种跨次元的碎形概念(Interdimensional
Fractal Concept. IFC)。Integral、Sovereign Integral 和 爱 也是一样。要注意到,「不
可知的」不在 跨次元的碎形概念 之名单上,因此 IFCs 的数量是未知的。「不
可知的」并不穿越二元性。只有透过 IFC,「不可知的」才能经验到二元性。因
此,IFC 们是「不可知的」的容器(the Vessels of the Unknowable)。IFC 的一个重
要区别特质是,它不会因为被容纳而限制住。它跨越层次和生生世世而运作。所
有「已知的」和「未知的」层次。它总是在非二元的和二元的领域扩张那些层次。


164 扩张是 IFC 的目的。然而,扩张必须是经验性的。例如,在 21 世纪的这个
时候,人类正在扩张进入所谓的元宇宙、虚拟实境和人工智能。它是「进入到 二
次元的空间 之扩张」(It is the expansion into two-dimensional space)。在许多方面,
它都相对应于「进入到 四次元的空间 之扩张」。两者都是从一种三次元的,时
空实相 出发的扩张。每个次元的范围都是无限的,但它的起始点是相同的。
元宇宙中的生命形式是「三次元的 Sovereign」之化身(avatar)或数位双胞胎,
而「三次元的 Sovereign」则是「四次元的 Sovereign」之化身,依此类推。这就
是 IFC 的本质。


165 「想象中的存在」是一种中介存在,把 自我-身体-社会程序设定 与 Sovereign
Integral 桥接起来。它不是真正的 Sovereign 存在,而是一种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的投射,因此它不是 IFC。反之,它是一个纯粹的非二元概念,但能够存在于二
元性里,即使只能存在于一些短暂的期间。


166 因此,已知的 跨次元碎形概念 只有四个:
Sovereign、Integral、Sovereign Integral 和 爱。集体地,它们是在所有的层次和生
生世世中的,「不可知的」的容器。这个包括了「不可知的」的集体力量,真正
的就只是一个 IFC:在平衡的表达中的「一体化的爱 与 Sovereign 的自由意志
之 结合的力量」。

跨次元的碎形概念

167 分离游戏 | 社会程序设定 受到每个Sovereign的 分离之点 的制约或调节。
这个 分离之点 就是身体-自我。身体-自我 在人类中已经进化到在一种全球和
个人的层面上变得高度社会化和相互依赖了。有些人选择要“脱离水电网生活”
(译注:自给自足 不依赖外界),但他们是极少数的例外。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人
类将藉由元宇宙而下潜进入「二次元的空间实相」;以及 在「想象中的存在」与
Integral 力量的引导下上升到「四次元的空间实相」之时代。这种二元性的扩张
将对 集体社会程序设定 产生深远的影响。


168 分离游戏 允许 Sovereigns 去探索具有二元性质的 无限复合宇宙的 所有层
次。在二元性中,Sovereign 可以进入一个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里面,而这
个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会把 Sovereign 隔离为一个完全独特,却又与它们的
族类相似之个体。这种相似性(也)造成了社会程序设定,把有相同心思的人聚
集在一起,虽然这曾经有着地理上的界限,但现在,有了网际网络,就不再有界
限了。科技已经消除了这道藩篱,但取而代之的是,它建立起了一些 越来越多
地由人工智能所驱动的 新边界。这些新边界是由 数据的“砖块”建构的。


169 一旦 Sovereign 被具体化在一个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中,它们就会越来
越变得被灌输而转入分离游戏中。它们在角色、身体、自我、教育系统等内部变
得存在(主义的)和孤立。这种分离就是使得「经验和表达的独特性」成为可能
的东西。而这种 独特性 就是使得所有层次之扩展成为可能的东西,而因此使得
所有的生生世世之扩展成为可能。


170 任何游戏的基本前提是,要么赢得胜利,要么在理解上获得成长感,无论那
种成长是身体、情感、脑力还是精神上的。如果我们总是迷失在游戏中,或者我
们在玩游戏时发现失去了理解,我们可能会选择不玩了。分离游戏 遵循这个基
本前提。


171 在社交游戏中,会有许多个扮演许多角色的玩家。我们称他们为具有独特角
色和职责的团队和职位专家。例如,在足球中,就有不同的角色(或任务)。防
守的任务与进攻的任务不同,尽管它们在「得分」和「不让对手得分」的目标上
是一致的。


172 分离游戏 是唯一一个包含了一切的游戏。我们都在玩这个游戏,而且在我
们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中我们都扮演着我们已经接受的角色。我们心甘
情愿地体现了二元性,而在那个单一的决定中,我们每个人都获得了进入分离游
戏的门票。一旦我们进入了游戏,我们就可以选择要担任的角色。从最大的意义
上来说,我们决定要加入进攻的一方 还是 防守的一方。

