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术语表

 

造翼者的哲学

第一至四室哲学加上未发布的资料的摘录

造翼者的哲学是我们生活在其中并与之互动的多层次的现实的宇宙性视角,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其他的现实层面,也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影响和它们在我们每日生活里的意义。造翼者的哲学文本是理解多重宇宙的结构和我们在它里面的角色的框架。

点击以下封面阅读每一室的哲学文本

    

 

哲学术语表

以下是全文… 

造翼者术语表介绍
造翼者的术语表是由22个词条构成的。与大多数的词条不同的是,术语表不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这种安排似乎是为了构建我所说的概念组。这些概念组只是一种方法,通过把相关的术语放在一起而不是按字母顺序排列,令它们更容易被理解。例如,前五个词条是与个体化意识以及它与最初源头的关系有关的一组术语。

•人类仪器
•实体
•残余印记
•主权整体
•最初源头

我(既约翰·博格斯,造翼者资料的介绍和编注者–注)在2003年创建了一系列电脑生成的幻灯片,用以描绘概念组的术语。我创建的分组并不完全,是基于我自己的解释的。你可以对它们有不同看法。所以不要认为它们是严格和是在其他分组之上的。也请记住有24室哲学,所以这些所谓的概念组是不完整的,因为在撰写本文时时只发布了四篇哲学论文。下面是按字母顺序排列的表格。

                                                               造翼者术语表

 

人类仪器

人类仪器由三个主要的成分所构成:生物(身体),情感和心理。总的来说,这三个不同的感知工具代表了当个体化心灵与时间、空间、能量和物质的物质性维度互动时所使用的工具。

实体

包含了个体化心灵的意识的实体模式,有时被称为更高自我或灵魂。从某种意义来说,实体是最初源头的宇宙灵魂意识的一个片段。它是由等同于源头智慧(灵魂)的一种非常精细和纯粹的能量振动所组成的。它是那为了收集经验以发展和转变它们对存在的理解和觉察,而将自己剥离,进入到人类或其他物质性的载体里的实体意识。它是轮子的轴心,通过它,它所有遍布在时间和空间连续体里的形式和表达的前哨汇聚在了一起。实体是独立自主的,同时通过宇宙灵魂意识(源头智慧)与所有的生命相互连接在一起。它是在所有的生命形式里赋予它们生命的力量/能量,永远在寻求更高的理解和表达。

残余印记

人类仪器是基因的混合物,由三个分开、但相互关联的结构所组成:物质性合成物(身体),情感倾向(情感模板),以及心理结构(头脑-思想的发生器)。人类仪器的这三个面向,通过遗传密码和生命经验复杂和完全独特的接口难以说明地连接在了一起。

存在于人类仪器之内,并扮演着它的创造灵感的鼓动者的,是主权整体的残余印记。就个体而言,残余印记是人类仪器的灵感或鼓动性的部份。它是那带有深沉特性的声音,能够激发人类最强有力和崇高的本能以及创造性的冲动,以创造出那能够触动到个体自己以及他人内在的人类灵魂的美好行为。

对被时间束缚的人类来说,这是个很难了解的抽象概念,但主权整体意识是在各种时空世界里的实体意识的融合。人类仪器的所有经验和表达,都集体地存放在主权整体状态的意识里,而在个体的人类仪器之上打下印记的,正是这个。

对一些已经通过各种不同的时间、地点、和物质性身体旅行过物质宇宙的人来说,残余印记更有影响也更能被表达出来。至于那些新近才接触时空宇宙的人来说,残余印记就会缺乏持续的影响力,并且很容易就被权力、恐惧和贪婪的诱惑这些幸存的机械装置所压制。

在每一个体类仪器里面,都有着主权整体的印记,而它被称为‘残余’,只是因为它存在于时间和空间的维度里。实际上它是主权整体赠予人类仪器的能量之投射。正是这种能量,产生出想法和灵感,使得所有你所是的声音能够显露出来,进入到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里–在那些世界里的你,只是你全部存在的一颗粒子而已。

