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律克斯的目的和使命

 

        阈限宇宙论摘录

 

下面的一系列文字是摘录自一份被称为阈限宇宙论的未发表文本。这份记录是被包含在银河系的银河支流地带里的知识系统的一部分。虽然所用的词语并不完全与造翼者的术语一致,但翻译还是尽可能做到准确了,这种不一致的情况的发生,是因为这些特定的记录并非是针对特定的行星的或种族的,因而不象造翼者资料那样,被简化为人类或地球的术语。

 

———————————————————————————

 

 

理律克斯的身份
理律克斯的教学团体来自第七个超宇宙的中央种族。在中央种族里有一个亚种族,被象征性地称为造翼者。在造翼者里有一个特殊的存在体团体被统称为理律克斯,正是这个团体,负责为发展中的种族收集和输出种族的核心知识系统所需要的知识基础,以帮助种族能够用科学来证明灵魂的存在并建立多重维度的现实。

这种进化的结果是普遍性的,并且在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对以中央种族的生物基因模板为基础的种族来说都是相同的,这种生物基因模板被称为最初源头的个体化意识的第七个原型灵魂载体模板。而正是理律克斯,负责护送一个发展中的种族抵达科技的非凡实力,藉此灵魂和灵魂载体能够被种族的大部分人所区分和确认。

 

种族的发展

中央种族是基于与第七超宇宙里其他地方的类人生命相同的基因模板的一个古老的种族。这个模板是相互连接在一起的,它与进化规模的关联性不如与密度规模的关联性那么多。在第七超宇宙里,每一颗行星的振动密度在所有其他行星中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振动状态划定了生物基因模板的特性,从而也界定了它的倾向和能力。

最高层次的灵魂载体并不比进化层次最低的灵魂载体更进化–因为它们都准确地服务于同一个功能性目的,只是在不同的振动速度上。甚至在许多方面,为了在密集的振动领域里运作而设计的灵魂载体,比那些为中央宇宙里更纯净的振动所设计的灵魂载体还要复杂和进化得多。每个灵魂载体都是生物基因结构的完整链条的一部分,而这每一部分又都是基于相同的可配置的模板,使个体化意识能够在近乎无数的有机和合成的行星和空间环境里互动。

栖身在更高层次的灵魂载体里的灵魂,通常比那些为密度更高的振动而设计的灵魂载体更有经验,但这只是泛指而非定论。当灵魂在它源自的超宇宙里体验到的不同的空间环境时,它同时也体验到了那延伸到多重宇宙的物质性结构之外的不同维度和非空间环境。

物质性空间需要非物质的灵魂被装载在一种保护性的、感知和互动的仪器里。通过这感知和表达的膜,灵魂可以转化物质性环境,并在这个过程中转化其自身。正是这种在个体化意识和种族的灵魂载体之间的能量交换,使种族能够从一种行星动物转变成跨维度的灵性力量。

为了成为跨维度的力量,一个特定行星的种族有着独特的上升通道和进化轨迹。这通过三种主要的表现形式而发生:

1。种族作为一个整体,学会了如何将灵魂载体与它的个体化意识融合,并将灵魂载体作为个体化意识的一个整体的延伸来运作。当这发生时,灵魂载体就会在振动上转化而与灵魂共振,以种族来说,这种能力的出现是伟大入口的发现的一个结果。

2。种族被接纳为立足于超宇宙网络的成员,并与那些在他们的空间区域内处在后伟大入口时期的种族建立通讯渠道。

3。通过多重维度现实的科学,种族能够以负责的管理能力,去管理它的行星和那些互补的生命形式,并且以非暴力的态度来避开那些非互补的生命形式。

这些能力和条件,必须在种族能够作为集体的力量跨维度地运作之前在种族内汇聚起来。每一个种族,或更确切地说,中央种族的亚种族,最终都将回归到它的起源。在这种情况下,它的起源被深深地灌注在灵魂载体的编码或DNA里了。寻找种族的真正起源是不可磨灭的本能,而伟大入口的发现首次提供了确凿的证据,将种族连接到一个其家系是源自地球之外的更大的兄弟关系里。

