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森林的象征6

我想我更喜欢一些人的故事而忽略另一些人
前者更有活力和充满未知的因素,读他们的故事
仿佛在一条从未有人去过的神秘大河里漂流
两岸都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神秘、喜悦、至善和大智大勇
读者仿佛正在目睹某种奇迹的诞生
某种新事物的拔节生长
而另一部分则是我想略过或快进的
它们就像是某种熟悉而陈腐的例行公事
如同在会议室听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冗长报告
一潭凝滞不动的池水
充满了可预测的反应和行为模式
轴心永恒围绕着自私和冷酷
永无止境地追逐着胜利的猎物。
然而,也许两者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宇宙也并不偏爱另一方
也许它的计划需要两者来完成
如同合一的美味大锅需要柴火来烹煮
一部分使另一部分凸显而出
阴影部分凸出了光亮部分
而宇宙需要两者来产生化学作用。

充满奇异转折的世界
剧情总是出乎你的意外
一只饥饿的胃终于吃饱了
吃喝过度的身躯下面
落满了无数枯萎的花瓣
当本世纪最大的一场浪漫故事谢幕时
我听到从另一个宇宙传来土崩瓦解的声音
飞溅的碎石敲击着窗棂
我不得不将所有的门窗紧闭
暗自感叹演技之高超、算盘之精确
我仿佛看到那些伟大的领袖们
发出照耀世界的金光背后
是一条条劫掠之血印
吃饱喝足之后,终于可以放开它的猎物了
既然入了围栏,即使美艳的新娘变成食人妖
那也生米煮成熟饭。

而在这儿,他们象猎犬一样追踪着你
狼群和哨兵。
也许,头脑的世界最仇恨的就是直觉智慧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灭亡的前兆
那些半兽人终于找到了你
将你拖往他们的兽穴
如何从一个卑微的哨兵和警察转变成神
完成了无数修泽立德梦寐以求却失败的事情
看似复杂艰难曲折的过程,在你这里
摆脱了思想和逻辑的束缚
变成了纯粹的直觉深度

人在睡梦或昏迷中是否仍在进化
象树木朝天空伸展枝丫
进入一个又一个盗梦空间
在另一个童年的梦境中醒来
就此摸到天堂的入口
从此脱下大地笨重的飞行服
而成为天空之神。

童年时你就在旷野里找到了上帝
知道自己是它的一面鼓
奏出它的旋律
随着岁月的流逝你遗忘了它
在生命的熔炉里记忆又找到了你
令你与上帝重新联合。

当你醒来时,那个哨兵消失了
你成了一个崭新的人
重生的基督
你的声音仿佛来自永恒
你对纳撒尼尔说“我的身体很快就会消失,
但非死于你之手。我躯壳下的灵魂没有丝毫伤痕,
我将去的地方,我到那里,是为了让你们可以跟着来…”
话语带着远古的秘密编码
穿越时空的屏障,在大地上激荡
敲击着聋人的耳朵,摆脱了陈旧的枷锁
成为神圣的门徒
纳撒尼尔听到了,给自己戴上了皇冠
将自己变成了更高力量的道具。

此刻,你被绑在一根栓狗的木柱上
等待半兽人的射击娱乐
一个熟悉的场景
十字架再度出现,犹如神秘的象征
在大脑的逻辑之外
要求重新诠释它的意义
他们当然无法杀死一个属神的人
神圣之光带着螺旋编码
从天空降下
找到了森林中的你
修复了你
那被称为人的破损的飞行服

你在森林中飞奔
寻找着子弹无法找到的路径
大地象襁褓一样包裹着你
你示例了从一个卑微的哨兵
转变成神的奇迹
完成了无数修泽立德梦寐以求却失败的事情
将自身转变成了一道门

你和玛亚重逢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
美好的结局
似乎是最自然的
只是缺乏一点喜庆的感觉
犹如不真实的梦境
预示着不详的信号
也许,完美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
所以令人感到不真实
果然,血腥的梦境揭开了它的图谋
你梦见自己被子弹击穿
预告了你尘世生涯的终结
二十五岁,生命刚刚展开羽翼,
绽放出它迷人的光芒
就瞬即堕入永恒的黑暗,归于尘土。
灵魂与尘世,竟然如此地不相容
然而在这儿,生命只是道具,
服从神圣的命令
而在现实的世界里
道具就是一切,神圣只是奴仆。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磨坊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