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律克斯讲座4 与宇宙的关系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资源

从内容广阔的文集来的各种文字

当你审阅这些资料时,最重要的要记住,你是那由你的物质身体、情感和思想构成的人类仪器所组成的。人类仪器配备了一个入口,使它能够从那必将取代我们的三维现实–也就是我们每日生活的现实的更高维度进行接收和传输。这些资料是设计来帮助你发展这个入口,这样当你阅读和体验这些作品时,你就在与这个入口互动,扩展它的观点并让它更容易被吸收。

——詹姆斯

 

造翼者的作品通常交织成哲学、诗歌或故事。在参考资料部分,这些作品有些难以归类。他们是为灵性寻找者准备的资料,但它们更多的是起激发和鼓舞作用而不是指导或说明的。它们是思想的表达,与资料的领域或一个人如何最好地驾驭它的知识无关。这些作品的重点在于揭露假象并解除它的束缚。它目的在于构建一个其光源并非来自我们时空的新的棱镜。这个只是用文字和韵律构建的棱镜,能够将光折射到其他次元,以便读者能够感受那正在为全人类涌现而出的事物的轮廓。

有时,启发来自黑暗的事情。它们宣布自己是观念或意识形态;激情从那些真正的身份被隐蔽或遗忘了的地方流露出来。然而洞见之光往往是模糊和微妙的。它需要我们接受其他维度现实的不同的东西。那些我们过去认为是我们的现实的东西,可能不再符合我们目前对现实尤其是对未来的看法了。它参与到变化中来了。并迫使我们要有足够的灵活,好去探索新的概念和想法,没有这种灵活性,我们就会倾向于放弃我们更高的目标,转而承担较次的角色。

那些能够帮助任何决心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人的事情中的一样,就是学会将黑暗看做是启发的源泉,与目的是相连接的。它存在于那里,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或阻止我们成为我们更高的自己。事实上,我们需要这个黑暗的光将我们的目的和我们的“世俗”或平凡生活–如购物、接孩子上学、乘车上下班、做饭等等整合起来。我们将神圣和世俗的经验理解为是带着目的性的节奏起伏的一个经验。我们从这个黑暗之光学到了灵活和弹性。这是有理由的。

这些作品有助于理解这个原因。

                                                                讲座四 与宇宙的关系

 

老师:所以你渴望体验整体导航仪。你决定怎么做呢?

学生:这正是我要见你的原因。我想你可以教给我一个方法或技巧做到这点。

老师:如果我能这么做的话,那么这里(修行处)存在的一切不就都可以废除了吗?难道你所有的教育不都是你自己的责任吗?难道所有你和人们的关系,不是都融入在自我认识的存在之旅中的吗?

学生:我不明白。

老师:你已经把内在和外在的知识,象一座没有中间部分的桥梁一样组装了起来,而那缺失的中间部分,就是你证实这两端确实是连接起来的体验;这些世界之间存在着某种凝聚力;而桥梁自有其作用。不是吗?

学生:是的。

老师:如果你能通过自己的经验找到这个中间部分,那么就能把桥梁建造起来,而你就能没有障碍和独立自主地在那些内在与外在的世界之间穿行。然后你就会想去教导其他人如何建立他们自己的桥梁。对吗?

学生:对。

老师:你认为那些曾经生活在地球上的老师,有任何一个是建立了这种桥梁而不愿和别人分享的吗?

学生:没有。

老师:那么你所说的这种技巧在哪里呢?它隐藏得那么严实,以至于连世界上最好的老师中也没有人能把它清晰地表达为一种合理的方法?

学生:你是说没有任何人曾经建造过这种桥梁吗?

老师:不是。我是说从没有人想过要建造这种桥梁。

学生:那么为什么它让我这么烦恼呢?

老师:那是因为你相信它可以凭借答案、经验和进取心建造出来。

学生:不能吗?

老师:它无法被建造出来,就象你无法去建造出某样早已建造好了的东西一样。

学生:你的意思是什么?

