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生活

灵性生活不是社区曾经生活过的生活。灵性道路正变得越来越多。甚至大的,根深蒂固的宗教也正在分裂为较小的宗派。随着新时代信仰体系的兴起,灵性生活仍然像以往一样多样化。在这种多样性中,个人最终会被这些选择而困惑。不确定他们应该以什么标准来选择灵性道路。

在很大程度上定义了人类生活的分离的频率,在我们生活的宗教和灵性领域中仍然活得很好。矛盾的是,灵性生活应该是一种整体和相互连接的生活。这种生活与无条件的爱的接受与表达有关。这是一条合一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所有人都是合一和平等的。然而,在现实世界中,情况并非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呢?

也许当一种神话(一神论)占主导地位时,新的挑战者(世俗主义)和科学的兴起却给宗教施加了适应的压力。在这种适应中,宗教“深入”捍卫其在社会中的角色,保持其领导地位和成员资格,并向寻求灵性支持的人们提供一种被证明了的传统感。

另一个答案是这种分离是“扎根”的。由于建立任何组织的竞争性,分离是宗教的固有部分。你建立自己的宗教信仰,同时巧妙地俯视你竞争对手的宗教观点,实践和传统。这是生意中的做法,毕竟宗教就是生意。它寻求成长和繁荣。

还有一致性的问题。宗教成员必须遵守他们的宗教原则,否则将遭受在灵性道路上失去立足之地的后果。在大多数宗教中,这被称为“原罪综合体”或“道德越轨”。宗教有法律和道德,要求追随者遵守这些道德法则。根据宗教信仰,不这样做的后果是非常不愉快的。通常,是永恒的地狱和诅咒。

现在,好消息是遭受原罪折磨的成员可以被宽恕。他们可以找到他们的救赎,并被带回来。他们的成员资格可以根据教堂,寺庙或清真寺的母权进行调整。这是宗教神话结构的全部内容,人类的罪恶是可以被赎回的。宗教是这种救赎的仲裁者。它设计了上坡道和下坡道,让其成员在这种太人类的体验中循环,同时在不损失会员资格收入的情况下享受对其成员的一定程度的控制。

如果你仔细想想,控制就是分离频率的产物。它为权力提供了一个渠道来决定弱者的命运,使少数人能控制多数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社会整合。它把一个碎片联合成一个社区,然后这个社区争夺社会和政zi权力,以保卫自己免受“竞争者”的侵害。然而,即使在这些共享的社区中,也存在分裂,通常这种分裂是由于人们认为缺乏权力共享而导致的。

在这个宗教泥潭里,灵性探索者被灌输了一条道路的词汇,含义,文化基因,传统,仪式和神话,并被要求相信这条道路。吸收它并实践它。投入时间和金钱。成为一个宗教或灵性道路的一员不是一件小事。这是一项严肃而昂贵的工作。

无论走哪条路,问题依然存在。分离的频率是如何影响宗教或灵性道路所建筑其上的物质组织的?这种影响是如何表达的?最显而易见的答案是探索者被要求遵守路径的法律,规则,经文和文化,或者承担后果。当他们符合要求时,他们就被接受。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就是罪人或犯罪者。这是分离的生动表现。符合或被拒绝。在“帐篷”里面或外面。救助或不被救助。被解放或被监禁。

灵性探索者不仅有一系列令人困惑的选择,而且选择的一致性也同样显著。在基督教中,大约有33,000个不同的教派,全都基于同一本书。这说明了什么?是什么让33,000种基于相同词汇的不同方法生根的?是人类的诠释?自我?金钱?权力?人口增长?缺乏权力共享?文化差异?地理?

用翅膀制造者的术语来说,分离的频率点燃了断裂的趋势。这类似于拿起一个漂亮的容器,并将其放在大理石地板上,然后碎成几千块。这些碎片中的每一个都体现了分离的频率,而容器的真正功能和它的文化美学却遭到了破坏。

当探索者低头看所有碎片时,试图评估哪一个最适合他们时,他们不再看到容器,也看不到它的真正的功能。他们通常会被提醒,一个碎片是他们父母或家人的选择,有了这个选择,就会产生一种自然的舒适感。这通常是灵性生活的开始。我们在不了解神话中的“容器”或它的真正功能的情况下就开始接受家庭的宗教。我们只知道我们是熟悉的碎片的一部分。

通常情况下,在童年建立的宗教灌输在成年后就消失了。新的成年人开始探索其他的概念。也许他们在他们的宗教中看到了太多虚伪,或灵性生活缺乏实用性。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会再次成为探索者,这通常包括阅读。