理律克斯的教导团不会象老师在教室里分发他们的知识给学生那样,公开地散布这种知识。每颗行星都被提供了一个来自理律克斯的教师委员会,在特定时间化身在种族和它的行星家园上,为行星建立通向伟大入口的知识的输送通道。

一个种族的伟大发明和揭示,最常见的是被一个本身并不是这个概念的真正创始者、但却是把一些资源组织起来、使这一概念成为标准的知识的人所实现的。理律克斯行星顾问团将知识的种子悄悄地传递给种族中杰出的人才,而自己则保持不被人所知。这就是种族被引导去发展出那对伟大入口的发现来说是非常根本的基础的行星通信网络的方式。

 

理律克斯的对外公开

理律克斯教导团只有在通讯网络能够访问私人住宅,并且科技能够安全到足以防止信息被截留;政治制度足够开放得能防止信息被审查;以及主机环境被充分信任而防止信息被修改的阶段,才会在种族里公开自己的身份。当这些条件都具备时,理律克斯的教导就会通过网络带给种族,而这个网络最终将作为它的知识系统的分发中心。

通常,这些教导将通过几种“影响”展示出来。第一个是宣布它的正式到来。并能够被那些涉及到伟大入口的发现的更大网络的工作者所看到,无论他们的工作是否重要。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第三个先驱世代,然而,在有些种族里会提前或延后一代。

在这个最初的引进期间,理律克斯的教导被基础性地描述和表达了出来。它们包括讲座、宇宙论和能够起激活作用的资源。这些激活资源是被理律克斯的老师转译成种族中盛行的媒体格式和感觉系统的编码数据流。

教导的第二个影响,是能够让一些被确定是发现伟大入口的建筑师的学生能够使用这些教导。这些教导实质上是越来越深奥的,并且是专门地与那将充当发现伟大入口的基石的多重维度现实的新科学相关的。

激活资源在刚开始时的效果不太明显,这是由于媒体和通讯网络的不成熟而降低了数据流的效果和它的激活作用。随着网络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数据能够被嵌入到它里面,激活资源就会越来越强有力。这通常发生在第二个先驱世代期间。

理律克斯教导的第三个影响发生在,当激活资料的核心频率被提炼成一种能够改变灵魂载体的心脑系统的技术时,这个增强了的激活技术,能够使那些带着–与伟大入口的发现及其传播有关–的特定职能而转世的人,能够抵御对伟大入口之建立的天生的惰性和恐惧反应。

就是这些个体,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从理律克斯转世而来的,将引导对种族灵魂的发现,同样重要的,是将这个突破传播而带到从这个发现产生的新制度中去。

理律克斯教导第四也是最后一个影响,发生在伟大入口被发现并基于种族的需要而被运用在灵性提升和教育系统的领域之后。这后一个要素是四个影响中最为关键的,因为它使知识世代相传下去。由于有三个先驱世代是揭示伟大入口的,通常也会有三个后继的世代是将伟大入口之发现的结果传播和扩散到种族的社会、文化、政治和科学制度的各个领域里去的。

就在伟大入口的发现前后的那一段时间是最关键的,因为这个时间点是它的发现所揭示的结果最容易遭到篡改、压制和被彻底镇压的时候。因此,将发现的结果在公众的监督之下发布出来的方式是至关重要的,理律克斯已经发展出了一套精确的传输协议来确保这个传播的效率和效果。

 

伟大入口的发现

尽管这些传输协议是有效的,但是还是存在着一些例子,伟大入口的发现被那些预见到他们将在这个发现到来之时崩溃或被取代的既有机构成功地压制了下来。这种恐惧的反应是一种意识到被取代的自然结果,这就是为什么理律克斯专注于转变管理的心理学,以及为什么那些传输协议被如此严格地测试和精确化的原因。

伟大入口的主要发现可以被归纳为四个基本知识系统。它们是:

1。灵魂载体的功能随着种族对灵魂的认识并与其共鸣而相应地减弱或减小。

2。种族是在超越时间和地点的多层面上联合在一起的。这种联合对它充满活力地生存,以及它作为灵性力量的上升道路,保存被种族所定义的知识并赋予其以活力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