老师:你可以制造出这石块吗?(我握着一块从地上拾起的岩石。)

学生:你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制造出一颗完全一样的复制品吗?

老师:不是,我指的是这块岩石。

学生:不能,它已经被造好了。

老师:那么你的桥梁也一样。

学生:好吧…观念上我明白,但如果你从没有体验过它的话,就算它被建好了又有什么用?

老师:那取决于你。

学生:确切地说,看我的什么呢?

老师:你看到那存在的东西比你认为缺失了的东西要多吗?

学生: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你是什么意思。

老师:你有知识和训练。你有直觉和洞察力。你有主动权和灵巧。你有意愿和坚持的力量。这些比你缺失的对整体导航仪有意识的经验更重要吗?

学生:我相信当我有了整体导航仪的体验之后,它会取代这些其他事物,或者把它们放进某种集体的秩序里,而我将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因此也会是一个更好的老师。

老师:但如果你无法建造出一样东西,你怎么去教导如何建造它呢?

学生:但是刚才你说我已经有这种经验了,而其他每个人也一样;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再次,从概念上我理解这一点,但似乎有些人的确有这种经验。

老师:甚至此刻,你就象我一样,正在体验这种经验。

学生:是的,但你可能意识到它,而我没有。

老师:不,我意识到的是我们。我能意识到我的注意力转向了什么地方或事物。但我无法把我的注意力转向整体导航仪,因为它是超出这个身体和头脑的感觉范围的一种能量的频率。

学生:所以你是说无论我们怎么做,整体导航仪或人类灵魂对我们的人类感官来说都是无形的?没有任何技术可以让我们将步调调节到与它一致,或者它调节到与我们步调一致?

老师:正确。

学生:所以我的愿望是没有根据的?

老师:你的愿望是自然的,并且是很有根据的;只是它不会达到你所期待的那种体验的顶点。

学生:那为什么我会感觉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缺失了呢?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让人不得安宁的信念,就是我那些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妨碍了我找到正确的道路呢?

老师:就象我之前说过的,你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你缺失了的’的东西上了,因为你要邀请那‘不可能的’进入到你的世界里,而且你把其他在你之前分享他们的知识的人理想化了。你相信伟大的知识只能来自人类灵魂存在其中的那些未知的、隐藏着的世界的体验,而没有这种体验,你就无法实现你的诺言。

学生:但有很多最伟大的老师与人分享他们关于这些整体导航仪是其一部分的内在世界或次元的视野。如果我不能象他们那样探索这些世界的话,我怎么能希望要去扩展我这时的意识呢?

老师:我会和你分享一个秘密。我这样做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出于责任感。那些对其他世界的描述,都被裹上了梦一般的同一种织物。神秘主义者、圣人和甚至一些人类最伟大的老师,他们象你我一样,都生活在有相同的感知限制范围的身体里。他们对存在的其他维度或层面有时很壮丽的描述,都是主观的、不可复制的清明梦,被当作壮丽的客观世界复述了出来。

学生:你是说,那些神秘主义的描述都是虚构的吗?

老师:有些是。有些是对清明梦的误解。有些是碰到了未来的多重宇宙的跨维度世界。有些遭遇到了非行星上的存在体。有些是有计划的欺骗。我想说明的要点,是对他们的人类灵魂以及人类灵魂存在其中的那些世界的体验说得最响亮的人,通常他们的追求更多的是描述他们自己的荣耀而不是描述客观的现实。

学生:我需要花一些时间才能理解这些话。你似乎在抨击我自己的老师,而我非常尊敬他们。

老师:我告诉过你,我并不喜欢说这些。我也不是想败坏任何老师的名声。这么说吧,如果我在地球上发现了一个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我根据这个发现制作了一张地图,因而我就能够告诉任何看得懂地图的人如何去找到这同一个地方了。我也可以根据我的经验而带领人们去到那里。

那么,为什么没有内在世界的地图存在呢?在你回答之前,请记住,尽管有地图存在着,但它们在规模或尺寸上都不是始终一致的,因此,它们描述的不是相同的内在地理。

学生:我同意在关于多重宇宙的结构方面存在着不一致的情况,但那并不等于说它不存在啊。

老师:我没有暗示它不存在。但没有地图存在!没有这些世界的制图师存在,因为这些世界的范围是无限的。你怎么能给最初源头的无限画地图呢?用纸和笔吗?你怎么能把我们集体的创造者的视野降低到文字与方法论上呢?