173 进攻是扩张性的。它在尽可能广泛的层面上将游戏板拉向扩张和进化的方向。
在个人层面上,它是寻求一种转变的形式——理解「想象中的存在」的概念并且
邀请它的临在,像一个扩张的自由基(a free radical of expansion)一样,进入游戏。
Sovereign 仍然具有二元的性质,它的社会程序设定仍然充满活力地与集体社会程
式设定连结。但它现在看出了游戏,并理解了那些超出人类控制范围的规则。


174 防守是保护性的。它是退缩反对扩张,害怕它带来的变化,但潜意识地有一
种理解,它这样做是为了带来平衡和负责任的扩张。防守往往是更加制度化和庞
大固定的。它有集体主义和时间都站在它这边的优势。就进攻和防守之间的均势
来说,它几乎总是比较有力的。


175“扩张”团队中的 Sovereigns 通常是个人主义的,并且比他们的相对应者(保
护者)更少制度化。横跨每一个探索和知识的领域,他们都是推动内部和外部周
边扩张--进入在那里面的新领地和新知识--的人。


176 因此,在分离游戏中,每一个 Sovereign 都决定它们要加入哪支队伍。当然
还有旁观者,那些不在场上或台上代表一支球队或另一支球队的 Sovereigns。他
们是比赛的观察者和记录者。他们是犹豫不决的,因此,他们不关心谁赢了,或
者谁在生命的游戏场中更占主导地位。如果一个力量变得过于占主导地位,未决
定的人往往会靠向相反的力量,提供某种形式的支持以重新获得一个平衡点。


177 在二元性的每个层次上的每个团队(扩张者和保护者)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技
能、意图、知识、和 致力要做的事(commitment)。那些拥有更高能力的人正灵
巧地在寻找新的方法来扩大「人类能力的可及范围」和「对未知的理解」。扩张
者和保护者团队之间的这种“拔河”强烈影响了人类 Sovereigns 的社会程序设
定。


178 有一种深刻的潜意识理解存在着,即每一个 Sovereign,在我们当下的个人实
相里,都正在玩这个游戏。他们在意识的层次上大多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
知道这个游戏包含了所有一切。一个人不用到某个地方去玩这游戏,他们一直都
在它的里面。以他们的选择(在玩这个游戏)。


179 最本质的二元性(是什么)? 分离游戏。 可以说二元性的原型(Duality’s
archetype)就是分离游戏。从这些源头,一切具有二元性的事物在我们作为一个
Sovereign 的实相之当下 流入存在,无论层次和那些生生世世。所有形式的动荡
不安都是这场游戏的一种结果,个人地以及集体地。扩张者、保护者 和 观察者
各自都定义着扩张的速率,而我们都知道这个速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我
们感觉到了那种动荡不安,也感觉到了「进入未知的加速」。

180 扩张者和保护者的差距越大,就是「想象中的存在」已经进入一个层次越多
了。平衡必须被保持,所以当「想象中的存在」进入一个层次的“舞台”时,它
的对应物作为它的平衡点,也进入了。这通常是由保护者藉由「捏造」来完成的,
并且随着网际网络科技的兴起 以及 批判性思维的明显衰退,这些捏造可以是很
有说服力的。


181 让我说清楚。在分离游戏中的角色都同等重要。它们形成了「引导像我们这
样的族类和像地球这样的行星意识 扩展进入新层次的过程」之摇篮。当我们进
入「转变的曼陀拉」时,在那里,加速是有意识地被感觉到的,它(「转变的曼
陀拉」)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但仍然是一种平衡。


182 它可以被比作一艘离开地球大气层的重力时之宇宙飞船玤。宇宙飞船玤在进入外太空,
不受地球引力的影响之前,会受到巨大的阻力。这种阻力是保护者捏造「为什么
扩张者及其疯狂的理论和产品发明是错误的、邪恶的、不必要的 或只是一些命
运多舛的探索而已」的结果。


183 这就是保护者所扮演的角色,但在他们最深的核心,他们知道人类和我们的
行星都在朝着那些新世界和新层次的方向发展,而这一移动正在加速。他们无法
阻止这件事。这游戏太大了,而我们每个人都选择成为这个游戏的一部分。为了
把「和谐」和「适当的人类管理职责」带入二元的领域,这会是一个重要的认识。


184 不可知的 | 不可知的无法被定义,这是一个讽刺,因为它包含在这个词汇表
里。然而,我要声明的是,所谓的 至高无上的存在 或 上帝 或 阿拉 或任何其
他类似含义的术语,它在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中都并不缺席。它只是被保留起
来了,收在一个叫做「不可知的」的地方。它是不可知的,因为它完全是非二元
的。