在当今世界,互联网为任何探索者提供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化学习资料。互联网是分离的完美例子,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容器的碎片超过了10亿。这是2016年互联网上的网站总数。很难确定其中有多少个网站的内容是专门讨论宗教或灵性的,但是可以肯定地说,有超过一百万个网站。

选择的数目多得令人难以置信。它让探索者陷入“谁是对的?” 哪条路会指引我找到真理?等的问题里,关键在于:真正的问题可能比这更复杂。“ 谁的真相?” 真理在观察者的眼里就像美一样,是主观的。宗教经文中充斥着绝对的,虚张声势的真理,但是真理—如果这真的是人们所追求的—被隐藏了。它一直是隐藏的。事实上,它已经被隐藏了很长时间,以至于不再真正被隐藏,而是被忽略和未被探索。

灵性真理是神话。神话是根据集体无意识设计的。它源于超越文化,时间和地理的共同深度。有一个很好的问题是:“这个集体无意识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 是真的吗 ?或者是别的什么?我们的集体无意识有可能是被设计出来的吗?也就是说,它—这个集体无意识不是从我们集体的人类经验中产生的有机增长。

如果原型在我们诞生之初就被“播种”在人类的无意识之中呢?如果集体无意识被旨在自然扩散的程序所覆盖或强化呢?这相当于把真理作为一个程序,只需要信念,不需要证明就可以使其永存。有足够比例的人相信的东西,其本身并不能给信仰注入真理。

当某样东西从可靠的来源如宗教那里被认为是“真理”时,如果你不同意它,你就会被贴上说谎者,罪人,犯罪者,邪恶者,被附身者,社会恐怖分子,无知者的标签…这份清单很长。这正是使神话变得强大的原因。还记得哥白尼?马丁·路德吗?

灵性生活要求我们挑战古老的神话。

在感官的世界里,我们依靠我们的感官。我们一度相信我们所看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是最闪亮的启发性体验也会褪色。通常,它逐渐淡化了构成我们日常生活的现实。在一刻、分钟、小时和一天的时间可能很强有力。而比这更长的时间,感觉会消失,无论这些感觉来自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

因此,精神灵性生活不是由愉悦或令人敬畏的感觉组成的。如果是的话,我们将成为“天堂的猎犬”,永远在试图捕捉下一个启示或灵性领域的一瞥。

相反,灵性生活是一种不断的好奇心和洞察力。它实际上中止了信仰,支持来自编程矩阵之外的良性行为。有时候,人们将灵性生活与轻松,幸福,和平和爱等概念混淆在一起。毕竟,古鲁和大师们被描绘成是处在幸福与和平的状态里的。然而,如果世界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监狱”,而你所有同胞都被教导过的神话却忽略了这个基本的“现实”,那么幸福怎么可能是一种选择?

更重要的是打开监狱的大门。而神话被暴露出来。人们正在激活他们的心能量并自由地传递这些能量。这个编程被深刻揭示的程度,使得整体导航者,我们激发联合与一体的那部分,能够走进我们的生命,并确保它作为核心价值的地位。

如果你发现人们处于极乐状态,那只能是因为他们已经在神话中牢牢地确立了自己的身份,以至于他们相信极乐状态确认了他们上师或大师的身份。也许这确实确认了他们嵌在了虚幻神话的更深层次上。

灵性生命并不等同于轻松或幸福。它也不会上升到你从“更高层面”运作的稀有意识水平。

在这个词:傀儡的真正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两个看不见的推动者:集体无意识和个人无意识的傀儡。在这两个看不见的层面中,态度和倾向被培养并导致行为。例如,人类可以是其他人类的财产的想法,是基于集体无意识的经验,既在大洪水之前,我们是作为“神”的奴隶而被创造出来的。那是我们人类的开端。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合理化奴役他人,无论是动物,性奴隶还是黑人佃农。

这适用于整个人类功能障碍的棱镜中…动物和人类奴役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我们选择从看不见的层面表达,那么我们的行为就会被媒体(电视,电影,视频游戏,网络,报纸,书籍)中的节目所激活,很多这类节目严重不正常,但却被认为是正常的,因此人们看不到其中的任何伤害。从行为上讲,人类已经变成这样了。如果这就是人类,那么我们的精神生活变得类似地程序化,愚钝和渺小,还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我们的大脑有点像电脑键盘,看不见的手在未经我们允许的情况下按下按键,编写了行为程序供我们遵循。我们正在被操纵,这也发生在全球舞台上,并且具有更大的破坏性影响。这相当于程序化的全球文化基因,旨在使我们专注于应该实现的生活的神话,例如害怕与我们不同的人,或者接受以”安全”名义对我们的私人电子邮件和短信的监/示。

