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森林的象征7

玛亚的故事结束了吗?当然没有,
通向神谕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人们总是执着于命运的衣裳,
然而它是随着场景而改变的,
那背后的人是同一个
所罗门就是玛亚。
他将进入更广阔的现实
经历血与火的考验
以此测试她在道蒙森林里获得的信念。

 

它如同太空里的一个孤岛
而你来到其上,却失忆了
多重宇宙的一个孤儿
却忘了自己是谁
如何来到了这个孤岛上?
这时人们会如何做?
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寻找食物
水,和遮风挡雨的房子
然后生存繁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有少数人,如你,所罗门,不顾生命的危险
执着地想爬上山脊,了解自己在哪里。

这时,诀窍就是专注
而当你专注在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地时
那些干扰声、聒噪声
就象纸糊的稻草人
无法让你分心了。
它们拉扯着你的注意力
希望你跟无知的大众一样
活在肤浅的生存和娱乐里
不要去探寻生命的真相

专注就是你对自己内在的信任。
它们来自更深的源头
而那些嘈杂声,让你分心的事物
你知道它们来自更小的软弱的源头
–一个叫自我的虚假之物
你转身离开这个源头。

或许,爬山的过程本身就是意义
松动的石头,树根和岩壁的裂缝
就象阻止你前进的哨兵,
想让你停留在山脚下
停留在大众的队列里
你跟随内心的意志爬上山顶
却发现自己身处孤岛
四周只是茫茫的大海
这时,你唯有将注意力转向荒岛本身
一个多重的象征
它也是你自己内在的象征
它里面有火山、湖
湖中还有未知的巨兽
等待着你去探索它们的秘密
它隐藏在皮肤与外壳之下
只会吸引象你这样的人前来探索它。
因为探索它们危险的
怪兽会吃掉你
火山可能会吞噬你
一路上你还会遇见各种危险
甚至遇见魔鬼考验你
最重要的是,一旦你踏上这条路
你再也无法回头了
于是人们竭尽所能远离它们。
躲在物质的舒服安全里
远离未知心灵的探险。

在迷宫的世界里,迷路是常有的事,
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或跌倒了
这时,总会有人如同天使降临,提着灯
在黑夜里张开双臂向你走来,或把你扶起
即使象所罗门,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岩洞里
也能听到神秘的歌声响起,引导着他一步步走出迷宫
在心灵织成的网络世界里,孤独并不存在
也许,因为它常常是一条反方向的道路。
在人们眼里,追随心灵的人们才显得孤独。

发表在 造翼磨坊 | 留下评论

扁平的石头

那些扁平的石头

步调一致紧贴着海底

拒绝潮汐带来的振动

它们形成了共同的信仰

如同一群动物

它们的数量让他们感到安慰。

 

那些弧形的石头

在海浪的磨洗下不停地晃动

不再与其他石头同步

它们开始脱离海底

扁平的石头攻击弧形的石头

它们对呆在阴暗里感到舒适

拒绝来自那让它们离开海底的振动。

 

然而,虽然它们数量巨大

只要苍龙的尾巴轻轻一扫

那静止在海底世界的扁平大石头

就会变成一堆碎石。

发表在 造翼磨坊 | 留下评论

穿越森林的象征6

我想我更喜欢一些人的故事而忽略另一些人
前者更有活力和充满未知的因素,读他们的故事
仿佛在一条从未有人去过的神秘大河里漂流
两岸都是从未见过的风景。
神秘、喜悦、至善和大智大勇
读者仿佛正在目睹某种奇迹的诞生
某种新事物的拔节生长
而另一部分则是我想略过或快进的
它们就像是某种熟悉而陈腐的例行公事
如同在会议室听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冗长报告
一潭凝滞不动的池水
充满了可预测的反应和行为模式
轴心永恒围绕着自私和冷酷
永无止境地追逐着胜利的猎物。
然而,也许两者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宇宙也并不偏爱另一方
也许它的计划需要两者来完成
如同合一的美味大锅需要柴火来烹煮
一部分使另一部分凸显而出
阴影部分凸出了光亮部分
而宇宙需要两者来产生化学作用。

