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5  接口区域

谈话五 接口区域

学生:今天早上我在冥想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同学的声音分散了注意力。有没有一种技术可以让我排除这些干扰,让我更好地专注于冥想呢?

老师:你希望用这种提高了的专注达到什么目的呢?

学生:我的冥想就会变得更清晰,而这反过来会带来更深刻的洞见。

老师:我明白了。那这更深刻的洞察力里是否包括了这样一种感知?就是外部世界对内在的世界来说不是干扰,而是学习的催化剂?

学生:所以你是说我在冥想的时候不应该担心干扰?

老师:难道担心不是你之所以分心的源头吗?

学生:我想是的。但如果这些干扰–

老师:它们不是干扰。它们只是外部世界的现象–来自你无法控制的源头在以太的活动里的振动。仅此而已。

学生:但这些振动影响了我的头脑和我专注的能力。难道专注不是成功的冥想所必不可少的因素吗?

老师:同样,影响你头脑的不是外部的振动,而是你对它们的反应。

学生:那么我要怎样改变我的反应,才能让我的冥想更成功呢?

老师:这个问题只跟你的冥想有关吗?

学生:在冥想的时候我最容易注意到它。

老师:你是否也注意到外部世界带给你的恐惧和压力?

学生:是的。

老师:这种恐惧难道不也是一种分心吗?

学生:我想是的。

老师:然而如果没有它,你难道不会有陷于自满的倾向吗?

学生:我不这么认为。

老师:恐惧,以及所有所谓的负面情绪可以说都相当于分心,但它们同样也是行动的催化剂与诱导者。不是吗?

学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些干扰和恐惧正在令我远离我的灵性修为,并导致我的行为与一个灵性的人的行为不一致。

老师:那么一个有灵性的人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学生:他们是泰然自若和乐善好施的。他们在面对干扰和恐惧时很平静。他们散发出平和的气息并表现出慈悲。他们向所有一切表达出神圣的爱。

老师:你很恰当地描述了一个神话般的圣人形象,但你描述的并不是一个灵性的人。即使在完全的黑暗中,一个有灵性的人也能找到光。他们是真理的追寻者,并且有着无数种不同的个性。他们既不是真理的讲述者。也不是真理的表达者。他们不是圣人。他们是真理的探索者。

学生:我承认,我的定义有点理想化,但为什么这对有关恐惧和干扰的讨论很重要?

老师:你所关心的,难道不是与你对什么构成一个有灵性的人的行为的看法,以及你相对那个形象所感知到的缺点有关吗?

学生:你是说,所有这些都可以追溯到这种基本的误解吗?

老师:是的。这是激发你对恐惧和干扰的反应的重要部分。这是一种自我判断的形式,定义了你对外部世界的反应。当你执着于相信那些定义了一个有灵性的人的形象与行为时,你也在评判你的相对表现,而如此就可以确信你将会不合格。

学生:但如果我是因为受挫于我认为我应该表现出的理想化形象的话,那么你是说,只要缓和我的期望,我的挫折就会结束了吗?

老师:为什么你的挫折应该结束?你选择体验满足与平静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投生到这个世界上来,只是为了平静和帝王般的安详吗?

学生:我只是说,我渴望展现出灵性的价值—平和与满足

老师:灵性的价值既是有关平静和满足的,也是关于混乱和压力的。灵性的价值既不是单一的,也并不都是善良仁慈的。

学生:但你说得好象灵性价值是不确定的,而且包含了…任何东西。

老师:你是以对妨碍你成功地进行冥想的外在噪音感到受挫开始这段对话的。而我向你指出,问题不在于噪音或干扰,而在于你对什么样的行为构成了灵性行为什么不是的狭隘看法。

学生:是的,而且我同意,但灵性行为仍然是与愤怒、憎恨和贪婪无关的。你应该同意这点吧?

老师:如果你把什么样的行为和活动构成灵性行为界定得太狭窄的话,你不仅会成为自己的评判者,也会成为所有其他人的评判者。这样你就无意中关闭了你的接口区域。

学生:接口区域是什么?