所以程序就是我们键盘上的手指。我们已经成为程序员的延伸。

我们需要认识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并学会与之脱钩。不要被程序,程序员或程序员背后的管理团队所拥有。当你想到自由时,应该就是这样的。另一种自由—一种被政客占有的自由—只是一种巨大的幻觉而已。这是在安全性和适应性的伪装下服从的编程现实。

灵性生活在你认为你应该成为的编程版本的下方。例如,你完全有权升起。所以就生气,沮丧或疏远。怀恨在心。让这些感觉污染所有存在于程序外部的潜力。感觉到被减弱。被压制。其他人也一样。融入并享受归属感。这是一场权力斗争,赢。

这些都是正在上演的编程的例子。他们是冒名顶替者。这是木偶表演,仅此而已。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些模式,那么我们需要安静地坐着,做一些真正的深思—而不是冥想上帝、圣灵、白光、虚无、甚至爱。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些正在你的行为、态度,看法和偏见上发挥的编程上。评估它们,看看它们是否真正地反映了你。

生活跟随着思想,而思想是看不见的编程的结果。灵性生活实际上是专注于生活在编程之外的,但为了做到这一点,你不得不意识到编程…或在你的键盘上打字的无形之手。这是脱离的基础,这儿是必要的,以便开始感受真正的美德,如“心之六美德”,并让它们成为你的生活进入本地宇宙的自然延伸。

从编程中脱钩并不容易。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研究现有的编程,了解在我们的现实中占主导地位的神话,然后在你投入时间和精力的每一件事情上练习洞察力。在实践“心之六美德”和“量子停顿”技术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发现自己脱离了编程。

翅膀制造者资料是设计来在这方面提供帮助的。它们展现了一个新的神话。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是神话?” “为什么不简单地宣布真相,证明它,并站在后面,看着每个灵性探索者排队加入。”

即使在灵魂不朽的科学证明中,有些人也不会相信。人们不会这么轻易替换他们的信念的。“证据”不是绝对的。这些编程通过集体无意识和祖先的潜意识在无数代人中根深蒂固。如果一盒录像带,书籍或录音带存在绝对证据,那么它会是由文字或语言组成的。如前所述,被称为圣经的文集共有33,000个不同的教派。不管它们的准确性如何,都没有办法将人们团结在一种语言周围。

考虑到这一点,翅膀制造者插入了一个新的神话。在这个新的神话中设定了一个真理的星座。有些人会看到或感觉到这一点,有些人则不会。那些看到这一点的人将开始应用这个真理系统,而不是作为对知识的背诵,而是作为行为和态度。这是从编程中脱离的方法。一旦他们变得不那么局限在主导现实的程序化本质里,他们便可以开始重建他们的本地宇宙。

这是一个人的灵性生活存在其中的本地宇宙的再创造。灵性生活不在书籍,咒语,视频,大师或宗教的仪式中。尽管它们很吸引人。它不是关于爱与和平的元素。并不是说那些没有作用或没有价值。而是说,它们不是灵性生活的基础。这个基础是通过“心之六美德”的转化行为来重建你的本地宇宙,并利用你的想象力和洞察力来摆脱编程。并保持脱钩状态。

这是翅膀制造者资料的作用。它只是一个工具。它不是唯一的工具,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但是,如果一个人花一些时间来回顾资料,也许读它的一本书,你会对这个新神话有所了解。

任何居住在大城市中的人都知道,星星在夜晚很难看到。城市的光污染降低了对比度,使星座难以看清或根本看不到。古老的神话和当前的编程类似于大城市的情况。它们产生一种“光污染”的形式,使人难以看到真理的星座。

在灵性生活的源头,是远离陈旧神话和新节目的光污染的旅程,以便思考“天空”。这通常是一个人准备开始灵性生活的第一个信号。有时这是无意识的,但宇宙似乎把他们从大城市中拉出来,在那里他们可以看到天空并阅读它的信号。

有时,这是个人有意识的决定,因为光污染已经成为混淆视听的工具。它通过将编程缩小到集体仪式,背诵,基于教师的解释和等级来模糊理解。

当你发现自己身处荒原时,仰望天空是件好事。这就是翅膀制造者的真正意义。这是一片荒原。

此条目发表在博客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