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律克斯讲座3 知识的本质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资源

从内容广阔的文集来的各种文字

当你审阅这些资料时,最重要的要记住,你是那由你的物质身体、情感和思想构成的人类仪器所组成的。人类仪器配备了一个入口,使它能够从那必将取代我们的三维现实–也就是我们每日生活的现实的更高维度进行接收和传输。这些资料是设计来帮助你发展这个入口,这样当你阅读和体验这些作品时,你就在与这个入口互动,扩展它的观点并让它更容易被吸收。

——詹姆斯

 

造翼者的作品通常交织成哲学、诗歌或故事。在参考资料部分,这些作品有些难以归类。他们是为灵性寻找者准备的资料,但它们更多的是起激发和鼓舞作用而不是指导或说明的。它们是思想的表达,与资料的领域或一个人如何最好地驾驭它的知识无关。这些作品的重点在于揭露假象并解除它的束缚。它目的在于构建一个其光源并非来自我们时空的新的棱镜。这个只是用文字和韵律构建的棱镜,能够将光折射到其他次元,以便读者能够感受那正在为全人类涌现而出的事物的轮廓。

有时,启发来自黑暗的事情。它们宣布自己是观念或意识形态;激情从那些真正的身份被隐蔽或遗忘了的地方流露出来。然而洞见之光往往是模糊和微妙的。它需要我们接受其他维度现实的不同的东西。那些我们过去认为是我们的现实的东西,可能不再符合我们目前对现实尤其是对未来的看法了。它参与到变化中来了。并迫使我们要有足够的灵活,好去探索新的概念和想法,没有这种灵活性,我们就会倾向于放弃我们更高的目标,转而承担较次的角色。

那些能够帮助任何决心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人的事情中的一样,就是学会将黑暗看做是启发的源泉,与目的是相连接的。它存在于那里,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或阻止我们成为我们更高的自己。事实上,我们需要这个黑暗的光将我们的目的和我们的“世俗”或平凡生活–如购物、接孩子上学、乘车上下班、做饭等等整合起来。我们将神圣和世俗的经验理解为是带着目的性的节奏起伏的一个经验。我们从这个黑暗之光学到了灵活和弹性。这是有理由的。

这些作品有助于理解这个原因。

讲座三 知识的本质

 

学生:有没有一种技术可以让人获得上帝的知识?

老师:你说的是什么样的上帝?

学生:那个所有一切的一个和唯一的源头。

老师:没有。

学生:那为什么有些人似乎得天独厚地拥有上帝的知识,而另一些人则似乎完全无视于它的存在与价值呢?那些被启发了的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技术来获得了他们的知识。

老师:没有任何技术。这是蔓延在有感知力的存在体的宇宙里的极大谬论。我们坚持相信存在着准则、仪式或老师,可以为我们带来启迪–或上帝的知识。

学生:如果没有技术或老师,那么这一切为什么会存在?你,我的老师,为什么会坐在我面前?为什么会有书籍和博学的大师在这个教学环境里?你是在告诉我它们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老师:当有问题存在的时候,就有回答等着被听见。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象你一样的人的问题而存在的。如果这些问题不存在,这一切就不会存在。

学生:但如果那些答案无法把我带得离上帝的知识更近的话,那这一切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老师:为什么毁灭的知识掌握在少数人而不是多数人的手里?

学生:你的意思是什么?

老师:为什么大规模毁灭人类的知识,会被小心翼翼地看管着?

学生:你是说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吗?

老师:对。

学生:这种技术如此地具有毁灭性,它当然需要被负责的政府来管理和控制。

老师:它为什么要被控制?

学生:如果它被掌握在任何一个个人的手里,可以用来毁灭很多人的生命的话,一旦他们的头脑出问题,他或她就很可能会真的这么做。

老师:能够毁灭多数人的知识与能够启迪多数人的知识是相反的吗?

学生:我不知道。

老师:如果你被赋予了能够启迪人类大众和能够毁灭人类的权力呢?那样你不就是地球上最有权力的人了吗?

学生: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比我更有权力的了。

老师:那么你打算怎样来行使你的权力呢?

学生:为了建立一个拥有丰富的文化和博学的百姓的美好社会,我想我需要有很多的顾问来帮我做出正确的决定。

老师:如果你所统治的民众造反呢?如果他们选择独立于你的权力之外呢?你会怎么做?