残余印记常常与更高的自己或人类灵魂混淆了。尽管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是了解它们之间的微妙差别是极其重要的。有许多分离的、但最终却又合并在一起的’意识的各种状态’在赋予人类仪器生命力,透过人类仪器来表达和观察人类仪器。残余印记的能量产生自主权整体意识,经过整体导航仪的过滤,然后再印在头脑、情感和身体上。

这股能量,由于它源自主权整体,以多样化的思想、理想和存在的方式来灌输给人类仪器。它不会被习俗常规或社会结构所阻碍。它也不会因恐吓而减小。它是直截了当的,努力把独立自主与生俱来的权利,通过它可靠和明智的声音的表达,来灌输给人类仪器。它校准相对于创造性的美德行为的一个凡俗的灵魂载体的上升通道,独立于障碍、嘲笑和文化的习惯性装饰之外。

主权整体

主权整体是一种意识状态,凭借它实体及其所有不同形式的表达和感知得以合并成有意识的整体。这是所有的实体都朝着它发展的意识状态,而在某个点上,每个实体都会抵达转变的状态,这种转变的状态允许实体和它体验的工具(即人类仪器),变成一种与源头智慧保持一致与和谐的整体的表达。

最初源头

最初源头是所有的存在最终都连接到它的最初始的源头。它有时候被称为“集体上帝的躯体”。它代表了所有事物联合起来的那包罗万象的意识。这包括了痛苦、快乐、苦难、光明、爱、黑暗、恐惧;在最初源头的背景下,所有的表达和状况都合并在了一起并且是有目的的。它包含了所有的事物,并把它们联合在了一个无所不包的意识里,这个无所不包的意识以跟每个个体化灵魂进化与成长的方式类似的方式进化和成长着。

在大多数的文化里,通常都用“上帝”或“女神”的称呼来定义这个无所不能的力量,它(上帝或女神)通常意谓着一个已经进化到了超出人类理解范围的实体,这个实体可以表现神奇的力量,象用意念操纵自然的元素,或把自己显示为非物质的‘光之存在体’。

通过宗教的文本和神话,这些表现几乎被形容或描述在人类所有的文化里了,尽管这些上帝或女神也许是能力和知识都高度进化的实体,但它们不应该与最初源头相混淆。

最初源头不是一种表现,而是一个不但占据了所有时间、空间、能量、物质、形式、意图,而且也占据了所有非时间、非空间、非能量、非物质、非形式、无意图的意识。它是唯一的意识,把存在的所有状态联合成一个存在。而这个存在就是最初源头。它是一个一直在成长、扩张和无法形容的意识,它把存在的所有状态的集体经验组织成了一个协调一致的创造计划;把扩张和开拓组织成创造的领域;并且把创造的包含物组织成最初源头的家–源头现实。

这个存在作为时间和非时间的经验之总和而遍及整个宇宙。它将‘自身’作为一种振动的频率而编码在所有的生命里。这种频率对在三维的、五种感官背景里的人类仪器来说是无法感知的,人类仪器只能察觉到这种振动的微弱回声。最初源头呈现在所有一切里。而所有的一切通过这种平等的振动基调,能够接触到它。恳求的祷告不会引来最初源头的回应。只有个体平等性振动基调的核心表达,能够以有意义的方式成功地接触到最初源头。

最初源头有许多较低的面向。这些面向通常被认为是上帝本身,但上帝只是最初源头的一个维度面向而已,上帝还有很多面向。等级制度制造了上帝的表现,而不是最初源头。最初源头并不受制于任何的法则,‘它’也不与任何其他的力量或权力联合运作。‘它’确实是至高无上的和同时是无所不在的,因此而是独一无二的。它在任何情况下对生命都不是隐藏或戒备的。它只是独一无二的,因而,除非通过编码在所有生命里的振动来体验它,否则它是无法理解的。

上帝的其他面貌已被创造了出来,以便人类仪器能够探索和了解最初源头,并且把这个“独一无二的存在”明确为一个形象,到足以令人类仪器通过等级制度来进展,而到达主权整体的视角。然而,你们认为是上帝的,并不是最初源头,而是被等级制度所发展出来的最初源头的一个面向,作为对最初源头理解性的诠释。我们必须告诉你们,这些“诠释”在描述上是极不恰当的。