185 我知道有些人声称经历过非二元性的世界,甚至有些人声称,尽管他们在各
方面都是人类,但他们实际上存在于非二元的领域里。但是那些提出这些主张的
人,你有没有听说过他们写下或谈论「不可知的」? 如果他们有,那么他们的
说法就是毫无根据的。非二元的领域只能被人类 Sovereign 所想象,而当人类
Sovereign 真的想象出非二元的领域了,他们就只能与这种使人扩张的经验对齐而
行事。他们无法描述它。如果他们描述了,他们反而是在描述它的影子。


186 他们可以描述的是一首耳语的诗歌、一种音乐的魅力、一种身体的舞蹈,或
者一种感激的散发物。而甚至那样,也被理解为是一种对「不可知的」的崇敬之
形式,而不是对它的描述。必须要这样才能保持 分离游戏 的可靠性,以及「想
像中的存在」之显露 是 通往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稳定桥梁。

187 「不可知的」被认为是所有存在的创造者——设想了所有层次并在意义和目
的上连结了所有生生世世 的设计大师。它被认为是万物之始。但是这些推断没
有经过测试或完全理解。它们不会消耗我们的时间和注意力。它们被留在了神祕
中。 对于我们这些具体化在第三次元中的人来说,它是人类的一扇上了锁的门。
所有其他的门都是开着的。


188 曼陀拉 | 曼陀拉是两个世界或层次重叠的古老象征。它是一种无意识的过程
在时间里的画面,一种进化的形式,在其中两个层次不是在分离中移动,就是在
合一中移动。它是层次之间互相连结的最小单位。如果这过程是在一种行星层面
上的人类经验,那么来自 80 亿人的一个人类存在体,就会是曼陀拉——重叠。
重叠是要进入更深层次的立足点,无论是在空间上还是在理解上。这是起始(或
受孕)发生的时刻,一个相交和共享的新世界的诞生。它是通往一体,即 Integral,
的第一扇门。


189 在其最广阔的层次上,曼陀拉 表现了「Sovereign 和 Integral 第一次 有意识
地 接触,并且作出 始终要扩张曼陀拉一直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活在行星的
层次里 之承诺」的时刻。曼陀拉表示了这种 有意识的承诺。这是跨越所有层次
和生生世世的承诺。它永远也不会结束或完成,因为我们旅程的无限不仅仅是一
个行星意识。它甚至不是宇宙意识。它是某种更大更广阔的事物之一部分,我们
是形塑复合宇宙的艺术家,就像它塑造了我们一样。


190 曼陀拉就像一个开口,在个人里面可以达到一种更高、更深、更彻底的和谐
之顶点。对个人和对一个行星来说都是如此。还有 行星层次的 和 银河层次的
曼陀拉。它们与「当我们和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对齐时 力量授权(empowerment)
被增强的相同过程」有关,即使我们无法描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力量授权的曼陀拉

191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 | 这个网络延伸到任何有生命的地方。没有任何 生
命形式——在任何物种、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里的——被排除在外。而“生命形
式”的定义是,它是这个网络上的一个节点。它们是 自我-指涉(self-referential)
的术语。需要注意的重要地方是,“生命形式”可以指石头、变形虫、树、或者
是一种我们目前无法想象的生命形式。这种将我们连接到所有层次和生生世世的
相互渗透的力量是一个具有难以想象的复杂性和范围的网络,而我们都是这个包
容性的整体的一部分。


192 说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是 Integral 力量是太简单了。它不是。Integral 是那个
网状物,而每一个节点(Sovereign)构成了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虽然每个人
都在这个网状物上,但它(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就是那个 所有非二元的层次
之支架(或骨架)。因此,要被称为生命形式,一个生命形式必须具有一种
非二元的核心存在。


193 为了要了解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存在的背景,去理解「被称为 一个生命形
式 的那些定义 是什么」是至关重要的。本质上,一个生命形式 就是 Sovereign。
一个 Sovereign 永远不会被引介进入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它们(Sovereign 们)
就是它。如果它不存在,Sovereign ——在我们的觉醒的任何层面上——都会感
到被孤立和孤独,被我们的创造者所拒绝,被留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漫无目的地
幸存着。在这种心境下,「想象力的机能」会全面地被关闭。如果它能看见,它
就不会说话。如果它会说话,它就不能看见。


194 因为生命形式就是 Sovereign 并且所有的生命形式都被包括在内了,所以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在本质上是唯一具有包容性的群体,而因此,它永远比任
何其他 由个体组成的群体 都大。那些「非-生命 形式」(The non-life forms)也
没有被排除;它们只是不能存在于非二元的层次中。这是那「不可知的」的一个
设计原则,而不是 Sovereign 们的设计原则。