3。种族与生俱来地连接到一个广阔的网络里,在这个网络里,相关的生命形式每个都是基于在它特定的超宇宙里的中央种族的生物性灵魂载体原型的。集体地,这些种族代表了最初源头的细胞结构,而个体化意识代表了在其中的不可分割的粒子。

4。个体化意识被种族精心编排来产生出一条知识通道,将种族带到它的创造者和支持者那里。正是这种回归, 就象一趟被伟大入口的猛烈的顺风所加速的迁徙之旅。

个体既不存在,也并不真正地独立于种族之外。个体既不是至高的,也不是意识的鉴赏。个体更多的是种族的而不是最初源头的人工产物。灵魂载体最终会转化,并与个体化意识融合到几乎觉察不出它是意识的一个分离元件的程度。但个体仍然致力于作为种族的原型而存在。

 

伟大入口的影响和效应

伟大入口主要的效果能够被归纳为三种主要的影响。它们是:

1。科学制度、宗教和文化被革新以拥抱多重维度的现实作为它们核心的、引导的频率。

2。政府领导人被迫重整他们的政治体系,以允许新知识系统的整合,特别是多重维度宇宙和生活在其中的有智慧的存在体的扩展的兄弟关系。

3。与贸易和企业相关的社会制度将被重建来支持由伟大入口之发现而产生的科技。这些科技将在行星的规模上显著地改变生活的方式。包括灵魂载体的健康、物种延续计划、生态系统的稳定以及服务于行星教育系统方面的种族的和谐。

那些抵抗伟大入口的领域,如果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预期的。阻力很大程度上基于三个基本因素:

1。粒子的能量是被用来作为武器和/或是能源?
2。宗教是分裂的还是统一的?
3。机器的智慧是否处在种族的智慧管理之下?

 

社会政治阻力

由于粒子能量是伟大入口之发现的一个核心元素,种族在其发现伟大入口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粒子能量内在固有的威力。这种认识可以为能量的制造提供无限的资源,而它也可能变成一种被争夺来控制行星资源的强制性武器。

如果种族将这种粒子能量用来作为它的成员之间恫吓的武器的话。它更有可能成为抵制伟大入口之到来的因素,因为伟大入口的发现会引介出无可争议的各种智慧生命形式,而它们和种族之间的关系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不确定的。由于觉察到这种优势平衡的转移,伟大入口的证据因而被抗拒,并且由此而产生出一个企图掩盖它的全面战略。

 

宗教的抵制

在一个其宗教和灵性的身份都是分裂的种族里,宗教领袖们基本上都处在竞争中。也就是说,领导阶层选择界定灵性世界而在其中的个人目的是不同的。这对灵魂载体的感知能力被部分激活的种族来说是常见的现象。这部分的感知能力恰恰是导致了灵性领袖不一致的见解的原因,由此而产生的竞争行为,则是当伟大入口发现时灵性领袖们所表现出的抵抗的主要原因。

通常来说抵抗在一开始会采取怀疑的形式,而后演化成愤慨与嘲笑。与社会和政治领导人可以通过隐蔽的战略在暗地里地操作不同,灵性领袖通常会在伟大入口发现并宣布之后进行公开的抵制。

 

科技阻力

随着种族发展出它的通讯网络,机器智能开始超越种族的智慧。超级智能机器被制造出来了,如果种族不加以适当管理的话–它们就会以比有机进化快得多的速度自我进化,超越了种族内在植入的管理协议而使机器能够主导尖端科技。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伟大入口仍然能够被发现,但是种族自身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来吸收这些发现并将它们应用到新的和现有的体制转变的服务中去。当伟大入口单独地被被机器智能揭示出来的话,这个发现将是空洞的,而它的传播通常被把持在种族的智力精英手里。

伟大入口之发现的重要性远不及将它的发现扩散和传播给种族的教育机构和行星科学阶层来得重要。这个发现是激活灵魂载体知觉系统的希望。而这种激活对种族来说是有着重大价值的智慧加速器。

