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和业的起源

造翼者博客
詹姆斯和朋友的文章和评论
造翼者网站的这部分是集中在詹姆斯写的文章的,可能以后还有詹姆斯的朋友写的。这些文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增加,注册用户可以登陆并在博文后面写评论。我们欢迎你的评论。
                                                                      提升和业的起源 
 

    

      提升和业的起源

       起源是模糊的并且总是古老的。

      在新时代社区,提升是一个流行词汇,用来描述许多不同的经验和过程。为了这篇文章的目的,我将尽可能把提升定义得宽广些,以期它能将大部分的观点包括进去。 

    提升的核心观念,是领悟到我们不只是身体,我们的意识是个多层次的感知者,明显地不同于身体,并且能够可以提升进入到非物质的维度里。 这种提升并不一定是死后的体验或过程,而是可以在个体觉醒或激活的任何时候开始。 

      这种信念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原罪与救赎结合在一起,是与提升的概念有关的。我们“堕落”进了身体里、罪恶里、黑暗里和无知里,然后我们被某种形式的恩典–基督、上帝、圣灵等救赎了。救赎的恩典是一种激活、唤醒或重生。跟随这种激活,我们设定了一个更高振动的灵性目的的进程,一个纯粹的状态,一种爱与和谐的状态。 

      所有这一切听起来都不错,直到你领悟到那目的地是自私的,并且是由离弃构成的。它是自私的,因为你专注在你自己的灵性目的而不是全体上,它是离弃,因为你渴望离开地球的人类层面而去探索天堂的更高领域。你是在为了天堂而抛弃地球。我并不是批评这种取向。我只是指出事实。 

      自私和离弃的问题 

     让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自私。我们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这个概念,为了帮助其他人,你必须首先帮助自己。 换言之,专注在你自己身上,学习、学习、再学习。为了提升并且保持提升,我们必须汲取教训,否则我们将不幸地回到人类(或较低的)的形式里。业就是这样连接到提升的。业是重力,把一个人束缚在了较低次元的体验里。它是抵消提升的力量。 

      如果我们是作为无限的存在而活在人类形式里的,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我们是一体的,并且与所有生命都是平等的,那么我们究竟希望提升到哪里去?一个人怎么可以独自提升,然后把其他人留在业和混乱的魔爪里?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一个充满战争、贫穷、沮丧和伤害兴盛的世界里开悟?而且那真的能称之为开悟吗?

 

       提升到天堂般的极乐或涅槃里。这不是自私是什么?我的看法是,你的心无法一边保持平等的频率而一边专注于提升自己。如果你接受‘我是我们是’的意识,如果你尽一切力量活出主权整体,那么你就是属于人民的。你是一体和平等的。你在为所有生命都能获得领悟的利益而运作,因此你不是作为个体而提升,而是在聚集那我们共享着的无限的自我的领悟,以便全体也能够理解。不管用什么方式,你把这个领悟带给地球和在那里的人类。 

      提升是个人为了个人的利益而对能量和时间所进行的部署。它可以服务于正面的目的,但我的看法是它也可以欺骗你,让你以为你是为了全体的利益而这样做的,因为提升确实是产生自分离的概念。 

       仔细想想。我远离那些深陷在业里的人而提升。 这让我比那些仍旧粘在骗局和幻觉的“蛛网”上的人要好。这让我脱离他们。 我和灵性精英而不是在无知的淤泥里艰难跋涉的衰弱之人在一起。 我正在攀登意识的梯子并提高我自己。这怎么可能会是不好的?

      那不是不好。我不是在评判这是不好的或是错误的。我是指出主权整体的视角是我们在我们无限的自己里是平等的。我们无限的覆盖物是我们在地球上全都穿着的人类仪器,而这个人类仪器是设计来将所有的量子物体折射成与我们分离的存在。人类仪器–它的认知经验–揭示的只有程序,而不是巧妙地隐藏起来的无限存在。 

      因此,信奉提升,作为一个过程,鼓励我们成为分离的。主权整体的意识里没有精英。 事实上,恰恰相反。它是认识到我们都生活在一体和平等里,并且我们尽我们最大的能力通过我们的行为将它表达出来。这需要我们放下那些看起来似乎有利甚至超越的伪装,以便我们能够没有障碍和评判地真正表达出我们心灵的品德。 

      让我们来看第二个问题:离弃。 如果我们为了灵性的提升而离弃地球和人类,而我们为之奋斗的更高地方依然是一个固定的幻觉的话,那么我们只是为了一个幻觉而离弃另一个幻觉。 那对我们有什么提高? 

        我们都听过人间天堂这个词。 这是主权整体意识的一个非常真实的构想。它是这样的观念,活在领悟到一个人的无限自我就存在于人类仪器之内–这样一种状态里,是可能的。 直到一个人意识到他们无限的自我,否则他们就是被蒙蔽而认为更高的世界、开悟之光或天国的领域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就象离开了她的孩子而去跟一个陌生人在异乡体验爱的女人一样。这种爱不是真实的,因而不会持续很久,当她回到她的孩子们那里时,他们离开了她。母性的联结已经断开了。当我们为了灵性的理解而离弃物质世界时,我们就失去了与人类次元的连结和我们可能拥有的创造人间天堂的角色。我们忘记了我们全都是那助产士,要在地球上建立为了全人类都能分享的天堂或主权整体的意识状态。

       我知道许多人将人类仪器看作是天堂永远不会发生在地球上的原因。而只要我们是人类,我们就是有限的和邪恶的。我们寻求快乐和生存。我们是动物。我理解这种信念,但在地球上诞生主权整体意识–这个过程的范围–不是偶然的。它是我们的种族将自己从幻觉、错觉和扭曲中解放出来,清楚地看到我们的更深层次,而且在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身体时就做到这点。 

       这是我们的使命。 我们共同的目标。无论它需要多长时间。 无论实现它有多么艰难。它都会发生。 

      舰长让-吕克·皮卡德有句话似乎很恰当:我们会让它发生。

注1:业:karma 。既因果报应。意译为“业”,意为决定来世命运的所作所为。

注2: 让-卢克·皮卡德是电视系列剧‘星际迷航:下一代’及四部相关电影的主角,在剧中,皮卡德是联邦星舰企业号的舰长。

 

 

此条目发表在造翼者博客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