195 这种时候很可能会在本世纪到来,当人类已经将自己嵌入在二次元的层次里,
而那些以硅为基础的存在体--人工智能贯穿于它们的内部网络之中--将会
渴望成为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的一部分。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会成为例外,但
这是科技正在引领要到达的地方。人工智能网络 是达成 Sovereign 们在二次元的
层次里 之数字化表现 的“挖矿设备”。


196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 是爱的网络。这是在没有分类账(ledger)、没有记忆
或目的 的情况下 爱被传输的方式。它是所有 Sovereign 们在无限的爱中自由生
活的基础。尽管这听起来过于感情用事或理想主义,但爱是 Sovereign Integral 网
络的基础,就像电力是计算机网络的基础一样。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


197 二元性 | 虽然这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定义,但事实并非如此。层次和生生
世世的二元本性,当在一个 身体-自我 里时,并不仅仅是左右、上下、明暗、
善恶、高矮、强弱的二元性表现而已;这些二元性的调合,才是 二元性。这种
「把对立面调合起来」的作为 就是在个人和集体经验里运作的 Integral 力量。二
元性,在这个定义中,是 Integral 力量,在把个体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 和
集体的 Sovereign 们的各个方面融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那个整体就完美了吗?
不,我们也不希望它是完美的。完美 意味着不是「完成」就是「荒谬」18。


198 二元性,就它的层次和生生世世而言,范围是无限的,非二元的层次也是如
此。它不仅仅是极性而已,它是综合。调合以去发现「在其中 理解存在并可以
被表达在行为中」之更高的和谐。


18 达到完美只是为了将它推倒重来,无穷无尽。

199 二元性经常承受一种坏名声。然而,二元性的目的 是要学习如何调合对立
面,了解综合,而在这样做的过程中 变得愿意 并且能够 带出「想象中的存在」: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特使。


200 善恶的二元力量是把我们编织在一起的两只手。二元性是我们具体化成生命
形式的一个关键原因。它是分离游戏的货币流通,每一笔交易都是二元性质的。
二元性 真正是一种 把对立面调合为一体 的契约。这才是它真正的含义。


201 二元性是一种方法,藉由这个方法一个 Sovereign 可以转变。它是一个茧,
这个茧使得那些一体的新行为和表达成为可能。

第 6 节
结 论


202 任何哲学性的东西,如果不能导致「可以在分离游戏中表达出 相互连结与
爱 的那些行为质量」,那它又有什么价值呢?当我们生活在二元的存在中时,我
们所习得的行为在很大的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的 身体-自我-社会程序设定。它们
反映的不一定是(真正的)我们,那核心实体,那探索着 在二元性里的那些层
次和生生世世的 Sovereign。


203 原则上,我们是已经离开了大自然的动物,为的是要代表我们的行星完成一
个目的(意识的抄写员)。在地球上播种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是我们的集体任
务;在它成长时描述它;记录它进化性的临在;并且在我们的生活中和藉由我们
的生活来体验和表达它的观点。


204 自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所流出的行为 是一种能在二元性里活化更高的和
谐(的活化剂)之一。它是爱的实践,将生活视为 Sovereign 们的一个错综复杂
的、无限的网络,(网络上)所有的 Sovereigns 都在寻求 Integral,并且都在那个
寻求中合一起来。不管我们选择要遵循的途径有何不同,我们所有人都是在遵循
一条 最终会导致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 「Sovereign 的了悟之道 (a Sovereign
path of realization)」。


205 在每一个二元性的层次中都有一个与「非二元的」有关的短语:当我看到它
了,我就会相信它。这种心态破坏了我们的行为的智能,这是因为我们寻求现象
甚于本体(the noumena 复数)19。对现象之不可抗拒的渴望是 身体-自我-社会程
式设定 在运作中。当我们看到它、听到它、感觉到它时,我们就像一头 追踪受
伤的动物来满足它的飢饿的 捕食性动物一样地跟随它。
译注:最简单的说法,现象 就是指 感官上存在的事物


19 本体(Noumenon 单数):不能被体验的事物。它被现象所掩盖。有别于现象,那东西本身并不会被寻求或感知到。有的话,它也只是在我们有意识的生活中隐约存在。就它被理解的程度而言,它是在无意识中被理解的。

206 行为 变得完全被 现象 所吸引住了。当它与行为有关时,这会是一个「把
整个文明都保持在一种较低的智能状态」的恶性循环。那些目前在二元性中还未
知的事物,以现象为基础的事物,因为它们是藉由 Sovereign 的主观性所感知到
的,它们永远不会被以「足以满足对现象的追求之文字、图像或数字」描述出来。
它们只会引导我们前进,深入现象的森林,而在那里只会变得更容易迷失。