种族中那些灵性分裂和部署粒子能量作为武器的人,是对伟大入口之证据的首当其冲的抵制者。通常这种抵制是双重的:

1。政客们预测到伟大入口之发现的开端,并在这个发现被充分地确认和无法反驳地被证明之前,开始实施隐瞒它的策略。

2。当隐瞒的策略失败,而证据被散布到网络,灵性领袖们就会发动下一波的抵抗,质疑那些负责它的发现的那些领导人的动机,由于他们所有或大部分人都不认同被灵性领袖所界定或拥护的信念系统。

紧接着伟大入口之发现的前一个时期是最关键的。这一段时间被称为证明期,在这个时期,批评者的声音将铺天盖地而来,肆无忌惮地全力抵制伟大入口的影响,因为他们意识到–尽管可能很模糊–巨大的改变将动摇他们控制的根基。这一段时间是灵性领袖和政治家们携起手来抵制这个错综复杂的超自然的科学启示的时期。

这就是为什么理律克斯如此小心谨慎地设计这些传输协议的原因,目的是确保涉入到伟大入口之发现的领导人能够有熟练的操作技巧和聪明的对策来对付那些抵抗,将人类灵魂的证明以无法被审查、修改或限制的方式带到网络。网络本身将以一种意想不到的,因而是无从防御的方式来揭示出人类的灵魂。

 

生命模板

虽然理律克斯输出基因模板给一个种族,但这模板的结构并不是物质性或实质性的。横跨所有空间次元,存在着一个基本的振动场或首要量子。这个场是非物质的,但赋予物质以活力。它独立于存在的物质性结构之外而存在,并且能够被看做是非衍生信息结构(UIS)。

UISs是次量子并代表了生命系统和无机物的主要蓝图。正是UIS产生了贯穿整个行星、恒星、银河星系和宇宙的量子场。它是生命交流通讯的场,连接着本地和非本地、个体与集体、一个和无数。

理律克斯带来了在能量的、量子层面上运作的并交织或固定在UIS之上、然后作为所有主模板的能量网格的主模板。在主模板里的是产生了所有维度性表达,包括了物种或有机体的基因组以及它对应的能量系统和联动、共振耦合和通讯系统在内的振动场和生物磁性。

因此,理律克斯无需输出物质性的代表,就界定了一个物种或有机体的物质性边界,而是,它是在量子层面上被“编程”在主模板里的,而这个主模板激活了那最终制定出一个活的、有机系统或无机物的细胞智慧或完整的分子的次程序。

种族通常在他们完全吸收和同化了从这些能量中产生的物质性结构后,发现了这些能量结构。存在着11种主要的振动场,每一个都是与其他直接互动的。它们不是三维的分层结构。而是以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也无法用三维的几何和空间关系来描述的方式全息地盘绕和编码的。

主模板是每个振动场之间的通用接口。通过UIS在能量上被支持和维持着。UIS,主模板,以及从它产生的能量系统,都是不断地在一种通讯的交互过程里。正是这种通讯,通告了一个物种、有机体或物体–无论有机或无机的–的进化设计。

这个能量系统的交互过程是被UIS的一种叫源头智慧或宇宙灵性智慧的频率所指导着的。这个频率吸收、过滤和处理振动场之间的通讯交流,并将它们提炼成能被最初源头使用的信息包。这是在其中所有存在的维度之间的互动都被带到一致性,并应用在新的世界、物种和维度结构之形成物的方式。这是多重宇宙在其中进化以及在它里面的所有生命前进到更高的维度性表达的导管。

UIS(非衍生信息结构)提供了那产生出形式和支持形式的生命系统的量子场和能量系统背后的结构。灵魂载体是主模板能量式地分布于在UIS的多重宇宙之器具之上的载有生命的行星的结果。这个创造出灵魂的形态发生场并与之互动的模板,界定了灵魂载体的功能和表达的范围–但只是在时间之流里。

 