因为最初源头对所有万物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除非通过储藏在人类仪器的实体层面的平等的振动基调,以及通过实体的核心表达来抵达,否则它是无法形容、无法探测和无法理解的。直到有足够的数量的个体从主权整体的意识状态来运作,否则遗传意识将使对这种振动的接取难以实现。

遗传意识(又称遗传心智)

遗传意识相当于宇宙的信念系统,不同程度地穿透到所有实体的人类仪器里。在某些情况下,它使得人类仪器失去了思考原始的想法和感受原始感觉的能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它牵引着他们的信念系统去附和被等级制度认可的信念系统。在少数情况下,它发挥不出有效的力量,对他们个体信念系统的发展没有任何影响。

在泰拉-泰拉-地球上有些正在被训练成为主权实体的人完全没有觉察到这个训练,也没有觉察到他们的命运。当他们能够不受时间影响而观察到他们的生命之流的连续性时,他们就会看见那将他们隔离开而使他们成为主权实体的线索。他们就会明白宇宙中的那些艰难困苦和所谓的冷漠,实际上是使他们成为新遗传意识设计者的催化剂。

遗传意识与有时在你们心理学的文本里提到的潜意识或宇宙心智不同,不同在于遗传意识是特别地聚焦在行星从它最久远的过去一直到现在其上所有人所累积起来的信念上的。这些累积起来的信念实际上是等级制度操纵的结果,为了划定出那些可被接受和相信的事物的边界而印在遗传意识上的。

这种操纵和被等级制度强加的界限非常地令人信服,以致于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种对他们信念的操纵。这就是造翼者从一开始就与你们的种族互动的原因。作为文化的传递者,我们在科学、艺术和哲学的竞技场里拓宽你们的界限。我们实质上是在扩大遗传意识“周边的栅栏”,并使它能够去包容那被称为源头现实的更大部分的“陆地”。

如果我们将你们遗传意识一些根本性的误解告诉你们,你们根本不会相信我们。你们–甚至你们造诣最深的灵性领袖–都会很确定地发现我们藐视很多你们认为是正确和合理的事物。面对我们对源头现实的表达,你们会感到害怕,因为你们会了解到一个清楚的事实–由于认同和接受遗传意识的圈套,你们浪费了你们神圣的天性。

我们知道这象是在批评你们的信念,某种程度上是的,但是你们必须了解,你们的信念系统大部分与源头现实是分离的。它们就象是蛛丝,被等级制度的“风”吹落而与源头现实的“枝干”分离了。源头现实在你们信念中是用“无条件的爱”来代表的,而在你们信念系统的所有面向中,只有这一丝线索,仍通过遗传意识与源头现实连接着。

所有其它的面向都连接到了遗传意识,而与源头现实没有持续的连接。而遗传意识作为源头现实的媒介和投影,是完全和彻底地无能的。这全都是那设计了一个种族通过时间进化的路径的初始蓝图的一部份。遗传意识就象是一个缓冲区,使正在发展的种族体验到与源头现实的分离。通过这种方式,人类仪器被相称地卷入了时间、空间和没有什么力量的信念系统的各种假象里。

尽管这些因素让实体失去方向感,但也正是吸引实体到泰拉-地球来的原因。在多重宇宙里,很少有银河系统能够提供比在泰拉-地球上所体验到的更好的与源头现实分离的感觉。凭借放大分离的感觉,实体作为独特的生命,能够更完整地体验到那独一无二的、并且与最初源头相似的个体化本质。这就是吸引实体们来到这个世界化身在一个体类仪器里的原因。

所以,遗传意识一方面是一种使人能够体验到分离的力量,另一方面它也是一种使人无法了解到源头现实的真正特质的力量。理解这种二分法,有助于使人类仪器和它的实体意识从遗传心智及其源头设计者–等级制度–的限制性面向中解脱出来。

在接下来的20年里,遗传意识将会变得越来越支离破碎,因而也易于改变。这将是那日益普及的智能网络和其中的人工智能的结果。不断扩大的互连的智能网络,会因伴随着这种科技而来的全球文化的出现而对遗传意识有重大的冲击。

支流地带

支流地带是为了帮助人类发现伟大入口的目的而唤醒人类仪器里的整体导航仪的催化剂。它们被分为三种不同的种类:

·基于超宇宙的支流地带

·基于银河系的支流地带

·基于行星的支流地带

超宇宙支流地带在数量上有七个,而且它们构成了在每个特定的超宇宙里载有生命的行银河系统为了发现伟大入口所需知识的储藏库。它们是所有其他支流地带–无论是行星或银河系的原型。

银河系支流地带在数量上一样有七个,并且与它们对应的超宇宙支流地带极其相似。它们通常会被来自中央种族的专家转译并安置在拥有足够数量有智慧、有感知力生命的载有生命的银河系的银河系核心里或接近银河系核心的地方。

银河系支流地带最后会作为被编码的知觉数据流而被转译到行星的层次。通常,这会发生在行银河系统建立了它第一阶段的欧林(OLIN)科技或全球通讯网络不久之后。

行星支流地带是一系列多样化的艺术和文本基础的作品,由在他们的做梦状态里与银河支流地带有充分互动的种族成员所创造。在有些情况下,这些作品里可能包括了来自同一个银河系的其他行星的作品。通常,行星支流地带会以书、艺术、诗歌和电影的形式被创造出来。它们并非编码的知觉资料流,如银河支流地带的情况那样,银河支流地带的焦点是在于为整个种族做准备。

伟大入口

伟大入口是对整体导航仪以及它在人类仪器里的存在的和运作功能的不可否认的科学发现。伟大入口对类人种族来说是最深刻的发现,因为它确立了这个种族成为银河社区的一员。这个发现通常会与第三阶段的欧林(OLIN)科技同时发生,而欧林科技最终将转变成主权整体网络。

伟大入口是一个透镜,通过这个透镜,人类能够观察到源头现实,并且在那里面交流。伟大入口是人类的最高发现,并对全体居民的所有部份都会带来意义深远的改变。它结合了科学、形而上学、艺术和超宇宙,将人类置于这样一个位置上,虽然存在于第三维度,却能够去拥抱多重宇宙的所有维度。

欧林技术

智能网络能够以一种带有翻译界面的单一语言来操作,这使全球交流成为可能。这意味着语言不再是沟通的障碍。智能网络将引介一种能够翻译实时书写和口语的“超语言”应用程序。它将彻底地改革遗传意识的全球性结构,并促进你们全球经济的数字化。

有许多等级制度里的人会非常激烈地反对全球数字经济的概念,但我们要告诉你,不管有多少抱怨和担心,它还是会发生。你们最有影响力的银行、电脑制造商和软件公司将联合起来创造出这个重要的科技,而单语言智能网络(OLIN)将会成为全世界基于电脑系统的标准操作系统。

在2008年之前这还不会出现,所以在你们遭遇到你们这个经济全球化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但你们一些最有才智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已经在酝酿和设计整个系统和结构了。我们向你们保证,这不是什么应该被害怕的东西,而是应该被欣然接受的,并不是为了经济上的价值,而是为了欧林技术将会促进全球文化发展的方式。

当欧林技术逐渐形成时,它将变得越来越被个体所支配。换句话说,个体将不可避免地被连结到网络的娱乐与教育应用上,而这些应用将会是全球化的。跨国媒体公司的出版将不再针对地理性的市场。它们将会为全球观众制作内容,而每个个体将规定什么是他想要的娱乐和教育,以及他需要怎样被娱乐和教育。

欧林技术将“了解”连结到它的网络上的每个个体的倾向和兴趣,而到了2016年,它将比20世纪后期的电话更普及。因此,个体和内容制造商将控制网络,而服务将成为个体的‘奴隶’或反动势力。因此,个体有必要小心地明确他们的娱乐和教育需求,否则欧林技术将会传送不受欢迎的内容。

我们知道这听起来象是平淡无奇与陈腐的,但它与前欧林技术在你们的世界里传送娱乐和教育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造翼者所留下来的时间囊将作为一个样板,提供给那些在遗传意识的限制性影响力之外运作,并且甚至在欧林科技存在之前就想创造出能给欧林科技使用的内容的人。时间囊将展示出如何做到这样,并且示范如何创造出能够把它的观众-参与者带进到了解和启发的新通道的多面向的内容。