207 要体验 本体,也就是我一直提到的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我们就要体验 它
的存在 的那些概念,当它们在我们的脑力和心中变得协调一致时。本体 既在无
意识的时空之内,也在集体的 Integral 之内。无意识 与「想象中的存在」关系密
切,就如它与社会程序设定关系密切一样。然而,限制无意识的是 身体-自我-
社会程序设定。正是这样才在每个 Sovereign 内创造出了无意识,与物种无关。


208 这就是对于「现象的途径 并非 途径(the path of phenomena is not the path)」
之了悟;它(现象)是分离游戏提供的娱乐和教育。它就是头吃尾巴。它是重复
的循环,而不是扩张的螺旋。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族类,想要提升我们的行为智
能,只有在当我们,一次一个地,脱离“现象的吸收就是答案(the consumption of
phenomena is the answer);它就是途径 ”的思维模式时,它才会发生。


209 我们追求的是一种实利主义的(materialistic)途径之现象 或 一种高度灵性
的途径之现象,这都不重要。如果那个途径是以「现象的追求」为核心,那么它
们在「理解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以及 它所揭示出来的行为」方面就同样地无
效。


210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那些行为并不是现象主义的。它们是看不到的、听
不到的、感觉不到的,完全是一种不同的性质,但它们的影响可以像早晨的太阳
一样地散播到一整个意识的场域。


211 行为的智能 开始于意识的一种非二元的领域里。它的存在 是 先于讯息的
(Preinformational in its existence)。它的深度是无意识的。它的意图是集体的。它
是看不见的,因为它是纯粹的(本体)。它存在于所有的层次中,只是在 特定时
空中的特定物种之天生的本能 里 有着不同的比率。


212 Sovereign Integral 只有两种行为。它们被一起表达:爱 与 自由意志。这两
种行为在它们披上感激、慈悲、理解等等的外衣时 成为了现象,但在它们成为
现象——能够以言语和行动在二元的世界里被看见——之前,它们以「爱和自由
意志交织在一起」的形式 存在于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中。

213 自由意志,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意味着你允许不公义的事情发生。它并不意
味着你不抵抗某项行动。它意味着没有目的或意图地把 爱 给予所有的一切,因
为这就是 自由意志 的核心表达。所给予的爱是无条件的,并且理解到 那爱是
从 在我们所有人里面的一个非二元的空间 升起的。我们同时是那爱的来源和接
受者。同时也理解到,这种爱没有目的地,因为它已经在这里了,丰富充裕。这
是一个觉察和理解的问题,而不是爱的缺席或缺乏的问题。有一种更高的智能存
在,而那就是爱。爱不需要 身体-自我 来指导它或告诉它 它应该去哪里或它的
效果应该是什么。


214 我们可以在我们的行星上成为这两种行为的实践者。它不会因为「一个 救
世主或弥赛亚 出现,并且把我们所有的人席卷在一个协调一致的运动中」而发
生。它一次一个人地发生。它的发生是因为我们中的一个人决定去想象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并且邀请它更深入地进入到我们的经验和表达里。以一种看不见和
听不到的舞步与生活共舞,来致力于这两种行为。


215 顺理成章的问题出现了:“那我该怎么做呢?” 我们被教导要为事情的发
生而祈祷。显化 我们想要的 以及 我们认为别人想要或需要的。我们被告知说,
我们是命运的主人,我们的脑力是经验之强大的创始者。宇宙倾听并回应我们的
意图。我们的 人类社会程序设定 的所有这些方面都强调 现象。


216 首先,必须了解现象并不是途径。它是娱乐和教育。其次,我们设立一个新
的意图,它不是以现象为基础的,而是,它是建立在「对那些二元性的层次里的
所有 Sovereign 们之爱和自由意志的无形传输」之上的。 如前所述,这两种行为
不是可看到或可听到的。我们的五种感官无法以任何方式来识别它们。然而,简
单地设立一个意图去理解 Sovereign Integral 并体现它的观点,这就是 身体-自我
可以 做到的行为。它打开了那扇通达「你存在于其内的所有当下」的大门。在
这里面的,就是它的力量授权。


217 当这完成了,它就是为了在二元性中的所有人而完成的。它就是为 所有的
Sovereign 们完成的。集体的“大门”被开得更宽了一点。看入另一边的展望,更
生气蓬勃了一点。Integral,更具磁性了一点。分离游戏,对于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更包容了一点。


