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律克斯讲座5  接口区域

资源
        从内容广阔的文集来的各种文字
当你审阅这些资料时,最重要的要记住,你是那由你的物质身体、情感和思想构成的人类仪器所组成的。人类仪器配备了一个入口,使它能够从那必将取代我们的三维现实–也就是我们每日生活的现实的更高维度进行接收和传输。这些资料是设计来帮助你发展这个入口,这样当你阅读和体验这些作品时,你就在与这个入口互动,扩展它的观点并让它更容易被吸收。
                                                                     ——詹姆斯
       造翼者的作品通常交织成哲学、诗歌或故事。在参考资料部分,这些作品有些难以归类。他们是为灵性寻找者准备的资料,但它们更多的是起激发和鼓舞作用而不是指导或说明的。它们是思想的表达,与资料的领域或一个人如何最好地驾驭它的知识无关。这些作品的重点在于揭露假象并解除它的束缚。它目的在于构建一个其光源并非来自我们时空的新的棱镜。这个只是用文字和韵律构建的棱镜,能够将光折射到其他次元,以便读者能够感受那正在为全人类涌现而出的事物的轮廓。
有时,启发来自黑暗的事情。它们宣布自己是观念或意识形态;激情从那些真正的身份被隐蔽或遗忘了的地方流露出来。然而洞见之光往往是模糊和微妙的。它需要我们接受其他维度现实的不同的东西。那些我们过去认为是我们的现实的东西,可能不再符合我们目前对现实尤其是对未来的看法了。它参与到变化中来了。并迫使我们要有足够的灵活,好去探索新的概念和想法,没有这种灵活性,我们就会倾向于放弃我们更高的目标,转而承担较次的角色。
那些能够帮助任何决心去过一种以爱为中心的生活的人的事情中的一样,就是学会将黑暗看做是启发的源泉,与目的是相连接的。它存在于那里,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或阻止我们成为我们更高的自己。事实上,我们需要这个黑暗的光将我们的目的和我们的“世俗”或平凡生活–如购物、接孩子上学、乘车上下班、做饭等等整合起来。我们将神圣和世俗的经验理解为是带着目的性的节奏起伏的一个经验。我们从这个黑暗之光学到了灵活和弹性。这是有理由的。
这些作品有助于理解这个原因。

                                                           讲座五 接口区域

 

学生:今天早上我在冥想的时候,发现自己困扰于一些同辈学生的声音。有没有什么技巧可以让我排除这些干扰,以便让我可以专注在我的冥想上的呢?

老师:你想通过这种改进了的专注达到什么目的呢?

学生:我的冥想就会变得更清晰,而这反过来会带来更深刻的洞见。

老师:我明白了。那这更深的洞见里有没有包括对这件事的觉察?就是外在的世界对内在的世界来说不是干扰,而是学习的催化剂?

学生:你是说,在我冥想的时候不应该担心那些干扰吗?

老师:难道担心不是你之所以分心的源头吗?

学生:我想是的。但如果这些干扰–

老师:它们不是干扰。它们只是外部世界的一些现象–来自你无法控制的一些源头在以太的活动里的一些振动。如此而已。

学生:但这些振动影响了我的头脑和我专注的能力。难道专注不是成功的冥想所必不可少的因素吗?

老师:再一次,影响你头脑的不是外部的振动,而是你对它们的反应。

学生:那么我要怎样改变我的反应,才能让我的冥想更成功呢?

老师:这只跟你的冥想有关吗?

学生:在冥想的时候我最容易注意到它。

老师:你是否也注意到外部世界带给你的恐惧和压力?

学生:是的。

老师:这种恐惧是否也跟干扰类似呢?

学生:我想是的。

老师:然而如果没有它,你难道不会有陷于自满的倾向吗?

学生:我想不会吧。

老师:恐惧,以及所有所谓的负面情绪,可以说都相当于干扰,但它们同样也是行动的催化与诱导者。不是吗?

学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些干扰和恐惧正在令我远离我的灵性修为,并使我的行为与有灵性的人的行为不相符。

老师:那么有灵性的人的行为举止该是怎样的呢?

学生:他们是沉着自信并且仁慈宽厚的。他们在面对干扰和恐惧时是平静的。他们散发出和平的气息并且表现出慈悲。他们向所有一切表达出神圣的爱。

老师:你很恰当地描绘了一个神话般的圣人形象,但你描述的并不是有灵性的人。即使在完全的黑暗中,有灵性的人也能找到光。他们是真理的追求者,并且有着无数种不同的人格面貌。他们不是真理的讲述者。也不是真理的表达者。他们不是圣人。他们是真理的探索者。

学生:我承认,我的界定有点理想主义,但为什么这对有关恐惧和干扰的讨论很重要?