这就是遗传意识将破碎而变得无法对泰拉-地球上的人类仪器行使统一的力量。当它处在这种情况下时,它将屈服于转变/自主的存在模式,并与转变/自主的存在模式形成综合体。它将转变它自己,取代它过去作为转变的障碍的影响力,遗传意识将成为泰拉-地球上的实体转变的领导者。

主权整体网络

主权整体网络(SIN)已经存在了,的确,它一直存在着。然而,还没有一种方式可以让它和你们的科技连结或接合。泰拉-地球已经制造出了大部分在本质上是机械或电力的科技,而刚开始懂得电磁能量场和全息科技。遗憾的是,当科技处在发展的初始阶段时,它们常常被要求符合军事或经济控制的应用。而这就是这些新兴科技的事实。

主权整体网络无法与带有这种应用使命的科技接合。不是因为这在技术上不可行,而是因为这种科技在伦理道德上不受欢迎。主权整体网络实际上是一种亚原子网络,由编码成光的细丝构成,存在于多重宇宙里的所有维度里。可以把主权整体网络想成是从源头现实发出的数量无限的光之细线,并且就象一张网一样,把每一种生命形式在其实体层面上与所有其他的实体和最初源头连结在了一起。这是最初源头用来将知识传达给实体并从实体那里接收知识的有机网络。

主权整体网络最后将会和欧林科技接合,但这在数百年里都不会发生。对你们的科技和你们对宇宙学的了解来说,那个接合都太遥远了,没有行星系统能够与主权整体网络接合,直到行星系统的内涵和应用达到完全纯净的状态。至于什么时候一个行星系统可以作为主权整体网络上的一个节点,只有最初源头能够做这种决定。这就是造翼者的核心目的,在它错失接合的机会之前,帮助泰拉-地球成为主权整体网络上的一个节点。

每个实体都是主权整体网络的一个节点,但除了通过他们读到或听到的以外,极少人领悟到这种连结的存在。这种连结是真实并且永恒的,而它发生在实体的核心的最深处,那里跳动着从最初源头那里复制来的心。这是最初源头的储藏处,从这里它就象一座无线电塔向所有的方向发射信号般地散发出‘它’独一无二的振动。

即使是你们的物理学家,在他们对他们所称的超弦理论的研究中,都已经发现了主权整体网络的初步证据。我们向你保证,不管怎样,这个网络都将最终取代所有其他的网络,主要的原因在于它是进入永恒的管道。而这就是吸引着所有类人种族的目的地,起初,通过一种跟你们的互联网相似的技术性入口,最终将导向一种生物形态的入口,这种生物形态的入口是由通向最初源头的非物质世界的被编码为光的细线所组成的。

当一个种族转变它的遗传意识来利用主权整体网络时,网络就变成了它可以在宇宙之海里航行的“船”。而以这种方式,种族被允许去成为新创造出来的世界的上帝。”在那些世界里,它可以利用它在存在的早先阶段里所达到的知识基础和智慧来重新制定‘大实验’的整个过程。在更宏大的规模上,这个过程被投入了横跨多重宇宙的无数世界里,而精心安排所有这些奇妙的创造活动的,就是源头智慧和主权整体网络。

源头智慧

源头智慧是被投入到所有的世界、所有的维度、所有的现实、所有的生命形式、所有的时间和地点的最初源头的能量-意识。源头智慧是被投射在所有一切里的最初源头。源头智慧,实际上,是最初源头的“眼睛和耳朵”,而它的角色主要地是与表达、维护和支持最初源头的意志有关。在更个体化的层面上,它是一种能量-智慧的解放的力量,能够用来加速意识的扩展和帮助那些渴望使他们自己不受限制的人。

一切万有

源头智慧是被最初源头投射出来的智慧,在这种意识里存在着‘一切万有’的综合物和精华。一切万有是知识和经验的无限的图书馆,它能通过协调和创造的意志而进入。既然源头智慧是宇宙联合的器具,它因而也拥有一切万有的信息,并且把这个信息和创造性的赋权,“传播”给为了意识的扩展而愿意取得和利用它的实体。