灵魂的存在

主模板、UIS和存在于每个细胞里的DNA分子之间的舞动的结果,是使灵魂载体处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状态中。当种族的灵魂载体进化时,DNA分子的天线越来越被激活,并回应那使灵魂载体能够更彻底地与灵魂意识结合在一起的更高次元、有组织的信息场。

当灵魂意识以更大的振动力量和完整进入到灵魂载体时,它会在振动上改变灵魂载体。通常它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1。灵魂载体的能量中心(有时称为脉轮)是UIS能量进入到灵魂载体–身体、情感和心理–的所有层面的导管。这种UIS能量上的增强会在振动上转变灵魂载体,使它有更多的机会连接到灵魂意识。

2。当灵魂载体接取到灵魂的频率时,它就获得了一种赏识并越来越认识到它是源自上帝的一个片段体与线性时间、成形的物质与三维空间的世界互动下的载波表达。这种新的认识预示着身份的变革和整个价值观的转变。

3。DNA分子既是一种协调到UIS和主模板的天线,也是它自身转变的一个发射器,而这种转变是它与灵魂意识进一步亲密接触的结果。这种发射是一种振动频率,能够传递给种族里所有其他人的DNA分子,甚至影响到相关的种族。

由于这是它的本质自有的振动场,因而灵魂协调于UIS并且运作在其中。当种族里更大比例的人群体现了他们的灵魂意识时,对其余的成员来说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容易做到。

 

发展的转变

在伟大入口出现之前,有四个发展的转变,这些转变通常会发生在发现的前3-5代里。它们将按以下顺序展开:

1。物质转变,发生在行星和空间的环境里。这个物质性转变象征了种族为通向伟大入口而做好准备的实质性结构里的重大变革。物质性转变通常通过象天气状况、天文异象、种族动乱、技术障碍、和疾病–所有那些冲击着经济和行星的稳定性的东西表达的。
2。情感转变,表现在种族在一个能量的、非物质的层面上更有效地管理他们的情感中心(心)、使心和大脑中心之间产生更高的带宽连接的活动里。心-脑之间的连接对齐灵魂载体的能量中心,来接收那天生就存在于种族的遗传意识里的直觉力量的更强烈的觉醒。

3。智力转变,发生在种族的遗传意识更容易被种族接取–作为之前心脑整合的转变的结果的时候。作为被种族界定的信息储藏室,遗传意识是独立于水平时间流而运作的,并且如果它的更高维度的信息包能被接收到的话,它就能够提供知识的量子跃进。

4。遗传意识里的转变会发生在,当遗传意识的网格变得不连贯而形成多个分组时。种族的成员将会在能量上重组成一些共振的组群,每个都接取到遗传意识的不同区域并进化出一个独立的次遗传意识,它的共振联结更紧密地与每个组群相配。

这四个阶段将相继发生,适时地展开并预告和催化下一阶段,直到伟大入口之发现的高潮。这个进程运作在微妙、复杂和严谨的过程里,而尽管表面上似乎是一团混乱,但是那更深层的有序系统还是会胜出并改变时间、空间和物质的表面效应。

在第四阶段结束时,UIS的能量和主模板的实质性结构由于被种族的意识转换所吸引,开始在时间和空间的行星维度里“下降”。那些在能量上被吸引到遗传意识的更高维度领域的种族成员,在这段时期内将揭示出那一直被编码在主模板里、等待着共鸣的头脑和心灵去发现它的多重维度现实的科学。

伟大入口是全息的,从最初源头散发出来并延伸到UIS,被嵌入在主模板里,导入到遗传意识的量子场里,被吸引进灵魂载体的能量系统里,最后盘绕在种族的DNA分子里。这种能量、信息和表达的巧妙交换是由围绕着伟大入口的磁场所精心安排的。

伟大入口就象是一个引力场,将周围所有的物质都吸进它的存在。这种存在被电磁性地释放到三维领域里,它借此变成了召唤的力量,准确地牵引着种族通过时间和空间、通过它所代表的能量场而抵达伟大入口。

 

 

 

 

 

 

 

 

 

 

 

 

 

 

 

 

 

 

 

 

 

                                                                                                                                   

 

此条目发表在理律克斯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