老师:你所关心的,难道不是与作为一个有灵性的人所应该具有的行为举止以及相比之下你所察觉到的你的那些缺点有关的吗?

学生:你是说,所有这些都可以追溯到这种基本的观念误差吗?

老师:是的。那是激发你对恐惧和干扰的反应的东西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它界定了你回应外部世界的自我评判的形式。当你执着于相信那些界定了一个有灵性的人的形象与行为举止时,你也就决定了你的比较性的实践,而如此就可以确信你将会不合格。

学生:但如果我是因为受挫于我认为我应该表现出的理想化形象的话,那么你是说,只要缓和我的期待,我的挫折就会停止了吗?

老师:你为什么要停止挫折?你选择体验满足与平静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投生到这个世界上来,只是为了镇定与庄严的安详吗?

学生:我只是说,我渴望展现出灵性的价值,其中平静和满足–

老师:灵性的价值是有关骚动和压力的,如同它们有关和平和满足的一样。灵性的价值既不是单一的,也并不都是善良仁慈的。

学生:但你说得好象灵性价值是不确定的,而且包含了…一切。

老师:你是以你受挫于妨碍你成功地进行冥想的外在噪音的观点开始这段对话的。而我向你指出,问题不在于噪音或干扰,而在于你对什么样的行为举止构成了灵性的行为什么不是的狭隘观念。

学生:是的,而且我同意,但灵性行为还是不是有关愤怒、憎恨和贪婪的。你应该同意这点吧?

老师:如果你把什么样的行为和活动构成灵性的行为界定得太狭窄的话,你就会变得不只是你自己的一个评判者,同时也是其他所有人的评判者。这样你就在无意中关闭了你的接口区域。

学生:接口区域是什么?

老师:接口区域是你的意识跟你与其共享着同一个生物现象的种族互动的面向。它被物质性地包含在你的DNA里,在最终连结到最初源头的巨大的网络里充当一个节点。

学生:那这个巨大的网络又是什么?

老师:DNA不但是个人身体里的一个网络,同时也是种族集体的“身体”或遗传意识里的一个节点。人类种族通过这个网络连结在了一起,这是通过DNA才可能发生的。

学生:所以你是说,在我内在发生的事情,会被传递给所有其他的人类?

老师:接口区域就象是网络上的一台计算机。你不会意识到网络的存在,除非你正在与你的计算机联系。要进入网络检索和分享信息,你必须要出现在你的计算机前。类似地,为了进入这个跨越整个种族的网络,接口区域需要你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它上面。

学生:你是说,我可以和所有人沟通交流?

老师:接口区域是语言–所有语言的起源。语言被编码在了DNA的这个层面上,并且它上升到了人类表达的表层。这意味着人类DNA将语言带给种族,并从种族那里接收语言。它是一个双向的门户。

学生:你是说,我可以在DNA的层面上,通过话语与我的种族同伴交流?

老师:是的。

学生:这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老师:这不就是咒语和肯定在你的身体里所做的事吗?这些字眼和频率难道不会–甚至是在生理上)改变你吗?

学生:是的,基于我的经验,我相信。但你说的是这些同样的字眼的传播越过了我的身体,进入到了整个种族里。这概念理解都难,更别说去相信了。

老师:就象你的思想不会自动传递到计算机网络上一样,它也不会自动地传递到DNA网络上。在计算机网络上,你必须把你的思想转变成一些字眼,并且通过键盘将它们输入到你的计算机里,然后再选择路径把你的思想传送到网络上。

学生:我明白这如何应用在计算机网络上,但这在DNA的网络上是如何运作的呢?

老师:接口区域相当于一个计算机节点,而为了进入网络,它需要软件和被启动。

学生:那软件是什么?而我如何启动它呢?

老师:在你想了解为什么你要连接到DNA网络之前,你就想要去了解这些了吗?

学生:我的好奇心跳到我的逻辑前面了。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建立起接口区域呢?

老师:接口区域是物质和能量的层面的会合点。它是在两种振动的世界之间的语言的交通系统。它是从个体到种族的关口。在大多数生物性的种族里,它都是关系重大的,但人类已经通过他们个性化的表达和对他们自我意识的追求关闭了这个关口。

学生:你是说群体意识…象蚂蚁和蜜蜂?

老师:是的,但有数不清的种族都具备这种能力并在运用它。

学生:如果人类封闭了这个关口,那就必定是有原因的。

老师:是污染了遗传意识的行为把关口封闭了。

学生:污染遗传意识?

老师:对人类种族来说,思想是唯一真正的污染形式。在纯粹本能的表达之外,思想汇聚成语言,语言汇聚成行为。这种行为对种族的遗传意识来说是破坏性的,并且能严重地限制它的能力,令其无法将灵魂与灵魂载体区分开来。

学生:所以人类学会了认同灵魂的载体而不是灵魂?