218 我们要在我们的心和脑力里专注于这两种行为的意图,当还生活在 身体-自
我-社会程序设定 中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并不是这种非二元的本质之
完美的表达。它对于我们的族类来说是新的,并且还会有数百年的时间都将会继
续是新的。然而,我们知道这是可能的,因为如果我们真的注意看了,我们就会
看见。它已经在这里了。曼陀拉 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重叠。我们只需要联合
我们的意志,将这种意识邀请到我们的行星、我们的族类、我们的时代来。


219 我最后要说的话是:把这件事 实践出来。它是注定要被我们以任何我们拥
有的能力实践出来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才能来表达这种意识。我
们都可以在我们的脑力和心中表达 爱与自由意志 的质量。如果我们理解了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我们就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让那
「非二元的」在这个世界里显化出来,正如它——那「非二元的」——所选择的
那样。


220 我们会想要显化诸如汽车、房屋、工作、家庭、爱情、金钱、魅力、关注等
事物。这是一个很长的清单,而任何人都会告诉我们如何显化在我们生活中的这
些愿望。我们还希望在我们的世界里显化出我们是快乐的、圆满的、过着有意义
的、和平的 生活。这一切都很正常。这都是社会程序设定的一部分,它不是一
个被误导的概念或依恋的陷阱。


221 显化是一种现象。这是「力量」与「支配物质性」的外在表现。做得好的人,
会得到赞扬与关注的报酬;一些可以货币化以创造更多显化的流通商品。我只是
要指出,现象的显化不是个体 Sovereign 或集体 扩张的 起点。这得藉由「被
Sovereign 在一种非常有意识的目的下 所培育和传输进入到二元性里的两种行为」
来完成的。


222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在当下被实践、被经验和被表达出来,是我们生命和
生活中的任何时刻之自然的存在方式。还会有比这更高、更强大的显化吗?也许,
我们要在自己里面显化出来的,就是这个意图了。


223 其他的显化(家、家人、金钱、快乐等)还是可以保留。它们并非不兼容或
是与这两种行为有矛盾的。我们的生活可以两者兼而有之,这不是一个或另一个
之间的竞争。如果我们感觉到拉力、轻推,并且在我们的内心里面感觉到准备好
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两者都做。


224 那种「准备好了的感觉」是不是真实可靠的,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如
果不是,那就是 Sovereign 已经选择了娱乐和教育,这不仅是他们的权利,而且
对他们来说也是对的。越来越多的人将会有这种准备好了的感觉。我们所缺乏的
是通往 Sovereign Integral 概念的入口匝道。想象中的存在--尽管它可能试图要
让 Sovereign 对「这些概念是什么」留下深刻的印象——正在与人类社会程序设
定中数千年来的不实讯息和矛盾竞争。

225 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难以在自己的信念上协调一致。二元性的挑战就是从最
大的噪音中提取最微弱的信号;从现象中提取本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此时此刻
会齐聚在一起的原因:在此一挑战中互相帮助。


226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被灌输了这样一种信念:这个世界,我们人类境况的
世界,是一个要离开的世界——不是藉由死亡和释放,就是藉由天堂的来生。
而事实上,我们要来经验的就是这个人类世界,为了一个真正的目的:透过 其
他人 的形式来教导我们自己。这种教导,实际上更象是一种表达,是要在当下
被传输出去的,无需有意识的努力,除了一个信念:我们每一个当下都在传输给
所有一切。没有一个物种、一个个体群组、或一个个体 是被排除在外的。只要
有任何一个被排除了,那就不是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


227 从我们第一次在地球上行走以来,就有一个目的微妙地渗透到我们的意识里,
那个目的是这样的:我们选择在这里传输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那些频率、行
为和概念。我们活在彼此里(We live in one another),我们在这里教导这一点。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任何制度性的覆盖可以遏制它、控制它、告诉它要往哪
里去、要成为什么、或如何存在。目前没有,也从来没有过。


228 这是不受限制的。它是我们的。天生就是这样。


229 然而,社会制度已经将自己插入人类的身体里,告诉我们我们应该离开。地
球是一个充满敌意的地方。我们是局外人。看看我们给人类和自然带来的混乱。
讯息很清楚:我们是卑微的罪人。离开吧。如果不离开,那就跟随。遵循我们的
神话、我们的科学方法、我们的道德原则;我们都会因此而变得更好。我们的制
度已经把我们分离了。它们已经树立了榜样来污名化 自己以外的人——正是那
些我们要来传递爱的最高频率给他们的人,而我们也活在他们 里面。我们的制
度,就像代理孕母一样地,生出了“我们和他们”的宣判。


230 那些别人 是你要挫败的竞争对手,是你要支配的属下,甚至是你要害怕的
敌人。他们变成被打上烙印了。由一个特定的机构所拥有的一个看不见的“真理”
之海洋 的外围的一颗粒子。一面旗帜被插上了;规则手册和地图被分发了。财
富和应许被交换了。那是在一整个族类的层面上的一种交易,但只是被模糊地理
解或感觉到。