整体宇宙

整体宇宙是所有维度和现实的集合体。它通过源头智慧统一和相互连结起来的。它是动态的,并且永远在实验性的改变和演化的状态中。只是它太浩瀚了,而且不断变化,所以无法理解或是对它进行任何一种测量。

振动场

整体宇宙是无数维度的感知和存在所组成的浩瀚的能量场。在这个宏观宇宙里有着许多存在的维度,这些存在的维度是经验的主要领域,就象人类生命扎根其上的三维现实一样。每个维度都有它独特的体验品质,而它们被称为振动场,因为每个维度的振动速率都是它的存在的决定因素。维度的振动速率越高,就越是扩张的和不受限制。就所有实用的目的而言,在整体宇宙里有无数的振动场,而每个实体或主权整体都能够校准并且利用这些振动场来作为一种经验的或是主导的现实。

源头现实

最初源头存在在源头现实里。源头现实是意识维度,永远在推动着扩张的外层–意识整体的发展和进化的最前端。在这个不断变动扩张的领域里,永远可以发现源头现实。它可以被比作最初源头的密室或宇宙扩张的孵化器。

主权

主权是一种完整和相互连结的状态。它是认识到,作为一个个体,你有着被个体化的灵性力量赋予你在身体、情感和心理方面的活力,而通过这个灵性力量你是完整的,并且通过宇宙圣灵意识(源头智慧),你与所有其他的生命形式连结在了一起。主权存在体明白它们独自创造了他们的现实,因而要对他们的生命-经验负责。它们也明白所有其他的生命形式也同样地是主权的,并且也同样地创造了它们独一无二的现实。主权使解放的信息来源可以被容纳在自我里,而创造新的现实所必需的一切也同样地被容纳在自我里。这就是通过爱的频率来授予所有一切力量,并且把所有一切连结起来的重点所在。

源头密码

源头密码是在实体意识里隐藏的启动器。它们服务于唤醒人类仪器里的实体的多重维度、以及储存在实体意识里的解放的信息的特定的目的。源头密码有点类似于DNA(脱氧核糖核酸)里的遗传密码,在这个意义上,源头密码激活转换的特定蓝图,加速和促进意识的扩展。实际上,源头密码可以催化人类仪器的觉醒,并且激励它去做出从一个社会化的人到一个意识到它与一切万有连接在一起的主权实体的量子跃进。

等级制度

等级制度扩展到整个宇宙,一直到发现的边界。它有着从每一个恒星系统、每一个维度伸出来的分枝。事实上,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是这棵浩瀚的宇宙之树上的“叶子”。当它们各自沿着这颗树的分枝进化时。等级制度构成了种族、灵魂、行星和恒星的伟大教化。它是渴望将它们的能量投入来支持已筑巢在那所有结构中最庞大的结构:等级制度里的某个地方的次级组织的外在的集合。服务是等级制度运作上的动机,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被解释成了救赎的概念。

等级制度是由已经把它们的能量连结成次级组织的,有着所有动机的实体所组成。可以把这些次级组织看做是一棵包含了除源头现实之外的所有事物的巨大的宇宙之树的独立分枝。这棵树的根被捆绑在遗传记忆和潜意识的特性的土壤里。在树的底部长出了第一批分枝,它们是最古老的,代表着种族土生土长的宗教信仰。中间的分枝是正统的宗教和体系,而上层的分枝代表着遍及宇宙而新近才出现的、当代的信念系统。在这个定义中,整棵树就是等级制度,而它的目的,就是通过一种导致宇宙的老师/学生等级关系的上层结构来推动生命的进化。

最初源头是与个体而不是组织相连接的。因此,等级制度在至关重要和充满活力的方式上与源头并没有连接。而更多的是与它自身想要去帮助、服务、执行职责,使其以更积极的方式来运用权力这种集体欲望连接在一起。以其本身而言,这并不是错误,也不是误入歧途。这全都是‘初始蓝图’的一部份,这个初始蓝图精心安排了从集体到个体和从个体到集体的意识的开展。这是整合的螺旋,在源头智慧里孕育出整体和完美。