老师:是的。

学生:是谁封闭了关口?

老师:人类…他们潜意识地知道,为了防止对遗传意识造成无法逆转的损害,最好是把这个门户关闭起来。他们直觉地知道有一天门户会被重新打开,接口区域将再次被人类接取。

学生:它会怎样被启封呢?

老师:有一些被挑选出的个体,会为了转变种族遗传意识的目的而打开这关口。这些个体具有与人类种族的未来有关的能力。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是把未来人类的能力带到现在来的时间旅行者。他们先传送未来的视野,然后再传送能启动其他人的方法。

学生:我还是不明白所有这一切的目的。

老师:人类主要是通过激活DNA网络发现伟大入口的,因为对这个发现来说,接取到遗传意识是至关重要的,而‘在那些注定要组装出这发现的构成要素,并把那七重的拼图拼凑起来的人之间的超感官的交流也同样是必不可少的。

学生:一个人要怎样才能进入接口区域呢?

老师:在了解这种进入对你会有什么影响之前,你就想知道要如何进入了吗?

学生:我又被我的急躁战胜了。我很想知道这种进入对我意味着什么,请解释。

老师:接口区域是启动人类群体意识的接入点。如果人类能以集体意识来运作,而它的成员仍然保持在他们完整的个体性里的话,人类就能够使地球重新达到平衡,并且以拥有能够延伸到银河层面的影响力的、新地球的共同创造者的身份来运作。

学生:怎么做呢?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老师:接口区域对伟大入口的发现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构成要素,而它将被认为是人类种族的连接要素,联合了它的遗传意识,并且在这种联合里,释放了其在行星生活中面对自然的挑战时创造出解决办法的力量与能力。

学生:这对一个象我这样的个体来说有什么关系?

老师:在选择去有意识地进入到接口区域的行动当中,你就以更高的清晰度接入了遗传意识。这会带来一些更清晰的思想程序和增强了的直觉。同时增进了那些能够行使远距离治疗与远距离交流的超感官的感知能力。

学生:进入到遗传意识里的交流呢?你说过那门户是双向的。

老师:这是一种更敏感的透露,在你的训练尚未更进一步之前我是不会透露的。我想在我们研究传送模式之前,我们可以先从接收模式开始。

学生:我怎么才能进入到接收模式呢?

老师:它是通过自然的语言达成的。就象我说过的,接口区域在那些语言的结构里运作,因为它包含了所有语言的原型。

学生:那么我应该说些什么话呢?

老师:首先,语言不一定是由字眼构成的。它可以是视觉的,也可以是音乐的–由速度、频率、音调等所组成。

学生:哪一种更有效呢?

老师: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从形成关于接口区域的清晰画面,以及它作为遗传意识的媒介波被启动而变得更容易接收开始。

学生:我怎么做到这样?

老师:还记得我说过DNA能够自发地配置成虫洞般的结构吗?

学生:记得。

老师:这些结构是超感知的,而且并不符合三维的时空构造。它们对种种的刺激自发性地反应,并在它们的配置里起起落落。

学生:那些刺激就象肯定的断言和咒语?

老师:是的。它们就象是一些编程豆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因为个人能够以如此的方式来重组他们细胞的DNA,而增强了他们的直觉或接取到遗传意识的能力。

学生:要如何准确地做到这样呢?

老师:虫洞结构的意象,它的短暂性与自发性,这发生在三维的时空结构之外的方式,能量互惠交换的方式,DNA作为一种种族内网络的影像–所有这些要素,都会加强你所有关于这个过程的画面。

学生:关于这,我有个概念性的画面,只是它一点也不清楚。

老师:对某种在时空的结构之外运作的东西,你是无法拥有清楚的心理画面的。然而,如果你把你现在拥有的画面跟10分钟前的那个画面比较的话,它就清楚无数倍了,不是吗?

学生:我想是的,基于之前我没有任何画面。

老师:正是。

学生:这个概念性的画面–它这么模糊–足以让我开始了吗?

老师:不行。你需要在你的头脑之眼中去想象它,并且仔细思考这个过程那令人惊奇的力学。DNA是如何象一个极其庞大复杂的有机体,充满活力地活在人类的身体之外,但同时又有着三维的对应物,可以传递、贮存和处理那些主要存在于身-心-脑系统的直觉的构造里的信息。

学生: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词语或声音,可以启动或强化我对遗传意识的接收能力的呢?

老师:如果你有一部没有连接到网络的计算机,你需要什么?

学生:一个端口或连接。

老师:软件呢?

学生:是的,某种界面。

老师:你还需要一个密码。

学生:有时需要。

老师:那么在有些情况下为什么需要密码呢?

