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进化的一致性

与哈卡密4-6室音乐有关的资料

音乐是一种语言,能够直接传达那些无法用文字说出的东西。当你遇到节奏、旋律、音质、音调、和声这些音乐的构成元素时,你第一个反应就是臣服于它们的语言。你跨入了它们创造性的存在的神秘世界里,在那里一座桥梁能够被建造出来,将两个世界合并在一起。

人类仪器吸收了那些呈现在音乐里的声音,而且,如果音乐被适当地调准的话,就能够与音乐形成共鸣共振。这类似于当你敲响一个音叉时,两个音叉就会同时共振于同一个频率,人类仪器就能够成为一个共鸣系统,在这个共鸣系统里,它的细胞和原子结构会和音乐–或更确切地说,容纳在音乐和声里的振动频率带着走。

人类仪器的原子结构是一种振动的谐波系统。那些原子核振动着,而在它们轨道上的电子,则与它们的原子核共振着,但那些原子核跟什么东西共振呢?建立了人类仪器的振动表达的初始振动是什么?这个振动能改变和适应–从某种意义来说转移到那些振动的新层次上吗?这些振动的新层次,要更加对齐和支持人类灵魂选择在其中化身的灵性目的。

当代的人类已经被声音和音乐所蒙蔽了,确切地说被催眠了。声波振动的物质世界诱捕了人类仪器,把人类灵魂的初始振动保持在被抑制和减弱的状态里。这种情况产生出加强了的分离感,而这反过来创造出一种不具体的、范围广阔的焦虑,这种焦虑难以辨明,因而也难以消除。大部分人所屈从的,并且作为共鸣系统而无意识地滋养和促进的,就是这种分离和焦虑的振动。但真相是,生命是被封装起来的灵魂,而所有的生命都是一个联合的创造性存在的一部分,存在于物质性的世界的下面,就象在一条河流坚固的、不透明的冰层下面一条流动着的水道。

运用上面的比喻,音乐能够突破冰层,使个体能够把手伸进水里,去感觉那个流动–无法否认地奔涌在物质世界的表面之下的全体的生命之流。这是重新连结的体验,能够治愈那被强有力地编织在人类的状况里的分离感。Hakomi 4-6 室的音乐是意图恢复和支撑这种重新连接的感觉。

在深奥的研究领域里长期存在着一种共识,就是声音能够超越分离,并重新点燃感情-头脑-肉体-灵魂系统之间的整体感的一种最有效的方法。当音乐被恰当地调准和安排过后,就象一付针线,能够把这些人类实体的这些构成要素,不是以永久联合地方式、而是以可控制的对齐和协调一致的方式缝合在一起。正是通过这种对齐和协调一致,你的灵性作品才得以展露和绽放,而声音是那将心-头脑-身体-灵魂的系统的‘群岛’连接起来,将它们统一为一个单一的‘地理’或系统,服务于个体化意识最初的、原始的目的。(见下面的简图1.)

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成为一个灵性工作的治疗师或老师。人类仪器和灵魂作为一个联合小组的原始目的,就是要去协调从物质生存的浓密到爱之最高振动之间的意识状态。这种调和不是被以人类所定义的善与恶或对与错来裁定的。它只和那把不同的振动带到和谐,并在生存和神性的爱这两极之间建立起协调一致有关。灵魂通过声音的振动变成了物质,同样,物质通过声音的和声变成了灵魂。那是一种相互的能量转换–一种科学现在才仅仅开始去了解的转换。从史前时代开始,人类就已经知道音乐可以修改环境以及我们与时间与空间之间的关系,但现在科学正在揭示音乐也可以修改我们的细胞结构、能量中心(脉轮)、以及在我们的总体自性(心-头脑-身体-灵魂系统)之间的协调一致。

在被称为音流学科学的对波的现象的研究里,声波会对惰性的物质产生作用和影响,把它结构成几何的、甚至是原型的的形式。声波对物质的这种同样的因果关系,就是在人类仪器的原子和细胞层次上产生作用的东西。然而,那并不只是声波的物质性作用。在声音里有一些和声存在着,这些和声延伸到了一些更高或更低的频率,这些频率超过了人耳可听的范围,但对人类仪器的DNA、心-脑结构和中枢神经系统的振动结构仍然有所影响。

人类仪器–包括了身体、情感和头脑的结构在内的振动结构,是没有对齐的频率里的一种明显实例。一个器官的振动与另一个的振动–例如胃和心脏是不同的。更高头脑的振动跟情感的振动是不同的;顶轮的振动和脑垂体的振动是不同的。人类仪器是各种振动系统的庞大的集合体,每个振动系统都运作来服务于一种功能性的结果,这些结果服务于人类仪器在物质世界生存和朝着最初源头的灵性世界进化的物质性需要。这些相抵触的振动之流产生了意图摇摆的情况,而那导致了个体的意图和意志的散乱。