老师:接口区域是你的意识的一个方面。跟你共享着同一个生物现象的物种互动。它被物质性地包含在你的DNA里,作为一个巨大网络的一个节点,最终连接到最初源头。

学生:而这个巨大的网络又是什么?

老师:DNA既是个体身体里的一个网络,同时也是物种集体“身体”或遗传意识里的一个节点。人类物种通过这个网络连接在一起,这是通过DNA实现的。

学生:所以你是说我内在发生的事情会被传递给所有其他人?

老师:接口区域就象是网络上的一台计算机。除非你与计算机连接,否则你不会意识到网络的存在。要访问网络检索和分享信息,你必须要在你的计算机上。类似地,为了进入这个跨越整个物种的网络,接口区域需要你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它上面。

学生:你是说我可以和所有人类交流?

老师:接口区域是语言–所有语言的鼻祖。语言被编码在了DNA的这个层面上,并且它上升到了人类表达的表层。这意味着人类DNA将语言带给了物种,并从物种那里接受语言。这是一个双向的门户。

学生:你是说我可以在DNA的层面上,通过语言与我的种族同伴交流?

老师:是的。

学生:这有点难以置信。

老师:这不就是咒语和誓言在你的身体里的作用吗?这些词语和频率难道不会–甚至是生理上)改变你吗?

学生:是的,基于我的经验我相信。但你是说这些同样的话语的传播超越了我的身体,传递给了整个物种里。这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更别说相信了。

老师:它不会自动传递到DNA网络上,就象你的思想不会自动传递到计算机网络上一样。在计算机网络上,你必须把你的想法转变成文字,并通过键盘输入到你的计算机里,然后选择路径把你的想法发送到网络上。

学生:我明白这是如何应用在计算机网络的,但这在DNA网络上是如何运作的呢?

老师:接口区域相当于一个计算机节点,需要软件和激活才能访问网络。

学生:软件是什么?而我如何激活它呢?

老师:在你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进入DNA网络之前,就想知道后面的这些了吗?

学生:我的好奇心跳到我的逻辑前面了。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我要建立一个接口区域呢?

老师:接口区域是物质层面和能量层面的交汇处。这是两个振动世界之间的语言的传递。它是从个体到物种的关口。它在大多数生物物种里都是关系重大的,但人类已经通过他们的个性化表达和对自我意识的追求关闭了这个关口。

学生:你是说群体意识…像蚂蚁和蜜蜂?

老师:是的,但有无数的物种都拥有这种能力并在运用它。

学生:如果人类封闭了这个入口,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老师:是污染遗传意识的行为封闭了这扇大门。

学生:污染遗传意识?

老师:对人类物种来说,思想是唯一真正的污染形式。除了纯粹的本能表达,思想汇聚成语言,语言汇聚成行为。这种行为对物种的遗传意识来说是破坏性的,并严重限制它的能力,令其无法将灵魂与灵魂载体区分开来。

学生:所以人类学会了认同灵魂载体而不是灵魂?

老师:是的。

学生:是谁封闭了入口?

老师:人类…他们在潜意识知道为了防止对遗传意识造成无法逆转的损害,最好是关闭这个入口。他们直觉地知道有一天入口会被重新打开,接口区域将再次被人类接取。

学生:它会如何启封呢?

老师:有一些特定的个体,会为了转变物种的遗传意识而打开这个入口。这些个体具有与人类种族的未来有关的能力。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是时间旅行者,把未来人类的能力带到现在来。他们首先传递未来的视野,然后是激活其他人的方法。

学生:我还是不明白这一切的目的。

老师:人类主要是通过激活DNA网络发现伟大入口的,因为进入遗传意识对这个发现至关重要,就像那些注定要组装出这发现的构成要素并把七重拼图拼凑起来的人之间的超感官的交流一样重要。

学生:一个人如何才能进入接口区域?

老师:在了解这种进入对你会有什么影响之前,你就想知道要如何进入了吗?