学生:你是说这个想要去体验我存在的内在维度的渴望,是完全不可能之事吗?

老师:那些最好的老师会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而同时又从不会认为他们的生命缺失了它。现象的魅力被人们赞同人类灵魂真正的品质,是通过那些将他们完整的独特个性表达出来的表情、语言和行为所实现的所取代了。

学生:如果每一代对内在世界都没有什么新的教导的话,意识怎么进化呢?或更糟的是,只增加了对这些世界在我们的意识里是如何运作的的混乱?

老师:如同我刚才说过的,在这种情况下里,那座桥梁或意识已被造好了。它无法被演变、改进或加强。它是一种多面向的知觉,远远超过人类的头脑,就象宇宙的边界远远超过地球一样。需要进化的是对这种知觉的鉴赏;而需要的教导是它作为引导和启发的源头的应用。

学生:这正是我想要得到的。以及我想要去教导的,但如果我自己对这种超级知觉都没有体验的话,那么我怎么帮助别人去发展他们的鉴赏呢?

老师:你一直在请求帮助去体验某种无法被体验的东西,而不是去选择告诉宇宙什么是你想要感谢的。

学生:我不明白。

老师:宇宙对你的指示回应,而不是你的问题、希望和祷告。如果你选择通过告诉宇宙什么是你想要体验和感谢的来界定你的未来,并且把这些想法强烈而持久地保持在你头脑里的话,宇宙就会通过它自己的设计来作出相应的回应。另一方面,如果你只是问问题并祈求答案,宇宙就会报之以沉默,因为你没有给它指示。

学生:这就是你所提到的共同创造的过程,我理解它的原理,但它与我扩展我对知觉的理解,并将这种理解教给其他人的渴望有什么关联呢?

老师:渴望不是指令。只是渴望实现什么并不能与宇宙连接上;那只是连接上你个人的力量并运用你的意愿去实现目标。祈祷就如它最初的目的那样,有着两种互补的意图:向宇宙展示一个个体在他们的命运方面作出了选择,并且对宇宙忠实的支持表示感激。

学生:按照你说的,那么给宇宙下一个让它带给我对整体导航仪的个人体验的指令,就是没有意义的?

老师:你可以选择下任何一个指令。但宇宙并没有义务一定要回应你,它只是响应。宇宙通过你的选择了解你。这个简单的行动揭示了你自己,通过这种亲密关系,宇宙将响应你的选择并且揭示它自己。

如果你指示宇宙带给你整体导航仪的体验,它会带给你这种体验,但你不会有意识地记起,因为,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整体导航仪的识别振动对人类的感官或头脑来说是无法感知的。没有方法可以捕捉住那个体验–头脑就象是一部照相机,但感官–作为底片–却派不上用场。

学生:所以宇宙根据那个指令回应了,但我可能会因为我不记得那个经验了,而认为它没有听见?

老师:是的。那是更高次元的指令经常会出现的情况,有些类似知觉的遗漏。这种情况会让人产生怨恨和宇宙是漠不关心的,甚至失灵了的不安的感觉,尽管事实上大部分的个体,至少在有意识的层面上,都会把这种失灵归咎于他们自己的错。总之,在大多数学生的心里,隐藏在有意识的头脑的罪恶感之下的,是宇宙是漠不关心的,或更糟的是宇宙是有意不回应的的感觉。

学生:那么我要如何指示宇宙呢?那是一种强力的命令吗?