学生:因为那信息是保密的,或是只有某些人才可以接取到。

老师:所以你可以有一部计算机,一个连接和一个软件界面,但如果你想要获得信息,你可能还需要一个密码。

那不需要密码就可以让每个人取得的信息呢,它有用吗?

学生:可能有用。

老师: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这个信息的话,那它会是极其重要、强有力和能起催化作用的吗?

学生:我想不会。

老师:为什么?

学生:因为它没有保护。

老师:我明白了。所以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信息,都会被保留而不是开放给所有人的,因为那样无法保证那些不讲道德的人不会滥用和不适当地利用这信息?

学生:是的。

老师:想象一下,人类种族里的每个人,无论年龄或社会地位如何,都有一台计算机。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他们的计算机,但只有一些人可以连接到网络。这些人里面,有些人有软件界面。而他们中有少数人制作出了内容放在网络上,而在这少数人里面的更少数人创造出了可以说对那些在网络上探索的人有启发作用的内容。

现在,更高的当局–我们称它为上帝好了–要把信息发布在这个网络上,但会用密码来保护它。你认为上帝会把密码提供给谁?

学生:那群已经发展出有启发性的内容并接入网络的人。

老师:这个类比里有真相,但也有轻微的不实。上帝并无兴趣对DNA网络的真相进行保密。是人类自己选择这样做的。

所有人都拥有那“密码”,就象他们每个人都能呼吸那样确定,但大多数人相信他们属于没有计算机连接到网络的那群人,所以他们甚至都不会去尝试接入网络。而那一小部分知道这个网络的人,则认为它需要用密码保护。

学生:但如果我们有密码,我们为什么不用它呢?

老师: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用。

学生:为什么?

老师:就象我前面说的,人类已经忘记这种能力了,因为他们对探索个人自我意识而不是探索群体意识的形成与进化更有兴趣。

学生:你能告诉我这个密码是什么吗?

老师:你必须要有概念性的画面,而且你必须把以下的断言牢记在你的头脑和心里面:我永远都和我在所有时间与空间里的兄弟姊妹们连结在一起。他们知道的,我也可以知道。他们发现的,我也可以发现。他们会变成什么,我也可以变成什么。在我所做的一切里,愿那众人的头脑支配个人的头脑。

学生:这就是密码?

老师:它是一个被编码的断言。它会激活你内在的接口区域。促进你和人类的遗传意识之间的连结。

学生:但密码是另外的东西吗?

老师:在你还没有找到门之前,你就寻找开锁的钥匙了。耐心点。所有灵性方面的事情,都是在身-心-脑系统的世界和灵魂的内在次元之间交换的过程。

接口区域是你和种族之间连结的桥梁。你想要的是连接,而不是孤立。向前跨步走进群体意识里,而不是批评它的不完美。把你的天赋贡献给这个联合的存在体,而不是你想象中的上帝。

那密码,只是一个比喻,比喻的是接受这个基本的态度,并在你心灵和头脑的深处赋予它权威。你必须将这种态度置于你存在的首位。

学生:难道不是已经这样了吗?

老师:仅就你在这次对话里最初陈述的本质来说,就没有。

学生:为什么?我说了什么话令它如此明显?

老师:你不记得了吗?你把你那些同辈学生当成了对你学习的干扰。

学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老师:密码不是神奇的字眼、咒语或肯定的断言。它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设一种态度,令它变成你固有的性格。当你能够引用我给你的那段断言,并且在你的内心和头脑里都知道,你已真实不假地这样生活了数月、或许是数年的一段时间的时候,你就可以清澈地接取到你所追求的遗传意识了。

学生:谢谢你的洞见。我明白今天我来这里要学的是什么了。我只剩下一个问题。

老师:你的问题是什么?

学生:那断言说,无论我做什么,愿众人的头脑支配一个的头脑。一个的头脑比喻的不就是最初源头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我要把我的信任放在遗传意识上,而不是那所有的生命最终极的创造者呢?

老师:那一个的头脑就是你。最初源头既非众人的头脑,也不是一个的头脑。它是所有一切的头脑…到了那种程度,连最初源头也可以称为头脑了。

学生:所以,众人的心智是对人类遗传意识的比喻?

老师:是的。它是一个被编码的古老词汇。你的DNA真的会“听见”这个断言,而结果那连结的“虫洞”就会自发地形成。)

‘最初源头’和那些关心人类的进化通道的存在体正在把遗传意识的一个层面编码成一种能被用在伟大入口的发现上的工具。这个特定的断言对接取遗传意识的这个特定部分是很有用的。(但)它并不是与遗传意识的每个层面都共鸣的。

学生:我明白了。谢谢你。

老师:不客气。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此条目发表在资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