学生:如果我拥有可以启迪他们的能力,为什么他们还要造反呢?他们会受到启迪,因而,他们会选择和谐地生活。

老师:但有些人也许不愿接受启迪。也许他们认为他们知道对他们的发展来说什么是最好的,并且抗拒外在的来源,无论这来源是多么仁慈和明智。

学生:那么我就会让他们走自己的路。

老师:即使他们自相残杀,行为堕落吗?

学生:我会设法教导他们如何保持适当的行为,以便他们能学会和谐地生活。

老师:你认为他们会听从吗?

学生:如果他们不听从的话,我就把善良和值得尊重的人与那些好战和残忍的人分开。

老师:我明白了。所以你会把你的百姓分成两个团体?

学生:如果无法给所有人带来和谐的话,那么这是给一些人带来和谐的唯一办法。

老师:如果那些好战和残忍的百姓终于有一些孩子想过和谐的生活,那又会发生什么?

学生:他们只需要提出请求,就可以重新加入社会。

老师:所以你社会里的百姓会没有任何问题地接受他们,并且将他们自己享有的社会福利同样地授予他们?

学生:是的。

老师:如果你的百姓不愿意呢?

学生:我想那样的话我就必须命令它–让它成为法律。但再次,如果我有能力启迪我的百姓,他们当然就能够宽恕那些被他们的父母引入歧途的人,并让他们重返更广阔的社会。

老师:如果这些新的百姓中有人谋杀了你那有教化的社会的成员,结果会怎样?

学生:他们会被驱逐和惩罚。

老师:而不是被教化?

学生:我会认为他们无法被教化。

老师:所以你去启迪他人的能力是不完美的?

学生:我想是吧。

老师:那如果堕落的社会决定有教化的社会必须被征服呢?

学生:如果他们知道我有能够毁灭他们的能力,为什么他们还会攻击呢?

老师:也许他们不相信你真的有那能力,或者,就算你有那种能力,你也不会去用它。

学生:那我们不得不保护我们自己了,俘虏堕落社会的领袖,把他们关起来,直到他们改变他们思考和行动的方式为止。

老师:那你毁灭的能力也不是完美的啰?

学生:不象我之前认为的那样完美。

老师:你已经很明智地回答了这些假设性的问题了。你明白权力有多复杂了吗?

学生:明白了。

老师:你知道拥有去启迪或毁灭的能力是那类大多数人都交付给上帝的权力吗?

学生:知道。

老师:所以我请你扮演上帝的角色,当然是从假设的角度。

学生:我明白,但这回答了我关于要获得上帝的知识的问题吗?

老师:也许没有。我只是让你对人类所想象的上帝的视角有大概的认识。

学生:为什么?

老师:如果你象要上帝的知识,你就必须从上帝的立场来观察问题。

学生:但我想要的并不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那个上帝的知识。

老师:那是你所仅能拥有的知识。

学生:为什么我不能得到那真正的上帝–最初源头的知识呢?为什么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找到和获得这种知识呢?

老师:让我们回到那个假设的方案。假设你毁灭的力量只需要一个念头。如果你生气了,你就会释放出毁灭的力量,消灭掉你愤怒的对象。

学生:它在启迪方面的运作方式也是一样的吗?也就是说,我能够用一个简单的想法就启发别人吗?

老师:是的。

学生:好。

老师:你在一天之中会有几次生气和想去启发某个人的想法?

学生:我不知道。情况好的话,我一整天都不会有生气的念头。

老师:情况不好的话呢?

学生:一天可能三到四次。

老师:你每次有这些想法时,如果你对一个人生气的话,你的怒气就会伤害你愤怒的对象。

学生:那另一面呢?如果我是充满爱与慈祥的,我的想法也同样可以启迪他们吗?

老师:正是。

学生:所以,只要以我的想法,我就可以伤害或帮助一个人。

老师:是的。

学生:那么,如果我拥有了上帝的知识,我也将拥有能够控制我的思想和情绪的纪律,这不是很合理的吗?

老师:不是。

学生:为什么?