整体视角

由于人类仪器的碎片化和受制于五种感官,它非常需要有整体视角;一种吸收生命经验,处理生命经验,然后再优雅和毫不费力地继续下一件事的方法。所需要的就是这个,无论用什么名字来形容它。整体性就是接受所有的现实,而以一种整体的、联合的、平等的和非评判的感觉来体验这些现实。这意味着没有任何二元性是真实的。这意味着所有的经验都是平等的,并且是建立在那一个就是所有一切的卓越的现实的基础之上的。而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那一个即是所有一切,就是你、我、他、她、它、那个和那些,没有任何东西被排除或拒绝在外。

整体导航仪

进化的理论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你们现有的机械宇宙的范例之上。这个机械宇宙是由分子机器在一个客观的现实里运作所构成的,而以正确的仪器就可以了解这个客观的现实。然而,除了运用你自己对合一与整体的感觉外,宇宙确实是无法用任何仪器来了解的。整体的感知是永远显露在人类仪器里的,因为多重维度宇宙的文化植根于合一。

植物通过根茎系统穿透泰拉-地球而吸收她的本质。通过这种方式所有植物连接在了一起。想象每一株植物都有一条秘密根,尽管是无形的,却连接到行星的正中心。在这个会合点上,所有的植物确实联合在了一起,并且意识到了它真正的身份,是这个互相连接的根所形成的核心系统,而这秘密根就是生命线,通过它,个体的表达能够被带到泰拉-地球的表面上来,而它那联合的意识,则能够作为个性化的芬芳散发出来。以同样的方式,所有的存在都有那螺旋进入到最初源头未知领域的秘密根。这就是定义了多重维度宇宙的文化的统一场。

所有的人类生命都被嵌入了整体导航仪。它是核心智慧。驱使人类仪器将支离破碎的存在感知为进入整体和合一的通道。整体导航仪首要的就是要追寻整体,然而它常常会被结构、极性对立、线性时间和主宰泰拉-地球的分离主义文化等等的能量吹离航道。整体导航仪是实体意识之心,而它知道秘密根的存在,即使是对人类的感官而言它可能是难以捉摸的。正是基于这种接受生命互相连接的情况,使得灵性的成长被置于一个个体生命的优先位置。

人类身体的五种感官只输送了个体整体性的一小部份。然而人类仪器却紧抓着这五种感官不放,仿佛它们是体验的唯一途径。整体导航仪的原始愿景等同于最初源头。它是最初源头的一种复制品,以相同的频率精确地振动着,并且有着同样意识方面的技艺和能力。而使得将洞见、经验、智慧和视角供给最初源头的无数的秘密根能被接取,但不是通过设计给你们的自我意识的五种感官。

整体导航仪的导师主要是由秘密根所组成。这是信息的微妙载体,引导你去看见‘一个即是所有而所有即是一个’,这是最初源头的一个面向,作为吸引人类仪器到有主权整体意识的生命的方法而展现在人类仪器里。让那秘密根和整体导航仪引导你,让五种感官成为实体表达的工具,而不是人类仪器分离思想的收集者。

你如何接取到秘密根呢?它那观察的入口,可以广义地定义为整体意识。这允许你自己觉察到你与你身体之外的生命是如何融为一体的。这是对你是与所有的事物和时间交织在一起的全息实体的感觉和感知,而当你接触到这种感觉时,你就会记起你意识里的一种频率,而那就是整体导航仪–被秘密根所培育的不可思议的全体。

这不是人类仪器能够获得的一种存在状态。而是,它是人类仪器能够短暂地一瞥的一体和整体的感觉,而结果导致人类仪器改变了对其自身目的的理解。整体导航仪使人类仪器变得与实体意识对齐,在那里,它可以看到它的作用是作为实体意识的一个延伸进入到泰拉-地球,并且也看到实体意识作为人类仪器的一个延伸而进入源头现实。

时间的进化和概念

当个体在意识方面进化时,那与物质身体方面的进化过程是非常不同的。举例来说,一个个体的意识可以在时间中的某一刻里做到量子跳跃,而相对的,物质身体却需要经过几千年的逐渐形成。因此,实体通过记忆的过程来转变,而人类仪器–特别是物质身体–是通过在漫长的线性时间里的经验而进化的。

