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汉字

SpiritState原网站与神谕石附带的画廊里嵌入了许多中国篆刻书法,令人不由联想到是否可能与神谕石小说的背景以及下一个支流地带遗址的发现有关。画廊里的篆字很多都很难辨认,但在资深书法爱好者圃叟的帮助下,大部分都解开了。这正是整体的体现,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联合起来就没什么谜是解不开的。而画廊通过在每一幅隐藏的画里嵌入了‘意同渊民’这个这个美丽的篆刻来说明这一点,就是强调了社会协作和同心协力的量子社群的意义所在,而对我来说量子社群的范围是很广阔的,任何以各种方式连接到资料并有所表现的人都属于造翼者的量子社群。

说到神谕石里的这些汉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很正常的,就像Hakomi音乐中有许多印度语瑜伽颂词和咒语等。那么新书里有中国的元素为什么就奇怪呢?我们是世界文化的组成部分。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过灿烂的艺术文化。而篆刻也是其中之一。优秀的艺术来自更高的源头频率。我认为这些篆字的原因之一就是引发我们的兴趣,让我们努力越过语言的障碍去探索更高的自己。而绘画不需要经过语言的翻译,直接就能被感官所接收到。

但道蒙画廊里的很多汉字都不是规范的写法。但仔细一想,谁说一定就不能有所改变呢?当然改变是以能让人认出它原来的字为前提的,如果人人都不认识的字,有什么意义?说到底语言是用来做沟通使用的。既要灵活,也不能死板。所以仔细观察,有些字只是经过了稍微的变形,基本上还是原来的字。但是主权整体的背景之下,它们被赋予了新的意义。詹姆斯曾在4月访谈里提到过,“词汇的改变不是偶然的。它设置了适应的节奏并且有助于消除那些旧的诠释模式,用那些更容易与正在到来的(宇宙)能量对齐的新词汇 替换掉旧的词汇。”而汉字本来是象形字,改变了笔画,就改变了它的内涵。


这个字,其实很直观,只是做了一些变形。它就是爱字,只是有一些地方做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似乎不是古人而是詹姆斯做出的,所以这个字没有古旧的感觉。虽然詹姆斯说过爱不是造翼者资料的聚焦点,主要是感官数据流部分,而且也不是将人类带到伟大入口的方式。但是在其他地方如访谈里又很强调爱。我想这是因为造翼者资料的聚焦点是整个种族的提升,而人类种族的提升是靠科学对灵魂的发现来改变整个种族的观念,从而改变整个物质文明的环境。而他的其他文字很多是对个人来说的,对个人而言,爱是打开心灵,从以头脑的幸存模式转换到以心的直觉智慧主导的探索的方法。而神谕石是启发个人直觉智慧的触发器。伟大入口当然是靠靠一个个的个体的实践去实现。

而右边截图中的两个印章是古代汉字书法家的作品。

上面的字是:《住吉广尚之印》,住吉广尚(sumiyosihironao)(1781~1828),日本人。下面的字是:《叔达》,复姓。周朝有叔达段。

显然上面的字是这个叫‘住吉广尚’的日本人的印章。也就是这个日本人的作品。但是他没有说这个日本人是什么人。

住吉广尚
1781(天明1)~ 1828.7.21(文政11)
江户时代后期画家。
天明元年出生。住吉广行的长子。住吉派。幕府的御用画家。文政11年7月21日去世,享年48岁。通称忠蔵,内記。号顽中。其名作有“东照宮缘起绘卷”。戒名是真达院謙山广尚居士。

还是个有身份的御用画家。光是看他起这样的名字就知道他是不简单的人了。住吉广尚的意思是住在浩瀚无边里,也就是住在浩瀚的自己或最初源头里,因为画廊的隐藏图里有一幅图叫ourobos,上面也有广尚这两个字。

ourobos的意思是咬着自己尾巴的蛇,永恒的意思,它就是造翼者的象征,所有存在体的真实身份。而广尚两个字在两条蛇的蛇头之间。背景是马赛克墙。马赛克碎片就是所有的生命和存在构成的最初源头。整个图自然就是最初源头的象征,广尚毫无疑问是最初源头的意思。住吉广尚有住在源头里或那广阔的自己里面的意思。把这幅图缩小就会看见它类似一张人脸。最初源头也可说是个人。