老师:因为你的主要现实是一个有着所有弱点和缺点的人类现实。你被设计成拥有自发的思想和感情。你本能地对刺激反应,而你没有办法控制你自然的想法和感情。你可以把它们压制下来,忽略它们,甚至可以让它们消失,但只是在一段短时间之内。

学生:而这就是我无法拥有上帝的知识的原因?

老师:正确。

学生:所以每个人类都被密封在一个限制的世界里,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控制他们的冲动–无论那是思想或感情?这样似乎不公平。

老师:也许不公平,但这同样的限制却是解放。

学生:以什么方式?

老师:你知道最初源头的意愿吗?

学生:不知道,但我想我对什么与上帝的意愿一致,什么不一致,还有点了解。

 

老师: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什么是一致的和什么是不一致的,那你就需要了解最初源头的意愿,不是吗?

学生:我是说我知道上帝意愿的大概方向或意图。

老师:而不是详情?

学生:是的。我知道什么是爱和光的,就是与上帝的意愿一致的,而什么是邪恶和黑暗的就不是。但我可能无法分辨光明和黑暗或善良与邪恶之间更微妙的不同。

老师:原来如此。而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学生:我是这样被教导的啊。

老师:是谁教你这样的?

学生:我的老师,我所读过的书。每个人都相信这样,不是吗?

老师:因为你被教导说上帝的意愿是可知的,所以你就能够做出判断,一个出于爱的行动是一致的,而一个邪恶的行为则不是。

学生:基本上,是的。

老师:如果我建议你,了解上帝的意愿与拥有上帝的知识是同一回事呢?

学生:我不肯定我是否明白你的意思。

老师:你认为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尽力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无论它们可能是多么含糊。有时,当你奋力去看穿它时,迷雾就会消散。

学生:我感觉你是在说,如果我能知道创造者想要从它的创造物那里得到什么的话,我就也能知道上帝的知识的主要成份。换言之,为了拥有上帝的知识,我必须知道上帝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它希望我变成什么。

老师:那你认为上帝想要你变成什么?

学生:被解放的。

老师:从限制里被解放出来?

学生:是的,正是。

老师:最初源头希望你不受限制地存在,却又创造了一个灵魂的载体,以及一个根植在限制里的环境来让灵魂载体存在于其中,为什么你会认为上帝的意愿就是要你摆脱限制呢?

学生:因为如果我不受限制了,我就会从那些会降低我的灵性意识的事物里解放出来。

老师:那么,在你摆脱了所有的限制之后你会做什么?

学生:我也不是很确定,但那将是极乐的,类似佛陀所说的涅盘–摆脱欲望。

老师:为什么你的创造者会创造你,把你安置在一个与限制性的现实结合在一起的灵魂载体里,构建一个精心设计的宇宙学校,并委派了大批的教师来教育你?只是为了让你能够进入到涅盘或极乐状态吗?

学生:我不知道。某种程度上那是我一直想理解的。

老师:你确定?

学生:是的,我确定那是我想要理解的事情之一。

老师:如果你想理解,那就回答我的问题。

学生:但我不知道答案啊!

老师:尽你所能把它清楚地表达出来。

学生:我同意上帝没有道理在宇宙的方式里培育我,然后只是为了让我享受它,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没有人很清楚地解释过这个图景。

老师:如你说的这个图景,是在一个计划的服务里。这个计划是灵魂集体展开来认识宇宙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过程的非凡本质。

我们从社区迁移到各个城市,到各个州,到各个国家,到各大洲,到半球,到各行星,到各太阳系,各银河系,到各局部宇宙,到各超宇宙,到整体多重宇宙–我们集体的统一体的无所不包的结构。

每一步,我们都作为较低的存在状态的胜利者而出现。在这种存在状态里,我们的生命就越来越能够展示出一种集体的认知,认知到什么是对最初源头为整体多重宇宙所设定的进化线路来说是最好的方式。

学生:好吧,所以这就是原因?仅仅是为了能够持有对整体多重宇宙来说什么是最好的的见解?我怎么可能了解这种事呢?

老师:你不可能。

学生:所以又一次,我因无知而沮丧。这似乎是灵性问题的主题(译注:一而再地因为无知而感到挫败)。

老师:那只是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整体而无法分割的过程,但你略过了中间的过程,直接跳到了它的结果,希望把它更近地带进你现在的现实里。你的耐心会因为你对结果的了解而消失。

学生:我知道。但我能怎么做呢?