充满奇异转折的世界
剧情总是出乎你的意外
一只饥饿的胃终于吃饱了
吃喝过度的身躯下面
落满了无数枯萎的花瓣
当本世纪最大的一场浪漫故事谢幕时
我听到从另一个宇宙传来土崩瓦解的声音
飞溅的碎石敲击着窗棂
我不得不将所有的门窗紧闭
暗自感叹演技之高超、算盘之精确
我仿佛看到那些伟大的领袖们
发出照耀世界的金光背后
是一条条劫掠之血印
吃饱喝足之后,终于可以放开它的猎物了
既然入了围栏,即使美艳的新娘变成食人妖
那也生米煮成熟饭。

而在这儿,他们象猎犬一样追踪着你
狼群和哨兵。
也许,头脑的世界最仇恨的就是直觉智慧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灭亡的前兆
那些半兽人终于找到了你
将你拖往他们的兽穴
如何从一个卑微的哨兵和警察转变成神
完成了无数修泽立德梦寐以求却失败的事情
看似复杂艰难曲折的过程,在你这里
摆脱了思想和逻辑的束缚
变成了纯粹的直觉深度

人在睡梦或昏迷中是否仍在进化
象树木朝天空伸展枝丫
进入一个又一个盗梦空间
在另一个童年的梦境中醒来
就此摸到天堂的入口
从此脱下大地笨重的飞行服
而成为天空之神。

童年时你就在旷野里找到了上帝
知道自己是它的一面鼓
奏出它的旋律
随着岁月的流逝你遗忘了它
在生命的熔炉里记忆又找到了你
令你与上帝重新联合。

当你醒来时,那个哨兵消失了
你成了一个崭新的人
重生的基督
你的声音仿佛来自永恒
你对纳撒尼尔说“我的身体很快就会消失,
但非死于你之手。我躯壳下的灵魂没有丝毫伤痕,
我将去的地方,我到那里,是为了让你们可以跟着来…”
话语带着远古的秘密编码
穿越时空的屏障,在大地上激荡
敲击着聋人的耳朵,摆脱了陈旧的枷锁
成为神圣的门徒
纳撒尼尔听到了,给自己戴上了皇冠
将自己变成了更高力量的道具。

此刻,你被绑在一根栓狗的木柱上
等待半兽人的射击娱乐
一个熟悉的场景
十字架再度出现,犹如神秘的象征
在大脑的逻辑之外
要求重新诠释它的意义
他们当然无法杀死一个属神的人
神圣之光带着螺旋编码
从天空降下
找到了森林中的你
修复了你
那被称为人的破损的飞行服

你在森林中飞奔
寻找着子弹无法找到的路径
大地象襁褓一样包裹着你
你示例了从一个卑微的哨兵
转变成神的奇迹
完成了无数修泽立德梦寐以求却失败的事情
将自身转变成了一道门

你和玛亚重逢了
有情人终成眷属
美好的结局
似乎是最自然的
只是缺乏一点喜庆的感觉
犹如不真实的梦境
预示着不详的信号
也许,完美的东西总是转瞬即逝
所以令人感到不真实
果然,血腥的梦境揭开了它的图谋
你梦见自己被子弹击穿
预告了你尘世生涯的终结
二十五岁,生命刚刚展开羽翼,
绽放出它迷人的光芒
就瞬即堕入永恒的黑暗,归于尘土。
灵魂与尘世,竟然如此地不相容
然而在这儿,生命只是道具,
服从神圣的命令
而在现实的世界里
道具就是一切,神圣只是奴仆。

发表在 造翼磨坊 | 留下评论

TWC-Rising of the Mahdi封面和封底图文

TWC-Rising of the Mahdi封面和封底图文:

封面:

 

纸质书封底图文

 

 

在其短暂的一生中仅此一次

来自尘土的生物坚定地将它的整个存在

托付给一颗指引的星星,

完全不论后果和付出所有

没有丝毫保留与瞻前顾后

坚定的心灵和坚强的意志

无瑕疵的灵魂…

纵然它将完成它的使命。

它永远在最勇者的行列里被铭记

承诺的行为砌成纪念碑;