由于人类仪器的振动结构是不对齐的和不对称的,所以它是各种振动的集合体,在多样性的共振系统中运作。有一些根源声音存在着,它们是原始的,并且由于它们原始的地位,所以也是起因性的。这些根源声音是听不见的,但仍然可以提供一种精心编排的频率,给人类仪器带来一定程度的协调一致。咒语,特别是被一些声与光的深奥学校所使用的,都是设计来加强根源频率或源头振动的,以建立起每个人类仪器的联合振动。往往就是这种联合的源头振动,通常界定着在其中人类仪器展示在物质领域里的下降形式,也界定着它在其上进化的上升道路。

当人类仪器显化出来时,个体的源头振动是和形式的世界混合在一起的。这就是冲击和影响着人类仪器的外部世界的“振动汤”。这种振动汤,尤其是当它与技术层面有关时,在人类意识的空间里会产生将源头振动削弱的作用。这种源头振动类似于一些深奥学校里与被称为灵魂之心跳的东西。

振动的层级(见下图)描绘了这种从个体意识到最初源头(上帝)之间内在连接的整体关系,以及它与形式和振动的密度的外部世界的接口。灵性的声音有助于在人类仪器和形式的世界振动汤之间创造出一种接口区域。这个接口区域支撑着人类仪器的使命和目的,防止它受到振动性的污染,以作为人类灵魂的一个容器,以及最初源头声与光的表达–或有时被称为是’Para Vach’–的一个出口。

振动层级

Para Vach 是超越了可表达的和不可表达两者的原始的、起因的声音和光。它是超越于宇宙之外的最初源头的气息,它创造,赐予生命,并且使振动性的物质基质动起来。它超越了声音和光的表现形式,即使它存在于它最纯粹与灿烂的状态里。

不管是多么拐弯抹角,事实上几乎所有宗教文本都提到过它,物理学和宇宙论也描述过它—‘Para Vach’。在圣经里它是道成肉身的话语;它是奥义书(印度吠陀经的最后一部分—注)里的Nada;可兰经里的Kalma-I-ilahi或内在声音;伊斯兰教苏菲派的HU;毕达哥拉斯哲学里的天体音乐;它是佛教里的Fohat;以及中国的神秘主义里的Kwan-Yin-Tien(观音天?—注)。无论它的名字或确切的定义是什么,它就是在大宇宙里所有的声音与光的原始起因,那反过来是所有的表达的原始起因。

正是这种连接,嵌入在了我们每一个人里面。它是我们作为无限的生命活在其上的纯粹振动的源头。在’阈限宇宙进化论’那本书里是这样描述的:从隐藏的父亲那里,开始了光和声音的和声—合一的宇宙密码—被提炼成了他在各种形式的世界里的杰出的孩子。然而,形式的各种世界却会沾污和污染这种连接和微妙的振动,因此接口区域就是一种需要了解的必不可少观念。

和谐是接口区域的支配性原则,而恰当调音过的音乐,能够帮助创造、指导和支持这种和谐感。如果对接口区域进行正确的管理的话,它将在人类灵魂和压在其上的形式的世界之间提供缓冲作用。这种重压是形式的世界里的振动密度的结果,振动的密度会无意中,以及在有些情况下,故意地将人类灵魂的容器—人类仪器的振动状态缩减到物质的振动速度。

庄严的音乐、咏唱、咒语以及和谐的共鸣,对这种振动的密度都有抵消作用,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这些声音里管理和维护那围绕着我们每个人的接口区域与生俱来的和谐。在一种冥想的状态里,一个人念诵一个咒语或最初源头神圣的名称的声音是非常强有力的,尤其是如果一个人还积极地想象一个和谐的接口区域并把它形象化的话。

哈科米4-6室的音乐里嵌入了一些旋律,能够被内在化,并可以作为和谐的“扫帚”,扫除那些可能已经在你的接口区域里堆积起来的振动密度。这个过程并不需要一副好嗓子,更确切的说,如果它通过你的意识而不是通过你的声带和嘴表达出来的话会更有效。

下个月将发布一篇理律克斯讲座,这篇讲座将在与接口区域、以及它在支持和促进意识进化上所起的作用有关的方面,提供更多深度的背景和实际应用。

从我的世界到你的

詹姆斯

此条目发表在综合资料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