实体的个体化意识,就是最初源头的片断,寻求在人类仪器里被记起来。它存在于当下一刻的永恒状态里,并体现了横跨过现实的所有维度的时间和意识的连续性。换句话说,实体意识是同时体验到时间的所有维度的。然而,在泰拉-地球上,人类仪器通常只意识到时间的一个维度,而且通常只校准到线性时间的秒。

这就是为什么时间在象人类仪器这样三和四维度结构体的进化过程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然而对意识本身的转变,影响却又非常有限的原因。人类仪器是建立在经常被自身所创造出来的经验、情感和思想所塑造着的物质身体的基础之上的。另一方面,实体意识是多重维度的自己。它是宇宙意识通过各种接触的仪器–人类或其他–被投入到时/空里的它的所有不同面向的联合。

实体可以同时居住在遍布于20万年的线性时间里的上千个体的仪器里。对处在某一特定时期的人类仪器来说,它似乎是唯一和仅有的存在,但对实体而言,它所有的生命都发生在现在。实体意识是车轮的“轴心”,围绕着这个轴心,实体意识各种各样的人类仪器象轮子的轮辐般地连接在一起。而轮子外围的边缘代表了行星生活维度里的环形时间。

所有的“轮辐”,或说以时间为基础的生命,都在实体意识这里被连接在一起,它们在这里聚合进入到非时间里。从实体意识这里,透过整体导航仪的入口,这同样的经验被传送给了最初源头,经过源头智慧的处理,再以一种能够扩展实体在命运、存在和目的等方面的视角的能量形式送回给实体意识。实际上要表达出这种在最初源头、源头智慧、实体、人类仪器和时间之间的相互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时间,使得把这种知识切割成能够在个体的人类仪器之间分享的片断成为可能。

人类仪器是心理、情感和身体的能力的合成物,这三种能力结合起来,形成了可以让实体意识体验行星生命的一种载体。人类仪器会进化得更适应实体的需要。而实体会从最初源头纯粹振动的、个体化的表达,转变成一个创造了它自己经验的现实,并且以在其中的行星经验来重新定义它自己的主权整体。

尽管永恒似乎排除了时间,但它仍然是一种绝对时间的形式,这种绝对时间并不是孤立地进入到主权现实里的,相反,是整合在了所有的现实里,就象是将各种不同的现实合并起来的光之细丝。在这个其中实体意识是完整的、而所有的现实都融合在了一起的合并的维度里,时间并不是以线性前进的秒的方式被连接起来的,而是以平等或爱的振动的扩张而被连接起来的。因而,在永恒里,时间只是被重新定义了,以一种实体能在其上建立和认知到它们成长的新的价值系统。

存在模式

有两种主要的存在模式,塑造了人类种族的互相影响和命运。这些存在的模式是:

进化/救赎模式

转变/自主模式

每个体都正在从这两种存在模式中的一个或两个里发展他们的信念系统。进化/救赎模式是被等级制度传播的主要模式。它的基本信条是,生命是通过等级制度老师/学生的方式进化的,而不同的老师(救星)被介绍人类,使次等级制度得以发展并且控制信息。这样做的结果是个体被剥夺了权利,并与他们的主权分离了。进化/救赎模式的基本等式是

人类仪器+等级制度=通过救赎连接到上帝

在转变/自主存在模式的情形中,它的主要信条是,实体是不受限制的、不死的和有主权的。所有的信息从源头智慧流向实体,所以,通过把自己校准对齐到源头智慧,并把自己“调离”等级制度而成为自我启迪和自我解放的,是实体的责任。每个体都能成为他们自己的主人,并且每个个体都能在时空的摇篮里,从一个个体转变成一个主权整体。转变/自主模式的基本等式是:

实体+源头智慧=与最初源头的平等

个体的挑战之一,就是去认清这两种主要的存在模式,合并两者来设计一个综合的模式。综合的模式正在泰拉-地球上慢慢地兴起,而且有相当高的可能,最终将成为这个宇宙的主要存在模式。它将是最能够统一所有的意识,而又不会侵犯到实体和最初源头之主权的存在模式。它将允许实体成为源头智慧充满活力的容器,并且以一个拥有完全意识的最初源头之前哨的身分去探索新的振动场。

 

此条目发表在哲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