老师:界定你在完成你过程里的每一步所需要的知识。在你拥有你们凡俗的知识或你的人类仪器的知识之前,不必声称你需要上帝的知识。把你的知识架设在你的设计的背景里。

学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师:你是一个有着复杂的、情感性冲动与直觉的物质性身体;你同时也是一套喂养你的意识和大脑的神经与数据收集器的系统。此外,你还是一个横跨你们整个种族和时代的意识的集合体。这些要素构成了你的人类仪器。

就象大多数寻找者一样,你在了解你的人类仪器之前,就试图了解你内心最深处的灵性–整体导航仪–的神秘本质。说得更确切些,在了解你最内在的灵性之前,你就试图了解整体导航仪的创造者与维持者。

你直觉地了解那整体而不可分割的过程,因为它就储藏在你的内在,但如果你要伸展你理解的可及范围,那就象是在了解你站立其上的行星之前,就试图去了解天上的星星。而我会问你,当你对自己的家乡都不了解时,星星的知识有何用处?

学生:你是说,在研究灵魂之前,我必须先研究我的身体和头脑吗?

老师:不是,我是说你所寻找的上帝的知识,被包含在那整体而不可分割的过程中的每一步里。它不是在你旅程终点的某种突然的、难以捉摸的启示的经验里才能被领悟到。它可以在过程中的每一步里被找到。

学生:是的,观念上我明白。我以前已经听过这个话很多次了,但我觉得你现在是在做另一种区分。

老师:也许吧。我只是在建议你,在试图了解灵魂之前,先去了解灵魂的载体,在试图要了解灵魂的创造者之前,先去了解灵魂。否则,如果你先把你的能量用在了解创造者的话,你将只会了解到它的皮毛,而这种不完全的知识将会扭曲你对灵魂载体和载体里的灵魂的了解。

学生:但我怎么才知道我对灵魂载体的了解已经足够到可以开始去了解我的灵魂呢?

老师:人类仪器是物质世界与非物质世界之间许多神奇的连结的不可思议的合成物。当你了解了这些连结,它们将引导你理解你内在的灵魂。

学生:所以我真正应该问你的,是我如何才能获得这些连结的知识,对吗?

老师:对。

学生:那么我要怎么做呢?脉轮是关键吗?

老师:关于在人类仪器里被揭示出来的能量中心,已经被说和写了很多,但这些能量中心并不是物质和非物质之间的连结。

把物质性的身体和非物质性的身体交织在一起的,是我们称之为幽灵核心的东西。

学生:这是由什么构成的?

老师:幽灵核心不是由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所组成的。它就象是灵魂意识的影子,能够在人类仪器的各个领域里游走。

学生:所以它在头脑和身体里可以运作得同样好?

老师:幽灵核心是以超光速游走于身体、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之间的意识。它还是把人类仪器的经验分送到灵魂那里的一个觉察点。

学生:它会美化那些经验或者只是象一个记录员一样记录下它们?

老师:它以特别的术语来报导一切。

学生:什么意思?

老师:即使是在你生命最安静的时刻,当你透过一扇窗户凝视或正在读一本书时,都有一个体验的巨大的世界会被这个幽灵核心感知到,而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会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并且传达给灵魂。

幽灵核心是人类仪器的超级意识。它和灵魂是分开的,并且被认为是灵魂的使者,被派遣到人类仪器必须与其互动的物质世界里。

就是透过了这种觉察,灵魂才得以体验限制和分离的物质世界,不断吸引那些有助于它建立起它对最初源头的外观–整体的多重宇宙–的理解和赞赏的经验。

学生:为什么我以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呢?

老师:谁是应该告诉你的人?

学生:你,就是一个啊!

老师:我刚刚告诉你了,你没有在听吗?

学生:在听,但是我已经当了你的学生两年了,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幽灵核心,为什么?

老师:我们通过联想和比喻来教导。你已经被教导过幽灵核心了,你只是以前没听说过它的名字罢了。而现在既然你知道了它的名字,你的头脑对它的设计和目的,就会有更清晰的画面了。

学生:但花了我两年的时间才知道它的名字?