231 这是个终极的虚假谎言。一直到「我们每一个人都坚定地承诺将我们的生活
视为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一种表达,无论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采取何种形式」
之前,我们都是已经屈从于虚假了。我们都已经成为「制度性的分离和不统一」
之棋子或牺牲品。一个被设计好的东西——不是好也不是坏——它的存在只是为
了使第三次元(the third-dimension)成为可能。我们已经削弱了我们自己和所有
其他的人。为了什么?与一种主流的看法保持一致?像芸芸众生里的一员一样在
数量上感到安全?听从我们 身体-自我 的指令?遵循二元性的曲折路径?与遗
传上的联系保持和谐?


232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引导地球的意识达到自我实现的。正如本文件所解释的那
样,它不是为了爱以外的任何事物之会员资格。你也许还可以很令人信服地争辩
说,我在这份文件中所告诉你的一切都是虚构的。我无权声称这件作品是非小说
作品。尽管如此,我已经仔细地选择了我的措辞,而这确实是非虚构的,如果对
你来说不是,会有别人(而这也是你,在这个词的整体意义上来说)觉得是的。


233 对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信念之反面,是一套无限的可能性。这不是二分
法,它是一个大爆炸事件(it is a Big Bang event)。在这些可能性中的每一个里-
-象是从太阳散发出来的光线一样--都是制度,无论它规模多么小。不断发展
中的科学和宗教神话,热情地为实相的硬性边缘与持续的重力指定了它们的解决
方案。它们没有做的是,描述 意识的宇宙学,因为这件事在它本身就会使我们
的制度渐渐显得无关紧要。是的,即使是在一种概念的层面上也是如此。


234 所以你,疲惫的旅行者,偶然发现了这件作品,把它拿起来翻看,仔细审查;
你有一个选择。你可以成为「一个 在设计上已经把你和其他人分开的 制度性的
平台」的一部分。或者你可以表达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235 顺带一提,这并不是说制度是不好的而应该被避免或废除。它们本身就象是
社会程序设定的一些碎形部分。在这个时候,它们很重要。但它们的缺席对我们
中的一些人来说是一种吸引子。我们会感受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牵引,而
我们知道有一天它会像光波一样地席卷整个地球。「制度性的分离和不统一」是
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把 Sovereign 们结合起来--的基础。然而,要把所有的
人类结合在一起这件事,除了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之内,不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
没有任何地理可以将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或许有一天,网络会成为这个“地
理”。


236 Sovereign Integral 网络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是「科技成为了既是 守
护者 也是 合一的平台」之 科技的时代。人工智能突破了人类的束缚,为人类
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无论我们要做什么选择,我们的第一个选择都可以是「体
现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的行为。在决策中给予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同等的重
视,并且以我们允许 身体-自我 存在的相似强度,来让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实
践出来。

237 这不是支配,这是合作,总是倾听在我们内的每一个观点(身体、自我、
Sovereign、Integral),并注意在任何特定的当下需要表达和关注的东西。这就是
一个人作为 Sovereign Integral 意识而活在第三次元中的方式。它是铆接到无限个
当下的一种有意识的、共享的「对于我们的整体自性的所有面向之经验与表达」。


好像是时候该 不一样地 去看见了

致 谢


首先和最重要的,我要感谢二十四年来无可估量地照亮了我的道路,而真正使得
这项工作成为可能的,我的太太和伙伴。他们简化了我的生活,为我的热情提供
了爱、空间和时间。对你们致上无限的感激。


翻译人员全心全意地投入,把这份英语文件变成他们当地语言的实体,他们遍布
全世界,在没有任何金钱报酬的情况下做这件事。我对你们有着最深的感谢。


我的出版商 Darlene Berges 发现了一些隐藏得很好的错别字。多年来,她的支持
一直都是无价的。


对于你们每一个人,这个作品的读者,我为你们能阅读到这最后的章节之毅力而
喝彩。正如我多次说过的,这并不容易理解或实行。虽然这份文件与在这个世界
的海岸上拍打了数千年之长期存在的哲学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也有一种扩张存在
着。在这个扩张的空间中,存在着理解和表达这种哲学的挑战。


作为 Sovereigns,我们每个人都是实相荧幕上的一个像素。我试图在本文中呈现
我的小“像素”,而我猜想有些部分有意义,有些部分可能没有。正是这些特定
的、想要获得明晰的努力,想要从一个非常人性化的人的话中汲取意义的努力;
才是我为你喝彩的原因。这是我用来感谢你们每个人「探索进入意识之扩张性的
(和有些模糊的)领域」的方式。