再看那个住吉广尚和叔达的篆字印章,正对广尚那两个字上面有一个图案,看上去象个香炉,散发着缕缕馨香。意义不言而喻。它们散发着最初源头的芳香–更高智慧的频率。

而日本人住吉广尚的名字下面是一个中国的复姓,叔达 。中国人的姓都是以单字为主,复姓很少。既是2个字,合起来又是一个姓。二就是一。一体的意思。而叔达这个姓本身也是一个人名,就是颛顼帝的第八子、商朝晚期吴国第四任君主。而颛顼是黄帝的孙子,黄帝死后继承了他的皇位。而中国人称自己为炎黄子孙。所以毫无疑问叔达也代表着中国人。

叔达这个篆刻应该是某个中国古代书法家的作品。它的风格粗旷古朴雄浑,与住吉广尚之印纤细精巧的线条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这两个印章一个看上去纤秀柔弱,充满阴柔之美,而另一个雄浑旷达,充满阳刚之气。组合在一起却充满和谐。

代表中国人的名字跟日本人的名字摆在一起。当然是有深意的。日本的文化主要来自中国,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同源的。而过去却充满了分裂和战争。但是在这两个印章这里,我们感受到的却是和谐完美和一体。

而这两个印章的旁边是一段话:从某种意义上描述了这些篆刻,同时也是wm资料的作用和意义:

Hierophany(显圣物)是希腊的一个
术语,用来描述
神圣的表达。
显圣是神性的能量——突破
进入到物质世界
它们就象次元间的入口
讲故事的任务就是
将这些能量带入到
我们分裂和自我的世界里,而
你的任务是去接受
它们、探索它们、分享
它们,并如同它是你的愿望一样
地去运用它们。

这段话表明这两枚印章的篆刻艺术,和道蒙预言及画廊的作品,有着类似希腊 Hierophany (显圣物)的作用,能将神性的能量带进分裂和自我的物质世界里。因为艺术家在制作它们时更多是依据心的直觉智慧而不只是用头脑的智力去创造的。所以它们散发着来自源头的更高频率。这种神性能量是知觉和感受的能量,传递的是超越语言的心灵智慧。就像篆字上面的香炉散发着神性的能量或源头频率。

这两个篆刻还出现在道蒙画廊里,旁边也有一段话,证实了上面说的:

“如果你坚持你的信念你就玷污了你的直觉。我们的契约是建立在直觉的基础之上的 – 对每一个原始光线的直觉领悟,在你存在的中心闪耀并引领着你。当你把信念置于心中之心那神圣的甘露之上的时候,你像上下扑腾的蛾一样迷失在耀眼的华光里了。 而在那里(心中之心),每一个窗口都朝向着永恒。”

造翼者哲学四里有一段话:

“Wingmakers,与现存的等级制度同时进行,在人类历史上一直都在创造或启发支流地带(知识宝库)的创造。在人类时间上出现的每一个这种支流地带,并不是宗教或哲学的活动,而是崇尚精心提炼的美或心灵的艺术表达。随着伟大的入口发现时间的逼近,这类艺术表达将会变得越来越多重次元的和具有整体性。并且像指引方向的灯塔一样地指引着人们发现伟大的入口的道路。”

················

“在人类时间上出现的每一个这种支流地带,并不是宗教和哲学的活动。而是对美和心灵的艺术表达。”。而神谕石就是这种对美和心灵的艺术的表达。造翼者资料就是这种“语言带着新的能量和振动的沟通方式”的示范和启发性资料。而这样的艺术才是指引伟大入口的发现的灯塔和路标。而不是那些灵性话语。

造翼者所选用的一些字眼和符号色彩都是特殊的,能够引发我们DNA中的遗传记忆,如果我们在理解它们的时候伴随着确信和肯定,它们就会进入到我们的身体并穿越身体进入到全部种族。这才是真正的传播,通过自己的感受和体验。在词量子的层面上传播。而不是心智的理解。

“语言是被编码在DNA的这个层面里的,而它上升到了人类表达的表面。这意思是说,人类DNA带给种族语言,并且从种族那里接收到语言。它是一个双向的门户。” 透过字眼--在DNA的层次上--我们可以和我们的种族同伴们沟通。这些字眼和咒语的频率如果伴随着确信和肯定。就会进入到我们的身体。并且穿越身体而进入全部的种族。”
(摘自lyricus讲座)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磨坊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