学生:我又一次失去了耐心。我很想知道这种进入对我意味着什么,请解释。

老师:接口区域是激活人类群体意识的入口。如果人类能够作为一个集体意识来运作,而它的成员仍然保持在他们完整的个体性里的话,人类就能够使地球重新达到平衡,并且作为一个新地球的共同创造者来运作,那时影响力将延伸到银河层面。

学生:怎么做呢?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老师:接口区域是伟大入口发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它将成为人类物种联合遗传意识的连接要素,并且在这种联合里,释放其力量和能力,为行星生命面对自然的挑战创造出解决方案。

学生:这和我这样的人来说有什么关系?

老师:在选择去有意识地进入到接口区域的行动当中,你就以更高的清晰度进入遗传意识。这会带来更清晰的思想程序和增强的直觉。它还能改善超感官感知,从而实现远距离治疗与远距离交流。

学生:进入到遗传意识里的交流呢?你说过入口是双向的。

老师:这是一个更敏感的透露,在你的训练取得进一步进展之前我是不会透露的。我认为我们可以先从接收模式开始,然后再研究传送模式。

学生:我怎么才能进入到接收模式呢?

老师:通过自然的语言。正如我所说的,接口区域在语言的结构里运作,因为它包含了所有语言的原型。

学生:那么我应该说些什么话呢?

老师:首先,语言不一定是由词语构成的。它可以是视觉的,也可以是音乐的,包括节奏、频率、音调等。

学生:哪一种更有效?

老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形成接口区域的清晰画面,以及如何激活它,使它作为遗传意识的载体变得更容易接收开始。

学生:我该怎么做?

老师:还记得我说过DNA可以自发地配置成虫洞般的结构吗?

学生:记得。

老师:这些结构是超感知的,不符合时空的三维构造。在对各种刺激的指法反应中,它们的结构会上升和下降。

学生:就象肯定的断言和咒语?

老师: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就象编程豆荚,因为个人可以重新编程他们细胞的DNA,以增强他们的直觉或进入遗传意识的能力。

学生:要如何准确地做到这样呢?

老师:虫洞结构的形象,它的短暂性与自发性,它发生在三维的时空结构之外的方式,能量互惠交换的方式,DNA作为一种物种内网络的形象–所有这些元素都会加强你对这个过程的了解。

学生:我对此有一个概念性的画面,但是一点也不清晰。

老师:对某种在时空的结构之外运作的东西,你是不可能有一个清晰的心理画面的。然而,如果你把你现在拥有的画面跟10分钟前的那个画面比较的话,它就精确多了,不是吗?

学生:我想是的,基于之前我没有任何画面。

老师:没错。

学生:这个概念性的画面–它这么模糊–足以让我开始了吗?

老师:不行。你需要在你的脑海里想象它,并思考这个过程令人惊奇的力学。DNA是如何象一个极其庞大复杂的有机体,充满活力地活在人体之外,但它也有三维的对应物,可以传递、存储和处理主要存在于身-心-脑系统的直观构造里的信息。

学生: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词语或声音,可以启动或强化我对遗传意识的接收能力的呢?

老师:如果你有一台没有联网的计算机,你需要什么?

学生:端口或连接。

老师:软件呢?

学生:是的,某种接口。

老师:你还需要一个密码。

学生:有时需要。

老师:为什么在某些情况下需要密码?

学生:因为这些信息是保密的,或是只对某些人开放。

老师:所以你可以有一台计算机,一个连接和一个软件界面,但如果你想要获得信息,你可能还需要一个密码。

那需要密码大家都可以得到的信息呢,有用吗?

学生:有可能。

老师: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这个信息,那它会是至关重要、强有力和有催化作用的吗?

学生:我想不会。

老师:为什么?

学生:因为它没有保护。

老师:我明白了。所以最重要和最有力的信息都会被保密而不是开放给所有人的,因为那样无法保证那些不讲道德的人不会滥用和不适当地利用这信息?