老师:对有些人来说只需要两小时,对有些人来说则需要一辈子。那取决于个人以及他们是如何找到他们的答案的情况而定。你在寻找那能被你现在的生命–你的意识现在所居住的地方–了解的事物之前,就去寻找那不可知的。

学生:好吧,我们可以确定我是一个梦想家–

老师:寻找那不可知的并没有什么不对。我并不是说,你把时间浪费在追求一个梦想上了。

学生:但似乎我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了解这个幽灵核心上。在这方面,你对我的学习有什么建议?

老师:尽你所能去认识人的身体、情感和头脑。将它作为你一段时间–也许是一年或两年–里研究的焦点,视你可运用的时间而定。

当你在做这个研究时,把人类仪器那些不是连接的、就是不协调的特征都记录下来。例如,大脑是由从眼睛那里接收的数据所支配的。那么为什么眼睛无法支配意识呢?

当你制作你那围绕着相互连接的和异常的现象组织起来的笔记时,开始去界定人类仪器的结构,如同一个人在制作一幅身体、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之间的互动关系的图时会做的那样。要记住幽灵核心是灵魂的影子,并且天衣无缝地运作在人类仪器的各个褶层之间。它是那充满了特定个体的人类仪器的经验最初的感知者和传送者。它是在物质领域里的整体而不可分割的过程的连续性,而灵魂则是在非物质领域里整体而不可分割的过程的连续性。

学生:而整体导航仪呢?

老师:它是这两个世界之间的连续桥梁。整体导航仪是时间的各种世界与非时间的各种世界之间的连接。它是灵魂与幽灵核心的融合,整合了这个浩瀚的经验数据库,并使其协调一致而成为转变的力量。

学生:这会需要我花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制造出这张图并理解其中的联系。

老师:它将用掉你一辈子的时间,这还是说,如果你够幸运的话。然而,如果你在通往最初源头的这条路上,不先了解你的灵魂在里面运作的基本结构的话,你追逐的将是一个海市蜃楼。上帝会出现又消失,而每次有新的事件横亘在你的道路上时,你会被怀疑所动摇。那会看起来似乎一切都是短暂的,即使是上帝的容颜。

学生:你刚才说,整体导航仪利用灵魂和灵魂载体的经验来作为转变的力量。谁的转变?为了什么目的?

老师:要转变的是个体化的人格–那个同时旅居在时间与非时间的世界里、并且致力于那包含了所有在其中的形式、人格和见解的‘一个计划’的上帝片段。这个人格的本体,承受了各种形式的变形以及时间无休止的翻腾,以便成为那‘一个计划’有意识的延伸。

这种转变的目的,就是作为最初源头的使者去探索整体多重宇宙,为那一个计划的扩张与持续的进化创造出新的机会。

学生:我怀疑你是故意给我一个抽象的回答,以提醒我等在前面的任务。

老师:我是以我能用的方式来回答你。语言本身就是一种抽象,不是吗?

学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要回到我的任务上:研究人类仪器。有没有一种我可以使用的模式,以便我可以拿我的进展来与其他人的做比较?

老师:也许有些人会乐意分享他们的研究与发现。我会鼓励你与你的同学一起合作。那是一个很有用的实践。

学生:你谈到人类仪器里的连接以及不协调的现象。你能否详细说明一下吗?

老师:人类仪器的连结,就是组成幽灵核心的结构的细线。这些细线把在物质身体、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之间的通道编织在了一起。在这些的每一个里面是次层,就象人体的皮肤与神经系统是不同的,而神经系统与骨骼组织是不同的一样。

身体因此是由构成总体结构的许多组织层与次成分所组成的。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也是同样的情况。

人类仪器的这些组织层之间的连结,总共有24个主要系统,每一个都是源自整体导航仪。换句话说,这些细线拥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并以螺旋状连接到24个主要系统中的每一个,把它们捆绑在了一个整体的系统之中。

学生:这24个系统是什么?我知道它们吗?

老师:把它们中的每一个单独地辨认出来并不重要。它们中有些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里都还没有被发现。我提到数目是为了让你了解一下人类仪器的深度,以及它那无懈可击与神奇的结构。

学生:这为什么那么重要?