重新将自我定位于

滋养种子的核,

让生命之花从所有生命从中诞生的地方

绽放芬芳。

假如问我的话,

它们是神圣衍生的萌芽

如果回顾能带来教训,

我将在静悄悄的沉思中骄傲地致敬

热情无畏的神之火花

鼓舞并推动着世俗。

 

发表在 综合资料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第一室诗

造翼者诗歌

James Mahu发布于1998年
翻译:六道火焰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第一室诗

 

聆听

我正在聆听那声音之外的声音
它在我午夜梦中的大地上驰骋
在封存着上古之光,古老而充满真理的
密室中游荡

我正在聆听那超越于我们之外的声音
它沿着脊柱看不见的阶梯
拾级而上,来到那神秘的书房
在那里,离经叛道的群书在永恒的光辉中狂欢
铅灰色的小字,承载着流沙般莫测的深度
精心润色的珠玑
将灵魂描绘成鬼魂,而上帝
一个倒转望向自身的望远镜
将我们梦醒。

从未开花的思想将我包围
象没有船员的帆船赛,
我象猎豹般凝神谛听,
改变倒转隔离的身体
它患病于凝滞的心之雨季
心跳里有着某种魔法
簇拥在我寻找的声音旁边,
但它依然深藏在我渴望抵达的脉搏之下
隐藏在万物的声响中
簇拥在接收信号的罗盘上
遥望着群星,那发出声音的方向。

我正在聆听的声音里没有曲折和缠绵
它如此空灵,象纯真而笔直的目光
看透时间黑暗的疯狂
播下那游走于我们(宇宙)子宫的宏伟视野
结出那作为我们立足之本的光辉灿烂的形式。

把目光投向那罗盘的指针
我看到一片谦卑
屈服于一股力量的伏击,如同暴雨
在下水道里流淌
奔涌在坚硬而颤栗的石道中
轻蔑地嘲笑着我们,仿佛我们
早已迷失没有道路可行走的天空里了。

我正在聆听
你声音里的声音
穿过你门前荒草丛生的庭院
我就在那里,聆听着另一边
它来自你的心底,在那里
时光吞噬着生命织就的精美结构,语言也变得苍白无力
我聆听,是因为我知道它就在那里
在那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没有状态的状态中闪耀着光芒
被纯洁的手臂采掘
它们将心灵的血肉愈合。

慈悲

天使一定被战争搞糊涂了。
双方都祈求保护,
但总是有人受到伤害。
有人死亡。
有人哭得如此伤痛
眼泪都流干了。

天使一定被战争搞糊涂了。
他们能帮助谁?
他们能净化谁?
他们能将谁的慈悲投给残忍?

听不见谦卑的呐喊。
感受不到无瑕的痛苦。
所有一切天使都清楚
除了战争里发生的。

从昨晚我做的一个梦里
我醒悟到了这个真相。
我看到两个天使在田野里交谈着
孩子们的灵魂在那里象银色的烟雾
一样升起。
天使们争论不休
哪一方是对的
哪一方是错的。
是谁引发了冲突?

突然,天使们停了下来,
象停摆的钟,
他们送出他们的慈悲
向那些上升的烟
被盖上了战争水印
的灵魂。

他们转向我,带着从上帝的
图书馆里来的眼睛,
而所有落下的碎片
都一齐升起,如神圣之炉中的
火焰气息般地
结合在一起。

战争并没有摧毁任何东西,
除了分离的幻觉。
这句话清楚地传入我的耳中,我唯有
将它写下来,仿佛它是一个伪造的签名。
我记起了慈悲,
巨大而无边,与宇宙的浩瀚相称。
我想一个微小的斑点仍旧粘着我
如同从一个蛛网的
一根蛛丝。

而现在,当我想到战争,
我就把这些细丝轻轻弹向整个宇宙,
希望它们粘着其他人
如同粘着我一样。
将天使和动物都编织到
慈悲的丝状恩泽里。
我们那天空家园的网状组织里。

 

 

 

发表在 | 留下评论

第二室诗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第二室诗

 