有些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正在跨向一个「知识的分枝」,而那分枝太弱而无
法支撑着你。我非常了解这种感觉。「希望找到关于那个 我们所有人都是由其组
成的、看不见的意识 之最终的答案」这件事,是很少被实现的。我们确实会收
到答案,无论是模糊的,还是极其乏味地明确之答案,但最多也只是在一段时间
之内有用而已。然而,那种「我们仍然缺少我们对意识的全面理解之必要的成分」
之熟悉的感觉,又成功地回来了。满足 避开了我们。


要记住,这是 Integral 的吸引力量在起作用。没有别的了。那不是一个冷漠的宇
宙,也不是写得不好的社会程序设定,也不是一些外星来源的操纵或掩盖。那是
Integral 和你在当下的生命之舞里。当你向外看时,一切似乎都很正常。那种功
能障碍的熟悉感,就像背景噪音一样,继续嗡嗡作响。然而,在你的内心深处,
你感觉到了一种转变。一种微妙或不那么微妙的兴奋震颤,因为也许这一次你已
经发现了某种东西,填补了空白的地方而把一切都连结起来了。然而,在二元性
的次元里诞生的一切事物都有着一个生命周期——出生和死亡。生命周期可以以
奈米秒或光年为单位。这就是我们称之为进化的学习过程之引擎。


在这整个扩张的进化过程中,我们是被分离的。我们那不断在扩大中的「合一的
觉察」是拉曳着我们的吸引子,无论是在一种集体的层面上还是个人的层面上。
这意味着,执着于不属于 Sovereign Integral 的东西,就是没有抓住重点。你不是
在一条途径上,更确切地说,只要有一条途径存在,你就是在熟练放下的艺术(you
are mastering the art of letting go),为了要能更充分地活在多重次元交会的地方。


向你们每一个人致以深深的敬意。
James

诗 与 美术 选集
与 Sovereign Integral 相关的 诗


有时候 我们处在
我们的生命之(变故的)边缘。
我们祈祷邪恶(或灾祸)沉睡,
希望它会进入
一个强而有力的梦境,
而当它醒来时
它不会记得它的本性。
有时候,
当我们看向我们的心的后面,
在那个被开创出来的,
非-人类 的地方里,
Integral 闪耀着
像一道绝妙的,旋转的光,
我们意识到我们的下一步
可能会比我们的身体更经久。
它会像一个震荡的回响
一样地走出去
安静地进入一个东西里面,
发出信号要它振动,
而当它振动了,我们也就活在那里了。
我们变成了不朽的,
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伟大的事,
而是因为我们走出了
下一步,
即使在我们被
如此遥远的距离所包围着
而那 下一步
似乎是毫无意义的时。

你知道为什么
我会被隐藏在神话里吗?
因为想象力
是人类仪具
可以觉察到我
的唯一工具。
我就象是
伽利略时代
之前的宇宙
等待着 望远镜
的问世。

人类,在它处于合一的状态里时,
也只是那不可知的创造者的一个面向而已。

意识不是形于外的。
它不是一种物质性的实体。
它不具有任何
时间和空间的属性。
你们可以报导
我造成的那些影响。
你们可以捕捉到
大脑的各种区域
在进行不同工作时
的神经路径,
但那个实际的经验者,
也就是我,
却依然不见踪影。
那主观的苍穹
充满了我的
不可觉察性。
(或 那主观的苍穹
增长壮大
由于我的不可觉察性。
swell with my
Imperceptibility.)

你们任何一个
研究过意识的都知道,
我不是那么容易被确认的。
事实上,从来没有人
确认过我的存在。
哲学家,物理学家,
生物学家,化学家,宇宙学家,
甚至预言家
都一直试图要揭露我的存在。
他们的寻宝图上
写满了高等数学的
深奥符号。
他们的洞察力
潜入了一大团
隐蔽了他们的探索的凝胶中。
他们的著作 想象着我的样子,
但是我依然是个谜团。
他们中的每一个
都会告诉你这件事
如果他们够诚实的话。
他们大可直接
走到深渊边缘,
往下注视我的脸,
然后就会看到某种
不会计算的东西。

使命如箭
从弓上射出,
瞄准以不可预知的方式
移动着的目标。
每一个 Sovereign都有不同的使命。
每一个生物
都有不同的使命。
没有一个和另一个是相同的,然而,
任务却只有一项。
那就是创造出这样的可能性:
让 Sovereign Integral意识
能以完全的表达
活在一个领域内的
任何有感觉力的生命形式中。
就只是可能性?
在一个自由意志的领域里,
这就是最高的使命。

此条目发表在主权整体, 哲学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