老师:人类仪器被大多数的文化看作是一个易受伤害与脆弱的身体。它被认为是有缺陷和不完美的,因为它会随着时间而衰退,并且容易感染疾病。在有些方面,它被看做不过是个用来感受到欢愉或痛苦的活的东西。它不被重视,甚至连那些极其重视灵性修为的人,都把它视为较少或较低的自己。

学生:但它就是较低的自己啊,不是吗?

老师:它是卓越灵魂的容器。当你看到一个美丽的容器时,你会想知道它里面有些什么吗?

学生:我想当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容器–就象一件艺术作品时,我会认为那个容器是用来欣赏的,而不是拿来用的。

老师:它不需要有实用的功能,因为它的美就对它的用途来说就足够了。正确吗?

学生:正是。

老师:人类仪器也是同样的情况。它是一个被构思得很完美的容器;美得令大多数人认为它里面是空的。它的用途就在于它自身里面。他们没有看到24个组织层,他们只觉察到5个主要的组织层:皮肤、肌肉、骨头、情感和头脑。

学生: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只看到这5个而不是全部24个呢?

老师:总的来说你们被你们的教育灌输和社会教给了这些观念,相反,你们并没有被教导去赏识与了解其它的19个组织层。在大多数情况下,要了解和赏识这些组织层也需要更多的警觉与毅力。

学生:那么我要如何了解人类仪器的其它面向呢?

老师:你研究人类仪器。你研究身体、情感、头脑和遗传意识。你学会去了解这个神圣的容器真正是什么:它是一个尽管短暂,却是你最内在的不朽意识在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里探索的工具。

学生:但如果你给我关于这24个组织层的信息,难道不会对我的研究有所帮助吗?

老师:也许会,但没有必要用人类的头脑去了解所有的这些层次。而且再次,在你了解最初的几个台阶之前,你又企图了解整座楼梯了。时间的作用就是要让整座楼梯一步步地被了解,而不是一次性地展示出来。

学生:我明白了。

老师:我已经突显了一般性的路径;现在告诉我你学到了什么。

学生:好,我尽我所能地说一下。幽灵核心连接着人类仪器的24个层次,并且是人类灵魂在各种时间与空间的世界里的观察意识。(由于缺乏更好的描述方式,只能这么说,幽灵核心有着多层次的细线,把24个层次交织在了一起,它把这些连接的细线当作路径来用,作为意识以量子速度在各个层次之间移动。然后它把这种经验性的信息传递给灵魂,灵魂随后处理这种不断输入的数据,为的是要进化出它的理解:如何与那‘一个计划’对齐,并不断地把启发和领悟带到整体多重宇宙之更黑暗的前哨基地。

老师:做个深呼吸,你听得很认真。

学生:我说对了吗?

老师:你是关心对错,还是对学习更有兴趣?

学生:它们有很大区别吗?

老师:它们可以是相反的两极。

学生:我对学习有兴趣,也希望我是对的。

老师:在这个对话的一开始,你问我是否有一种技术可以用来获得上帝的知识,你记得吗?

学生:记得。

老师:那你找到你的答案了吗?

学生:没有。我不认为有答案。

老师:也许有答案,但对每一个人来说它都不同的。所有的存在都以一个从没有被走过的独特路径来向他们的创造者靠近。如果你把你在时间与空间的各种世界里的经验的浩瀚的存储连接起来,你认为它曾经被复制过吗?

学生:我不知道。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在一个基本层次上它有。

老师:只有在你把它非常简化的情况下,你才会看到在灵魂朝它们的创造者的领域上升的路径之间有任何的相似之处。非常真实地,我们每一个都象归入这个大宇宙的行星一样独一无二,而且正就是这种独特性,阻止了一种通用的技术可以成为启蒙的灵丹妙药。

学生:我明白了。这样做也是设计的一部分吗?

老师:是的。

学生:我想真正的问题是:为了构造出可以用来意识到我自己的多层次自我的技术,哪些知识是必要的?

老师:如果在你每天清晨醒来时都做这样的问询,并感觉你自己象一块磁铁般地,通过你的经验的所有面向,正在将这个特定的知识吸引到你的生命里来,如果这成为了你的实践。那你就上路了。

学生:如果我相信幽灵核心时刻存在于我之内,并且正在吸收这个知识,即使我有意识的层面没有这样做。这有帮助吗?

老师:那会有所帮助,并且它确实是那样。

学生:非常感谢。

老师:不客气。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此条目发表在资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