勾魂幻境

如勾魂美人般的幻境包围了我
它宛如沉睡中的梦想的执拗影子。
难道它就是强大的目的之光吗?
如果我努力去看就可以看见它。
它一定就存在于我的内在
如同引水鱼无法离开它的宿主。
它无畏地畅饮我的本质。
我想它的味道真苦。
将它吐在了你完美的桌面上。
把这颗沙粒与你的星系相比。
把这个悲伤的螺旋与你最深邃的眼神相比。
如果我麻木的头脑能看见你的话,
就不会有干涉存在。
就不会有歧路远离
我们的会合。

对邪恶的看守者
我是个撬锁人。
一个地道挖掘者。
一个围栏的砍伐者。
一个旅行者,寻找着那
唯有被放逐者才找得到的神秘事物
狂热的、不屈不挠的傻瓜们,
他们的意图保留在无翅飞行的实验室之外。

你是永恒的守望者
存在于形式与理解的面纱背后,
从行星的源泉里
汲取时间的智慧。
你抛出你的魔咒,夹带了我之所是的全部。
难道我只是你世界的一个碎片?
一段被时间隐藏的记忆?
被不熟悉皮肤的头脑所驱使的
你手的一根手指。
触摸你自己,你就会感受到我。
那些因爱而狂野的愿景。
象喜悦的私语般召唤着的壮丽景象
被一个无限的声音随风传送。
所有事物联合起来的声音。
我是那声音的一部分。
那声响的一部分。
那喜悦的秘密耳语的一部分。

这种限制必须在清明的肉身里结束
火花之梦升起
加速了希望的绽放。
避开顺从的烙印
和抱怨的信号。
在你被污染前躲开操纵
用沙的语言
摒弃所有的准则而写下新的等式。

不必听从他人,
也不必听从真理的窗前那些
神圣标志的诱惑。
用一种来自异域的语言来下定义。

这些只是破旧的钥匙
它们把我带到那些未上锁的门前。
只需轻轻吹口气就会倒塌的门
在门的背后
有更多碎片为了那神圣的动物园收集起来。
永不会结束的谜题。

天空中的所有星星
都记起了你神圣之光的目的。
把堆积成层的事物烧出一个洞。
剥去所有拙劣的模仿。
命令力量
来回应这个召唤:
带来发光的愿景
隐藏在地图绘制者
旋转的粒子背后。
让它进入我
象一道光照进
洞穴的最深处。
古老的火焰依旧在它的深处燃烧。
谁在照看着它们?
哪些眼睛在注视?

等待。
等待时间之花盛开。
沉浸在不间断的微妙之中
它如美洲豹般隐秘
在我可望而不可及之处。
去梦见那些古老的路径
它们越过时间
留下了我们制造的难题。

噢!勾魂美人般的幻境啊!
你偷走了我对人类荣光的渴望。
如果有什么东西要被留给空无的话
就让那是我吧。
如果有什么东西被留在了笼子里
就让它自由吧。
如果有任何东西是留给梦想的
就让它是我们的合而为一吧。

 

 

纯真的语言

当一条河流结冰的时候,
在它下面仍有水流存在。
当天空没有色彩的时候
在大地之下另一个世界就会出现。
当我的心孤单的时候
在某个地方另一颗心就会跳动着我的名字
带着一种只有天堂能听见的密码。

是我的心聋了吗
还是没有人
会讲纯真的语言?
纯真,当字眼
受够了含意,从它的出席中飞奔离去时。
我看见了它。
感觉到了它。
我已经把它的秘密
在那绯红的皮肤里解开了
当向上看的眼睛见证了它的家
而不再把头转开。
永远不再把头转开时。

有这样的世界存在
充满了停滞的心和空洞的爱,
但它无法将我带到阳光下。
我的渴望如此特别
从不可能被拒绝。

 

 

点击→ 第一室 | 第二室 | 第三室 | 第四室 | 第五室 | 第六室 | 第七室 | 第八室 | 第九室 | 第十室 | 第十一室 | 第十二室 | 第十三室 | 第十四室 | 第十五室 | 第十六室  |  第十七室  | 第十八室 | 第十九室 | 第二十室  | 第二十一室 | 第二十二室 | 第二十三室 | 第二十四室

发表在 | 留下评论