学生:是的。

老师:想象一下,人类种族里的每个人,无论年龄或社会地位如何,都有一台计算机。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他们的计算机,但只有一些人可以连接到网络。这些人里面,有些人有软件界面。而他们中有少数人制作出了内容放在网络上,而在这少数人里面的更少数人创造出了可以说对那些在网络上探索的人有启发作用的内容。

现在,一个更高的权威–让我们称之为上帝–要把信息发布在这个网络上,但会用密码来保护它。你认为上帝会给谁提供密码呢?

学生:已经开发出有启发性的内容并接入网络的那群人。

老师:这个类比有道理,但也有轻微的不实。上帝对保护DNA网络的真相不感兴趣。是人类自己选择这样做的。

所有人都拥有“密码”,就象他们每个人都能呼吸一样,但大多数人认为他们属于没有计算机连接到网络的群体,所以他们甚至都不会去尝试接入网络。而那一小部分知道这个网络的人,则认为它需要用密码保护。

学生:但如果我们有密码,我们为什么不用它呢?

老师: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用。

学生:为什么?

老师:就象我前面说的,人类已经忘记这种能力了,因为他们对探索个人自我意识比探索群体意识的形成与进化更有兴趣。

学生:你能告诉我这个密码是什么吗?

老师:你必须有一个概念性的画面,而且你必须把以下的肯定记清楚地记在你的头脑和心里面:我永远与我所有时空里的兄弟姐妹们连接在一起。他们知道什么我也能知道。他们发现什么我也能发现。他们成为什么我也可以成为。在我所做的一切中,愿众人的头脑支配个人的头脑。

学生:这就是密码?

老师:它是一种编码的肯定。它会激活你内在的接口区域。促进你和人类的遗传意识之间的连接。

学生:但密码是另外一回事吗?

老师:在你还没有找到门之前,你就寻找开锁的钥匙了。耐心点。所有灵性方面的事情,都是身-心-脑系统的世界和灵魂的内在维度之间的交换过程。

接口区域是你和物种之间连接的桥梁。你想要的是连接,而不是孤立。走向群体意识,而不是评判它的不完美。把你的才能贡献给这个联合的存在,而不是你想象中的上帝。

密码,只是一个比喻,比喻接受这个基本的态度,并让它在你内心和脑海里拥有权威。这种态度必须在你的存在中占据首要地位。

学生:难道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老师:仅就你在这次对话里第一句话的性质来看,就没有。

学生:为什么?我说了什么话令它如此明显?

老师:你不记得了吗?你认为你的同学干扰了你的学习。

学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老师:密码不是一个神奇的词语、咒语或肯定。它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形成一种态度,令其变成你性格中固有的一部分。当你能够引用我给你的那段话,并在你的内心和头脑里都知道,你已真实地这样生活了数月、或许是数年时,你就可以清澈地接取到你所追求的遗传意识了。

学生:谢谢你的洞见。我明白我今天来学的是什么了。我只剩下一个问题。

老师:你的问题是什么?

学生:那断言说,无论我做什么,愿众人的头脑支配一个人的头脑。一个人的头脑比喻的不就是最初源头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我要把我的信任放在遗传意识上,而不是所有生命最终的创造者呢?

老师:那一个人的头脑就是你。最初源头既非众人的头脑,也不是一个人的头脑。它是所有一切的头脑…到了那种程度,连最初源头也可以称为头脑了。

学生:所以,众人的头脑是对人类遗传意识的比喻?

老师:是的。这是一个被编码的古老术语。你的DNA真的会“听见”这个断言,结果连接的“虫洞”就会自发地形成。

最初源头和那些关心人类进化道路的人正在编码遗传意识的一个层面,使其成为发现伟大入口的有用工具。这个特定的断言对接取遗传意识的这个特定部分是有用的。(但)它并不与遗传意识的所有层面共鸣。

学生:我明白了。谢谢你。

老师:不客气。

(六道火焰译)

点击→ 讲座1 | 讲座2 | 讲座3 | 讲座4 | 讲座5 | 讲座6

此条目发表在理律克斯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