老师:每个个体都是他或她的智慧之道的创造者,正因为如此,他们必须靠自己去建立他们各自道路的优先选择和结构。他们也许会接触到诸如老师或书籍等的资源,但那路径的创造是他们自己的事,不管外在如遵奉宗教等的情况如何。一旦你了解了这个真相并且内在化了它,它就会变成你运作的基础。这是一个人灵性上的责任,而它是与宇宙共同创造的道路的第一步。

这条路上的第二步就是优先级的明智 (informed)分配。所有的方向都有一种顺序,使那些方向建造起来通向一个最终的目标或成就的顺序。

学生:请解释一下这如何应用在灵性的启示上呢?

老师:当你有了一个去理解你的身份不只是一个人类,而且是最初源头的一个灵性片段的目标时,你就必须把你的目标拆分为一些行为的构成模块,并且看清楚这个过程的顺序。在这个顺序下面的,是为迅速的转变和适应所准备的流动性。一旦这明确下来,你就指示宇宙回应这个计划,通过定义,最重要的,是重新定义它的简单而持续的行动。而你头脑中最重要的想法,就是宇宙正在“偷听”你的计划,并且正在改变或重新安排你的物质、情感、心理和灵性的环境,来直接回应它的观察。它这样做是不考虑你所称之为你的价值的东西的。它这样做是因为这是它的天性。

学生:假使我的计划完全是错误的或考虑不周的呢?

老师:那么你非常有可能会对那些显露出来的事件感到挫败或不满意。

学生:你能举个例子吗?

老师:如果有人在他们作为学生还未被充分训练之前,就计划开始他们的教学工作,而宇宙同样为他们提供学生来响应的话,他们可能会将自己的误解通过他们所教的那些学生延续下去。对那些想成为灵性的人文科学的教师的人来说,这是常见的例子。

学生:但你刚才说过有关界定计划和它的顺序的问题,如果你真的恰当地做到了,为什么你就不能避开考虑不周的计划?

老师:宇宙忠实地观看着你对你的目标的每一个举动和情感性的连接。避免考虑不周的计划的能力,主要在于发现你原始的声音–把它从上千个影响了你的声音中挑出来–并且让这个声音去界定和指引你抵达你的神性之途径。将你安置和保持在宇宙的庇护之下的,就是这个声音和它背后的判断力与洞察力。

学生:但有那么多比我更具备洞察力的人存在。既然有我那些老师的声音,我为什么还要聆听自己的声音?

老师:你是聆听你的老师们的声音,还是你会把他们的话跟那些与你感觉是真理的东西共鸣的东西比较呢?

学生:坦率地说,我是把他们的话跟我自己对真理的感觉做比较。

老师:那么是否可以说你已经聆听了你自己的声音了?

学生:我猜,在某种程度上吧。但我是把自己的声音当做了标尺,用我的直觉或…或某种相关的能力来衡量我的老师们的话。那些思想或见解不是我创造出来的,我只是评估它们。

老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派给自己评估和分析,而不是创造和发明的较低的角色呢?

学生:因为我的经验不足,而且缺乏知识。

老师:但是你刚刚才同意,你对评估你的教导的实质有经验,你能察觉一个教导、原则或建议的真实性和价值啊。

学生:是的,但拥有评估的知识和技巧是一回事,而能够去发明或察觉一个人内在的真相的知识,又是另一回事。

老师:为什么?

学生:我不确定我是否知道如何解释这个。

老师:能够转变你的知识,来自于你的个人经验里的两种基本现象:最初源头的光和声音的振动。

学生:正是,而如何获得这种光和声音的经验性知识,需要专家的教导–那种只有最高的灵性老师才能提供的教导。

老师:你赞赏意识的转变吗?它是某种你已经指示宇宙提供给你的东西,还是你在等待一个老师来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到光和声音那里?换句话说,你是在等待去评估一个什么人的教导,还是你指示宇宙提供这个经验给你?

学生:我来到这里,来到这个静修所,就是来学习如何体验最初源头的光和声音,以便我能把这个知识带给其他人。

老师:所以你在等待一个什么人。

学生:也许这是宇宙响应我的指令的方式–带给我一个能指引我道路的老师。

老师:宇宙和你都是那位老师。你们合起来,就是那条能够提供直接经验的、主动的、始终不渝的、不知疲倦的、随时可用的路径。或者,你也可以等待宇宙给你派来那些穿着人类形式的信使,这些信使是不那么主动、直接、有活力、有求必应和持久的–如果那是你的选择…你的指令的话。

学生:所以你是说要成为宇宙的比较主动的合作伙伴。

老师:并在你与宇宙的合作关系中增加你的责任感和接纳,而你已经正确地评估了我的教导了。

学生:但我感觉你好象是在暗示,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没什么作用。这是真的吗?

老师:在你生命道路中的每个人–包括老师在内,都是有作用的。宇宙会安排恰当的话语、声音、光和意义进入你的生命道路,而这些会通过大自然、人类、动物、科技以及它们的组合而到来。当指示是正确的时候,这过程里的宇宙和你都是分不开的。

学生:所以真正的知识就是要知道如何去指示宇宙?

老师:它是你将拥有的一种关系,能够回应你想法的印记和你内心的表达。你可以指示它,而它会回应你。

学生:指示宇宙的关键是什么?

老师:要感觉和宇宙是和谐一体的,真正地去感觉宇宙流穿过你,并与此同时创造了你行走其上的那个生命历程。要信任这个生命历程,知道它是你和宇宙之间的一种共同创造,并且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中去展现这种信任。假如这些基础做好了,剩下的就只是清楚地说出你内心最深处可能的最高表达了。

学生:我怎么知道这呢?

老师:聆听你原始的声音。允许它是坦荡的、神秘的、矛盾的、不受束缚的和喜悦的。当你给你的这部分表达自己的机会时,它就会将你的灵魂和心灵最深处的渴望清楚地表达出来,而宇宙最专注于聆听和回应的,正是这些渴望。

学生:但宇宙不是也回应我们的想法和祈祷吗?

老师:有些人会告诉你,你可以向宇宙索求富裕、健康、良好的人际关系、新的工作、或任何其他你心里想要的东西,而它会对你的愿望回应。但宇宙对你在形式的世界里的物质状况是中立的。以人类的系统来衡量,你作为一个人有多成功,-并不是宇宙所关心的,那是受到社会化训练的头脑和自我所关心的事。

学生:但在这种和宇宙的合作关系里,总会有些实际的应用吧?

老师:如果来自你最深部分的最高抱负,是被宇宙支持着的话,那么你在你对富有和良好的关系的物质性追求方面,就更有可能成功–因为两者是相关的,不是吗?

学生:是的。

老师:然而,形式的世界里的系统是那些有权力的人设计的,而正是这种权力规定了对富裕的定义。宇宙并没有参与这些事情,定义这种事情的是那些有权力的人,而宇宙与这些定义没有联盟。

学生:所以两条路是无法并存的?

老师:你说的是哪两条路?

学生:对人类的富裕和实际的生存那些祈求,以及我最高的自己的那些抱负。

老师:并没有固有的不相容存在。只是把你的焦点放在哪里、以及你如何定义富有、良好的关系、成功等等的事情。如果你试图指示宇宙朝向人类繁荣与物质需求的领域的话,你可以这样做,但要明白,宇宙并不关心这些需求,而你真正祈求的对象,是遗传意识而不是宇宙。你也许会得到来自遗传意识和在那里的一些心理影响的支持,但通常它是无法取代那个实践、坚持、创造、进化、和毅力的古老的系统的。

学生:我想我明白你的建议了,谢谢你的忠告。

老师:不客气,是我的荣幸。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此条目发表在资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